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革命与中共 恶势力大举入侵美国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lare M. Lopez撰文/姬承羲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每个共产党员都应懂得这个真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摘自“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收录于《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224页。 (1998年11月6日出版)

20世纪60至70年代,非裔革命者以暴力扫荡了美国的大小城市。他们毫不掩饰自己倾共的意识形态,并且和中国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时候,黑豹党(美国非裔社会主义组织)的领袖伊莱恩‧布朗(Elaine Brown)、修伊‧纽顿(Huey P. Newton),以及像罗伯特‧威廉姆斯(Robert Williams)这样公开好战的革命者,都曾是北京的座上宾。他们访问中国时留下的合照中,甚至不乏毛泽东的身影。

1963年8月8日,《北京周报》高调刊发《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同志支持美国黑人抗暴斗争的声明》。毛发表的这一声明,正是应了罗伯特‧威廉姆斯的要求。威廉姆斯,曾任全美有色人种促进会北卡分部主席,而后加入过社会主义工人党、工人世界党和美国共产党。

毛在声明中,提到“美国黑人对种族歧视的抗争”,并宣称“美国黑人正在觉醒,他们的反抗日益强烈……反对种族歧视、争取自由和平等权利的群众性斗争,有日益发展的趋势。”

在引述了美国20世纪60年代早期的民权运动形式后,毛又号召“各色人种中的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开明的资产阶级分子和其他开明人士联合起来,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种族歧视,支持美国黑人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

放眼当下,黑命贵、安提法和其它极左的倾共团体,在美国街头掀起革命,公开地宣扬马克思主义。这一次,我们倒是没有看到来自中共高层的高调背书。但这并不代表,两者之间就断了瓜葛。安提法、黑命贵的意识形态,与共产主义和北京政权,可谓一脉相承。中共甚至可能暗中向街头暴力输送了资金,只是行事更加隐蔽。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摘自《和中央社、扫荡报、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发表于1939年9月16日),收录于《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272页。

像毛这样的共产主义独裁政府(且不论其体制本身的各种族裔和歧视问题),之所以全心全意地支持美国黑人革命,显然不是为了匡扶自由、民主政府或平等法治。过去不是,现在也不会。

当下的革命者,与历史上的纽顿、威廉姆斯一样,都在有意无意地,被一场共产主义革命利用着。其背后的真实用意,与黑人在美国社会中的处境毫无关系,而是要从美国的内部,推翻立宪共和,以马克思主义极权政府取而代之。

几十年都过去了,中共高层与美国的黑人革命领袖,也经历了几次更替。但他们最终的目地,却从未改变:那就是革命。我们已经看到了,他们要用革命推翻美国的立国根基。

“在阶级社会中,革命和革命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会发展的飞跃,不能推翻反动的统治阶级,而使人民获得政权。”——摘自《矛盾论》,收录于《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344页。

于是,便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幕幕。许多被谎言洗脑的人,盲目地卷入了这场革命风暴中。他们错误地相信,美国建立在崩溃的道德之上,并且认为,无论开国宣言中的理想多么崇高,前人如何努力实践,美国仍是当今世界中的一股邪恶力量。

马克思主义更是渗透进了美国的教育系统,掌控了教师协会,绑架了民主党,再加上媒体沆瀣一气,不停地给一代代美国人洗脑:只有用暴力革命推翻整套体制,才能打造幻想中的乌托邦。

西方社会的人,或许曾经拜访这些(共产主义)国家,像是卡斯特罗的古巴、毛泽东的中国、斯大林的俄国和马杜罗的委内瑞拉。尽管马、列、毛主义的革命,给这些国家的百姓,带去了数不尽的杀戮和深重灾难,但是拜访者的行程都被精心安排过,也绝对看不到这些实情。

美国的黑人运动领袖杜波依斯(W.E.B. Du Bois),早在1936年就曾到过中国。他在1959年再次造访。他一定是看到了在这个国家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才深信,毛的共产主义制度,将在全球掀起一场伟大革命,彻底打败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和整个西方社会。其他的黑人激进分子,也都追随杜波依斯的脚步,被共产主义理念中愤世嫉俗的疯话所吸引,期冀着实现世界范围内的乌托邦。

正如曼宁‧约翰逊(Manning Johnson),在其1958年发表的著作——《肤色、共产主义和常识》(Color, Communism and Common Sense)中所揭示的,在种族与阶级之间挑起血腥纷争的阴谋,始于莫斯科,“这个阴谋,是斯大林在1928年炮制出来的,利用黑人作为矛头和肉盾。”中共党主席毛泽东,只是捡起了苏维埃的老伎俩,因地因时地运用马克思-列宁理论罢了。

让我们将时间,推进到20世纪60年代。当时,像修伊‧纽顿(后成为美国黑豹党领袖)这样的美国非裔激进分子,也正是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的蛊惑。在阅读了全套四卷的《毛泽东选集》后,纽顿一发不可收拾地,迷恋上了中国式的暴力革命。

上文提到的威廉姆斯,也曾策划,照着中国和古巴的模式,在美国发动暴力革命。但在被联邦政府通缉后,威廉姆斯逃亡到古巴,并且在1962年发表了《举枪的黑人》(Negroes with Guns)一书。黑人政治学期刊《Souls》,于1999年刊登了罗宾‧凯利(Robin Kelley)与贝茜‧埃施(Betsy Esch)的文章,题为《黑人版毛泽东:红色中国与黑色革命》。文中提到,威廉姆斯在1966年,从古巴辗转到中国,亲眼目睹了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动乱。他因此得到灵感,希望在美国城市里发动黑人起义。

这些奉行毛主义的黑人领袖,又引来大批追随者,包括各路小团体(比如民主社会学生社团,Students for a Democratic Society)中的黑人。他们开始联结,最终于1962年成立了“革命运动组织”(Revolutionary Action Movement,简称为RAM)。该组织的分部,迅速在全美各地蓬勃发展。他们的宗旨,是要奉行马克思-列宁主义,并将毛泽东的经验,照搬到解放黑人的运动上,采用暴力游击战的形式来达到目地。凯利和埃施的文章中写道,“革命运动组织”的领袖们,甚至将自己,想像成了“黑人版的红卫兵”。

见此形势,其它(非裔)组织和领导人也纷纷跟进。到了1966年,纽顿和鲍比‧希尔(Bobby Seale),在加州的奥克兰市成立了“黑豹党”。自此,黑人运动,开始公开地倡导马克思与毛主义,其与北京中共高层的关系,也愈加紧密。

他们对毛泽东思想的推崇,也是基于经典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实践。他们希望在美国,搞出一套相似的解放运动。这些激进分子,死抱着在美国发动共产主义革命的狂热念头。即使到了20世纪70年代后,尼克松与基辛格向中国打开大门,他们仍然不死心。毛泽东的“小红书”,就是他们的灵感源泉与革命蓝图。

最终,黑豹党由于内部纷争解散,毛泽东也在1976年死了。但是,美国的黑人革命运动,以及它与中共的勾结,并没有因此落幕。

今天的黑命贵运动

再让我们将时间,快进到2013年7月13日,也就是乔治‧齐默曼(George Zimmerman)被无罪释放的那一天。齐默曼,此前曾枪杀了17岁非裔男子特雷沃恩‧马丁(Trayvon Martin)。正是那一天,黑命贵运动第一次在社交媒体上,打出了“# BlackLivesMatter”的口号。次年,密苏里州的弗格森镇(Ferguson)爆发动乱,黑命贵运动也以星火之势,迅速延烧全美。

黑命贵运动的三位非裔创始人——加尔扎(Alicia Garza)、托梅蒂(Opal Tometi)和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都是狂热的马克思主义者。在继承了前人的衣钵后,今天的黑命贵运动,也同样热衷于马克思主义暴力革命。到了2016年,黑命贵运动,已经是“黑命运动联盟”(M4BL)中最大的一股势力。该联盟的活动宗旨,是要将美国,妖魔化成种族主义社会,主张撤资执法机构,索取金钱赔偿,同时散播对以色列犹太人的仇恨。

黑命贵运动的意识形态,大体上基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宣言》。他们只不过,将其中阶级斗争的部分,以黑格尔的辩证论与种族冲突加以替代。他们膜拜当年黑豹党的领袖,比如典型的共产党人戴维斯(Angela Davis)。戴维斯,师从德国社会主义学者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她还曾对着圭亚那琼斯镇(Jonestown)的居民高声广播,鼓励他们“革命性自杀”。

2020年7月14日,也正是这个戴维斯,登上了俄罗斯官媒电视(Russia TV频道)。在讲话中,她表达了对前副总统乔‧拜登的支持,同时呼吁民众,在大选时把票投给拜登。

阿萨塔‧沙库(Assata Shakur),是黑命贵运动中的另一个偶像。她曾是黑人解放军(Black Liberation Army)的成员,在杀害了一名州警后越狱,逃往古巴。今天,在街头抗议的黑命贵成员中,就有人穿着这样的衣服,上面印着“阿萨塔教导了我” 的字样。

时至今日,来自中共的渗透和操纵,其祸之烈,远胜当年的马列。

黑命贵运动,起源于“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Freedom Road Socialist Organization)。这是一个公开宣扬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反以色列、支持抵制-撤资-制裁运动的组织,和加沙、尤地亚-萨马里亚地区的巴基斯坦恐怖分子极为相似。 “自由道路”发端自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马列组织,成形于1985年,后又吸收了毛主义的意识形态。 1999年,该组织分裂为两支,其中一支保留了原始的名字,而另一支则更名为“解放之路”(Liberation Road)。其后者,就是黑命贵运动的前身。

来自中共的扶持

今天的中共,正以各种方式,直接扶持黑命贵运动。

中共中央统战部的一个重要工具,是宣传。根据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的报告,中共统战部的作用,主要是针对“中共政权面临的威胁”,进行拉拢和收买。

统战部的触角,不仅遍布中国,更延伸至海外。在美国,他们寻机拉拢华裔侨胞、团体、学术机构、公司和社会团体。同时,他们也瞄准了美国本土的新闻媒体机构。

操纵传统媒体和网络,干预美国大选,就很有可能是统战部的杰作。有一个名为“垃圾邮件龙”(Spamouflage Dragon)的社群网络,被发现大量利用虚假账号,在社交媒体上散播假讯息,攻击川普政府,挑起种族冲突,并且支持黑命贵的暴乱。

还有这么一件事。今年5月底,在明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发生了乔治‧弗洛伊德事件。随后,6月8日,中共的喉舌媒体《中国日报》(China Daily),刊载头条《抗议警察虐杀,美示威者获全球广泛支持》。该文中,尽管提到了抗议示威中的“抢劫和破坏”,但仍宣称,“旧金山华人强烈支持抗议者”。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8月中旬接受CNBC采访时,援引调查记者萨拉‧卡特(Sara Carter)的报导,斥责中共“花钱雇了百万中国人,对2020年美国大选进行跟踪和干预”。

根据“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2016年的报导,中国的“五毛”网评员(也称“五毛大军”),很可能是统战部的另一个工具。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宣布对黑命贵数月以来的街头暴乱负责。《大纪元时报》作者特雷弗‧洛登(Trevor Loudon)曾说:“有证据表明,追随北京政权的‘自由道路’,在这场美国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城市暴乱中,不仅充当了催化剂,更积极筹划,参与其中,延续和维持着暴乱的势头。”

还有经济方面的证据,证明中共向街头暴力提供金援。

有一个名为“黑人未来实验室”(Black Futures Lab)的组织,成立于2018年9月。其官网上显示的负责人加尔扎(Alicia Garza),正是黑命贵的创始人之一。如果点击官网上的“捐款”链接,页面就会转到一个名为“中国进步协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 CPA)的组织。在该组织的页面上,“黑人未来实验室”被列为“中国进步协会资助的一个项目”。

而这个“中国进步协会”,其实是一个亲中共政权的文化组织。它于1972年在旧金山成立,长年为中共革命运动和政权积极奔走,在麻州的波士顿也有分部。 2019年,时值中共篡政周年庆典,该波士顿分部还联合纽约中领馆,在波士顿市政厅前,举行了中共国国旗升旗仪式。

这样看来,除了来自中共直接、公开的势力渗透外,其通过“中国进步协会”这样的中间机构,来扶持美国本土组织(例如加尔扎的“黑人未来实验室”)的案例,也足以引起警惕。它折射出了北京政府,对黑命贵全球网络的涉入之深。

尽管这场由黑命贵主导的街头暴乱,被精心包装成了一个自发的草根运动,但事实上,它的发生却绝非偶然。即使我们不去看该运动明显的毛左特征,单看其在地方和全国范围内的周密组织,就足见端倪。这显然是一场共产主义起义,它有着广泛的组织、筹备,以及源源不断的资金和后援。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美国社会正被恶毒的外国势力大举入侵。以上所列的事实,只是冰山的一角。而这恶毒的外国势力,不是俄罗斯,是中共。

原文Race, Revolution, and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克莱尔‧洛佩兹(Clare M. Lopez)是Lopez Liberty LLC公司的创始人与总裁,同时,她也是一位战略政策与情报专家。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