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宇:中共官员庇护黑社会 迫害良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中共政法系统官员贪腐、与黑社会组织勾结并充当他们的保护伞,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今年9月,深圳前市委副书记李华楠为涉黑组织主犯张伟充当保护伞的案件细节被曝光。张伟怀揣2000元闯荡深圳,从一名保安变成身价300亿的深圳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旗下公司“88财富网”进行套路贷,交易金额超过20亿元。这一切,离不开李华楠的支持。

中共官方通报:2010年以来,以张伟为首的涉黑组织利用金融平台利诱受害人借款或融资,再进行暴力追债等攫取巨额财富。李华楠明知张伟有涉黑背景,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帮助张成为市人大代表,又要求深圳市公安局对张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做不立案处理,充当张的保护伞。

老百姓说,P2P暴雷,政府不抓人不追债,反而控制访民,背后最大的黑手就是与这些P2P分利的政府官员,看来此言不虚。

李华楠在深圳政法系统内任职20余年,为害之深不是几千万的贪污金额所能界定的,而像李华楠这样的官员不计其数。公检法系统本应该惩恶扬善,维护社会安定,但这些人一方面保护黑社会,一方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完全是颠倒黑白,善恶不分。难怪老百姓说,中共就是最大的黑社会。

公然践踏法律 李华楠遭恶报

李华楠从2005年6月起,先后担任深圳人大副主任、常务副主任、党组副书记。2010年6月起,任深圳中级法院院长、市委常委、秘书长;2015年5月起任深圳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等职。2018年10月落马,今年7月被判15年,他所遭到的恶报不仅是保护黑社会这么简单,根本的原因是参与迫害法轮功。

深圳政法委书记李华楠被判15年

2016年9月24日前后,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省国保等直接操控、部署,由广东省各地区政法委、“610”、公安局及分局国保警察等参与,实施了针对广东省法轮功学员的跨地区绑架事件。深圳市、东莞市、惠州市、河源市和揭阳等地有二十名左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包括北京邮电大学博士冯少勇,软件工程师陈泽奇。

2017年12月1日,被非法关押四百多天的冯少勇和陈泽奇在深圳市龙岗区法院被非法庭审。三位敢言的律师做了无罪辩护。但律师一提到法律、人权、信仰,尤其是法轮功的字眼,就屡屡被主审法官王小波和法官苏晓冬打断,他们特别怕听到法轮功真相。

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几乎都被律师一一驳回。律师们强烈要求出示证据原件,要求证人出庭。公诉人拿不出任何证据原件,口说有五个证人,可一个也没出庭作证。公诉人说某证据“可能”是用来犯罪的,因为“冯少勇学历高”、“可能会”、“可能是他”,马上被律师反驳: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家有菜刀就可以怀疑你要去杀人吗?法官哑然。

只因坚持正信,两位优秀的科技人才就被冤判八年。而李华楠却公然践踏法律,帮助那些求助他的人摆平案子。陆媒曾引述知情者的话透露,李华楠在任深圳政法委书记期间,让一些虚假诉讼过关。据说,李华楠有一个专门帮人解决诉讼“疑难杂症”的“中间人”,很多人遇到摆不平的问题,都会通过该中间人联系到李华楠。达成交易后,李华楠会干涉案件,让一些虚假诉讼成立,或者把一些逃避债务的虚假诉讼执行完成。可悲的是,这种情况在中国司法界非常普遍。

周符波:用假名的省公安副厅长

公安系统无奇不有。今年8月,中共湖南省综治办前主任、湖南省公安厅前副厅长周符波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被判刑19年。直到这时人们才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名,但他用假名字、假档案生活了30多年。

湖南人周符波原本姓江,1986年冒用云南人周符波的名字,到云南参加高考,享受了云南当地的高考优惠政策,得以考上武汉大学。此后,他一直“苟活在他人的名字里”,并使用假档案升迁,直到案发。

曾经得意洋洋的周符波参与迫害法轮功,逃不过上天的惩罚

大学毕业后,周符波33岁时给一名湖南副省长当秘书,由此进入仕途快车道。自2001年1月起,历任湖南省政府办公厅二处正处级秘书、湖南邵阳县委书记、常委、湖南邵阳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2014年升任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

周符波一手包庇黑社会,一手迫害法轮功。2009年4月18日早晨六点多钟,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纠集北塔、大祥、双清三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同时绑架数名法轮功学员、抢劫财物。2011年6~8月,邵阳陆续约有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到邵阳市九井湾老专区招待所内的洗脑班迫害。

据明慧资料统计,在周符波任职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期间,仅在2016年,湖南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52人次遭迫害,其中湘潭市法轮功学员王桂林遭迫害致死,39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144人次遭绑架,或被迫流离失所,66人次遭骚扰。周符波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被中共毫不留情地抛弃,也是咎由自取。

周符波的下属,湖南长沙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单大勇也是黑社会保护伞。2019年6月19日,单大勇因受贿2686万余元、充当黑社会组织保护伞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以文烈宏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涉嫌犯罪被立案侦查后,单大勇利用职权以违规签批同意撤案、通风报信等方式包庇、纵容文烈宏及其犯罪组织。

单大勇长期担任公安要职的长沙地区是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的地区,单大勇也因此被海外明慧网列入“恶人榜”。周符波与单大勇为官一方,却为害一方,他们不仅不维护社会正义,却成为黑恶势力的代言人,因为中共的本质就是恶。

被海外明慧网列入“恶人榜”的单大勇落马

“伟光正”下,超乎想像的黑暗

中共治下的“警匪一家”现象比比皆是,黑到什么程度?超乎想像!黑龙江省的“全省优秀警察”车福滨竟是当地黑社会的“保护伞”。

2019年10月25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车福滨被查,被指是当地黑社会组织“保护伞”。而就在此前的“十·一”中共七十周年大阅兵时,车福滨还“荣幸”地获邀观礼,是黑龙江省仅有的2名参加观礼的警察之一。数年来,他曾被授予“感动哈尔滨年度人物”、“哈尔滨市民喜爱的好警察”等各级荣誉称号50余次。一位被中共吹捧的榜样就这样被撕开了面纱,中共的“伟光正”实在是骗人的把戏。

 车福滨的落马是对中共“伟光正”的极大讽刺

去年4月,湖北官媒《恩施日报》还报道过这样一则奇事。湖北建始县黑社会老大严金,曾在大街上故意暴力致人死亡,但在中共公、检、法、司人员充当“保护伞”的情况下,仅仅服刑6个月就被放了出来。出狱后,严金继续为非作歹,危害社会。

调查发现,28人充当过严金的“保护伞”,时任建始县公安局副局长杨学林、看守所所长汪大勇在明知严金没有患空洞型肺结核的情况下,亲自将严金从看守所带至医院办理虚假病历,获批监外执行。

早年间,在浙江温岭黑老大张畏的别墅围墙上有块牌子,写着“温岭市公安局重点保护单位”。听上去很滑稽,实际上确实如此。政府当然要保护他们,因为他们在各地的经济、政治战线上发挥重要作用。比如,拆迁案件中大都有黑社会的介入,他们冲在官商勾结进行敛财的第一线。

人权律师滕彪在《面对暴力的思考与记忆》一文中提到,黑社会老大曹杰运曾用行贿手段摇身一变成为佟二堡公安分局副局长,而且还集镇、县、市、省四级人大代表于一身。广东海丰县的黑社会老大黎祥湛,乃是海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在职警察。据最高检察院统计,2006年3月至2007年3月一年里,全国检察机关共查办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官员职务犯罪案件54件共62人,而实际数字远远不止这些。

政府行为黑社会化、公共权力私人化、政治暴力公开化与普遍化,正在成为中国政治领域发生的三大嬗变,而且愈演愈烈,连中共官员自己都承认这一点。2018年6月,陕西省商洛市镇安县一名社区书记在信访局接待上访者时表示:“中国共产党就是最大的黑社会,你听不听,不听也得听,见你东你不得西。”

2013年8月5日,贵州省普定县组织部和纪委为对新上任的18名副科级干部进行“廉政教育”,举行了一次创新的“金盆洗手”上任仪式,这本是黑道人物发财后公开宣布改邪归正从此退出江湖的仪式,为何被中共官员效仿?

 

中共干部上任前“金盆洗手”,遭网民嘲讽

有民众质疑,“难道这些官员以后要大发横财,或是告诉群众这些干部以前恶贯满盈?”还有民众称,“现在的体制下,你们在演戏,金盆洗墨水,越洗越黑。”

民众“lady1000”说,不要去指望一个连雨伞都不会自己撑的人会真的为你服务;不要去幻想一个连财产都不敢公示的他们会真的决心反腐;不要去相信一个连逝者都统计不清的他们会保留你的尊严;不要去妄想一个连言论都将你治罪的他们会听取你的忠告;不要去寄托一帮满嘴的仁义道德,干的却是男盗女娼的流氓,能带给你任何希望!

可见,在中共黑手下,中国人绝望到什么程度。中共篡政以来,在三反、五反、大饥荒、反右、文革、“六四”等运动中迫害好人,造成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它是中华民族真正的罪人,是践踏法律、践踏人权、为所欲为的黑帮。

中共不是中国,它摧毁中国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它是西来幽灵,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撒旦邪教,所以才不遗余力地迫害坚持正信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弘传,唯独遭中共恶势力打压。

中共是将中华民族带入深渊,正像《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所说,“这个越来越走近灭亡末路的共产党邪教,正在加速的腐败堕落,最可怕的一点,是这个不甘灭亡的邪教,还在尽其所能把中国社会也带向腐败堕落的深渊。”

炎黄子孙,只有退出加入过的中共“党、团、队”组织,才能远离中共邪教的毒害,才能走出深渊,看到光明与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