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0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大选观察》节目,我是Iris,陶明。

大家试过在很着急的时候,把各种东西一股脑儿塞进包里吗?没错,就是这个动作——pack(填充,塞满)。现在,美国的一些民主党人要“填塞最高法院”(pack the supreme court)。用什么填?用大法官!

随着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突然去世,court packing(填塞法院)火速冲上了热搜。在过去的四个星期里,这个词的Google搜索量暴增了100倍。这个小众的政治术语,成为了目前围绕最高法院,两党之间吵得最不可开交的一个交火点。

到底什么是“填塞法院”?民主党人为何对它趋之若鹜,而被推到前面的拜登又为何屡次躲闪,不敢回应这个法院自己到底是“塞”还是“不塞”?我们也来看看历史,最高法院中保持着9人的制度,其中到底有些什么讲究。填塞法院的尝试,又曾成功过吗?

首先,填塞法院,说白了就是要增加最高法院中大法官的席位。扩编目的是要往里面安插自己的人马,去改变原来9人已经形成的意识形态,转而让最高法院往自己党派的意识方向倾斜。

美国宪法中,没有硬性地规定大法官的名额,因此人数曾出现过异动。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共和党积极提名保守派人士巴雷特去填补这一空缺,如此一来,保守派对自由派或许会取得6比3的大幅优势,引得民主党内要求扩编的声浪不断。

比如,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就威胁说,如果共和党一定要现在给最高法院补缺,那一旦民主党翻盘,“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nothing is off the table)”。这一回应被一些美国社论评价为“全面战争”(total war)和“末日之战”(Armageddon)的宣言。

然而,虽然民主党中的部分进步派人士对此是态度坚决,甚至明目张胆的威胁。但对想要两边讨好党内温和派和进步派力量的拜登来说,到底要支持还是反对这种一向被认为是“极端”、甚至是“走投无路”的做法,成为了一块烫手的山芋。

拜登在多个场合中被问到,他如果当选,到底会不会支持扩编最高法院。同样的问题,他多次闪烁其词,拒绝澄清立场,甚至一度放话,说选民“没资格知道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在周四的市民大会上,他又改口说选民有权力知道,但他要等到巴雷特的任命确认表决之后,又在11月3日的大选之前,才会对外公开他对扩编最高法院的立场。

吞吞吐吐,顾左右而言他,拜登自身软弱,两边难做,这点在公众下展露无遗,也被共和党抓住抨击。

川普:拜登是极左派的“木偶” 无力招架党内压力

川普总统10日发推文说,现在是极端左派的民主党人想要逼迫拜登去做这一点,而拜登根本就无力招架,能够对抗他们的“机会为零”。川普还说,填塞法院会“永久的摧毁”最高法院,而在历史上罗斯福总统的失败尝试,就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川普还批评拜登一直不敢公布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名单,而这背后的原因,川普说,正是因为拜登不敢把他真正的极端左派的政纲公布于世。

川普还多次明言,现在民主党内已经被社会主义者,甚至是共产主义者所操控,而拜登,现在无非只是一个极端左派的“牵线木偶”(puppet),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敢做,只能奉命行事。川普还说,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将会沦为社会主义国家,被左派政策所荼毒、直至没落。从繁荣至没落的委内瑞拉,就是美国的前车之鉴。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是大法官听证会上的重要角色,他周五(16日)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说,他亲眼看到了那些胆敢表示支持巴雷特的人,被极端左派群起而攻之的下场。

他说,这让他不禁发问:“你能想像如果拜登不愿意支持那些人的政见,他们会对拜登做出什么吗?”“这是美国政治上的一个危险的时刻,极端左派已经掌权了。”

总而言之,左派想要拜登当选后重组最高法院,拜登压力山大,但又顾于该政策的偏激,又不敢触动温和派和反对者的逆鳞,现在是两边难做。有态也不敢表,无奈在此问题上显得软弱又狼狈。

扩编最高法院可行吗?论9人制的渊源

而这个问题的本质,还引申到了另一场讨论:扩编法院,就算拜登想这么做,真的可行吗?最高法院如今9人的编制,其中有何考量?

最高法院的人数,按照宪法规定,是由国会来决定的。

虽然9名大法官席位已经保持150多年了,但这并非一成不变。

在《1789年司法条例》下,最高法院最初建立时是6人。内战的时候,曾经出现过10人的状况。在2016年,最高法院也像今年一样,曾出现过空缺,但共和党拖到奥巴马任期结束也不同意任何人来替补,所以人数一度只有8个。不过最后还是恢复了9人。

9人的数字中,也有玄机。之所以是单数,而不是双数,是因为当初美国开国元勋们认为,法律不是老好人,总要有个决断,决断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进行,这与总统选举和国会通过法案的原则相同。

设立单数,使最终总会至少有多出来的一票,可以让法律得以履行和实施。

但最高法院也有投票人数为偶数的时候,比如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担任过美国检查总长,所以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案子,她有利益相关要回避。1946年以来,大概有18%的案子,最终投票人数是8个人,其中有7%最后投票结果是双边平手4:4。所以,最高法院也并不完全依赖人数为奇数来运行。

要扩编最高法院,行得通吗?

大法官虽然是终身制,基本没法撤编,但只要国会提出法案并且获得总统签署通过,就可以改变大法官的总人数。

早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 Roosevelt)就动过“填塞法院”的念头,因为当时他的一些“新政”(New Deal)法案,多次被最高法院宣布无效,所以和最高法院合不来的他提议改革,让大法官年过70岁的时候就可以加人(新人),最多加到15个。不过到最后,这项改革被他自己党派的议员们给挡掉了。因为三权分立的稳固制度,到最后还是高于党派利益。

为什么说填充法院是激进的做法呢?

民主党支持的自由派大法官,其实处于人数劣势已经有一段时间,但由于扩编法院会引发冤冤相报的循环,这次民主党这么做,下次共和党掌权时,也会效仿,导致大法官席位不断膨胀,还可能进一步加剧美国社会分歧。所以,民主党的高层还有温和派,其实大多都拒绝这个做法。

但是,在这个变幻莫测的2020年,出人意料的事已经层出不穷。两党激烈对阵中,更是变数丛生。巴雷特的任命确认究竟能顺利通过吗?“填塞法院”的计划会让拜登面临什么样的质问?最高法院的人数,是否又真的会被民主党人改写?我们都将继续观察。

以上就是本期《大选观察》节目的主要内容,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