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担心金融政变?马云捅了马蜂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4日讯】马云被约谈次日,蚂蚁科技集团原计划11月5日上市的计划也突然被叫停,引发多方猜测。有分析认为,马云捅了马蜂窝,可以肯定官方对大型集资非常恐惧。也有人认为,习近平担心5年前的金融政变重演。

中共监管部门及金融部门原本为阿里巴巴持股的蚂蚁集团“大开绿灯”,其上市进程仅用了36天,获得市场空前的热烈回响。

蚂蚁集团的股票代码688、发行价68.8元,中签基础号码也为668。集团原计划11月5日同步于上海、香港挂牌上市,据估计,集团仅散户申购就创3万亿美元纪录,总市值或可达约3130亿美元,募资规模已跃为全球IPO第一名。

外界分析,这些都凸显了中共体制“特事特办”的特色。

然而,11月2日晚,中国证监会官网发消息称,中共央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约谈方没有公告约谈马云等人的动机,但已经引发市场震惊。

蚂蚁集团上市叫停

在相关消息不断刷屏之际,11月3日晚间,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交易所突然先后叫停蚂蚁集团在A股科创板上市,集团H股挂牌上市也随后叫停。

资料显示,蚂蚁集团原定于5日在A+H股上市,目前招股工作已发行结束,距离上市只有两天时间却突然被叫住。3日晚,网上开始流传蚂蚁上市敲锣现场已准备完毕的图片,摄于时间是当晚9时多;另有图片则显示上海地铁广告正被拆除。

马云捅了马蜂窝?

外界普遍猜测,蚂蚁集团上市触礁与马云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颇具争议的演讲有关。10月24日,马云在演讲中,批评当前金融监管思维落后,控管风险却抑制创新,难以引领未来的新金融,这番话被大量传播并得到许多人力挺。

但马云这一席演说,被解读为炮打金融监管系统,硬杠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而且与习近平的“金融安全”有冲突。

习近平近期多次强调:“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

王岐山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提出警告称,近年来金融新技术广泛应用,新业态层出不穷,在提高效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使得金融风险不断放大。

马云在上海金融峰会上的讲话,捅了马蜂窝。过去几天内,中共金融高官和党媒相继发声,针对马云的观点穷追猛打。

中共党媒更是质问马云,支付宝、蚂蚁金服是应该归类于“该管”项目,还是“该管没管”的项目?更威胁蚂蚁集团的估值不断攀升,其最新数值已超3万亿,这么一大笔钱怎么监管是个问题。

蚂蚁集团上海办公楼的特写。视图中显示的是支付宝徽标。(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官方恐惧

对于蚂蚁集团上市触礁事件,不少大陆网民认为是高层与马云分赃不均的问题,并提醒马云要低调点。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向《苹果日报》分析说,虽然无法证实事件与中共权斗有关,但可以肯定,官方对大型集资非常恐惧。他认为,中央担心有人富可敌国,甚或形成一个跨派系、跨界别的利益集团,加上一旦该集团在外国有联系渠道,中央会设想对其政权稳定构成威胁。

刘锐绍分析,从宏观角度来说,由中美贸易战到科技、外交等超限战之下,中共更担心会引发金融战,王岐山先前提出“中国金融不能走投机赌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环的歧路,不能走庞氏骗局的邪路”时,已露出端倪。

刘锐绍说,中国已不是由第一产业、第二产业支撑经济,经济重心开始转移到包括金融业的第三产业。如果现在引爆金融风暴,震动力会影响政权的稳定。中央担心集资等大型经济活动,会引发不可控的金融动荡,因此有煞停必要。

耳边风:习一只手指“捽死”马云

自由亚洲电台【耳边风】分析说,这次上市触礁事件,说明独裁者自信心的不足。

分析认为,习的态度很清楚:银行和金融等上游产业必须牢牢掌控;他要通过控制阿里巴巴来操控蚂蚁金服;但蚂蚁金服融入支付宝后,阿里巴巴拥有的股权是大不过三分之二,即是没有否决权。阿里巴巴没有了否决权,就控制不了蚂蚁金服,控制不了蚂蚁金服,就一只手指“捽死”马云!

也有分析认为,中共最高层可能主要是担心蚂蚁金服资金太过庞大,无法掌控的情况下,重演2015年针对习近平当局的“金融政变”。

2015年“金融政变”

2015年大陆爆发的大股灾,被认为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当局的经济政变,或金融政变 。

大陆经济学者、北京大学教授王建国当时连发微博说,股灾是中共内部的贪腐利益集团发动的“金融政变”,目的是搞垮中国的经济。

港媒《争鸣》杂志也曾披露,在一次中共会议上,李克强怒斥洗钱活动泛滥,并指中共金融界高层、经贸界高层以及公安部门等有“内鬼”。在会上,李克强点名批评央行行长周小川、时任公安部长郭声琨等。

2015年7月初,在为期3天的股市及金融市场会议上,李克强又一次以不点名地严批周小川和中证监委主席肖钢,搞小圈子、内斗、互相扯皮,甚至影响到救市。

随后,金融高层地震,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和张育军落马,中信公司高管多人接受调查。

当时的救市成了证监会与中信证券、私募基金等和外资联手做空,进行的一场瓜分财富的行动。股灾后,习当局针对这场“金融政变”,整顿金融市场,多名金融大鳄落马,其中包括安邦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等人。

但中共政权在十九大之后全面左转,习近平反腐止步于周永康,没有触及江泽民,造成江势力不断制造危机,严峻的内忧外患下,高层内斗加剧,现当局更是草木皆兵,重手压制它们所认为的一切不稳定因素。

东亚研究协会研究员至清向大纪元表示,蚂蚁集团上市对利益各方都有好处:中共可以拿到国际投资者几百亿的美元;蚂蚁拿到资金,公司可进一步发展;国资、红二代也都借机发财。

但是中共向来政治至上,马云掌控的金融帝国敢挑战现当局,这是无法容忍的。从当局目前对蚂蚁集团的打击力度来看,马云恐怕难翻身。

(记者李韵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