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民主党人填塞最高法院的后续猜测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ennis Prager、Tim Groseclose撰文/文蕴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瘟疫如此危险,所带来的后果就像复利一样呈指数式增长。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党人将填塞法院视为儿戏将会毁掉最高法院,随之而来也将毁掉我们所熟知的美国。

以下是一个合理的猜测:

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被确认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这使保守派获得6位比自由派3位的优势(或5位比4位,因为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基本上已成为摇摆票)。

之后,在1月,在保留了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之后,乔·拜登总统和新近由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决定改变这一优势。国会通过并由拜登签署一项新的法律,将法院的成员扩大到15人。拜登任命了六名新的自由派大法官,使左派以9比6的多数票获得了60%的优势。

如果共和党重新掌权并且又想获得60%优势的保守派优势会怎样?

通过代数计算可以看出,要想扭转民主党9比6的优势,他们必须增加7.5名大法官成员。当然,他们不能提名半个大法官,所以他们可能会四舍五入到八个。无论如何,共和党要想获得60%的优势,必须将增加法院的人数增加至8人,而不是民主党提出的6人。

各方肯定会继续坚持保持60%的优势,也就是说,每一次权力的交替,他们都要把法院的规模扩大50%。要注意的是,他们要扩大法院的规模,不是以一个固定的数字,而是以一个固定的百分比。这将会造成指数级增长。例如,如果一方坚持65%的优势,而另一方效仿,那么每一次权力的转换,他们就必须将法院规模扩大86%。

这样的权力交接会有多频繁呢?

一次发生在1992年,当时民主党赢得了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职位。另外几次发生在2000年、2008年和2016年。而如果民调正确的话,另一次将在2020年发生。这样的权力交接大约每8年发生一次,也许会更频繁。

如果不那么危言耸听,假设每10年才换一次。让我们同样假设双方只坚持60%的优势。

根据这些最低参数,法院每10年将扩大50%。100年后,法院将增长约58倍(1.5提高到10倍),最高法院最终将会有522名法官,而不是9名法官。

当然,人们会想,选民和两党会看到这些问题,那么这样的增长也就不会继续。但为什么不会呢?想像一下下面的情景:在2120年,法院由522名大法官组成(313名保守派,209名自由派)。那年11月,民主党重新夺回了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职位。按照先例,他们决定重新获得优势,并将法院扩大到783名法官(470名自由派和313名保守派)。

有些选民可能会说:“够了,够了。”

然而,民主党人可以合理地反驳说:(1)“上次共和党人就是这么干的。现在轮到我们了”;(2)“783人真的比522人多那么多吗?”;(3)“只有扩大法院的规模,我们才能做一些事情,比如保障妇女的选择权,确保种族和社会公正。我们真的想为了将法院保持在较小的规模而牺牲这些目标吗?”

并且此时,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选民会记得法院何时少于40名法官,更不用说只有9名了。他们真的会在意法院再扩大一点吗?

毫无疑问,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不断重复。

换句话说,如果民主党遵循他们的许多主要成员的意愿(包括州长杰伊‧英斯利(Jay Inslee)、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市长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因为《大西洋》杂志(The Atlantic)敦促他们这么做,实行副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纽约时报》实施提到的“绝对开放”的主张,实施多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的所主张,我们将不再只有一个立法机构和一个最高司法部门。我们基本上将有两个立法机构(至少当民主党任命的法官占据多数席位时,他们将愿意在宪法中过多地解读出左翼政治目标和社会目标)。

众所周知,这将是最高法院的终结,是政府三个部门之间权力平衡的终结,因此,也是美国的终结。

民主党会这样做吗?鉴于左派破坏任何它所触及的东西的记录——最明显的是大学、中学和新闻业,以及最近的体育和科学——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赌局。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次选举之际一切都处于危急存亡的另一个原因。

原文What Will Happen If the Democrats Pack the Supreme Cour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全国性的电台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

蒂姆‧格罗斯克(Tim Groseclose)是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经济学教授,他在默卡特斯中心(Mercatus Center)担任亚当‧史密斯(Adam Smith)教授。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