王赫:中共政权至习近平而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固然,习近平能在联合国大会的视频发言中高谈2060年中国力争达到碳中和,也可在即将召开的五中全会中阔论“十四五”和2035远景目标,但是,中共的命能有这么长吗?习自己都是诚惶诚恐的。

当今中共,处于十面埋伏之中。无论习想保党,还是被迫弃党,这个党都是非亡不可了。为什么呢?中共本质邪恶,作恶太多,积重难返,不能回头,只能一条死路走到底。起家史的罪恶暂先不谈,窃国之后,中共之亡实则有三,一亡于毛泽东“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二亡于邓小平六四大屠杀(1989年),三亡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1999年)。“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绝不能逃脱的!中共现今的状况,正是“自毙”的表现,别说绝无起死回生之可能,就是残喘也苟延不了几天。

习近平上台接盘后,无论主观意愿如何,所做作为都是在加速中共的覆灭。从正面讲,习若自救救国,必须与中共切割,不为中共既往的罪恶背锅(习既不是始作俑者,也非迫害元凶),拨乱反正;从负面讲,习若保党,就犹如掉在沼泽里,越挣扎死得更快。天意冥冥,习无可逃避。

中共政权之止于习近平,先从党史论。迄今,中共五位最高领导人毛邓江胡习,实际上只是三代。邓比毛小11岁,跟着毛窃国建政,也是“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成员之一,本质上都是一路的,只是表现形式上,毛邓者,“矛盾”也(习所谓的“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道出的却是实情)。江比邓小22岁,中间算是隔了一代人,江比胡大16岁,算同代人,大哥与小弟的关系。江从邓手中接过大权,却不舍得传给胡,胡再窝囊也是有权力欲望的(否则到不了这个位置),江胡斗洵非虚言,江胡者,“江湖”也(俗语“江湖乱了套”),亦“糨糊”也(俗语“捣糨糊”)。习1953年生人,虽比胡小11岁,却比江小27岁,更重要的是中间隔着1949年这个坎,“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与江胡比算是一代人了。

习与江胡还有一个极大的不同之处。习是正宗的“红二代”、“太子党”,是“嫡庶”的嫡,是嫡嗣。江则是汉奸之子,假称过继给“烈士”叔叔,一直把自己的真实身世紧紧捂著,生怕被揭盖子。胡的父亲则是茶叶店主,文革中被批斗、关押,1978年去世遗体权厝,1997年方由两位女儿将父母二老遗体合葬于家乡公墓,胡作为儿子竟无出面。

虽然,红色出身不仅助习爬到了权力金字塔的顶点,同时也给了习睥睨江湖、直追毛邓的底气(“太子党”多瞧不上江胡,视其为看家护院的),“毛泽东情节”和“红卫兵烙印”影响习良多;但是,红色政权的宿命也遗传给了习,习者,“析”也(“分崩离析”),“熄”也(熄火)。也就是说,中共政权到习而至,是上天注定了的。

一说“上天注定”,有人就不爱听了。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天命”一词绝非神秘的、莫测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可以体认的,一点也不“唯心”,在古老的典籍《尚书》中,不就说了“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吗?而今日中国民众超过3.6亿人公开声明“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就是“天命”——“天灭中共”的鲜明诠释。

历七十余年至习近平而亡,应该说,上天对中共实在是太慈悲了。从中国历史看,“共产党起家是其积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九评共产党》语),超过“虎狼之秦”许多倍,秦朝二世而亡,仅仅十五年。然而,中共之能维持七十余年(20世纪,世界上也存在专制政权“70 大限”现象),不仅不感恩上天,反而变本加厉,自恃活了七十多年,更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恶贯满盈,人神共愤,其之被追债、天谴,一定会比“虎狼之秦”所遭受的严厉无数倍。

中共至习而亡,已经不是推测、预言,而是现实了。外有美中新冷战、“全面脱钩、去中共化”、全球剿共,内有经济多年持续下坠、财政危机、民愤至极、“三退”大潮、内斗激烈,又兼香港抗暴、台湾坚守“中华民国”之国体;今日中共的处境,堪比垓下之围,一战即可毙命。

中共灭亡,乃天命所在、大势所趋;然而,习近平也“与有功焉”。具体政策分析,本文都不说,只说习近平为自保、为保党所做的两件为中共“绝后”之事。

第一件事,瓦解“太子党”。著名政论家陈破空对此有精辟分析:习近平深知,相对于江派和团派,那些太子党和红二代,才是对其权力的真正威胁;因此,习分三步,使17大、18大与江派、团派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的“太子党”,在19大烟消云散。第一步,2012年,借王立军事件,拿下薄熙来。第二步,18大后,通过人事重组和军队改革等措施,先后让一系列太子党人物、尤其军中太子党人物,明升暗降、卸任、直至退休。第三步,十九大前夕,精心布局,太子党和红二代,几乎全部“落选”党代表,也就是说,连人民大会堂的门都不让他们进。

第二件事,取消“接班人”潜规则。文革结束后,中共对毛的做法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反思和修正,在对最高层权力限制方面,一些做法渐渐成形,比如任期制、“集体领导制度”、隔代指定“接班人”潜规则等等。习在做储君的5年里小心翼翼,上台后第一个五年里通过“伟大斗争”终于成为了“核心”,于是大刀阔斧,先是2017年19大前夕对两个潜在接班人,一个拿下(孙政才)、一个压住(胡春华);接着,19大政治局常委清一色“50后”,平均年龄62.86岁,没有一个能当“接班人”(这是过去二十多年中共政治的一个关键角色);再尔,2018年春“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从此,台面上“接班人”话题成为当局禁忌,台面下党内各派政治势力则拼死拼活。

为中共“绝后”,这问题极其严重,使习近平无意中扮演了天意“执行者”的角色(当然并不限于此)。对习近平天意“执行者”角色更形象的说法,是人们称习为中共灭亡的“总加速师”。这的确非凭空起论。网友戏称:把一件事做坏,并不十分容易,而习能把所有事都做坏(为保党),就是奇才了。

笔者固然不赞成有的论者所称“习近平现在干的都是坏事,没有任何华丽转身机会”,却也确实认为,习现在岌岌可危,能够“转身”的空间和时间已经非常小、非常少了,虽尚还存在。

不管习转不“转身”,中共都将轰然倒塌。“转身”,习亡党救国救己;不“转身”,习为党殉葬,害民害己。习其善择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