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民调为何不可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07日讯】2016年美国大选,让民众第一次见识了主流民调与现实如何脱节。2020大选前,左派媒体仍然在渲染民主党民调如何“领先”,似乎在重蹈4年前的覆辙。那么,这些主流民调到底与事实相差多远?美国大选民调究竟为什么如此不可信呢?

民调继续与现实脱节

2020大选前,美国乃至欧洲主流媒体报导的民调多数都显示“拜登小幅领先”。其中彭博社10月6日报导的一个民调结果甚至声称,拜登的胜选概率达到了创纪录的82.5%。

9月29日的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后,主流民调继续维持原有步调。但华裔经济学家程晓农博士的推文列出的“非主流”媒体和机构的民调结果,却是大相径庭。

程晓农推特截图。

这些有关首场辩论输赢的民调显示:胡佛研究院的结果是川普以82%比18%战胜拜登;西语电视台Telemundo的结果是川普以66%比34%战胜拜登;“Political Polls”的结果是川普以58%比26%战胜拜登;网络电视CSPAN的结果是川普以58%比28%战胜拜登;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附属的“WFMY News ”的结果是川普以88%比12%战胜拜登。

10月7日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之后,川普团队宣布副总统彭斯大胜民主党候选人哈里斯。但拜登团队则刻意淡化辩论结果,而是高度“关注”辩论期间彭斯头上停留的一只苍蝇。

与此同时,主流媒体的民调则声称哈里斯“大胜”。其中,CNN的注册选民民调称,59%的投票者表示哈里斯获胜,只有38%认为彭斯获胜。

但事实上,无论从竞选商品制造量的“义乌指数”,还是总统候选人选前造势大会的热度,或是民间支持者游行人数来看,川普似乎都大幅领先拜登。

美国主流民调之所以与现实脱节,一个公认的主要原因是这些媒体和民调机构的左倾政治立场。

据法广报导,出于对川普所代表的价值观和政策方向的反对和憎恨,《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左翼主串流媒体更是在如今选战的决战阶段,以新闻报导的方式加入选战,并向拜登添送弹药。《华盛顿邮报》更是在总统候选人首场电视辩论开始前的72小时内,公开发表社论表示支持拜登当选。

那么,除了左媒和民调机构的政治立场外,是否还有其它原因造成大选民调的不可信呢?

民调机构为何丧失公信力?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程晓农博士接受新唐人《热点互动》节目专访时表示,美国民调报告失真的原因,关键在于那些民调机构的多数员工是偏向民主党的,他们不能够在调查中保持中立。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政治气候左倾,很多川普支持者拒绝回答民调问题或者回答不真实。

程晓农说,相当高比例的支持川普的民众,一听到电话打来是民调,就会挂电话,拒绝回答。那么一个民调样本当中,拒答率,就是被你抽样抽到的应答者,如果拒绝回答的比率高达一成两成,这本身就表明这个民调失败了。这样的民调机构在职业伦理上应该歇业了,应该关闭,为什么?它缺乏公信力。所以像CNN这类媒体,它在做任何民调都是没有公信力的,就因为它拒绝公布拒答率。

川普竞选造势集会几乎每次都人山人海。(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那么过去多年来美国的民调机构,实际上已经普遍的隐瞒拒答率,从来不告诉读者说,他们的样本人数到底是排除了多少拒答的人剩下来的。那么按照科学的抽样调查方法的话,隐瞒拒答率就直接导致所有公布出来的民调数据偏离真相,这样的民调数据根本上就是不可靠的,基本上是没有参考价值。

程晓农说,民调可靠程度取决于三点,第一点就民调的抽样的客观性,第二点是问卷设计必须是中立的,第三是应答者的回复内容必须是可靠的。你只有符合这三点,民意调查获得的数据才能代表民意,否则就是只代表那个调查机构的意思。只要刚才讲的三点中有一点不能满足,民意调查就是无效的,不值得参考。

那么关于第一点,什么叫民意调查的抽样客观性,其实指的是说,必须是用随机抽样,就是你样本当中,谁是被调查者是用统计学上叫的随机抽样。就是你用标准化的随机数字乱数表,在电话号码数据库里随机的抽选被调查者,这样才能保证在数理统计学上假设的可靠性。那么与这种作法相反的叫主观抽样,就是说调查者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调查结果,人为的把这个随机抽样变成主观抽样。比方讲,故意提高民主党支持者在被调查者当中的比例,那么数理统计学的理论证明,主观抽样的民调结果没有任何价值。

冷清的拜登竞选造势集会现场。(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程晓农个例说,BBC几篇报导提到,美国的民调业者内部在讨论一个问题,要怎么样调高选民教育程度在取样当中的比重,什么意思呢?就是既然大中学老师很多人是左派,那么就尽量访问他们,用他们的观点来冒充全体选民的看法。这说明什么呢?说明确实美国有不少民调机构,他们的抽样调查现在不是随机抽样,是主观抽样,是骗人的。

那么刚才讲到还有个关于应答者回复内容的可靠性,这是第三点,第三个因素,现在同样得不到保证。1980年的时候美国总统大选,出现过一个群体叫做“害羞的里根选民”,当时他们是中间选民或者是民主党支持者,但是投票的时候投给里根了。但是基于社交压力等等原因,他们没有对民调业者说实话,所以民调查不出来,就是这批人到底他们投谁的。他嘴上说他可能支持民主党,实际上投是要投里根的。

那么最近几年,美国也出现了“压抑的川普选民”,这么一个群体。为什么呢?就是有一部分川普选民现在感受到政治和社会方面的压力,这种压力至少就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一些民主党的支持者会对持不同政见的选民施加社会压力,比方谩骂别人。甚至去人身体攻击,还有去破坏别人在家门口所摆放的支持川普的标语。这就破坏了选举自由,这就破坏了民主制度。如果一个民主制度下,有一批人不许别人投票投谁,这哪里是民主制度呢,这是专制。

图为10月3日,川普支持者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驾船游行。 (Joe Raedle/Getty Images)

另外还一个原因,就是由于现在大学和中学校园里的左倾气氛,很多政治正确的口号替代了社会道德、社会伦理,成了必须遵守的言论和行为规范。那么在学生的社会化过程中,教师们灌输的这些个政治教条,影响了学生的价值观。那么就进一步造成学生家庭内部父母和子女之间的价值观摩擦。所以很多家长为了避免和子女发生政治理念方面的冲突,只能在选举相关的话题上面缄口不言。

程晓农提到,8月28号有一家cloud research的机构,发布了一份报告说,大概有12%的共和党员他们表示,他们不会给民调机构提供诚实的意见,还有15%的中间选民说他们也这样。民主党人这样做的只占5.4%,就是说民主党至少有5.4%的人他们其实想投共和党,但他不说,也不告诉民调机构。

程晓农表示,民调机构想通过民调去影响选情,这本身就很危险,这就是民主党的重大的对美国社会和民主制度的破坏。因为用民调机构设法操纵选举,虽然美国法律上并没有限制,这是一个职业伦理问题,民调机构你已经不是中立的调查机构,你是选情干预机构,你是试图用编造的数据来欺骗社会,设法帮助民主党当选的机构。所以它和共产党的喉舌没有区别,所以有人说美国的主流媒体,什么《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CNN现在是政党喉舌,其实民调机构很多也都是喉舌。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当应答者不得不隐瞒自己观点,或者在民调中甚至故意提供假民意信息,那不但表明民调的失败,也体现出来民众对这个政治正确的严重不满。

(记者郑鼓笙综合报导/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