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大陆公安跨省办案 开口就要2千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4日讯】湖南张家界慈利县派出所所长刘鹏,近期被曝光在跨省办案时,一张口就向涉案公司索贿2千万,震惊舆论。不过,有大陆前公安揭露,这种敲诈勒索的现象其实非常普遍。中共体制内的官僚自上而下,人人都想利用手中的权力捞点好处。

10月11号起,张家界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所长刘鹏办案的一段讲话录音在网络上疯传。

派出所所长刘鹏:“实际上只要谈钱就好解决,我的初衷就是办这个,搞点钱是这么个初衷,一般我们涉及的案子,都是这个时候,有麻烦了都在谈,谈下来的好多钱,搞定了就算了,我们以什么办呢,以证据不足,事实不太清,就这么了了算了,开始我的初衷是搞个千把万两千万就行了。”

录音曝光后,引发大量网民们抨击:“抓人搞钱,这不就是绑匪么?”“一个所长,随便一搞就是2千万!这真比土匪厉害多了!”“他们这些龌龊肮脏的东西,眼里只有贪婪。毫无人性。 ”

大陆媒体报导说,这段录音由原武汉远成集团法定代表人叶思提供。叶思透露,这段录音5月12号录制,地点是张家界市慈利县鲤鱼桥派出所,说话人是派出所所长刘鹏。

报导称,2019年7月,鲤鱼桥派出所“跨省”抓走武汉远成集团的两任法定代表人,并冻结集团的资金,导致远成集团被迫停业,约2.7亿元库存货物过期报废,近千名员工失业。

抓人之后,派出所所长刘鹏一再强调要钱。最初开价5000万,后来不断降价,最后降到1000万。报导说,类似案件涉及约16家企业、60多人,基本都是交钱之后撤案或不起诉。

张家界市公安局10月11号发通告称,已经针对相关事件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

大陆民主公益人士董广平说,这种事在中国太普遍了,中共的公安机关办理一切案子,首先考虑的是赚钱,它是无法无天的,你没有非法经营他照样可以抓人。

大陆民主公益人士 董广平:“因为任何一个企业,你搞的经营,你都不可能规规矩矩地去做生意,你要规规矩矩地做生意的话,你根本就挣不了钱发不了财,都有一些模糊地带,都有一些这个什么逃税呀,避税呀,经营上有一些策略啊。”

董广平说,所以中共的公检法就钻这个空子,随意抓企业家和商人勒索钱财。

前大连市公安刘晓斌说,公安勒索钱财很普遍,但一开口就勒索几千万,确实让人吃惊。

前大连市公安刘晓斌:“其实想想这也很正常,因为现在比如挖出一个贪官,动辄有上亿,十几亿,几十亿。公安部门当然它利用手中有抓人的权力,从一些案件中,嗅出一些金钱利益的味道以后,它就是围绕着这个,怎么能勒索出钱财来,它是围绕这个中心来办案。”

刘晓斌说,许多案件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有些是公安故意捏造、制造事端,抓人勒索。他举例说,当初他所在的派出所扫黄,所长要求去抓卖淫嫖娼的人,抓回来的人交过罚款就放人。

刘晓斌:“这个罚款不是开收据的,就是交五、六千块钱,就是交给这个派出所,至于是所长什么好处,这个关系就不知道。然后呢,这个人就放了,放了以后,他也知道他不可能回来要了,这笔钱五六千块钱就给派出所买车买什么东西。”

刘晓斌说,公安办案没利益基本不作为了。比如,全国到处是摄像头,但大量拐卖妇女儿童,大学生失踪案,为什么不能破案呢?

刘晓斌:“它觉得没什么可赚的,它就不干,它把精力都是考虑到利益,和利益挂勾。那么当然法院呢,它用它审判权力,所谓的‘吃了原告吃被告’,也是这样,就是看当中有没有这个利益。”

刘晓斌说,还有司法监狱系统,它也利用关押人犯的权力,强迫在押人员制作劳工产品,赚取巨额利益。

刘晓斌:“公检法执法部门以权谋私,这只是中共的整个官僚体制的一个缩影。中共这个官僚体制无论哪一个部门,只要它有权力的话,它是自上而下的,普遍的无死角利用着手中的权力在捞好处。

刘晓斌说,中共暴政知道没人相信它了,所以它利用官场的利益,在维系着它的体制。如果这个体制不铲除,敲诈勒索的现象就不可能消失。

采访/陈汉 编辑/李韵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