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国家耻辱 美大选取决如何计票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秋生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如今,美国面临着两个广受认可的政治权力格言提到的情形:一个是“谁投票不重要;谁计票才重要”,另一个是“是谁在监督监督者?”(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ies?)我们不是没有得到警告。

出现以上现象的原因,是上个月,最高法院对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有关迟到的邮寄选票的裁决进行投票,陷入了僵局。同时部分是由于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的问题。

为了使投票更具“全面性”和“便捷性”,选举日已经让步于提前投票、缺席投票、邮寄投票,甚至是延迟投票,让选票足以在法定日期11月的第一个星期一之后的星期二之前到达,我们现在了解到宾夕法尼亚州的情况是,在投票后的三天内到达几乎没有任何问题。

即使选票没有清晰的邮戳来证明选票及时寄出也没有关系,它们仍然必须被计算,除非有办法证明他们错过了邮寄的截止日期。

11月4日清晨,总统唐纳德·川普在关键的宾夕法尼亚州以60万票的优势领先,但是各大网络、报纸和美联社都坚决拒绝宣布该州支持他,理由是还有多达100万张选票尚未计算。事实上,费城的投票站工作人员只是在午夜结束工作,并表示他们将在第二天回来完成这项工作。

与此同时,记者们拒绝宣布川普在其它关键州——北卡罗来纳、乔治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全天一直领先,这也使选举处于不明朗状态,与此同时,在全部选票统计完毕之前,媒体正在核实其它州(弗吉尼亚、加利福尼亚)的全部数字。

然后,果然,在夜幕的掩护下,11月4日凌晨4点左右,由于缺席投票和提前投票——大约17万张——突然从密尔沃基送来,拜登奇迹般地以2万张选票领先,威斯康星州的总票数突然偏向了乔·拜登。

我们以前也见过这样的场景,两年前在加州,迟到的选票横扫了加州奥兰治县的共和党国会代表团。但是,民主党的策略实际上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很明显了,当时在康涅狄格、明尼苏达和华盛顿势均力敌的州长和参议员选举中,在投票本应早就停止之后,情况发生了逆转,每次都是民主党获胜。

因此,川普在11月4日凌晨2点的演讲中的说法是对的:这些做法是对欺诈的公开邀请。

事实上,这些都是欺诈行为:当你的对手领先时,暂停数小时甚至数天的计票,以便查明你的政党还需要多少选票,然后突然间“发现”这些选票被锁在锁著的办公室和停著的汽车的后箱里。

自从1960年理查德·戴利市长为肯尼迪总统竞选伊利诺伊州州长以来,民主党就一直在使用这种诡计。

川普也许仍可能勉强完成这次选举。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领先优势似乎太大,即使民主党这架玲珑机器通宵工作“寻找”和计算更多的选票也难以弥补。可是,即使他赢得了宾夕法尼亚、北卡罗来纳和乔治亚,他可能也会在内华达和亚利桑那失利——谢谢,辛迪·麦凯恩(Cindy McCain,已故资深共和党参议员、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遗孀)!——这意味着他仍然需要密歇根或威斯康星来帮助他取得胜利。

川普在凌晨的演讲中提到把宾夕法尼亚问题提交给最高法院,这次的大法官包括新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如果法院裁定该州接受来源可疑的选票的行为非法(理应如此),民主党人将利用该裁定继续对巴雷特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并指控共和党人欺诈。

10月19日,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和三名自由派法官一起投票,至少暂时维持了宾夕法尼亚州具有极端党派倾向的法院裁决,这再次将法院的“声誉”置于法律和常识之上,并且使这个国家陷入了不必要的混乱。正如他在2012年拯救奥巴马医改过程中出尔反尔的做法显示的那样,罗伯茨是个软弱的人,很容易受到媒体和偏见的影响。

我们也看到,国家媒体,包括社交网络,对选举进行裁判缺乏可信度。

如果宾夕法尼亚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乔治亚州能在11月3日及时宣布投票结果,那么西部州如亚利桑那州的投票结果可能会有所不同。

但是,由于媒体固执地拒绝承认显而易见的事实(佛罗里达州和俄亥俄州很晚才被宣布,尽管川普显然已经赢得了这两个州),因此把选举时间拖得很长,刚好够民主党计票人做手脚。

最后,川普可能会挽回局面;他所需要的就是保持他的领先优势,无论是在选举中,还是在法庭上。

但是,美利坚合众国不能以统一的标准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场有序的全国选举,这是国家的耻辱。诚然,宪法把制定选举规则的权力留给各州,但是或许是时候做出改变了。《选举法》自批准以来历经了对第15、19、24、26条修改,现在是再来一次的时候了。

原文Election Hangs on How Votes Are Counte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迈克尔·沃尔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编辑,也是《魔鬼的欢乐宫》(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暴躁的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这两本书均由邂逅图书出版社(Encounter Books)出版。他的最新著作《背水一战》(Last stand)是描述从希腊到朝鲜战争的军事历史文化研究,将于12月由圣马丁出版社(St. Martin’s Press)出版。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