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前线记录真相 港摄影师亲述九死一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8日讯】香港的新闻自由正在被打压,但每一个来自抗争现场的新闻画面,都是有一群人流下血汗,甚至遭受生命威胁,经历九死一生所记录下来的真相。香港媒体《癫狗日报》的前线摄影记者郑凯帆,分享他的故事。

前线摄影记者 郑凯帆:“(今年1月18日晚)有一些不知名的人士,在我走一条很长的楼梯,在看手机的时候,突然有人用脚把我踢下楼梯,那个楼梯有50多阶,我滚了下去,导致我的肩、手现在都要用金属来接驳。”

露出手术伤疤,曾是前线摄影师的郑凯帆说,当时他正调查一宗离奇的“坠楼案”,也被不明人士跟踪,尽管没有证据证明他被袭击与调查案有关,但这难以解释的巧合,让他的手,只剩下三成工作能力。而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遭遇暴力对待。回想去年底,他在旺角直播警方抓捕抗争者,突然被近距离喷胡椒水,再被推到一旁被警棍一阵狂欧。

前线摄影记者 郑凯帆:“我想超过了二、三十棍,就是这样一直打,后来我看回那个直播,幸好我有一个背囊顶着,因为你可以听到他们(警察)砰砰的声音,我想可能他们也意会到,他们打的那个背囊里面是有脚架的,所以可以说是那个脚架救了我一命,不然我应该后面的肋骨可能全裂了或断了。”

郑凯帆原是一名资深商业摄影师,2014年起,他受聘为一家报社当特约记者,投身新闻前线,同时也在社区教摄影,对象多半是年轻学生。去年七一,原本打算劝学生离开立法会抗争的他,反而被在场学生的理念感动,让他决定用直播记录真相,更经常目睹,港警执法的荒谬。

前线摄影记者 郑凯帆:“他们一走过来就说,关掉你们的直播,我问他直播为什么要关掉?他说,我们要搜查,就要把直播关掉,你关不关?我们只有把它关了。有一次我们把直播关掉了,关了直播,他们就说了一句都很离谱的话。我说我们有采访的自由,他说“新闻自由,我给你们的你们就有,我不给你们的你们就没有”。(这个是传媒联络队的人说的还是警察说的) 一个防暴警察说的,我们全都是关了机的,他才有胆说这句话。”

去年11月港警围攻理工大学期间,郑凯帆在校园连续直播长达8小时,他一边直播一边哭,不仅仅因为这是他的母校,他怎样也没想过香港,有一天,会是这样。

前线摄影记者 郑凯帆:“我在想,为什么要逼到这些人(学生)去到这么尽(拼命)?有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要去解决一些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这件事情,而是去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到最后我就想起这一句话,提出问题,是因为这个社会有问题,他才会提出问题,但是你去解决这个提出问题的人,这是不是本末倒置?”

目睹以往美丽的城市逐渐变成一座监狱,新闻自由越收越紧,郑凯帆把自己拍摄过的直播片全部备份,他希望留下纪录,让下一代知道,香港曾经经历过的这段历史。

新唐人记者梁珍、张芃香港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