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科技战 拆开华为5G基站已知输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4日讯】中美科技战如火如荼,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设备和技术被多国政府和专家质疑存在国家安全风险,而日本专业科技实验室拆解并分析了华为的最新5G基站,有了更多的发现。

拆解华为5G基站 中国产零件占比不足1%

日本科技实验室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拆解华为5G基站中被称为基带的核心装置后发现,其仍有27.2%的组件依赖美国供应商,且主要的半导体器件是由台积电(TSMC)提供,意味着华为正使用该公司先前囤积的晶元。

华为5G基站的生产成本约1,320美元,中国设计的零部件比例约占48.2%,其中四分之一是华为委托台积电(TSMC)生产的被称为中央处理器的半导体。由于美国加强管制,这些零部件有可能无法使用。而中国组件的价值中,大部分由海思的基频晶元所占,但海思的基频晶元是由台积电代工。

华为5G基站也依赖美国供应商莱迪思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和赛灵思(Xilinx)公司的产品。对基站不可缺少的电源进行控制的半导体是美国德州仪器(TI)和安森美半导体(ON Semiconductor)等的产品。

此外,韩国零部件的使用数量仅次于美国,内存由三星电子制造,日本企业的零部件有TDK和精工爱普生等的产品。

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指出,虽然华为5G基站的一些零件是由中国制造商提供,但就零件数量而言,中国产零件在华为5G基站中的占比不足1%,显示华为的5G基站仍高度倚赖美国制造的零件。

华为旗下的产品,从手机、5G基站,再到服务器,甚至各种物联网设备,无不仰赖晶元。对于一家硬体为主的科技企业而言,没有晶元就没有产品,没有产品,企业也难以生存。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禁令,任何企业将含有美国技术的半导体产品给华为,必须先取得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禁令实施前有120天的缓冲期,9月14日为缓冲期的最后一天。

8月17日,禁令进一步升级,美国政府在“实体清单”上新添了38家华为子公司,扩充后的实体清单上总共有152家华为关联公司。同时宣布,无论在交易的哪一个阶段,只要有华为公司参与,那么世界上任何公司未经许可都不得出售用美国软体或设备制造的半导体。

华为面对此前的禁令,只要不是专门为华为设计的晶元尚能采购现货。但禁令接连升级,各企业理论上无法再向华为销售,这条路也被堵死。9月15日起,华为难以再从商业途径获得晶元。

别国用华为设备和技术存国家安全风险

英国议会的国防委员会10月8日表示,有明确证据显示中国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与北京当局串通勾结,并称英国可能需要比原先计划更早移除所有华为设备。

另外,在未来几周,德国联邦内阁计划将通过的一项法案,对电信设备供应商实行两阶段审批程序,除了对各电信设备组件进行技术检查外,还要对设备制造商的“可信度”进行审查。

新法案虽然不是直接禁止华为,但将造成审批上的障碍。草拟中的法案规定的审批范围不限于5G核心网路。也就是说,如果法案生效,德国电信运营商也得移除网路中的华为外缘设备。

10月9日,爱尔兰重要新兴网路媒体Gript刊登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朱敬一的文章,指出华为不仅是窃取资料或监控,更可能成为在关键时刻的致命问题。

朱敬一在标题为“华为:世界的数码阿喀琉斯之踵”(Huawei: The World’s Digital Achilles’Heel)文中指出,关于资讯安全的讨论,有些人基于“经验主义”,要求具体的经验与例证;有些人则认为只要有相当证据足以推论出漏洞即可,无须亲历险境。何况若对方目的在关键一击,在关键时刻来临之前,根本找不到证据。

朱敬一特别举例说明华为风险。他指出,2017年6月29日到7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赴香港参加香港回归20周年庆祝活动。当时许多媒体报导,在这段期间,香港所有无人飞机“同步地”无法升空,显然中国相关部门在此关键时刻,借由通讯设备的掌握,瘫痪了民用无人飞机。

他表示,无人机就像有着翅膀与引擎的微型电脑,必须借由手机控制,当中也有GPS导航用以追踪飞行路线。香港大部分无人飞机为深圳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产品,GPS导航是北斗卫星,其它路由器、基地台、行动电话则多是华为产品。

朱敬一指出,这种“关键时刻的不作为”若发生在战时,造成的冲击当更为骇人。华为总裁任正非军队出身,华为在政府支持下奇迹式崛起,虽是一家俬营公司,公司内部却设有中国共产党的职称“党委书记”,让这样的公司向世界提供基础设施,“阿基里斯之踵”虽然看不见,但危机已然埋伏。

(转自看中国/转载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