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共为何力挺拜登?

亨特拜登中国生意 和一台湾人有关 作者: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3日讯】《有冇搞错》。10月22日。

最近,中宣部下属所有媒体,都在抬拜登,压川普。有些遣词用句,体现出比美国人还紧张。这不难理解,川普对华政策让中共实在是难受。但拜登呢?拜登以前曾高调批评中共,包括武器扩散、南海问题和人权问题他都说过,但最近八年十年左右,拜登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大纪元最近刊登了一篇记者何坚的文章,题目是《拜登对华政策随中国生意而变》。文章谈及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过去几十年对中共态度的变化,与他们家族和中国生意的规模有很大关系。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今天我们介绍一下。

拜登1942年出生,20多岁就进入地方政府,当了县议员。30岁那年,参加了特拉华州的美国参议员选举,31岁,就是1973年成功当选参议院的特拉华州参议员。美国政制,有众议院和参议院,众议院的人数随着人口变动会改变,但参议院不会,每个州都有两名参议员。这样,有利于政策上的延续性,不会变来变去。

拜登从1972年到2009年,一直担任特拉华州的参议员,美国参议员任期是6年,所以他总共当了6届参议员。2009年,他成了奥巴马的副总统,所以要辞去参议员这个职位。

拜登第一次访问中国,是1979年,他任参议员期间出访中国,见了邓小平。

1997年,拜登已经当了20多年参议员了,是资深参议员,对政策开始有很大影响力了。那年他进了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SFRC),参与制定美国的对外政策。2001年,他当SFRC主席。SFRC对美国的外交政策,有重要的影响力,包括对外援助、武器销售,和其它外交方面的政策制定,都有很大影响力。

所以,原本这种外交经验,应该是拜登最主要的政治优势之一。在担任SFRC主席的初期,拜登被认为是鹰派人物,对中共持强硬态度。

1991年,在美国国会展开的对中国最惠国待遇的讨论中,参议员拜登当时作出了态度坚决的发言,他表示不赞同时任总统老布什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的打算,说:“如果中共继续在武器扩散问题上像流氓恶棍那样行事,我们应当还以毫不含糊的信息……拒绝给予中共最惠国贸易地位。”

10年后的2001年,当时是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拜登出访中国,并同中共党魁江泽民会面。

那次访问,拜登对中共还是保持了强硬态度。他坚持指责中共在武器扩散上的恶行,并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共提出了批评,包括指责中共的司法系统,甚至提出中共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的问题。

不过,从那次访问之后,身为美国外交政策关键人物的拜登,对中共的态度逐渐发生了改变。

2001年11月,中国最终成功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了中共加入世贸的申请,时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拜登,亦未对此提出反对。

2007年,拜登成功连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拜登跻身美国政治顶层后,其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他的官二代朋友们也开始进入国际商界。

2008年,拜登被奥巴马选为副总统候选人后不久,亨特与后来成为美国国务卿的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共同创办了“Seneca Global Advisors”咨询公司。

2009年,两人和克里的顾问,再创办了投资公司“Rosemont Seneca”。Seneca Global和Rosemont Seneca,后来都是拜登家族与中共做生意的主要平台。

与拜登家族关系最紧密的一位华人,是台湾商人林俊良(Michael Lin)。

林俊良,2005年就移居北京,然后开始游走于美中权贵和商界大亨之间。林俊良的桑顿集团(Thornton Group)有网站,不过现在已经关闭了,吹过自己2007年,结识了亨特‧拜登。

2008年7月,他和亨特在北京市开了一家索尔博瑞桑顿(北京)咨询公司。

2009年1月,拜登正式成为美国副总统,约翰‧克里接任了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

2009年年底,林俊良和桑顿集团,在北京举办了首届中美省/州级立法领导人论坛。该论坛由美国立法领袖基金会(这也和林有关),和中共的中国人民外交学会(CPIFA)、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CAIFC)、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FAC)赞助协办。对中共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对外友协,是统战和国安双重领导的机构。

桑顿集团官网还介绍,2010年4月,林俊良将亨特介绍给中共的金融机构,在介绍中林俊良称亨特为Rosemont Seneca公司的主席。几天之后,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在华盛顿核安全峰会上,与到访的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会面。

2011年8月,拜登访问中国,在同习近平的会谈中,对中共的态度大幅软化。拜登对习近平说:“美国充分理解台湾、西藏问题是中国(中共)的核心利益,将继续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

拜登再没批评中共武器扩散和人权问题了,而是说要大力发展美国和中共之间的紧密关系,与他在10年前和更早期的强硬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2012年2月,习近平访问美国,并与拜登会面。拜登的儿子亨特的Seneca咨询公司,为美国能源新创公司Great Point,拉来一笔来自中国的12.5亿美元的投资,这也是当年美国收到的最大一笔外国风险投资。

2013年12月拜登访问中国,再次与习近平会面,亨特坐着空军二号随同拜登出访。当时中国刚刚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本来,拜登应该提出抗议的,但拜登没说任何话。而在这次出访10天后,亨特敲定了拜登家族与中共的第二笔大生意——中方提供募资的10亿美元投资基金。

2013年12月16日,由中方的渤海产业基金、嘉实基金,和亨特参与创办的美国投资机构Rosemont Seneca,以及与亨特有关联的桑顿集团,共同成立了渤海华美(BHR Partners)私募基金。BHR初始基金规模为10亿美元,由中方募资;半年后,中共将BHR资金规模调涨为15亿美元。

我必须说,10亿美元,是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投资的,不是国有投资公司,不是投资银行,也不是国有商业银行,而是中国的国家政策银行,国家开发银行投资的。

2014年10月,拜登在哈佛肯尼迪学院发表演讲时称:“我不知道听到中国正在打败美国这种说法有多久了,但我想要中国(中共)成功,因为他们在经济上的成功,符合我们的利益。”

拜登在这次演讲中,透露了他去年底出访中国时与习近平的对话内容,以及他对中共的一些看法和改变。

例如,拜登在演讲中提到,他在2013年12月的访问中,向习近平提到要保障南海的航行自由,但拜登并未将中共视为威胁和对手,反而调侃式的安抚美国听众,称中国存在缺乏能源和水等“压倒性的问题”,暗示南海不是一个问题。

拜登在演讲中还透露了一个重要变化——他对中共的态度。

拜登称在2013年与习近平对话中,谈到了人权、包括香港青年和平抗议的自由,但他重点向习近平解释了,为何美国政府不得不谈人权。

他只字未提自己是否向习近平提出过中国的人权迫害问题,也没说是否要求中共改善人权。

2014年拜登在演讲中表现出对中共的态度,十分明确,那就是发展同中共的关系。与13年前出访中国相比,拜登对中共的态度已经判若两人。

随着美国大选选情的变化,特别是随着拜登电邮门曝光出越来越多的内幕,总统候选人拜登发布的对中共政策,再次开始了转变,只不过这一次,拜登和他家族的中国生意已被世界聚焦。

这种变化,其实并不奇怪。我从来不对领导人抱有任何希望,因为只要是人,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中共在找人的弱点和缺点这方面,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熟练,工作也非常细致。

其他的领导人,包括那些不是政治领导人的名人也一样。以前有人总结说,这是人民大会堂综合症,意思是只要你去了人民大会堂,尝试过那种特权带来的利益,就很容易转变态度。这一点,八九十年代香港很多商人都试过,现在很少了,因为现在中共看不上香港商人了,他们更看重美国和欧洲那些大商人。

拜登的这种转变其实一点都不意外,不令人惊讶。大家可能不知道,美国政治人物人工相对来说很低的,不少美国国会议员,包括众议员和参议员,都穷得叮当响,参议员一年17万美元收入,外加补贴,看起来很多,但他要供养两个家,华盛顿一个,自己所在州一个,要到处演讲参加活动,花费惊人的。很多国会议员在华盛顿合租住房,甚至有人就住在华盛顿的办公室里面。

年轻的时候有理想,有冲劲,年龄大了之后,各种压力、负担出现,这种生活,这种状况有时就难以坚持了。

好在美国有一个公开和透明的体制,有媒体狗仔队盯着,大部分时候,这种事情不会到无法挽救的地步。今年美国大选很特殊,我说的是川普(特朗普)一个人的战争,美国的选民不管拜登是什么人了,不喜欢川普的人,只想一件事,就是赶走川普,至于选谁上来不重要了。

这是最令人担心的事。即使川普不讨人喜欢,但选总统,恐怕还是要小心谨慎,那些和中共关系说不清楚的人,反正我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