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拜登父子是“中共拉拉队”?美社交巨头引火烧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7日讯】热点互动拜登子前商业伙伴反水!更多和中共权钱勾兑曝光;司法追究何时启动?推特脸书封杀的实质,是左派洗脑美国民众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0月16号星期五。拜登父子的硬盘门事件在持续发酵,那么今天又出来了一个重磅的消息,亨特‧拜登的前商业伙伴,这个人因为债券欺诈已经入狱了,但是他在牢狱中联系了一位保守派的记者,把自己的email开放给这位记者。那么这个记者后来在保守派的网站上就发布文章,说明这些email中的一些email显示,说亨特‧拜登和他的另外一个商业伙伴,他们在2011年的时候,曾经安排一个从中国来的高阶的代表团,到访白宫,并且和时任的副总统拜登见了面。那么这是最新的一个爆料。

昨天《纽约邮报》和《苹果日报》都分别报导了亨特‧拜登和中共的一些公司,和高阶的政商人员之间的一些金钱交易的细节,那么这些全部是在拜登当上副总统之后发生的。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来宾,一起来进一步分析解读一下这个影响美国大选的最新的热点事件。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跟我们连线的田园博士,田园博士您好。

田园:方菲你好。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我们先来谈一谈这个最新的有关亨特‧拜登的爆料。今天我们着重谈一些,因为这几个爆料全部都是围绕亨特‧拜登和中共,和中国的公司之间的利益交换。所以先谈一谈今天这个最新的爆料,就是亨特‧拜登他的前商业伙伴,这个人在牢狱中,联系了一位保守派的记者。那么今天这个右翼的网站Breitbart News有一个最新的报导,把一些email列出来,并且他讲了一下内容。

跟我们很快谈一谈,在这些内容中你看到的看点,以及你觉得这个最新的信息会引起什么样的回响?

唐靖远:首先这个布莱特巴特(Breitbart News)的独家报导,可以说对拜登来说是祸不单行,典型的。因为左派媒体刚刚才在反击说,是《纽约邮报》的那个爆料是没有一个实证人,说这个很有可能是什么黑客的来源之类的,结果马上这就出来一个有实际证人的爆料。所以这个我觉得是第一个意义,就是它对拜登的这个打击。第二个这批爆料的邮件,我们看到到目前为止,它最主要的内容是围绕着,早在2011年的时候,亨特‧拜登就已经做为一种中间人,其实就是一个权力的掮客,他是这样一个角色。

运作了中共的叫做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这样的一个组织。表面上是一个民间组织,他们到白宫来进行访问,然后和拜登进行了一次秘密的会面,没有被记录在官方任何的公开行程上。这个是它最核心的内容,所以他这样一来就带来一个问题,刚才我们说到中国企业家俱乐部,表面上它是一个民间组织,主要都是中国的一些顶尖的民营企业家。

主持人:民企大老。

唐靖远:对,马云、柳传志等等很多人,他们组成的,其实里面也有中共的官员。比如说我看到其中报出来一个名字叫龙永图,龙永图是中共参加WTO会谈的中方代表。

主持人:对,大名鼎鼎。

唐靖远:他是大名鼎鼎,就是这是一个官商混合的团体。而这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有一个非常出名的外号,它被叫做是中国的第二外交部。所以实质上这个可以说是一个中国的官方代表团,一个官方代表团来访问美国,跟拜登见了面,它就带来两个问题。第一亨特‧拜登他在里面有涉嫌已经违反到了《外国代理人法》,因为在这个曝光的电子邮件里面,非常清楚的写得就是,亨特的邮件居然写着说,这是体现中国软实力最有效的方式之一。

主持人:喔,帮助中共去体现软实力。

唐靖远:对啊,你会觉得这是非常奇怪的,这个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刚才我们所说的,他们是一次秘密会面。我们都知道其实在任何这个国家的外交系统,它都可能存在着一些不公开的外交的场合,不公开的外交的会面,这个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个现象至少我看起来,它是有一点不正常的。如果说国家与国家之间本来是有正常的外交关系的,但是我们有一些会面比较敏感,我们需要不公开。即使是不公开,他也是通过政府层面的人员来安排相互来对接,来沟通。

但是这次不是,这次中间人的联系人刚刚说的是亨特,是拜登的儿子,还有其他的一些通过他的商业伙伴等等,这样一些人来做了一个中间人。

主持人:对,而且他里面特意提到了,说这个代表团之前试图通过政府层面去联系,但是没有能够得到回应。

唐靖远:对,没有联系得上,没有得到回应,然后就拐了一个弯,从这种私人的方式。这个里面就很显然很可能存在着一个裙带关系了,因为你就是父子俩。当然到目前为止,这个爆料他说他还故事没完结,还在继续。所以我们就目前看到他所报出来的信息,还不能够说这个能够证明拜登已经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或者是有更多的这样一些内幕。但是至少我觉得他已经起了一个头,就是让人看到了,在《纽约邮报》的爆料途径之外,另外的一个途径又爆出来拜登父子跟中共的勾结的这种黑幕的这样一个可能性。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值得继续观察的。

主持人:是,而且这个记者他还专门说,他说这个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当时的那个主席是柳传志,然后他说2013年两年以后,亨特‧拜登不是去中国,然后又弄了一个什么渤海华美的这样一个私募基金吗?这个私募基金投资的第一批的公司之一,就是滴滴打车,然后滴滴打车的总裁就是柳传志的女儿。所以他就怀疑说,这一次的见面至少给亨特‧拜登下一步的商业关系打下了基础。

唐靖远:对,这个我觉得它是一种,我们从这个逻辑关系上看到,它是一种推断。暂时还没有看到有确凿的证据,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符合情理,也符合逻辑的这样一个推断。

主持人:对,渤海华美这个事情,其实在以前美国媒体就有报导。那么它这个是牵扯到亨特‧拜登去中国以后,来做的这么一个事情。然后另外就是《纽约邮报》在昨天的报导中,专门提到了亨特‧拜登和华信集团之间的关系,那这两个他跟中共之间的这样一个交易往来,跟我们很快介绍一下。

唐靖远:这个华信集团是非常神秘的一家公司,它是由叶简明,他的董事长叫叶简明,是个年轻人,他来创立的,在2002年创立。这个华信集团它主要营业的范围主要是石油,能源嘛,它是叫做华信能源有限公司。那么这个叶简明他本来过去他的发家史,他是开一个叫活塞厂的,就是发动机的那个活塞,是制造那个东西的。他怎么会突然拐了一个大弯来涉足到能源产业,其实起步就是在他在2006年的时候,他并购了一家叫做厦门华航石油公司。

这是一家国有企业,这家企业被拍卖了,被拍卖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卷入了,当时全国知名的远华走私大案,就是赖昌星的那个案子。所以这家公司被拍卖,拍卖以后,非常蹊跷的就是在那个时候整个这家公司连它的牌照、它的渠道、它的人才,所有的一切,包括它的设施,是一口气的全部被这个叶简明一个人给全拍下来了,那个时候他才29岁。所以这么大一块肥肉,又是国营企业,怎么就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给一口给吞下来。

他吞下这家公司以后,他就开始涉足到能源企业,就开始起步。一转身他就到上海去成立了华信集团,就开始进入到能源产业里面。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起到2016年的时候,仅仅十多年的时间,这个中国华信就进入到了世界财富的500强位子,在299位,甚至超过了宝钢,超过了神华集团这些大型的国有企业的位子。

主持人:那他跟拜登之间是怎么样搭上线的?

唐靖远:所以他跟拜登之间的关系,我们看到这封邮件里面,就是这个爆料里面提的邮件提到了在,至少是曝光的两封邮件。两封邮件都是亨特和叶简明之间的往来,他们达成了,第一封邮件里面提到了一个临时协议,他们在运作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他没有明说是什么项目,但是说这个项目的收益,把80%由亨特和另外三个人来平分,剩下的20%由两个人来平分,就是各占10%,一个人的名字叫做Jean,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他用了一个代号叫做big guy,翻译过来叫做大人物。而且非常奇特的是,这个big guy大人物的这10%的股份,指定是由亨特来代持。所以这样一来就几乎引发所有的人的判断和猜测,都认为这个big guy很有可能就是他的父亲拜登。

主持人:没错。

唐靖远:因为拜登是同时符合两个条件的,一个是大人物,第二是跟亨特的关系极其的密切,以致可以非常信任的让亨特来替他代持。所以这个是一封邮件。那么另外一封邮件是叶简明和亨特他们在商讨运作,成立一家股份公司,他们两个人各占50%的股份。而在此之前,成立这家公司之前,本来叶简明的一个想法是说,雇佣亨特,他不是开了一家咨询公司吗,说我给你提供每年1千万美元,连续至少提供三年以上的咨询费用。

这1千万美元就作为你的介绍费,就仅仅是介绍费,每年给你1千万美元。但是后来叶简明他们和亨特在迈阿密进行了一次会面,会面之后,叶简明了修改这个想法。他觉得我们还不如成立一家公司,我们各占一半的股份,这样的话你收到的好处会时间更长久,受到的好处会更大。

主持人:这动则百万上千万,这真的是。

唐靖远:这个是我们看到目前爆料的两封邮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爆料是一封叫做律师代理函,直接涉及到了香港的前高官何治平。这个和治平其实同时当时也是叶简明的一个手下,他的高级助手。何治平就以咨询美国相关事务的这样一个名义,直接付给了亨特100万美元的报酬。所以从《纽约邮报》的爆料我们看到主要是在三方面,都是跟华信集团,就是亨特和华信集团之间,有非常密切的政商资源的交流和利益的输送。

主持人:是,很快渤海华美的事情也请您稍微讲一下,然后我们再去问问田园博士。

唐靖远:渤海华美它主要大概的情况是这样,是在2013年的时候,就是那个时候亨特跟他父亲拜登访问中国,那个是拜登和中国的领导人胡锦涛会面几乎同时,亨特‧拜登就和渤海华美也就进行了一次会面。然后在这次会面访华结束以后,他们回到美国才仅仅12天的时间,因为那个时候就是他们已经注册成立了这个渤海华美的私募基金。但是当他们回到美国才仅仅12天的时间,这个私募基金就迅速的被中国银行,给注资了10亿美元。

主持人:10亿还是15亿?

唐靖远:10亿美元,在当时是,就是在12天的时间注资了10亿美元。在第二年的时候,追加了5亿,就总共达到了15亿美元。而亨特‧拜登在这家公司里面,他当时注册的时候,他出资了大概是40多万美元。

主持人:这是个属于空手套白狼,直接一个15亿就给你的公司了,然后你的公司可以去投资赚钱了。

唐靖远:这个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因为亨特‧拜登他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他出资了40多万美元购买了这家公司的10%的股份,所以几乎就是一瞬间,你注资了15亿美元,这15亿美元的10%的收益他有多少,马上就把他那40多万美元就翻了多少倍上去了,这个的确就是一种空手套白狼。事实上在我看来,这个就是中共的,中国银行是个什么背景我们就不用说了,毫无疑问这个就是中共政府,利用这样一个形势,给他进行利益输送。实质上是一种钜额的变相的贿赂。

主持人:对,你说到钜额变相贿赂,这个叶简明本人,朱利安尼在一个采访中,他说叶简明就是中共政府派到国际上,用来给这些国际政要去设陷阱的这么一个人。他用的英文是set up,所以实际上他到处给别人撒钱的话,其实那些人我想他要回报,其实就是一种关系。他并不是真的指望亨特‧拜登给他介绍什么生意吧?

唐靖远:对,我觉得他其实是通过这种方式,在必要的时候,以国家利益出让的方式来索取一些回报。

主持人:好,等一下我们再详细讲。那田园博士我也想请您谈谈,刚才我们谈到了《纽约邮报》和最新的这样一个亨特‧拜登的前商业伙伴透露的信息,《苹果日报》他这两天也有一个独家的系列,他说他拿到了一个独家的40多页的一个英文的调查报告。他发表了一个系列文章,谈到了亨特‧拜登和中共之间的进一步的更多的细节,勾对的细节。包括台湾什么样的关键的中间人给他介绍的,跟我们介绍一下《苹果日报》爆料的这个最主要的这个信息是什么?

田园:台湾的《苹果日报》发布了一个5篇这样的系列报导,这个系列报导据说是根据《苹果日报》获得的一份40多页的关于拜登家族腐败的这样一个总结。这个总结的作者就是美国著名的调查记者,也是一个非营利组织的这样一个负责人。他的名字叫做Peter Schweizer(彼得‧席怀哲),这个记者在过去几年里面,经常是追踪美国政府的高官在海外,尤其是在腐败严重的地区,比如在亚洲中国这样的地方,捞钱的这样的交易。

他不管是谁,他都会去追查,包括民主党的重要人物,包括有些共和党的重要人物,席怀哲都去追查他们在这些地区的捞钱的这种行为。那么同时席怀哲他本人现在还负责一个非政府组织,也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它的名字叫做政府问责研究所,他政府问责研究所的这个主席。一听这个名字大家就知道,它就是专门致力于揭露美国政府存在这种腐败现象。《苹果日报》的系列报导,基本上就是基于这份席怀哲的调查报告。

那么席怀哲最近他其实拍了一个纪录片,专门集中在曝光拜登家族的腐败史,这个纪录片的名字叫做《Riding the Dragon》,翻译成《骑龙》。这部片子大家可以在youtube上可以免费观看。我想他这部片子里面的叙述的事实,和他这40页的报告应该是相差不多,接下来我们就谈一谈这份报告里面主要谈了些什么东西。第一点要说的是拜登看来是挺共历史是由来已久,据说拜登在发迹,还有一直他到成为美国参议院的头面人物的时候,都是亲共派,一直都是和中共非常友好的。

比如说在1990年代末期的时候,中共要想加入世贸组织,要想美国给他最惠国待遇的时候。那么当时拜登就是推动中共加入世贸组织的一个主力。尤其是在拜登在2001年成为参议院的外交委员会主席之后,更是不遗余力的推动中共入世,然后中共当年就加入了世贸组织。当时大家记得有两个人其实在这个表演中最卖力的,一个是拜登,另外一个就是加州的参议员叫范士丹,两个人都是民主党。

当时这是拜登当年的拥共史,然后亨特‧拜登在拜登当选为美国的副总统之后,突然总共6次访问中国。

主持人:2010年第一次。

田园:对,从2010 年,从拜登担任副总统大概将近两年的时候,第一次访华。然后总共6次访华。然后他的访华之后,总是要嘛获得中方的钜额投资,要嘛是本人获得钜额的酬劳。那么刚才你们已经提到了很多,那么究竟是谁牵线,让拜登和他的儿子能够接触到中共的核心人物。据《苹果日报》这个调查,就是台湾的一个神秘商人,这个人的名字叫林俊良。这个人曾经和台湾的某些政界人物有相当紧密的过从。

同时他是耶鲁大学毕业,然后又通过他在长青藤盟校认识的一些人,接触到了中共的一些头面人物。据说他接触到第一个头面人物是原来中共人大的副委员长,叫做许嘉璐。就通过这样一个交友,这个林俊良一边是依靠亨特‧拜登,说我可以接触到美国的副总统。另外一边,他对美国的政界人物说,看我可以接触到中共的人大副委员长,还有中共的其他的头面人物。他就是靠这个在两岸,甚至在海外,包括中美之间通吃。

主持人:那么《苹果日报》他在他的文章中提到了,什么刚才我们没有提到的跟中共的交易呢?

田园:基本上就是你们刚才提到的,就是我们现在知道的全部。比如说包括2012年的中国的万象集团向美国一个小公司,一下子注资了13亿美元,这样的事情。然后合作开发的是什么?其实也是一个敏感话题,当时是开发新疆的煤炭资源,就是从煤转化为天然气。然后渤海华美,其实这个渤海华美不仅涉及到亨特‧拜登,也就是美国前副总统的儿子,而且还涉及到另外一个民主党的重要政客,就是当年当时正在担任美国国务卿的John Forbes Kerry。克里的继子也在渤海华美中持有股份。

后来中国银行给亨特‧拜登和克里的继子还有另外一个人也是注资15亿美元,这些人也都是参与其中。还有一个就是你们刚才没有提到的就是中国远洋公司的一个子公司,在美国并购了一个所谓的地产公司,承诺说我们要花大概30亿美元买下你们公司在美国拥有的所有产业。这个背后的股东是谁?就是克里的继子,也是当时亨特‧拜登…

主持人:亨特‧拜登也是?

田园:对,亨特‧拜登当时也是担任该公司所谓的顾问,这是一笔交易就是刚才你们没有提到的。

主持人:这个其实跟您说的万象的投资是一样的,因为万象投资加州初创公司好像也是亨特‧拜登做顾问的这样一个公司,是吧?

田园:是的,就是当时亨特‧拜登在新初创公司就挂了一个名,在董事会上挂了一个名,当时就仅仅这样一个30多人的小公司,一下子得到了中共的投资13亿美元。

主持人:所以田园博士我想问一下,我们刚才描绘了一个整体这样一个关系网,整体这样的图画,就是从比如说亨特‧拜登的前商业伙伴,他透露出来的信息是亨特‧拜登把中共这样的一个高官显赫介绍到白宫。在《纽约邮报》透露出来是他跟华信集团之间的关系,《苹果日报》不但透露出华信还有一些其它的如何起家,包括渤海华美这是之前美国媒体就已经曝光了的。所以所有这些画面放到一起,您觉得是编织出一个什么样的画面?这些画面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说明拜登家族,拜登父子这些交易最起码也许还有是不道德的,甚至是不是也有可能触犯法律的呢?

田园:对,这些证据还有现在曝光的所有的邮件还是图片,还有这些电子邮件都已经编织出一副非常清楚的画面。我们看的非常清楚的是在2008年拜登入主白宫之前,亨特‧拜登是处于一个什么情况?他是一个不知名的小的律师事务所的一个小律师,不名一文,同时还吸毒、酗酒有各种各样婚外情的这种传闻。那么在拜登入主了白宫之后,亨特‧拜登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能源背景的人,没有任何以前在金融界服务的人,没有任何投资地产经验的人,突然间6次访问中国并且从中国获得了总额超过几十亿美元的贷款。

主持人:而且涉猎您刚才提到的所有这些领域。

田园:是的,他在能源领域、地产领域包括金融私募基金领域突然间都一夜抱得大名,就是变成了一个可以说是业界的翘楚,为什么?唯一的联系,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就是因为他的爹在2008年成为了美国的副总统。所以这一切他们获得的投资也好还是他们引来中国对美国的公司进行招商引资也好,统统都指向一个东西,那就是权钱交易,他通过自己的父亲美国副总统这样的一个关系换取了让自己的钱包鼓起来,这是我们从一些证据中看到的最清楚的一个画面。

主持人:唐靖远先生,我看朱利安尼因为这一天接受不少媒体的采访,包括自己的网站上他也有评论,他说目前这些证据已经足以提出司法诉讼了。而且他说这个主体并不是亨特‧拜登,应该是乔‧拜登,是亨特‧拜登的父亲,因为是他允许他的儿子去跟这些世界上最腐败的人之一去打交道,而且另外他没有说的是其实到底乔‧拜登从中拿到了多少利益?现在都是说不准的。所以您怎么看他认为的,其实这中间很可能拜登本人是逃不了司法关系的?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我觉得拜登跟他的儿子亨特,我们这样分开来称呼,拜登在所有这一系列腐败的丑闻里面不仅是一个知情者,而且他一定是个参与者,我个人是这么来看的。因为从现在已经曝光我们看到的事实,就是拜登比如说跟乌克兰丑闻里面波扎尔斯基是有秘密会面的,这一点就连拜登自己竞选的官方团队都已经改口,就是不否认了。

主持人:有会面是一定发生的。

唐靖远:对,这个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你刚才提到Giuliani其实还爆了一个料,就是说亨特自己给他的女儿发的一封短信,里面有提到宣称是他一个人支付了全家30年所有的开销,而且他所获得的薪水收益什么的至少要上交一半给他的父亲。所以这个其实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因为如果说不管亨特这个话有没有一点夸张,亨特今年才55岁,30年就意谓他从20几岁就开始就要挣钱供全家的花销,他从哪去挣这么多的钱?所以不管他的说法是不是有夸张…

主持人:他的意思可能说他现在挣到的钱,利用各种手法挣到的钱可以供你以后30年都不愁吃住吧?

唐靖远:也许也有这个因素,但是至少就是说明一点,你能够挣这么多的钱供给全家都来花销的话,作为拜登作为父亲你可能不过问吗?绝对不可能说一点都不问你这钱怎么来的?是吧?我觉得这个是第二个。第三个就是刚才我们提到的证据,big guy这个问题,这个我觉得可以说是非常清楚的已经显示出来拜登本人其实是相当于在…

我们打一个比方,如果说拜登在开一家权力出租这样的一个店,权力寻租这样的一个店的话,那么亨特就是他的市场推广人员或者是他的销售人员,就相当于是干了这个角色。所以拜登不仅是知情者,他甚至很有可能是整个这一系列这些腐败的…甚至可能是主持者,是组织者,而亨特只是他所利用的一个工具,我是这么来看。

主持人:对。田园博士,我们看到像亨特这样,他跟他父亲在2013年的时候坐同一架飞机去中国,之后跟渤海华美签了合约等等,这些事情如果要说跟他坐同一架飞机去又回来的他的父亲拜登完全不知道,或者完全不问他儿子在中国做什么?我觉得这个不太能让人相信。

现在还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朱利安尼在他的视频中说所有这些信息其实已经足够证据去司法起诉,但是他在给不同的部门投递的过程中基本上都是石沉大海。我们在外人来看到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去年12月份,FBI已经拿到硬盘上所有的资料但是没有任何动静,甚至后来对川普的弹劾,因为什么通乌门,FBI都没有把这些任何证据拿出来,所以现在众议院共和党的参议员已经联名给FBI发信要它们给出信息,并且给出解释,就是它们那时候是不是已经有这些证据了。您怎么FBI在这件事情中扮演的角色?

田园:我对这个…不但是FBI,包括美国执法部门目前对这个事件的不作为,我是非常迷惑同时也感觉到非常震惊,因为这个事件和当年所谓民主党编造出来的通俄门相比,这个反差简直是太巨大、太强烈了。当年通俄门就是FBI根据一个所谓的他们现在明知道是CIA认定是俄国间谍这样一个人编造出来的证据,然后制造出来所谓通俄门丑闻,然后对川普总统实施长达3年半不停的骚扰。

而现在面对拜登家族这样的一个腐败丑闻,同时已经拿到将近4万份电子邮件,超过800张的图片,据说FBI在去年的12月份就已经拿到了证据,可是现在竟然没有丝毫动静。大家知道如果FBI有对拜登丑闻有任何调查的话,那么你可能会听到联邦调查局局长出来说对不起,我们现在有调查正在进行中,所以我们现在不方便评论,或者如果它们对这个事情真的有重视的话,如果它们以前没有调查,现在局长会出来说我们查有嫌疑,我们现在要立刻启动调查

主持人:他们现在唯一说的是,众议院的众议员给他们递了封信之后,他们说我们收到了。

田园:对,所以他们这种非常消极,非常无作为的态度,让我感觉到非常非常的震惊。这跟川普总统所受的这种待遇,简直是相差太大了。那么从我看来,为什么这些美国的情报机构、执法机构,不愿意去触动拜登集团?这里面肯定有很多很多的原因。但是我觉得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因为美国政府这种官僚机构确实是存在这种官官相卫,这种利益集团根深蒂固、盘根错节这种现象。

这种东西的存在,其实可能就是真正所谓的深层政府。他们如果一旦利益受到挫折的话,一旦一朝走错那就是满盘皆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官僚们选择不作为,选择互相保护。这就是有可能为什么他们能轻易的搧起所谓的通俄门的调查,而却不愿意对这个已经发生的可能的违法事件进行调查的原因。

主持人:对,唐靖远先生,我们看到确实现在这个事情的发展,可以说是越来越多的信息浮出水面。您觉得再这样下去,就是当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信息的话,事情会怎么样去演变呢?特别是对大选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唐靖远:首先对大选来说,我觉得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在我个人的判断,我觉拜登的大选已经结束了。我觉得可以这么说,但是拜登他不会轻易的放弃,因为这个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从理论上说,万一他还能够获胜的话,这个对他是可以起到一定保护作用的。

就是你再要想调查他,再要想弹劾他,你的难度会要大的很多了,这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觉得就是这一系列的曝光,最大的关键问题,我们看到无论是《纽约邮报》的爆料,还是现在布莱特巴特最新的爆料,包括《苹果日报》等等这些爆料。到目前为止,我们暂时还没有看到非常直接的正在开火的枪,我们打一个比方。

主持人:指向拜登的。

唐靖远:对,因为现在我们看到所有爆出来的料,全部都集中在亨特的身上。所以至少在目前为止,拜登他还可以暂时有这样一个借口,这个是亨特我儿子干的事情,跟我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再到我们看以后如果还有后续的爆料不断的再出来的话,如果有这样直接的证据,我觉得对拜登来说,他可能是逃不掉的。即使这个起诉也好,或者调查也好,不一定能赶在大选之前来启动,因为我们看到距离大选基本上逼到家门口了。

主持人:没错。

唐靖远:如果这个大选结束以后,很有可能对他都会要继续,尤其是在川普总统如果顺利的连任的情况下,我觉得拜登很有可能逃不过牢狱之灾。

主持人:是,我觉得爆料的性质有一点点像2016年在大选前,FBI重启对希拉里的调查。但是这个事情如果持续发展下去,我认为司法启动可能是逃避不了的。因为即使是像刚才田园博士说的有影子政府的存在,但是在这么大量的信息面前,我觉得美国人民是不会同意的。

唐靖远:对,我比较赞同田园博士刚才的一个分析,就是说他们的确有可能形成一个利益的共同体。因为他们拿到这个硬盘的时间,川普正在遭受弹劾,这个弹劾是到今年2月才结束的。所以在2个月的时间之内,FBI保持着沉默。这种沉默,我觉得他应该是一种默许。就是默许民主党持续的对川普进行构陷,这个其实他们已经是帮凶了。

主持人:对,即使已有对川普总统有利的证据,也不拿出来。好的,还有一点时间,我想请田园博士谈一下。有关这件事情引发的另一个热点,就是社交媒体对这个事情的审查。今天没有时间谈太多,但是社交媒体审查在朝野都掀起了非常大的反响。像美国福克斯新闻的著名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他说:这是美国建国245年以来,最严重的、从来没有过的新闻审查、言论审查。

现在众议院、参议院的司法委员会已经说要在下周二做一个投票,是不是能够给推特和脸书的CEO发传票。如果说通过,下周五就会传讯这两个人。那么现在最大的还有一个呼声,很多议员、很多民众都说应该把230条款对于社交媒体的保护给撤掉。我想请您很快谈一下,230条款现在成为一个焦点,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条款?它对于这些大的社交媒体有什么样的保护?如果一旦取消掉,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田园:这个所谓的230条款,它简单的说是1996年美国国会通过的一个法律,叫做《通讯规范法》。《通讯规范法》里的第230条的核心内容就是,这种电子平台的社交媒体平台,你如果是属于平台的话,你就不需要为用户发布的言论负责,这样大家不会去起诉你。

但是这些社交平台就不满意了,说如果我们这样做就会出现冒犯性内容,怎么办?后来国会就给这些社交媒体平台,给它一个豁免。就是允许你社交媒体平台出于一种所谓的善意的目的,对这种冒犯性的内容进行一定的限制。而这个权力其实是这些社交平台原来所不拥有的,就说如果严格的按照230条,这些社交媒体只能是平台而不能对这个内容做任何管控。那么豁免了之后,社交平台可以对部分所谓的冒犯性的内容进行限制。

主持人:这太模糊了,这个定义。

田园:对,非常的模糊,而且这个定义非常的宽泛,而且需要出于所谓善意的目的。那么究竟是谁去定义这个善意的目的?谁去定义这个冒犯性的内容?都预留下太大的空间。这就是目前这些社交媒体,比如说像脸书、推特,它们钻的就是这个空子。在这个硬盘门爆发之后,推特和脸书立刻采取了措施,限制这些关于拜登家族腐败新闻的流传。

推特做的是最决绝的,非常决绝,它禁止所有人传播《纽约邮报》的这篇文章。脸书也是做出了一些限制,但不如推特这么严格。也就是说它们已经公开的、赤裸裸的站到党派利益的一边,而不是作为一个用户能够自由发言的平台。比如说推特拿出来的理由说:我们不愿意传播这种非法获得的材料。当年斯诺登的棱镜门事件爆发的时候,斯诺登的消息在推特上可以说是倒海翻天、到处都是。斯诺登他的材料彻头彻尾从美国政府偷来的,咱们先不谈斯诺登这个事件的..

主持人:做得对不对。

田园:对,咱们就谈这个事件本身,这个材料完全是偷来的。还有一个是前一阵子《大西洋月刊》的主编声称说从三个不同的匿名人士里获得消息,说川普总统把二战中牺牲的士兵叫做浑蛋、叫做失败者。这是一个彻头彻尾没有办法证实的一个言论,后来这个主编也不愿意拿出自己的来源。这样一个假消息,在推特上也是满天飞。为什么到拜登这个丑闻爆发的时候,推特要立刻采取这种非常过分的行为?侵犯人民自由言论的行为,来禁止他们传播。

主持人:对,而且《纽约邮报》是百年大报。

田园:是的,《纽约邮报》的报导,你可以看到是非常有根有据的,而且愿意跟你来证明的。都拿出了电子邮件的原文,而且《纽约邮报》还有朱利安尼本人,也都花了时间和努力去证实这些邮件的真实性。它这个真实性都是有据可查的。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把这个材料叫成是非法获得的材料,还说有可能是外国政府的情报运作,这个我看完全是站不住脚的。可见为了这次保住拜登的选情,推特和脸书已经彻底的撕下了自己所谓的中立平台的面具,变成了一个党派利益、宣传党派消息的一个根据地。它们已经彻底地不再有任何可以相信它们的理由。

主持人:现在FCC的主席已经发声明,他说FCC要对这个230条款重新解释,要有新的规矩定义。您觉得它有没有可能在这样新的定义下,把豁免条款拿掉?如果真的没有这种豁免,是不是就会出现很多人去起诉这些社交平台这样的事情呢?

田园:对,要想褫夺豁免条款,现在是比较难的,因为这是由国会来决定的。但是FCC有很多东西可以做,它可以详细的界定什么样的言论可以去做什么样的定义。

主持人:属于冒犯,什么的属于。

田园:第二,FCC可以命令成立一个监管委员会,专门监管这种有关言论审查方面的。就是推特和脸书你可以怎么做、你不可以怎么做。还有一点可以做的,FCC可以就这件推特和脸书审查《纽约邮报》报导的这些事情,立刻起诉这些涉及的媒体,比如推特和脸书。就这个问题,侵犯自由的问题,立刻起诉它,可以对它们起到非常大的抵制作用。

主持人:好,谢谢。唐靖远先生您怎么看脸书、推特现在引起的轩然大波?已经有议员说它这种作法有点像中国共产党,有人说它成了中宣部的做法了。另外它现在这样其实是不是会引火烧身呢?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我简单回应刚才田园博士谈到的这个问题,就是推特不是找了一个借口。为什么要禁止《纽约邮报》的爆料传播?说这是未经授权的什么等等,说这是黑客的材料等等。我觉得这个逻辑是非常荒唐的,因为如果说是未经授权的文件,你就不能够披露。那么首先你要禁止的就是,《纽约时报》不是刚刚才拿出来川普报税的文件吗?这个文件川普一样没有给他授权,你凭什么能够拿出来这个报导?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觉得至少现在我们看到推特和脸书这种现象,它其实不是孤立的,包括主流的这些媒体,全部都保持沉默对这个事情。

主持人:集体沉默。

唐靖远:几乎是集体的,只有极个别的有这个媒体的报导。所以我觉得它反映出一个问题,美国的左派实质上它们已经基本上操控了美国的这些媒体和舆论。而且他们正在有意识的利用这种舆论对美国的民众进行洗脑,这个现象说出来我觉得对很多人会感到比较震惊。因为一般人的认知当中,会认为洗脑只会发生在像中共那样的极权国家。因为它这个信息是封闭的,它没有一个透明的环境。为什么在美国也会出现这样一种现象?我觉得这个背后体现出来,就是一个政治正确的原因。政治正确一般人把它理解为是一种理念,是一种政治的理念,实质是不是。我觉得政治正确事实上就是一个隐形的思想警察。

主持人:极权的工具。

唐靖远:对,它实质上已经演变成一个极权的工具。为什么这些媒体可以做到让很多的美国老百姓处在一个相对自由的信息的环境之中,他都不敢发声或者他都自觉的去回避看、或者不敢说一些他觉得可能会惹来麻烦的话,就是因为这个政治正确。所以这个政治正确我觉得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极权的一个工具,成为一个隐形的思想的警察。所以在这样一个原则之下,包括拜登的这个腐败的丑闻本身,我觉得它现在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的一部分了。所以你看昨天拜登刚刚才举行一次在电视台。

主持人:没错,Town Hall。

唐靖远:Town Hall,然后整个九十分钟的节目,居然没有一个人提到这个问题。

主持人:难以置信。

唐靖远:这个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它从侧面反映出来,就是美国集体的左倾。它背后其实和中共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它的本质是相通的。

主持人:是,绝对要引起所有警惕和抵制了。好,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精彩点评,今天节目又时间到这里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