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法轮功、家庭教会辩护的常玮平律师第二次被抓走   

马陶(汇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2日,中国知名人权律师常玮平传出被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无手续”带走,其妻子被告知,常玮平“违法犯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其家也遭到搜查。

根据在纽约的流亡律师推测,目前常玮平律师很可能正在遭受新的酷刑虐待,茉莉花事件和七零九事件都是以监视居住为名义,对律师进行各种变相折磨酷刑。

根据来自国内的消息,陕西著名人权律师常玮平的父亲提供了常玮平今年一月被每天24小时拷在老虎凳里拷了10天的更多细节。

“连续十天,警察都把玮平拷在老虎凳上,不让他下来,手拷的很疼,取保后到现在大拇指和另外一根手指是麻木的,没有知觉。

到后来,他的腿肿了,抬不起来,疼的他哭,他要求就医,看管他的警察跟他说,他们有经验,他这种情况现在还死不了。他们拷的最长时间的人拷了一个月也没死。警察不让他睡觉,每到晚上他想睡觉的时候,警察就在里面打牌,吃饭,大声吵闹,在房间里抽烟,烟味重到他咳嗽(他不抽烟),天天折磨他。

警察还不给他吃饱饭,每天早上一个小馒头,中午一碗稀面条。这就是他一天的伙食。

警察的人是换班来的,就这样一拨一波折磨他。

(后来)天天在宾馆看着他的不是警察,而是警察招的一伙地痞流氓,天天在里面打牌抽烟,到晚上就大呼小叫,不让他睡觉。走的时候,那些地痞告诉他,他们没想到他还能活着出去,到他们这来的人还没见谁是活着出去的。”

据熟悉内情人说,常玮平律师参加厦门会议只是抓他的理由,就像突破了瓶颈。过去三四年常律师低调代理了几件为法轮功家庭教会辩护的案子,辩护词主张无罪,这对于北京律师是常见的,但某某故乡政法官员一向粗野横暴,早就承受不了。相信今年对常律师的两次监视居住属于对其“总算账”性质。这也让西北地区的律师们越来越为其处境担忧,如果常律师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那么将来敢于为法轮功、家庭教会辩护的西北律师恐其越来越少了。不过大家最担心的,还是常律师的精神状态可能无法承受第二次监视居住的高压逼迫。

请各种华人媒体多为常律师传播信息,呼吁国际人权机构紧急营救常律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