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中宣布续签临时协议 陈日君批或有政治目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4日讯】梵蒂冈与北京两年前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周四(10月22日)到期,双方正式宣布续签临时协议两年。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表示,梵中临时协议签署两年来根本没有作用。他批评续签协议或有政治目的,可能为梵蒂冈与中国(中共)建交以及教宗访问中国铺路。

为期两年的《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周四(10月22日)到期,梵蒂冈教廷新闻室当地时间中午12时发布157字公告表示,两年前与中国(中共)签署的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将延长两年。

公告未有提及临时协议的具体内容,亦没有提及梵蒂冈与中国之间的政治或外交关系。

陈日君批梵中续签临时协议或有政治目的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表示,梵蒂冈与中国(中共)两年前签署的是秘密协议,内容从来没有公开过。就效果而言,他认为梵中临时协议本身并不重要,而且两年来根本没有作用,期间没有任命新的主教人选。他批评续签协议或有政治目的,可能为梵蒂冈与中国(中共)建交以及教宗方济各访问中国铺路。

陈日君说:“为何梵蒂冈这么紧张要再延长《梵中临时协议》呢?又说这两年进行得很顺利,这些是‘大话’(谎言)来的,什么叫‘顺利’呢?你都没有任命到一个主教,怎样叫做‘顺利’呢?它肯定有政治目的,它真的想有一日能够真正建交的,有谈判即是表示有希望可以建交。”

教宗方济各可能不了解中共

陈日君表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Cardinal Pietro Parolin)一直推动教廷与中国(中共)签署临时协议,以达到梵蒂冈与中方建交的目的。他认为帕罗林操纵前任教宗本笃十六世以及现任教宗方济各。由于帕罗林精于外交手法,可能教宗方济各需要他的帮助。陈日君认为,来自南美洲阿根廷的教宗方济各,对中共并不了解。

他说:“共产党政权在手里,就难为我们的教会,难为一些不听话的人,所以教宗可能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不是太清楚。”

他表示,可能教宗方济各也希望访问中国,因为过去很多教宗都希望达成这个目标,因此就算教宗方济各与教廷国务卿帕罗林等人,对梵中临时协议等议题有不同看法,但都没有提出反对,他不明白为何教宗方济各会这样行事。

陈日君说:“可能他(教宗方济各)又想、不知道啊、去中国吧。很多教宗都想去中国的,若望保禄(John Paul II,1920年5月18日—2005年4月2日))都想去的,去不成啊,是不是?我清楚见到、又听到他(教宗方济各)讲的说话,明明同(帕罗林)那班人的看法是不同的,但事实上他又准他们做一些、完全是一些我觉得是很邪恶的事。所以我不明(白)、我真的很不明(白)、不明(白)教宗为什么这样。”

教廷希望最终达成与中共建交

陈日君表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推动梵中续签临时协议的政治目的,就是希望最终达成教廷与中国(中共)建交,在历史上留名。但是他认为,中梵建交仍然有很多因素,并不是这么简单。

“国务卿(帕罗林)就是有这个目的,因为如果(梵中)建交成功,他就是历史上很有名誉了,是不是?这么多年、70年了都断交,现在他成功再次建交。”陈日君说,“我对这个人已经很失望,因为我看到这个人是没有信仰的。”

教廷国务卿帕罗林枢机主教在罗马时间周一(19日)接受《梵蒂冈新闻》记者访问,就梵中续签临时协议回应表示,协议内容将会保密,不过只是“相对保密”,因为很多人都知相关内容。

对于续签临时协议是否意味梵蒂冈与中国将会重新建立外交关系,帕罗林表示,目前还没有外交关系的讨论。

不明白教廷为何亲共多过亲西方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19日公开呼吁教廷不要与北京续签主教任命协议,他认为这项协议原本希望让中国的天主教徒受益,但是中共践踏宗教信仰的情况反而越来越严重。蓬佩奥警告,如果中共得手,天主教会和其它宗教团体都将会被“臣服”,蔑视人权的中共政权将会因此更有“底气”。

其后,蓬佩奥9月底访问梵蒂冈,教宗方济各以时间点太接近美国大选为由,决定不与蓬佩奥会面。

记者问及,为何梵蒂冈最近的立场好像亲中国(中共)多于亲西方国家?陈日君表示,他也颇为困惑——为何会这样?他认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很聪明,知道很多实际的情况,不可能对中共有什么幻想。

美国为宗教自由发声是好事

陈日君表示,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西方国家都知道,中国是一个专制国家,因为没有自由,连宗教自由都没有,西藏很久以前已经被西方国家关注,最近到新疆、法轮功、基督教、天主教等问题,他认为美国为没有宗教自由的国家发声,包括中国的宗教自由发声是好事。

陈日君说:“这个世界愈来愈政治化了,别人说你美国有什么政治目的呢?以这个宗教自由来攻击中国(中共),即是不关我们事的。政治的东西我们不是很明白,美国的政治我们不是很清楚了,但是肯定如果它们(美国)见到我们(中国)没有宗教自由,为我们发声,都是一件好事来的。”

地下教会信徒境况愈来愈惨

陈日君表示,对他来说教廷与中国(中共)是否续签临时协议根本没有关系,因为中共当局做的事情与临时协议完全无关,只是利用临时协议来做借口,做其它事情。而一直忠于教宗领导,不愿意参与由中共当局领导的“天主教爱国教会”的“地下教会”信徒的境况则愈来愈凄凉。

陈日君说:“之前教廷批了一个地上(爱国教会)的(主教),如果地下(教会)已经有主教的,地下那个是正权主教,地上那个是辅理(主教)。政府面前(中共)政府单单承认地上那个(主教),不承认地下那个(主教),但是梵蒂冈面前地下那个才是正权主教。渐渐不是了啊,地上那个承认了之后,他就是正权主教了,地下(教会)没有主教了。所以现在地上的主教多过地下不知多少,一倍那么多,所以地下很凄凉的,一些老主教死了都没有接班人,罗马也不支持他们的。不是教宗不支持,是罗马教廷那些人不支持,现在方济各跟他手下那些人走了,即是地下很凄凉。所以甚至他们(爱国教会)合法那7个(主教),即是完全不像样那7个,要同时地下(教会)两个(主教)让位,很残忍的。”

中国天主教完全要听共产党话

记者问及,中共党魁习近平不断推动“宗教中国(中共)化”,教廷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日君表示,教廷知道,两年来,《梵中临时协议》签署只是一味退步,以前中共当局一些没有执行的法例,现在反而都执行了。最严重的是18岁以下的人不得去圣堂,不准参加宗教活动。

他认为中共当局推动的天主教本地化,只是完全要听“党”的。

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人失去自由

对于6月30日深夜起实施的港版《国安法》对香港宗教自由的影响,陈日君形容这件事是“不得了”。他批评中共一直都假惺惺称有“一国两制”。他认为实施国安法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当局要做什么事都可以,包括《送中条例》。他详细看过《国安法》的条文之后,觉得“真吓死人”。

陈日君说:“我都即是很天真,《国安法》出来我都很详细看,一个个字看啊,看得很清楚,看完之后我说浪费时间,看来干什么呢?现在它们(港府)什么都做得了,又说本来这样、不过在特殊情形之下,它们(警察)搜查都不需要搜查令的,现在特殊情形下拘捕你都未必有律师帮你忙的,现在拘捕你、家人都不能来探你。《国安法》会抓去大陆审的,所以《送中法》包括在里面了,即是完全我看过之后,我说完全做什么都可以了,它(北京)不需要说这么多,真的‘吓死人’了,讲话都不准讲了,言论的自由都没有了。”

港主教任命要有北京点头 “一国两制”荡然无存

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已经悬空超过一年,陈日君9月底就继任人选安排到访梵蒂冈,但未获得教宗接见。陈日君表示,本来教廷觉得现任天主教香港教区辅理主教夏志诚是一个理想人选,但有人认为夏志诚去年曾经参与一些示威活动,包括一些祈祷会及游行,可能不受中共待见,另一位得到北京“祝福”的蔡惠民神父应该是“更好的”主教人选。

陈日君表示,教廷国务卿帕罗林肯定更喜欢亲共的蔡惠民继任香港教区主教,但可能他们听到香港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后来可能决定找夏志诚及蔡惠民之外的“第三者”,即是梵蒂冈与中共都可能接受的人选。

陈日君表示,找“第三者”人选亦不容易,加上续签《梵中临时协议》一直以来都是梵蒂冈比较主动。在这样的谈判情况下,教廷可能为了续签协议而让步,有意任命亲北京的蔡惠民为香港教区主教。他批评香港的主教任命都要得到北京祝福,等于“一国两制”已经荡然无存。

陈日君说:“在这样的谈判情形之下,当然是梵蒂冈要让步多一些,它们(北京)会提高条件,其中可能说它们喜欢姓蔡的,迫梵蒂冈要任命那个姓蔡的做主教。”“我们如果‘一国两制’还有的话——它们从来都没有否认,如果还有一国两制,我们香港任命主教不受北京管的,现在香港的主教都要北京‘祝福’,即是等于‘一国两制’没有了,如果真的这样,我们真的怕梵蒂冈会任命这个姓蔡的。”

亲共人选任港教区主教于港不利

陈日君表示,如果任命亲北京的人选担任香港教区主教,将会对香港不利,他以现任“很听北京话”的特首林郑月娥为例,批评她将香港“搞到一塌糊涂”。如果香港教区主教都是完全听北京的,将导致教会一片混乱,他希望教宗可以考虑他的意见。

陈日君说:“如果我们天主教的主教都要完全听北京话,我们教会里面‘乱笼’(内部混乱)了,即是不是照圣经、不是照教会的训导,依照习近平的命令了,这样就不对了,所以我很紧张想见教宗。见不到教宗不要紧,至少他收到我的信,知道我想跟他聊天,至少他知道我对这件事很紧张。”“我们天主教信天主的,不是信人的,人有时可能很‘论尽’(手忙脚乱)的,但是天主要搞定的。”

陈日君表示,蔡惠民虽然未收到教廷正式任命,但是他可以说已经开始做主教的工作,例如安排一些对他忠诚的人选担任教会里  面的工作。陈日君批评这些是世俗的手段,很多地方不合教会的训导,包括要求神父讲道的时候不可以讲政治。

若亲共人选出任主教 陈日君将“消失”

陈日君表示,香港的教徒很单纯,教宗任命那个人选出任香港教区主教,他相信教徒不会出来“造反”,而他亦不会出来“造反”。不过,如果教宗任命蔡惠民担任香港教区主教,他不会再出来说话,他“会消失”,以示抗议。

陈日君说:“如果姓蔡的真正做主教呢,我就不会在教会那些隆重的场面跟他一起出现,我一定会避免跟他一起出现了。我不会公开去反对他,因为这个是我们的底线来的,即是我消失都是一个抗议吧,是不是?但是不会再讲这么多我们不要这个主教,教宗给了就是给了。但是都可悲的,我甚至讲我死了之后,都不想葬在主教大堂(香港天主教圣母无原罪主教座堂)了。”

台湾外交部表示对协议充份掌握

梵蒂冈是台湾在欧洲唯一的邦交国。台湾外交部周四(22日)就梵中续签临时协议表示,对此充份掌握,并与教廷保持沟通,教廷曾多次对外公开表示,《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在处理教务议题,不会触及外交或政治事务,台方认真看待教廷的承诺。

台湾外交部强调,台方对《梵中临时协议》的立场没有改变,希望有助改善中国日益严重的宗教自由问题,但是近来中共政府迫害教会的手段却变本加厉,中国的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持续恶化。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