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习近平在重大问题自相矛盾的根源何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中共陷入空前未有的巨大危机中。中共内政外交第一责任人习近平,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骂习、反习、倒习之声此起彼伏。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对习上台8年来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的自相矛盾进行剖析,或许可以找到症结所在。

一、朝鲜问题

最近5天内,习近平两次高调参加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活动。10月19日,习参观了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展览。10月23日,在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大会上发表了强硬讲话。

习声称,朝鲜战争是美帝国主义“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侵略战争;中共领导抗美援朝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回顾历史,放眼未来,中共“无比坚定,无比自信”,对“任何人任何势力侵犯和分裂祖国的神圣领土”,将予以“迎头痛击”。

下面,对习上台8年来对待朝鲜问题的态度做一简要回顾。

习第一个任期的5年,一次也没有访问朝鲜,也没有邀请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访华。相反,2013年7月3日,习访问了韩国。双方签署了12项“重要协议”,确定了90多项合作事项。两国元首“相谈甚欢”,原定45分钟的会谈,进行了100分钟。双方商定今后将两国元首互访机制化,继续在多边场合举行会晤,并通过互致信函、互通电话等方式,保持和加强战略沟通。当年,中国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最大海外投资对象国;韩国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国、第五大外资来源国。这是习就任国家主席后首次单独出访一个国家。

2013年6月27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应邀访华。当天公布的中韩联合声明长达5100多字。朴槿惠与习两天接触的时间长达7小时25分钟。中韩签订了一项政府间协议、7项部门间协议。2014年11月10日,朴槿惠再次应邀访华。2015年6月1日,两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2015年9月3日,朴槿惠应邀到北京出席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

习第一任期的5年,在朝鲜问题上,支持美国总统川普在联合国制裁朝鲜,中朝关系降到1949年10月1日以来的最低点。

2018年2月,金正恩以参加韩国冬奥会为契机,先是拉近跟韩国的关系,进而提出举行朝韩首脑会谈。此事一敲定,立即请韩国人捎口信给川普,提出举行朝美首脑会谈。朝韩、朝美首脑会谈一定下了,习近平慌了,赶在美朝首脑会晤前,2018年3-6月,习3次邀请金正恩访华。中朝关系由极冷变超热。

关于中朝关系,习上台前后,不少中国学者进行了反思。得出的结论是:朝鲜战争是因朝鲜入侵韩国引起的;中共为这场战争付出了死伤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的惨重代价;中国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孤立了几十年;战争结束后,中共用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为朝鲜“输血”几十年。

换来的是什么呢?朝鲜一直认为,中国欠朝鲜的,是朝鲜帮中国抵挡了美国的入侵。对于中国来说,朝鲜是“一只永远喂不饱的白眼狼”;在现代化战争条件下,朝鲜对中国的战略屏障作用已经失效;加强中韩关系对两国都有利。

习第一任期的5年,对金正恩冷淡至极;与韩、美关系都处得比较好。在朝鲜问题上,习似乎听进了上述真话。

但是,习的第二任期开始后,在中朝、中美关系上,向极左方向大倒退,中韩关系因韩国部署萨德导弹从极热变极冷,然后又从极冷往回跳。

二、中美关系问题

2016年4月6日,习到佛罗里达与新任美国总统川普举行了第一次会谈。习对川普说:“中美两国关系好,不仅对两国和两国人民有利,对世界也有利。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这句话没有错。美国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是中国最大的海外市场,是中国急需的高端人才、先进技术、巨额资金等最重要的来源国。1978年中共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获益最大的国家,是美国。从更长远角度看,过去100多年来,没有占领中国一寸领土、对中国帮助最大的国家,也是美国。

因此,任何一个明智的中国领导人,都应该跟美国搞好关系,并把发展中美关系放到中外关系最重要的位置上考量。

但是,到2020年的今天,中美关系已恶化到建交41年来最坏的程度。今年1至6月,中共3次对美国采取军事威胁行动,其中两次直接是核威胁:1月,中共海军舰队到中途岛美军基地附近组织大规模演习;3月,中共宣布在南海国际水域建成对美发射核导弹的战略核潜艇“发射阵地”;6月,中共宣布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完成对美精准核打击的部署。中共事实上向美国发起了新冷战。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中共问题发表重磅演讲。这个演讲被称为“灭共宣言”。美国意识到,中共是美国乃至全人类的最大威胁。美国已确立从地球上铲除中共的“灭共战略”,并在稳步推进这一战略。

三、改革开放问题

1992年初,邓小平有过一次著名的南巡。当时,邓特别谈到:“怎么发展呢?办法只有一条,那就是改革开放”,

“谁不改革开放就下台!”

习上台后,有3次南巡。第一次是2012年12月8日,习成为中共党魁后,第一次离京视察,就选择了深圳。习此行几乎照抄了邓1992年南巡的路线,先到莲花山公园向邓的塑像献花,然后走访邓去过的罗湖渔民村,最后离开时也像邓一样从蛇口乘军舰去珠海。习此行给人的感觉是,他是邓“改革开放”路线的继承者。

2018年10月下旬,习第二次南巡,仅在广东发表了一个简短讲话,没有正式的政策性宣示;对香港不置一词;没有参观深圳的高科技、互联网企业;全程只字不提邓小平。习此行给外界的感觉是,他在刻意甩开邓,或去邓抬习。

今年10月,习第3次南巡,虽然也讲了“改革开放”,但是,这是一次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突然被中断的南巡。当地下达的无人机禁飞令,时间是从10月11日至17日。据此,习此次南巡至少应延续到10月16日。但在10月14日下午习向邓的塑像献花后,原定日程全部取消。习此次南巡时,中共“改革开放”之路,已被堵死。

就改革而言。当初,中共提出改革最重要的原因是,党垄断经济,窒息了一切活力,国民经济被折腾到崩溃的边缘。那时有一个说法,党管了许多不该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因此,所谓改革,就是要党政分开,简政放权。

但是,到2020年,中共的提法却是,党政军学民,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党的领导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领导,而是“绝对领导”。党什么都管的必然结果是什么都管不好。

就开放而言,当初,中共搞对外开放,特别受益于香港、台湾、日本和美国。但是,到2020年,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将香港的“一国两制”变成“一国一制”,香港这扇门,被强行关上。台湾的门,因中共天天威胁“武统”,正在被关上。日本政府正花钱帮日企撤出中国。美国已下定灭共决心。

习自相矛盾的根源何在?

6月24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奥布莱恩在亚利桑那州演讲时,深入反思了美国误判中共的原因。他说:“这种误判导致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外交政策最大的一次失败。我们怎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我们怎么看不懂中共的本质?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留意中共的意识形态。”

奥布莱恩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共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该党的总书记习近平把自己视为约瑟夫·斯大林的接班人。”这句话一针见血。

中共十九大以来,习在中共意识形态的总管、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引导下,从曾经相信“头上三尺有神明”,一步一步向马列主义的原教旨回归。今天,习对待香港、台湾、日本、美国的所有言行,都可从中共老祖宗马克思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中找到源头。

171年前,马克思仇恨资本主义,称“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这是与全世界资本主义为敌的极端的恐怖主义邪说。从1917年十月革命开始,俄共(后来的苏共)按照马克思的这一邪说,跟资本主义斗了70多年。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垮台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的《解散苏联共产党声明》中说,“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的邪说经过七十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上都是失败的。历史和事实都已证明:这是彻头彻尾的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

今天,习近平在上述重大问题上,前言不搭后语、陷入内外交困的根源,正在于他仍在按马列荒谬邪说行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