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高:媒体可以有立场 但不能颠倒黑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文回应《纽约时报》于十月二十五日头版攻击英文《大纪元时报》的报导。“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表示,《纽时》的报导罔顾事实,明显遗漏了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来持续遭到中共绑架、监禁、酷刑、非法虐杀与活摘器官等残酷迫害;面对中共暴行,《纽时》几乎完全保持沉默,让人质疑其媒体职业道德操守。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强调,法轮功并不禁止“异族通婚”,没有特定政治立场,法轮功学员是平和的修炼者,但《纽时》针对上述内容,多所偏颇与误导,构成重大过失,恶意诽谤法轮功,令人痛心。

举世公认媒体是拥有第四权的“无冕王”,既是监督施政的利器,也是反映舆情的平台,向外界传递真实讯息是媒体的责任。但在掌控所有国家机器,与无所不在的“党文化”的洗脑灌输下,中国媒体已无自由或独立发言的空间,只替能中共涂脂抹粉、粉饰太平或充当喉舌、传声筒。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人民都能拥有宗教自由;但在专制极权的当今中国,中共总是扼杀言论,戕害信仰自由。适逢十月二十七日是“国际宗教自由日”,在这个倡导信仰自由的纪念日子,曾经是美国新闻业支柱的《纽约时报》,却漠视中共斲丧基本人权的暴行,自毁百年老字号的招牌,这种违背新闻专业与伦理的乖谬现象,最不该出现于号称是自由国度领袖的美国社会,格外让人唏嘘感叹。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非法迫害法轮功,江氏集团以洗脑、酷刑与虐杀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中共操控了国内所有媒体,不断编造“假新闻”,包括一连串自焚、杀人、敛财等弥天谎言,企图激发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迫害的魔爪也伸向海外,包括利用政治、外交等途径影响欧美各国媒体。

二零零四年二月,加拿大安省高等法院判处中国驻加拿大多伦多副总领事潘新春诽谤罪成立,因为他给《多伦多星报》写信,污蔑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契普卡属于“X教”,法院判决潘新春赔偿法轮功学员契普卡一千加元,须支付契普卡一万加元法律费用。法官并判定潘某这次行为并非属执行公务,他不能得到外交豁免。

二零零六年七月,意大利米兰的法庭就该国法轮功学员控告《欧洲侨报》诽谤法轮功的案件,判决法轮功学员胜诉,并宣布对这家诽谤法轮功的中文报纸主编与撰写诽谤文章的记者蒋明罚款数万欧元。被告亲口承认,是在中领馆的“号召”和安排下才做了这件犯行。

多年来,中共试图控制海外华语媒体,通过经济利益来影响与中国有商务往来的独立媒体,购买播出时段或广告版位,或免费提供制作完成的节目、内容,并派遣官方人员到这些媒体担任要职以直接影响媒体的编导,利用多种手段控制海外的中文报纸、电视台和电台。

二零零九年一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讨论对外宣传,认为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操纵已经取得成效,并决定从该年开始,要花巨资和人力渗透西方主流媒体,以铺垫中共的各类“大外宣”。其后,许多西方媒体开始“自我审查”,经常隐匿真相与不予登载揭露中共各种恶行的报导。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二零零六年首度曝光。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发表《血腥的器官摘取》的调查研究报告,用52种证据方法对比与验证,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麦塔斯形容,活摘器官是“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活摘器官,是严重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罪行。随着中共活摘器官多项证据在全世界大量曝光,已经连续多年都被列入联合国与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等的人权报告书中;欧美亚澳的各国议会,也相继提出了谴责中共活摘器官的决议案。

例如,二零一三年欧洲议会通过了第2013/2981(RSP)号决议案、二零一六年美国国会一致通过反对中共活摘器官的H.Res.343决议案、今年六月十二日比利时联邦参议院通过7-162号决议案,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

七月二十九日,美国弗吉尼亚州四十八位州议员连署致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要求国务院帮助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关注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这封公开信获得了弗州两党十四位州参议员和三十四位州众议员的连署支持。

二零一九年,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进行起诉的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在伦敦召集了一个由医学、法律和中国专家的独立人民法庭。今年三月,英国“独立人民法庭”做出结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行,无可置疑地已得到确认,且此一恶行还在继续。”

各大媒体包括BBC、《福布斯》、《卫报》、《新闻周刊》、《电讯报》、《华尔街日报》与NBC,都有采访报导“独立人民法庭”的判决。受人瞩目的是,《纽约时报》没有对此进行报导,似乎刻意忽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正邪对峙,高下立判。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人神共愤的滔天罪恶,逾越人类的道德和伦理底线。举世各国议员铿锵有力的正义之声,包括美国国会,迄今五个声援法轮功和谴责中共迫害的决议案,都是两党联合提出的。代表着更多的人们秉持良知,不再容忍这种前所未有的“反人类罪”邪恶暴行。

这场践踏人权、极端邪恶的悲剧,历经漫漫二十一年,至今却仍在中国大陆上演着。个中主因就是,中共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与严密的信息封锁,确实迷惑了许多世人。但特定媒体的“自我审查”,不让中共恶行曝光,等同推波助流、助纣为虐。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于去年“国际宗教自由日”发表声明说,“宗教自由是美国珍视的价值,是一项基本自由,也是人类与生俱来、不可剥夺的权利。”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近期受访表示,中共正发动“信仰战争”,将镇压模式输出到海外,危害全球范围的自由。他说,“威权主义最终都不能击败信仰”,并指“这是一场他们不会胜利的仗”。

二零二零年七月,来自32个国家的643名政要与跨党派议员共同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表达了对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持续遭受迫害的深切关注,赞扬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来坚持和平理性、反抗中共暴政的精神,谴责中共侵犯人权,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人权是普世价值。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被视为基本人权,都受到法律保障,更不容许他国政治力干涉。媒体可以有立场,但不能没有是非、颠倒黑白。“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呼吁《纽约时报》清除妨碍客观公正报导法轮功的政策、影响因素或偏见,对整个事件进行正确报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