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石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哪吒咱们说完了,用了四回。哪吒出事,应该对朋友影响满大的。

哪吒出事,《封神演义》正经八百的内容就出来了。

第十五回“昆仑山子牙下山”就讲述了为什么要有封神榜、封的神都跟谁有关?里面讲述了一些相当高境界的神、隐藏了一些现在环境中查不到的内容——查任何书,没得解释。我只讲我能理解的,离背后真正的真相可能有相当大的距离。

书中触及到至高的神,我可不敢解释——用人的嘴,不能说神的事——这是敬神、敬佛、敬道。

意会不是错,张嘴是麻烦!这是“沉默是金”的另一个解释。原因就是:人不配知道神的境界。而历史上留下来的书呢?那有它历史上的因由!有它背后神的因素!

今天的人都太利益(肉欲)。人们太站在肉体的角度去揣摩眼前看到的一切。你不能随便谈老子、元始天尊,但是人们(在网上)以各种猜测去讲。我会约束我自己。

今天,只有“未来佛”有资格被朋友称为老师,或者师父!我讲的是“弥勒”。或者说“创世主”有资格。

诗曰:

子牙此际落凡尘,白首牢骚类野人。

几度策身成老拙;三番涉世反相嗔。

磻溪未入飞熊梦,渭水安知有瑞林。

世际风云开帝业,享年八百庆长春。

诗前面一段是讲姜子牙下昆仑山的样子。昆仑山等于是仙界。他是在元始天尊的洞府跟着元始天尊修行,七十二岁下山,在下面又等了二十年。

他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三十二岁上山。他跟世俗环境完全接不上了(“白首牢骚类野人”)。他曾经卖面、给人看铺子、卖扫帚,都干过,也都干不成“(几度策身成老拙”)。他三番五次想进入尘世讨得一份生活,赚点儿钱,却挣不着钱(“三番涉世反相嗔”,他赚钱可笨了,涛哥赚钱也不太容易。)

“磻溪未入飞熊梦,渭水安知有瑞林。”

磻溪(编注:磻溪又称“璜溪”,北流入渭水),姜子牙钓鱼的地方。他在磻溪那块石头上坐了很多年,但磻溪这地方的人可不认识姜子牙、他未来是什么!渭水的人也不知道姜子牙是成大事的人:“世际风云开帝业,享年八百庆长春。”(世际风云:改天换日)

所以就在渭水、磻溪的一个糟老头子七十二岁,拿个破竿子,钩也不直,整天坐在那儿。结果他是开创帝业的人物。这帝业一开就是八百年。

话说昆仑山玉虚宫掌阐教道法元始天尊因门下十二弟子犯了红尘之厄,杀罚临身,故此闭宫止讲;

讲《封神演义》这一部分很难讲,都是修了一千五百年——广成子、太乙真人、石矶娘娘(甚至更长)。灵珠子修“一千七百年”。如果从《封神演义》的时间往前推一千五百年至一千七百年,距现在五千年,对应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开始。也就是说,开天辟地之际,他们就来了,而且开始了真正的修行。而那个年代,三皇五帝的年代,被中国人称为神话的年代。

神话的年代是被大禹治水隔开的。大禹治水就是大洪水,跟西方社会的“诺亚方舟”是一个时代。而这个时代之前,距现在四千到四千五百年前,我们能对应的文化是希腊的神话故事——人、神、兽乱交、杂交。天人、天兽之间有交往、有阴阳的结合、有生子、有乱……

西方在讲大洪水的时候,是说神不满意人的这种生存的概念。而人的概念不是指有肉身的人——濒死经验那个魂魄飞出来的人叫什么?你不能叫他神仙,还是叫做人,对不对!人的层面挺高的,有一定层面的。三界里,跟人相关的都叫人,但有不同的境界、层面。

所以“眼见为凭(为实)”这句话是最欺骗人的。原因是连自己曾经的生命过程你都见不着(你根本没认识也就见不着),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就像有濒死经验的人,当下可以飞起来,那块肉(自己)躺在那儿,那么,你拿什么看见自己了?不是眼睛啰!

这是我能理解的。给我的体会就是:在那个年代(大洪水之前),他们在修行的时候,出现了生命的不纯净,类似“红尘之厄”,但后面的人不配知道。就是说,他们本来已经是仙、是神,他们被迫要进入净化、被迫要遭此一大劫。

当杀罚、厄运都临身的时候,他的师父还讲法吗?不能再讲了!只有他们重新净化之后,才能再开宫门来讲法、讲道。

又因昊天上帝命仙首十二称臣;

昊天上帝,是中国民间所称的“最高的上帝”。“仙首十二”就是元始天尊的十二弟子。

因为昊天上帝的位置高,这十二个人要想到那儿去成神(要走到那个境界),要把自己干净一番(就像沐浴更衣似的)。也就是:在人们知道的昊天上帝这个层面上,出现了神的更替和改变。那他们要“配当神”!因此就出现了我们看到的《封神演义》。对比现在,就是:有人能借助这个机会,成为神仙。这是在一定的环境:天界、地界(天、地、人)当中,出现了这种变动。

人有人的“改朝换代”;天、地同样有“天象”的改变。所以我们把现在称为改朝换代也好,把现在称为“新版的封神演义”也好,这多少也能理解什么叫“天灭中共”了。就是一定的神界、一定的生命境界中出现了大净化,这个境界之下的不同的生命群落要随着上面的要求而改变,也就是说,要经历这次苦难之后,再重新讲法、重新讲道。

故此三教并谈,乃阐教、截教、人道三等,

我以为这是三个等级、三个层面:

阐教,全是人修成的,包括十二仙。

截教,里面有人,但更多的是动物,但它们修了很多年成仙了,有了仙气得灵气了(石矶娘娘是个石头,日精月华她都能得灵气)。

人道,现实人的这一层面。指的是周文王、周武王、纣王。我们人中看到的历史的开启。

共编成三百六十五位成神,又分八部:

他用了“编”字,难道那时候才开启的吗?我个人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共编成三百六十五位成神”,去对等昊天上帝“命仙首十二称臣”。因为新来了十二个臣,对等著这十二个臣下面出现三百六十五个神。

子、丑、寅、卯……十二地支,对应十二时辰;黄道十二宫,对应太阳走一圈(人间三百六十五天,一年)。所以不敬天、不敬地,大逆不道。

上四部雷、火、瘟、斗,下四部群星列宿、三山五岳、布雨兴云、善恶之神。

上部门:雷神、火神、瘟神、斗神。所以瘟神是正神,而且祂的位置最高,在上四部的第三个。所以人间出现大瘟疫是正的,是对人间的大清洗。赶上大瘟疫是因为大的天象。

“二十八星宿”是在下四部(赶不上瘟神)。然后才是三山五岳神:黄飞虎的儿子是三山之神、黄飞虎是东岳大帝(同时执掌幽冥地府十八重地狱。东岳泰山为五岳之首)。

后面是布雨兴云、善恶之神。如果这么看,那四海龙王就更靠后了。这么看大家就能理解当初为什么哪吒敢跟龙王干(说好啦:这是我理解的)。

此时成汤合灭,周室当兴;又逢神仙犯戒,元始封神,姜子牙享将相之福,恰逢其数,非是偶然。

“神仙犯戒”,其实就是神仙不清净了,从新来一回,进行大净化,元始天尊才去封神,而姜子牙本身有将相之福,“恰逢其数”——定数,命里注定的定。

所以“五百年有王者起,其间必有名世者。”正此之故。

这是孟子的一段话,写书的人是在明朝:“五百年有王者起,其间必有名世者。”是命运之所至,定数之所归,一切绝非人力而为。

一日,元始天尊坐八宝云光座上,命白鹤童子:“请你师叔姜尚来。”

白鹤童子不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元始天尊是他的师爷,他可能是南极仙翁的弟子。南极仙翁是元始天尊身边的大弟子,那么元始天尊是白鹤童子的师爷。

白鹤童子往桃园中来请子牙,口称:“师叔,老爷有请。”子牙忙至宝殿座前行礼曰:“弟子姜尚拜见。”

天尊曰:“你上昆仑几载了?”

子牙曰:“弟子三十二岁上山,如今虚度七十二岁了。”

天尊曰:“你生来命薄,仙道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成汤数尽,周室将兴。你与我代劳,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为将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处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子牙哀告曰:“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岁月,今亦有年。修行虽是滚芥投针,望老爷大发慈悲,指迷归觉,弟子情愿在山苦行,必不敢贪恋红尘富贵,望尊师收录。”

天尊曰:“你命缘如此,必听于天,岂得违拗?”

元始天尊讲的这个“天”,超过了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安排这件事情,但有些生命的来处也有他的缘由。

子牙恋恋难舍。

有南极仙翁上前言曰:“子牙,机会难逢,时不可失;况天数已定,自难逃躲。你虽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时,自有上山之日。”

作为很多弟子而言,他能有机会见到师父、在师父身边,那就是莫大的荣幸。所以,上山之日,不是回山上待着。就是说:你还能回来面见师父,见师父一面。

那师父是至高的神。你下山成了人,人哪能跟神同在。这里涵义很多,他讲述了生命的层面。

很有趣,这里讲了:你就听天由命吧!你的机缘就这么多,当师父打发你走的时候,你跟师父的缘分就这样啦!

南极仙翁说:“天数已定,自难逃躲。”既然一切机缘已定,你就顺着你的命理走。人不可抗命。

“听天由命”都是人出事了才这么说,人享福、享荣华富贵的时候谁也不这么说,所以现代的人难持天命。

子牙只得下山。

二十年来窘迫联,耐心守分且安然

子牙收拾琴剑衣囊,起身拜别师尊,跪而泣曰:“弟子领师法旨下山,将来归著如何?”

天尊曰:“子今下山,我有八句钤偈,后日有验。”

偈曰:

“二十年来窘迫联,耐心守分且安然。

磻溪石上垂竿钓,自有高明访子贤。

辅佐圣君为相父,九三拜将握兵权。

诸侯会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姜子牙他七十二岁下山,要等到九十二岁……二十年安安份份的,但是挺紧迫的,可能挣不着钱,吃不了饭,或能吃饭却发不了财,就在那儿耗著。

所以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时辰不到,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很多人去努力,努力的本身其实是违背天意,甚至按照佛家的理说是造业,而真正的修行人,他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

元始天尊,封神是他主持的,定数是由他定的,与他相关,他超过整个天象的概念。如果是这么来的话,(他的弟子)就得等著师父安排的事情到,才能做。

而每个人却有他自己的主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女娲说了:“你(狐狸)可别害人。”

(狐狸):“没关系,我听女娲的。”

到了那儿她就害人!生命的定数跟属性,没有什么对、错。

朋友说:“涛哥,这对我们有什么意义。”

当你看明白的时候,你不会为眼前的事情左右,你不会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一会儿哭了,一会儿乐了,一会儿不高兴。

你将展现慈悲,你会珍惜你眼前遇到的一切、你看到的一切。无论事情好与坏,对与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从中能够品味出(甚至能够切身感触到)那一份生命的可贵跟真实,甚至为此落泪。

而你落泪,是一份感触,不是悲剧,不是人的情感中的悲剧。那时候你会感受到你自己生命内在的一份豁达,其实,在别人眼中里叫包容。

在你不叫包容,你就是一份豁达,你生命内在的那种无尽无涯、无尽无边,那一份生命的“本来”(我找不到词)。但是生命的本来,不是拥有。拥有,太狭隘。而是一份广爱之情,之感,所以就不是拥抱的概念。

前半截,姜子牙等了二十年,后半截,周文王去找他了,他来了之后“辅佐圣君为相父”。

拜将台是三层,每一层拜一次,一次拜九个,磕九个头。“九三拜将握兵权”好像是这么来的。

“诸侯会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我这没看明白“九八”讲的是什么意思?九十八岁?可能是!我们到时候后面讲,后面肯定会提到。

天尊道:“罢,虽然你去,还有上山之日。”

他能够回到师父身边,见师父一面,对弟子,都是非常珍贵的。能听到师父的一句话,在这些修道人的眼睛里,就是一份厚德、一份厚爱。就是他得到了师父的亲自教诲。现在的人可能对这东西没有那种感触。

所以我个人一直跟大家解释,你可别叫我老师,这个我担不起的,受不了的。

子牙拜辞天尊,又辞众位道友,随带行囊,出玉虚宫。有南极仙翁送子牙,在麒麟崖吩咐曰:“子牙前途保重!”

南极仙翁是元始天尊身边的弟子。

子牙别了南极仙翁,自己暗思:“我上无叔伯、兄嫂,下无弟妹、子侄,叫我往那里去?我似失林飞鸟,无一枝可栖……”忽然想起:“朝歌有一结义仁兄宋异人,不若去投他罢。”

姜子牙他都七十二岁了!“结义仁兄宋异人”——宋异人比他还大。

子牙借土遁前来,早至朝歌。

土遁,这些功夫对于他们来讲,一入门就会,修道道行高浅都无所谓,你只要一入门,他就会土遁。土遁、水遁,其实就是五行来了。没听说过火遁,但好像有。

离南门三十五里,至宋家庄。子牙看门庭依旧,绿柳长存。子牙叹曰:“我离此四十载,不觉风光依旧,人面不同。”

这里同样也表现出另外一个层面:

在古时候,人们不会去革命的,人们不会去摧毁东西的,人们会留下很多老的东西(能留下都留下)。共产党的文化不是,全给推倒了。

你到罗马可以看到:号称地球上人类社会中“第一条马路”还留着呢!他就是这样的,这是真正的文化。因为如果人讲究轮回转世的话,你的轮回转世,都在其中。

子牙到得门前,对看门的问曰:“你员外在家否?”管门人问曰:“你是谁?”子牙曰:“你只说故人姜子牙相访。”庄童来报员外:“外边有一故人姜子牙相访。”宋异人正算账,听见子牙来,忙忙迎出庄来,口称:“贤弟,如何数十载不通音问?”子牙连应曰:“不才弟有。”

二人携手相搀,至于草堂,各施礼坐下。异人曰:“常时渴慕,今日重逢,幸甚,幸甚!”子牙曰:“自别仁兄,实指望出世超凡,奈何缘浅分薄,未遂其志。今到高庄,得会仁兄,乃尚之幸。”

姜尚(姜子牙)跟人说,他去修道去了,想离开这凡世红尘,可是,虽然我想离开,但我的命让我离不开,所以我只能回来,又找你来了。

异人忙吩咐收拾饭食,又问曰:“是斋?是荤?”子牙曰:“既出家,岂有饮酒吃荤之理。弟是吃斋。”宋异人曰:“酒乃瑶池玉液,洞府琼浆,就是神仙也赴蟠桃会,酒吃些儿无妨。”子牙曰:“仁兄见教,小弟领命。”

来到凡世,就会遇到这种事情(饭食、饮酒),一遇到这种事情,人就不成了,所以姜子牙说什么:“仁兄见教,小弟领命。”两人就喝上酒了。

下山就喝酒!这就是为什么讲他缘分浅呢!他就是一个很想修行的凡夫俗子,但他命里头不成,下山先沾酒,沾完酒就沾色:酒、色之徒。

二人懽饮。异人曰:“贤弟上昆仑多少年了?”子牙曰:“不觉四十载。”异人叹曰:“好快!贤弟在山可曾学些什么?”子牙曰:“怎么不学?不然所作何事?”异人曰:“学些什么道术?”子牙曰:“挑水,浇松,种桃,烧火,搧炉,炼丹。”异人笑曰:“此乃仆佣之役,何足挂齿。

——你上山四十年,你就干这个(挑水,浇松,种桃,烧火,搧炉,炼丹)?那就是个佣人。

今贤弟既回来,不若寻些事业,何必出家。就在我家同住,不必又往别处去。我与你相知,非比别人。”子牙曰:“正是。”

姜子牙就是找住处来了。

异人曰:“古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贤弟,也是我与你相处一场,明日与你议一门亲,生下一男半女,也不失姜姓之后。”子牙摇手曰:“仁兄,此事且再议。”

刚喝完酒,就说讨老婆。

二人谈讲至晚,子牙就在宋家庄住下。

话说宋异人二日早起,骑了驴儿往马家庄上来议亲。

你看,他没骑马,骑驴(共产党属驴,不是我说的)。人家骑着驴给姜子牙找的老婆。

异人到庄,有庄童报与马员外曰:“有宋员外来拜。”马员外大喜,迎出门来,便问:“员外是那阵风儿刮将来?”异人曰:“小侄特来与令爱议亲。”马员外大悦,施体坐下。茶罢,员外问曰:“贤契,将小女说与何人?”异人曰:“此人乃东海许州人氏,姓姜,名尚,字子牙,别号飞熊,与小侄契交通家,因此上这一门亲正好。”马员外曰:“贤契主亲,并无差迟。”宋异人取白金四锭以为聘资,马员外收了,忙设酒席款待异人,抵暮而散。

且说子牙起来,一日不见宋异人,问庄童曰:“你员外那里去了?”庄童曰:“早晨出门,想必讨帐去了。”不一时,异人下了牲口,子牙看见,迎门接曰:“长兄那里回来?”异人曰:“恭喜贤弟!”子牙问曰:“小弟喜从何至?”异人曰:“今日与你议亲,正是相逢千里,会合姻缘。”子牙曰:“今日时辰不好。”异人曰:“阴阳无忌,吉人天相。”子牙曰:“是那家女子?”

你看,你才说今天时辰不好,你又问是哪家的女子——他还是想女人嘛!

异人曰:“马洪之女,才貌两全,正好配贤弟;还是我妹子,人家六十八岁黄花女儿。”

他这里写的是“六十八岁的黄花姑娘”。姜子牙是七十二岁。

异人治酒与子牙贺喜。二人饮罢,异人曰:“可择一良辰娶亲。”

子牙谢曰:“承兄看顾,此德怎忘。”乃择选良时吉日,迎娶马氏。

宋异人又排设酒席,邀庄前、庄后邻舍,四门亲友,庆贺迎亲。其日马氏过门,洞房花烛,成就夫妻。正是:天缘遇合,不是偶然。

有诗曰:

离却昆仑到帝邦,子牙今日娶妻房。

六十八岁黄花女,稀寿有二做新郎。

这就是姜子牙的命。听完这段,朋友们一定知道姜子牙要能修成,所有人都能修成了!要知婚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守时候命 方为君子

上回咱们说到姜子牙下山了。他师父轰他下来,他没招了,所以他注定修不成。

他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三十二岁上山,待到七十二岁),又说他修不成。可是呢,你可以看一看广成子他们,都修了一千多年,一千五百年。

而在元始天尊身边的大弟子“南极仙翁”,没人拿南极仙翁跟广成子对比,我个人也觉得不太好比,其实呢,是现代的人对修行这些东西,一些基本常识,或者说悟性,比较弱,很注重现实中的东西。

姜子牙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就是,南极仙翁劝他的时候说,事办成了,你还是有机会上山的。而他在跟元始天尊道别的时候,元始天尊也说,你还是有机会上山。所以对他们来讲,有机会上山就有机会见到师父,对于一个弟子来讲,就是一个莫大荣幸的事情。

可是姜子牙却是一个修不成的。而那些修成的呢?他都有自己的洞府。他们修了几百年,上千年——没有事情,他们不找师父。

元始天尊教这么多徒弟,可是每个徒弟的宝贝都不同,每个徒弟的功夫、用的家伙也不同。也就是说,并不是我们通常说的:练武术、练把式的;这一门练八技就是练八技的,练弹腿就是练弹腿;到武当山,那武当山道家就是道家,练他那一套;峨嵋山,练他那一套。到了人这儿分得可细了。

元始天尊那一门不是,各家的宝贝也不同,使的家伙也不同。你看哪吒的师父给他身体之后,说:你来,我给你找家伙——火尖枪,就从后头找的。

哪吒可没经过日月星辰、春夏秋冬的苦练。他师父给了他一大堆宝贝,他拿起来就会用。也就是说,他师父只要把那套功法走一遍,他就行了。

这边景山练武术的、北海练武术的、练八卦掌的,你看他围着树哗哗转,给我看得也怪迷糊,那东西他天天得练。人带着肉身就得天天练,那仙不用。

米开朗基罗他在雕刻的时候,他不用学什么,你只要告诉他一个大概,他觉得就该这么做,做完就那东西,就对了。别人一看简直是天才。在他看来,他说没什么呀。

不在人这边学艺、学技术,只要按照师父教的,让你的魂魄,让你的三魂七魄产生作用,而不是让你产生习近平思想、邓小平理论——强加给你的,不是你的。塞给你,你也是拒绝的。而你的魂魄突破了时间,他就知道这东西怎么用。

哪吒他是灵珠子,他师父再给他加把式,他拿出来就会。

为什么讲内家拳厉害!外家拳,很多是身体表面的东西,内家拳不是。内家拳都是内在的功夫,其实就是在调动他元神的记忆。我以为是这么回事。

刚才说姜子牙在师父身边待了四十年,是个修不成的。人们会用情感去看待这一切——跟师父近了,天天伺候师父,在边上伺候吃饭那就是大徒弟?不一定。(有些话不好说)

凭悟而圆满,那个是比较厉害的。拜师学艺的人,生命背景不同,所以就会出现差距。你不能单纯地说,他天天在师父身边,他一定就如何——这个太浅薄了。如果说深一点,就是人中太贪婪了(羡慕、妒忌、恨)。你没机会,他有机会,你就觉得他一定如何?不是的。姜子牙的故事,你就可以看出这个问题。

所以他的师父让他一下山,他驾着土遁就来到朝歌了,到了朝歌当天晚上就喝酒,第二天,那个宋异人就为他找媳妇,找完媳妇就回来了。

与其说元始天尊明明知道他修不成,为什么留身边?而是元始天尊早就知道有着封神榜这件事情。换句话说,元始天尊当初选择了姜子牙,让他留在山上待四十年,就为了今天让他下去。你可以这么说。

所以生命的基点不同,你看到的问题就会完全不同。那怎么办?何谓大?何谓小?就是你的境界高低——你的眼界是否宽?眼界越宽的人越不会在乎自己。而凡夫俗子,一定会在乎自己。

姜子牙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一下山先喝酒,第二天就娶老婆,这就反衬过来为什么元始天尊说他修不成。

话说子牙成亲之后,终日思慕昆仑,只虑大道不成,心中不悦,那里有心情与马氏暮乐朝欢。

你这样能有心情吗?哪头都占着,媳妇也占着,酒也喝了,还想修成吗?所以就是元始天尊说的:他下去之后有二十年日子不好过——“二十年来窘迫联”。

马氏不知子牙心事,只说子牙是无用之物。不觉过了两月。马氏便问子牙曰:“宋伯伯是你姑表弟兄?”子牙曰:“宋兄是我结义兄弟。”马氏曰:“原来如此。便是亲生弟兄,也无有不散的筵席。

娶了媳妇,两个人在别人家有吃有喝,这亲兄弟也不干啊——救得了急,救不了穷,这话是在理的。那现在,朋友之间,更是救得了急,救不了穷,对吧!

今宋伯伯在,我夫妻可以安闲自在;倘异日不在,我和你如何处?常言道:‘人生天地间,以营运为主。’我劝你做些生意,以防我夫妻后事。”子牙曰:“贤妻说的是。”马氏曰:“你会做些什么生理?”子牙曰:“我三十二岁在昆仑学道,不识什么世务生意,只会编笊篱。”马氏曰:“就是这个生意也好。况后园又有竹子,砍些来,劈些篾,编成笊篱,往朝歌城卖些钱钞,大小都是生意。”

子牙依其言,劈了篾子,编了一担笊篱,挑到朝歌来卖。从早至午,卖到未末申初,也卖不得一个。子牙见天色至申时,还要挑着走三十五里,腹内又饿了,只得奔回。一去一来,共七十里路,子牙把肩头都压肿了。回到门前,马氏看时,一担去,还是一担来。

正待问时,只见子牙指马氏曰:“娘子,你不贤。恐怕我在家闲着,叫我卖笊篱,朝歌城必定不用笊篱,如何卖了一日,一个也卖不得,倒把肩头压肿了?”

这里,我能理解双重意思:他是修行的人、带有使命的人,而在人的环境中,一定让他不得志。很多正经八百修行的人,都有这问题的。

什么意思?你见过有财主修成的吗?你有见过想修行的人,修著修著修成财主了吗?肯定没有,对不对!财、色就是修行中最大的问题。

我个人倒见过,有那个练功夫的,练一练不练了,干别的去了。他一开始吃了很多苦,他一放弃,不干了,却挣钱了(这我确实见过),但是,这钱没挣多少,大麻烦跟着就来了。

就是说,人中的一切都是被定位了。你看,没有什么豪家富子能够修行的。如果你相信元神的话,元神带着人的德性,他的德性化成了金钱,就是你今天的财富。

反过来,修行的人在人间他受苦,他够吃够喝,你让他富裕,富裕不了多少,他其实是保住自己的德性。自己的师父就讲过,你的德演化成你的功。你有功你才有境界。升华的境界是这么来的。

这里他讲的同样是这意思。他姜子牙为什么做不成买卖,他师父元始天尊看着,就不能让他挣到钱,他要挣了钱,他还回去办什么事?——他别事都不办了,他就挣钱了。

当人坠入到钱财里面,他本身的德性就会衰败。所以很多真正修行的人,他做不了生意。而做生意的人,他又修行不了。尽算计人钱财,尽动心眼,那上哪儿找元神去?这是两回事。

就像我们跟大家解释的,什么叫哲学?什么叫禅?从修行那一面逐渐向人的利益转化,就变成哲学了——人生之道。

《三言两拍》、《醒世名言》……那还有一点生命的涵义,但是到了《菜根谭》、《围炉夜话》基本就是人(人间道理)了,里面就没有太多修行的东西了。可是《拍案惊奇》有。

《三言两拍》、《围炉夜话》、《菜根谭》是明、清时期留下来的,带有相当人生哲理的概念。《围炉夜话》的宗旨同样是劝人向善,讲出善恶有报的道理,只讲人的道理。

马氏曰:“笊篱乃天下通用之物,不说你不会卖,反来假报怨!”夫妻二人语去言来,犯颜嘶嚷。

宋异人听得子牙夫妇吵囔,忙来问子牙曰:“贤弟,为何事夫妻相争?”子牙把卖笊篱事说了一遍。

异人曰:“不要说是你夫妻二人,就有三二十口,我也养得起。你们何必如此?”

马氏曰:“伯伯虽是这等好意,但我夫妻日后也要归著,难道束手待毙。”

宋异人曰:“弟妇之言也是,何必做这个生意;我家仓里麦子生芽,可叫后生磨些面,贤弟可挑去货卖,却不强如编笊篱。”

子牙把箩担收拾,后生支起磨来,磨了一担干面,子牙次日挑着进朝歌货卖。从四门都走到了,也卖不得一觔。腹内又饥,担子又重,只得出南门,肩头又痛。子牙歇下了担儿,靠着城墙坐一坐,少憩片时。自思运蹇时乖,作诗一首,诗曰:

“四入昆仑访道玄,岂知缘浅不能全!

红尘黯黯难睁眼;浮世纷纷怎脱肩。

借得一枝栖止处,金枷玉锁又来缠。

何时得遂平生志,静坐溪头学老禅。”

他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他又看不上城里这点事,但是他又娶媳妇了,人生一世不过如此,他觉得没意思。意思是:要是师父不轰下来,我在山上还能混。

今日借住义兄家又娶了媳妇,师父又要我在这儿等,何时才能过去呀!他得有个原由,时候不到他就去不了。

这段的意思:他师父说的要待二十年——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苦等二十年。所以人生的命运是不可抗争的。

话说子牙坐了一会,方才起身。只见一个人叫:“卖面的站着!”

子牙说:“发利市的来了。”歇下担子。

只见那人走到面前,子牙问曰:“要多少面?”

那人曰:“买一文钱的。”

子牙又不好不卖,只得低头撮面。不想子牙不是久挑担子的人,把肩担抛在地傍,绳子撒在地下;此时因纣王无道,反了东南四百镇诸侯,报来甚是紧急;武成王日日操练人马,因放散营炮响,惊了一骑马,溜缰奔走如飞。子牙弯著腰撮面,不曾堤防,后边有人大叫曰:“卖面的,马来了!”子牙忙侧身,马已到了。

担上绳子铺在地下,马来的急,绳子套在马七寸上,把两箩面拖了五六丈远,面都泼在地下,被一阵狂风将面刮个干净。子牙急抢面时,浑身俱是面裹了。买面的人见这等模样,就去了。子牙只得回去。一路嗟叹,来到庄前。

马氏见子牙空箩回来,大喜:“朝歌城干面这等卖的。”

子牙到了马氏跟前,把箩担一丢,骂曰:“都是你这贱人多事!”

马氏曰:“干面卖的干净是好事,反来骂我!”

子牙曰:“一担面挑至城里,何尝卖得,至下午才卖一文钱。”

马氏曰:“空箩回来,想必都赊去了。”

子牙气冲冲的曰:“因被马溜缰,把绳子绊住脚,把一担面带泼了一地;天降狂风,一阵把面都吹去了。都不是你这贱人惹的事!”

马氏听说,把子牙劈脸一口啐道:“不是你无用,反来怨我,真是饭囊衣架,唯知饮食之徒!”

子牙大怒:“贱人女流,焉敢啐侮丈夫!”

二人揪扭一堆。

宋异人同妻孙氏来劝:“叔叔却为何事与婶婶争竞?”子牙把卖面的事说了一遍。

异人笑曰:“担把面能值几何,你夫妻就这等起来。贤弟同我来。”

子牙同异人往书房中坐下。子牙曰:“承兄雅爱,提携小弟。弟时乖运蹇,做事无成,实为有愧!”

异人曰:“人以运为主,花逢时发,古语有云:‘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得运时?’贤弟不必如此。我有许多伙计,朝歌城有三五十座酒饭店,俱是我的。待我邀众朋友来,你会他们一会,每店让你开一日,周而复始,轮转作生涯,却不是好。”

子牙作谢道:“多承仁兄抬举。”

异人随将南门张家酒饭店与子牙开张。朝歌南门乃是第一个所在,近教场,各路通衢,人烟凑积,大是热闹。其日做手多宰猪羊,蒸了点心,收拾酒饮齐整,子牙掌柜,坐在里面。

一则子牙乃万神总领,一则年庚不利,从早晨到巳牌时候,鬼也不上门。

及至午时,倾盆大雨,黄飞虎不曾操演,天气炎热,猪羊肴馔,被这阵暑气一蒸,登时臭了,点心馊了,酒都酸了。子牙坐得没趣,叫众把持:“你们把酒肴都吃了罢,再过一时可惜了。”

子牙作诗曰:

“皇天生我出尘寰,虚度风光困世间。

鹏翅有时腾万里,也须飞过九重山。”

姜子牙在嘲笑、感叹自己,他是“飞熊”嘛!大鹏展翅,再怎么展翅,有山挡着!他也没招。

当时子牙至晚回来。异人曰:“贤弟,今日生意如何?”

子牙曰:“愧见仁兄!今日折了许多本钱,分文也不曾卖得下来。”

异人叹曰:“贤弟不必恼,守时候命,方为君子。总来折我不多,再做区处,别寻道路。”

在《封神演义》里没有任何努力的。努力的是人。

“守时候命”:有耐心,等著时辰到,听着命运走——这里面最大的概念就是:如果一个人能做到这分儿上,其实你在战胜自己的贪念。

当今的人努力大多是(出于)贪婪,以各种名目的理由去贪婪。

异人怕子牙着恼,兑五十两银子,叫后生同子牙走积场,贩卖牛、马、猪、羊:“难道活东西也会臭了。”

子牙收拾去卖猪、羊,非止一日。那日贩卖许多猪、羊,赶往朝歌来卖。此时因纣王失政,妲己残害生灵,奸臣当道,豺狼满朝,故此天心不顺,旱潦不均,朝歌半年不曾下雨。天子百姓祈祷,禁了屠沽,告示晓谕军民人等,各门张挂。

满城贴告示,总有没看着的。

子牙失于打点,把牛、马、猪、羊往城里赶,被看门役叫声:“违禁犯法,拿了!”子牙听见,就抽身跑了。牛马牲口,俱被入官。子牙只得束手归来。

异人见子牙慌慌张张,面如土色,急问子牙曰:“贤弟为何如此?”

子牙长吁叹曰:“屡蒙仁兄厚德,件件生意俱做不着,致有亏折。今贩猪羊,又失打点,不知天子祈雨,断了屠沽,违禁进城,猪、羊、牛、马入官,本钱尽绝,使姜尚愧身无地。奈何!奈何!”

宋异人笑曰:“几两银子入了官罢了,何必恼他。今煮得酒一壶与你散散闷怀,到我后花园去。”

在这一回里面讲述了姜子牙下了昆仑山,要苦等时辰到。就是刚才说的:“守时候命,方为君子。”

──子牙时来运至,后花园先收五路神。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