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武汉女子状告政府 违法封城致身心受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4日讯】10月22号上午,武汉市民姚青将两份行政起诉状寄往武汉市中级法院。她状告中共武汉市政府在疫情期间发布的第1号、第12号通告违法。

武汉市民姚青认为武汉政府在中共肺炎疫情期间的两个通告违法,在10月22号向武汉中级法院邮寄了起诉状。

武汉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今年1月23号作出第1号通告要求“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2月10号作出的第12号通告“决定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

按照中国《立法法》第八条第五项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只能以制定法律的形式加以限制。而地方政府以行政规范性文件的形式设定这种措施,则属违法。《传染病防治法》第24条所规定的隔离措施也仅仅针对患者,而且是“医疗隔离”。但武汉疫情期间,当局所采取的措施则包括对“接触者”隔离、疫情居民区的“生活隔离”,当局异常严厉的封闭手法甚至包括挨家挨户钉死大门,焊住整栋居民楼的出入口等,严禁居民外出。

武汉市民姚青:“我就状告一下武汉市政府,起诉的原因是因为第一个就是把我们封闭在家,但是后勤也是跟不上的。当时政府直接把超市关了,要求居委会去超市代买。居委会的人直接说,我们人手不够不代买,两个多月大概就只帮买了两次菜。然后就导致了我们整个疫情期间只能买一些高价菜,物价至少以前过年期间的四倍。而政府的这种平价菜,包括这种赠送的爱心菜,我们几乎是没有收到过的。”

姚青表示,其次是她当时由于生病想要去就医,但居委会不但不帮忙,反而对她进行辱骂。姚青在去年10月为自家房屋维权时,左手臂被社区人员扯伤,因伤情不能出差,失去了高薪工作,后来还患上了抑郁症和焦虑症。

姚青:“然后特别是我在疫情期间因为生病想要去就医,想要居委会代为去买药。因为我们根本就不能出门。居委会根本就不理睬,还强迫我这一个病人去当志愿者。他直接就说我们是搞事,无理取闹。而且我的手是被居委会的人给扯伤的,而且在整个疫情过程中间,因为政府封闭了,然后就医也受到影响,我的手根本就不能去做理疗,导致了不可逆转的这种伤害。现在的话我的手完全不能提重物。”

姚青透露,当时因为当局严厉的封闭措施,很多人无法就医而去世。

姚青:“在整个疫情过程中间,你封闭了城市,但是你的后勤是没有任何的保障和跟进的,导致很多人因此而去世。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这种去世的人数是多少。我有一个前同事,她得了尿毒症,结果所有的医院都不接收治疗了,说尿毒症不接收治疗。结果她回家五天后就去世了。”

之前网络也传出,疫情期间由于严厉的封锁,湖北孝感市曝出一名幼儿被活活饿死,几天后由于尸体发臭,才被外人发现。当时微博求助平台上,更是有无数基础病患者和家属在苦苦求救。

人道中国主周锋锁:“在武汉中共所做的所谓的隔离,完全是用一种没有任何制约的很疯狂的方式。把个体和外界、社会隔绝。然后把疾病死亡的人数掩盖,控制新闻,侵犯私有财产。其实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肯定是很多的侵犯人权的事情。任何想调查真相的人都被消声。”

姚青表示,自己深知维权很艰难,但是她希望大家能有空间,来自由的表达思想和观点。因为这次疫情就是由于当局训诫李文亮医生等吹哨人,才一发不可收拾。她同时希望,如果她因为控告当局而“被迫失踪”,外界能给予及时关注。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