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断芯 不公义的全球扩张之路被迫终结(上)

慧月瞰今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6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慧月瞰今昔,又到了解密系列。今天我们要跟大家谈谈华为这家公司,详细谈华为之前,先告诉大家华为的近况。首先,9月15日,华为断芯日,美国政府禁止全球厂商向中国华为出售采用美国制造设备或使用美国软体与技术设计的芯片,厂商如要向华为供货,须先取得美方许可证。禁令一出,连本国的中芯国际也说爱莫能助,华为面临无芯可用的窘境。BBC说, 在不少分析师来看,这一禁令打击力度之大,即使不是判华为死刑,也相当于判了死缓。现在很多厂商都向美国申请许可证,AMD宣布已经获得许可,后续发展还有待观察。

而中共在关键技术上受制于人,急于突破,也在华为上砸大钱。据了解华为受到美国制裁后,调集了许多研发人员,在东莞松山湖园区集结,开始研发鸿蒙操作系统和HMS生态,华为内部还称之为“松湖会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要验收成果了,所以9月25日松山湖园区就失火了。失火原因跟烧了哪些地方的说法是一变再变,漏洞百出。网民戏称这不就是"查粮仓粮仓就失火"的中共社会主义特色火灾吗? 网民讽刺,在全民"大炼芯"的风气之下,华为工程师跟技术人员日夜加班,发生了这场中共"社会主义特色"的火灾,这一下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而休息了好几个月的华为公主孟晚舟, 在28日出席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的听证会,他的”法院时尚”几乎让曾经说出”今晚我们都是孟晚舟”的小粉红们崩溃,别说那个法国制的爱马仕包包,那双英国制的Jimmy Choo高跟鞋,最让小粉红痛心疾首的就是这个显眼的粉紫色口罩,上面清楚印着Made in Taiwan。不是说好的以华为和祖国为傲吗? 标榜爱国主义的孟晚舟不用华为,用苹果手机跟苹果笔记本电脑也就算了,连口罩她都不用中国的。事实证明,她没有"爱用"国货,一不留神就现出了她不信中国制造的真相。

以上是华为一些比较近期的新闻,接下来慧月要跟大家解密华为这家公司。

首先华为,到底属于谁?

2019年1月15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采访中说自己在华为持有股票占总股数为1.14%,因此华为公司所有权的归属是9万6千多名持股员工的。华为年报还自称:华为是100%由员工持有的民营企业。但是华为,真的是属于员工的民营企业吗?

首先要说明华为的两个基本事实:第一,华为不是上市公司,包括资金来源、股权结构等重要信息从未公开。

第二,华为在公开的工商登记资料中,只有两个股东,一个是独立自然人股东任正非,另外一个是法人股东——华为工会. 华为工会成员全部是“任正非选拔”的华为资深员工或特殊身份人士,包括任正非的子女。

华为员工所持有的股权后来被称为华为虚拟股,仅限于分红和股价增值收益,不涉及产权,而且华为有权随时收回。因此“华为是全员持股的民企”的说法,其实是一种欺骗性的宣传,主要是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以利于其海外扩张。

其实早在2003年,有两位华为资深员工因"虚拟股" 与华为对簿公堂,最终被深圳市中院和广东省高院判定败诉,认定华为虚拟股并非股权,法院已经告诉大众华为员工并非华为股东,中共的法律确认了任正非对于华为的所有权。

简单来说,华为是一家由仅拥有1%股权的任正非100%控制的,非典型企业。这么奇怪的公司,怎么茁壮的?考虑到任正非本人的解放军背景,以及华为在通信这一敏感行业畅通无阻的发家史,尤其是中共为营救任正非之女孟晚舟甚至发动“人质外交”的手段,都说明华为与中共的关系是不言而喻的。

华为又是如何崛起?

1992年当时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等洋巨头把持着国内市场,任正非选择了一条后来被称之为“农村包围城市”的销售策略——华为先占领国际电信巨头没有能力深入的广大农村市场,因为电信设备制造对售后服务要求很高,售后服务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当时,那些国际电信巨头的分支机构最多只设立到省会城市, 以及沿海的重点城市,对于广大农村市场无暇顾及,而这正是华为这样的本土企业的优势所在。另外,由于农村市场购买力有限,即使国外产品大幅降价,也与农村市场的要求有段距离,因此,国际电信巨头基本上放弃了农村市场。事实证明,这个战略不仅使华为避免了被国际电信巨头扼杀,更让华为获得了长足发展。

1996年,华为开始在全球依法炮制,蚕食欧美电信商的市场。在这一战略思想的指导下,华为先后拿下法国、德国、东欧的大批电信合同;在中亚,华为血战朗讯,扫荡了一个又一个“斯坦”国的市场;现在,华为的销售大军已深入南美丛林和非洲大漠,一个接一个地攻占市场。英国《金融时报》惊呼,中国的华为正在改写全球电信业的生存规则。

2000年之后中国加入世贸。这个时候华为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特别擅长省钱,建出”高性价比”的通信网路。华为的经验是在设备上能国产的就尽量国产,类似晶片这些实在无法国产的核心部件,就以集中采购的方式跟美日等国买,也是压低成本的好办法。

当我说华为擅长省钱的时候,你可能认为压低成本以达到竞争力是个本事,能在国际上签单成功是人家牛,但是这个本事之后被质疑归功于华为从1990后期,就开始偷窃加拿大电信巨头北方电信公司的核心技术和商业机密。加拿大国民邮报指出北方电信公司曾遭到中国黑客的入侵,有数百份敏感的内部文件被盗。一些网络安全专家和前北电员工也在社交媒体上透露,他们一直怀疑北电的倒闭至少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其智慧财产权遭到盗窃。而同一时期,华为在电信行业迅速崛起。这种靠偷别人技术来节省研发成本,压低市场行情的做法,本身就是极度不公平也不道德的违法行为。

华为全球扩张的秘密武器——出口信贷

十多年来华为在中国大陆的舆论宣传中,被塑造出“物美价廉”的形象。不过,美国祭出禁令后,华为眼看就要不行了,“物美”这张画皮一戳即破。而说到底华为的技术到底有多高,下一期再跟观众们分析分析。

但华为在海外扩张这方面,的确依靠的是成本和价格优势。而这个成本优势,除了产品价格低于市场价,另一个对于海外客户最大的诱惑,则是华为可以提供“出口信贷”。

华为诱惑外国客户购买产品的条件是,不需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华为可以代表中共,为客户提供“巨额、低息、长期”的贷款,借钱给客户来购买华为产品。也就是由华为代垫整个通信网路建设的费用,甚至连工人都可以由华为从中国招过来。对项目所在国来说,又不花钱,又不占资源,甚至连人力都不用,就能把事办了,这种好事去哪里找?华为实现极速扩张实在是行业的必然。

财新网2014年1月曾报导,华为抢夺非洲电信市场,靠的是低价,而且最关键的就是中国的银行能够提供财务融资。在华为的全球扩张中,中共的国家开发银行起到了关键作用。华为与海外客户签订销售合同;海外客户用”国开行”贷款直接支付华为订单;借中国的钱买中国货,国开行承担全部风险,包括未来收回或损失的贷款。然而,华为全球扩张的成本优势,很大部分是国开行损失了贷款而换来的,而这种损失跟中共的“大撒币”一样,最终都是由普通百姓来付账。

华为低成本扩张的代价,就是中共政策性银行损失掉巨额贷款。换言之,是全体中国民众在为华为的盈利和中共的野心买单。

华为是民营私企面纱掩盖下的中共官方机构

2004年国家开发银行给了华为100亿美元的贷款。这简直是奇迹,在当时来说,华为是唯一一家可以从国开行这种政策性银行拿到钱的“民营企业”了。甚至到了2016年国开行对华为的贷款达到了300亿美元的规模,又是一个奇迹吗?

当然不是,华为就是中共官方甚或是中共军方扶持的企业,华为从建立之初就具有官方背景。在华为内部一直有“左非右芳”之说,指的就是华为两个决策人物——现任总裁任正非和刚刚退休的女董事长孙亚芳。而这两人,据美国国防部2008年对国会的调查报告指出,他们的出身背景都十分特殊。

任正非在中共军队工程部门任职14年后,以团职干部的身份退伍,在1987年43岁时创办华为公司,凭借岳父四川省副省长孟东波的势力,在中共西南军区取得程控交换机的庞大市场,奠定华为公司成为“电信帝国”的基础。据《产经新闻》2018年12月9日报导,任正非早年在中共军队接受的训练就是搜集情报,曾任军内通讯工程师。

而孙亚芳,大学毕业后在中共国家安全部从事通信工作多年。在国安部安排下,孙亚芳1992年加入华为,实际负责与各国政府和军方之间的业务。曾在华为工作的员工透露,华为内部运作如同特务机构,在商贸活动、人员调配上都听命于中共政府,并为中共军方一支精锐网路战部队提供服务。

2011年10月,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公开调查报告显示,华为公司过去三年从中共政府拿到2亿2800万美金的资助,为中共提供“如同KGB(前苏联特务机构克格勃)一般的情报服务”。

美国国防部及CIA之所以详细调查华为,主因是华为前后五次试图并购美国3Leaf(三叶)及摩托罗拉(Motorola)网路部门等大型电信公司,却被发现与中共军方、国安部门合作极为密切,包括华为创业早期合约全部来自军方控制的中资驻港企业、中共军方长期无偿向华为提供关键技术、华为与军队签署多项长期合作项目等。

更奇怪的是,这家全球第二大电信帝国,竟然不是上市公司,股东成员都十分神秘,以致于外界无法了解其资金及业务往来。因为上述多个原因,美国商务部驳回了华为这些并购案。

2012年,美联邦议会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华为可能涉及间谍活动,威胁美国国家安全。报告中涉及任正非的内容多达52页。

华为最早客户多是政府 靠监控人民壮大

1990年代末,新兴的网路信息自由流动给中共统治带来威胁,北京产生了管控网路的需要。尤其在1999年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后,如何封堵法轮功真相信息也成了江泽民当局的首要需求。因此,中共在2000年代初期迅速开发建立了长城防火墙,以及后来由公安部主导的“金盾工程”。

长城防火墙和金盾工程都具有封堵网路的功能,两者虽然没有明确的界定,但也有所区别。长城防火墙主要功能是监测和阻断,监控国内外信息流通,主要由中共网路管理部门主导。

而金盾工程属于中共公安部业务系统,包括建设整个网路互通和大数据库,其功能除了过滤信息之外,还包括监控国民、舆情分析甚至部署打压抓人等。

不过,不论是部署长城防火墙还是金盾工程,华为作为中共掌控的一个主要电信设备制造商,都为它们提供了关键的设备支持。

可以说,华为迅速发展成全球第二大电信商,就是伴随着金盾工程的开发一起“成长”起来的。

2018年12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文章披露,任正非得到了时任中共最高层江泽民的支持。1994年,他向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兼国家主席江泽民作了汇报。几年后,华为承建了中共军方首个全国范围的通信网路。据称,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与任正非关系非同一般,常常“垂帘听政”,为其“下指导棋”。

华为迅猛壮大之时,中共军方和国安都由江泽民和曾庆红的势力掌控。

华为其实是私企面纱掩盖下的中共官方机构,不但参与打造中国网路防火墙、承包中共公安部面向全国的监控工程,也对外输出网路监控,还大举盗窃海外情报,更是中共对外扩张的网路武器。华为的种种恶行,就好比魔鬼的尖牙,协助魔鬼危害众生。

由于篇幅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讨论只能在这里告一段落。华为这家公司可以探讨的还很多,很多人说美国打压华为是因为华为技术高、市场涵盖大,下一期我们就针对华为到底对国际社会做了什么,以及对中国人民做了什么等问题,做更详细的探讨,顺便说一下这一个跨国企业怎么对待员工,任正非的管理术等,敬请期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