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提名大法官获通过 川普大选前的胜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0月26日,美国参议院以52票对48票通过了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由此,美国高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人数比例从5:4变成6:3,这一格局将有助于美国继续向传统回归。这也被视为川普总统在大选前取得的一项重大胜利。

巴雷特自2017年底以来一直担任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因其在堕胎、移民、奥巴马医保法案强制执行和处罚等问题上的保守观点而闻名。

今年9月26日,在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川普总统提名巴雷特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但是民主党人士以大选在即为由,坚决反对这一提名。真正的原因是,他们试图阻挡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据多数。由此,大法官任命成为大选的重要议题之一。在一些竞选集会上,许多选民打出“填补空缺”(Fill that seat)的标牌,表示支持这一提名。

9月29日,在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中,川普总统问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他若当选、是否会如有些民主党人所威胁的那样,将“填塞法院”(pack the court,指增加大法官席位),拜登拒绝直接回答,声称应待选举后才决定。川普说:我的任期是四年,不是三年半,我现在有权提名。

10月9日,拜登在接受内华达州KNTV电视台采访时被问及“填塞法院”的可能性。记者问:“难道选民们没有资格知道吗?”拜登说:“不,他们没有。”

拜登的无礼令人惊讶。他和搭档、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均回避此事,这不是候选人应有的姿态。唯一的解释是:民主党若是执政,确有可能通过增加大法官人数来改变格局,但是他们知道,假如现在公开承认此计划,将失去更多选票。

10月12日,参议院就巴雷特的提名举行听证会,数百民众在参议院大楼外集会,支持巴雷特。全美共和党女性联合会主席安·肖克特(Ann Shockett)对大纪元表示,大法官提名对未来几代人有深远影响,“今天关乎支持我们的宪法,我们的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等,这是今天的真正意义,不仅仅是为了一个人,更是为了我们的国家,和对全世界的影响。”

有民主党议员提出,巴雷特的天主教信仰是否会影响她公正判决。这种荒谬的“担忧”并不只是“歧视”某种教派,而是涉及否定对于上帝、神的信仰,而这直接触及到美国的立国之本——宗教、信仰与道德。人们可以反问: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是否就能够公正判决?法官应当以何为依据来进行判决?

至此,人们已清晰地看到,有关巴雷特提名的争执,已经超出了党派的纷争,实为国会中保守理念与左倾自由派(社会主义)的碰撞。这种冲突投射在全美各地,决定了本次大选的历史性意义——美国将走向何方?

有些评论将大法官任命解读为总统、参议院领袖等政要间的政治游戏,有意淡化事件涉及的维护传统价值观、维护言论自由、尊重生命等重大问题。

事实上,今年多地的暴乱让越来越多美国选民意识到,共产主义势力正在企图颠覆美国,有些伪装已经卸下,美国正处于十字路口。彭斯副总统表示,本次大选将影响到,美国是否还会是美国。川普总统誓言,绝不让美国沦陷于社会主义。支持川普的民众手举星条旗,高呼“USA,USA”(美国),就是在为守护传统发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