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总统辩论再生变故 川普团队:主题偏向拜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0日讯】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前副总统拜登的第三场电视辩论会再生变故。川普连任竞选团队19日说,总统辩论委员会试图改变22日总统辩论会的焦点,主题偏向拜登

11月3日是美国总统大选开票日。第一场总统大选辩论之后,因川普感染中共病毒,拜登竞选班子以川普存在传染病毒风险为由,要求取消第二场辩论。

总统辩论委员会经过几番磋商,10月15日的第二场辩论,改为市民大会的方式让两位候选人与公众交流。

第三场总统辩论安排在10月22日,也是最后一场辩论,地点是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市。

10月19日,川普竞选顾问贾森‧米勒(Jason Miller)在电话会议上对传媒说,原定22日举行的最后辩论是关于外交政策的,但委员会在试图扩大讨论的话题范围。

米勒说:“我们相信,这是拜登竞选团队的要求,他们不想谈论拜登支持无休止的战争,以及给伊朗送去成捆的现金;不想谈论事实——当我们看到钱流入亨特(Hunter Biden,拜登的儿子)口袋后,拜登对中共妥协了。”

他表示:“拜登竞选团队不想谈论外交政策。很明显,辩论委员会也在向后倾斜,试图帮助拜登竞选团队……他们正像往常一样努力移动门柱。”

米勒补充说:“我们还听到辩论委员会可能再次尝试更改规则,试图让一名操纵人员、身处控制卡车中的某个位置,随时关闭总统的麦克风,这将会再次完全违反我们最初达成的协议。”

他表示,总统川普很可能会在辩论中指明,拜登卷入其子的国际业务往来。

米勒说,无论哪种方式,总统川普对最后辩论非常有信心,他期待着有机会回答有关“主席”或“大佬”的问题(影射拜登父子收取外国公司酬劳),或者他们从外国实体拿走何种现金,以及听到拜登谈论他对战争的不断支持。

川普竞选团队还公开了写给总统辩论委员会的信函,要求他们坚持外交政策的主题。

川普的竞选经理比尔·斯蒂芬(Bill Stepien)说:“我们写这封信是因为我们对宣布的辩论主题深表关切,因为几个月前川普竞选团队和拜登竞选团队均同意的系列活动被统称为‘外交政策辩论’。”

他说,“辩论主持人克里斯汀·韦尔克(Kristen Welker)宣布的主题(抗击冠状病毒、美国家庭、美国种族、气候变化、国家安全和领导力)是非常严肃和值得讨论,但其中只有少数几个涉及外交政策。”

斯蒂芬还提到《纽约邮报》最近的爆料说,“我们知道拜登迫切希望避免谈论他自己的外交政策纪录……最新信息揭示,拜登本人被指从他的儿子亨特安排的、和一家跟共产中国有关的能源公司的交易中获利。”

斯蒂芬表示,如果一位主要大党的总统候选人向中国共产党妥协,这是美国人应该听到的事。拜登想避开这一点也不足为奇。在辩论前几天,委员会彻底改变最后辩论的重点,这是完全不负责任,是想割裂拜登的历史纪录。

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此前也曾披露,与辩论委员会关系密切的两个组织都明显偏向民主党。

报导说,这两个组织分别是总部位于加州洛杉矶的智库“博古睿研究院”(The Berggruen Institute);另一个则是“过渡完整计划”(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TIP)。

博古睿研究院与中共关系密切。博古睿中国中心向北京大学等中国大学挹注数千万美元,合作机构有许多是在中共直接控制之下,例如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等。

而“过渡完整计划”则由金融大亨索罗斯(George Soros)资助,反川普立场鲜明。

据悉,博古睿研究院与“过渡完整计划”的联系,在于博古睿共同创办人吉尔曼(Nils Gilman),他担任博古睿研究院的专案副总裁,并兼任Noema杂志的副主编。

“过渡完整计划”网罗政治工作者、学者和前政府官员,分成川普队、拜登队、媒体队与公务员队,推演川普大胜、拜登大胜、拜登险胜和类似2000年大选僵局等情境,反川普色彩强烈。

(记者李芸综合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