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虚无主义恐怖分子格瓦拉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五部分 第三世界(123) 作者:帕斯卡‧方丹(Pascal Fontaine) 译者:李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像其他共产党领导人一样,菲德尔‧卡斯特罗喜欢与法国大革命进行比较;正如巴黎雅各宾派拥有路易斯.安东尼.德.圣茹斯特一样,革命的哈瓦那拥有切.格瓦拉(西班牙语:Che Guevara,本名埃内斯托.格瓦拉),一个拉丁美洲版本的涅恰耶夫、19世纪的虚无主义恐怖分子,他激发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魔鬼。

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于1928年出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富裕家庭,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在整个南美洲旅行。由于慢性哮喘,他的身体状况总是很虚弱,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完成医学研究后从潘帕斯草原到中美洲的丛林一路骑摩托车。他在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讨厌美国,当时他遇到了雅各布.阿本斯左派政权在美国支持的政变中被推翻后危机中发生的悲剧。正如格瓦拉在1957年在信中写给朋友的那样:“我的意识形态训练意味着,凌晨1点,其中一个人认为解决世界问题的方法是在铁幕背后找到的。”1955年在墨西哥的一个晚上,他遇到了一位年轻流亡的古巴律师菲德尔.卡斯特罗,他正准备返回古巴。格瓦拉决定陪卡斯特罗,他们于1956年12月上了岛。在抵抗中,格瓦拉很快成为一个支队的指挥官,迅速获得了无情的名声;他的游击队中一个偷了一点食物的孩子未经审判就被立即枪决。雷吉斯.德布雷是格瓦拉在玻利维亚的同伴,他称格瓦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专制主义者”,格瓦拉想要实行全面共产主义革命,有时候发现自己反对更民主的古巴游击队指挥官。

1958年秋天,格瓦拉在该岛中心的拉斯维拉省的平原上开辟了第二个战线。他在圣克拉拉进行了非常成功的行动,袭击了巴蒂斯塔派往那里的一系列援军。士兵逃跑,拒绝战斗。在反叛者获胜后,格瓦拉被任命为州检察官,这使他有赦免权。他在拉卡瓦尼亚监狱工作,在那里有许多人被处决,其中包括一些拒绝放弃民主信仰的前战友。“我不能成为任何不同意我的想法的人的朋友”,他曾说过。

作为工业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格瓦拉找到了应用自己政治信仰的机会,将“苏联模式”强加于古巴。他是列宁的一个狂热的门徒,为了他的荣誉,他给他的儿子起名为弗拉基米尔。虽然声称鄙视金钱,但他住在哈瓦那富裕的私人地区之一。尽管后来担任经济部长,但他并不了解最基本的经济学概念,最终破坏了中央银行。社会问题更加突出,他在模仿苏联和中国时引入了“周日志愿工作”。他是文化大革命的崇拜者。根据瑞吉斯.德布雷的说法,“是他而不是菲德尔在1960年,发明了古巴第一个‘矫正工作营’(我们叫它‘强迫劳改营’)。”

在这位恐怖学校的毕业生的意愿中,称赞了“极其有用的仇恨将人变成有效、暴力、无情和冷酷杀人机器”。他是教条主义、冷漠、不宽容,他几乎没有传统的开放和温暖的古巴气质。他是古巴青年军事化的设计师,使他们为新人类邪教牺牲。

他最强烈的愿望是将古巴的实践广泛传播。1963年,他在阿尔及利亚,之后在达累斯萨拉姆,然后在刚果,在那里他与马克思主义者洛朗卡比拉有交集,现在他是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并且从不犹豫地屠杀平民。1966年,他充满了对美国的炽热仇恨,带着他的游击队在南美洲进行了一次十字军运动,用口号鼓励创建“两个、三个、多个越南”。

卡斯特罗为了战术目的利用格瓦拉。他们的关系完全破裂后,格瓦拉就去了玻利维亚。在那里,他没有注意到玻利维亚共产党的政策,他试图运用他的游击队游击战术。没有一个农民加入他的团队。他越来越被政府军孤立和追捕,于1967年10月8日被捕,第二天被处决。(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