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反川普联盟的失败或难避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7日,拜登自行宣布当选;川普则说,大选远没有结束,“在那些最有争议的州,正在被强制性重新计票,或者我的竞选团队正在提起有效的法律诉讼挑战,这些都将是最终谁是获胜者的决定因素”。

的确,民主党左翼舞弊规模之大,可说是美国史上之最。大选夜,川普在几个摇摆州都是处于领先,力压拜登几个百分点;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先是停止计票,然后一大堆拜登的选票流入,结果本来胜券在握,却出现了败势。

这里仅举一个例子。威斯康星州当地时间早上4:30分,共有94%的选票已统计,川普领先近11万张。但从4:30 到4:44,仅仅14分钟,拜登突然增加了13万张选票,反超川普。离奇的是,4:44分,显示有95% 的选票统计完毕。也就是说,13万张选票只占该州注册选民的1%,那该州注册选民保守的说也得有一千三百多万吧,而官方实际注册选民不到320万。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但是,大选的舞弊远远不止于此,美国选举体制在某些州已经发生“系统性崩塌”。这也举个例子:密歇根州冒出近65万可疑选民。今年密歇根州的登记选民人数却是8,127,040人;而根据美国商务部普查局关于密歇根州的人口数据计算,该州的合法投票人口应为7,479,025人。也就是说,该州已登记的选民人数比合法选民多648,015人,已登记的选民人数是合法选民的108.66%,这不是正常小的误差问题。

从舞弊规模可以看出,反川普势力空前大集结,进行了一条龙作业。反川普势力,包括民主党控制的若干州(美国州权很大,可以制衡联邦权力)、若干联邦政府部门、绝大部分主流媒体和三大社交平台(脸书、推特、youtube)、安提法(Antifa)等许多左派组织、社会主义组织,以及中共势力,等等。

在许多方面,反川普的行径已经突破了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例如,仅就媒体而言,投票之前,牵涉拜登的“电脑门”事件,惊天动地,它们居然不予报导,社交平台严厉删帖,甚至川普的推文也封;投票之后,舞弊曝光,川普在大选日之后的第一次公开讲话(11月5日晚),竟然被美国三家大媒体ABC、CBS、MSNBC很快切断了。

由此可见,反川普势力,是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选举战争。

这就引出一个问题:川普为什么被民主党和一些势力这么仇恨,非要不择手段搞下他,不能连任?

事实上,政治素人川普2016年奇迹般地当选总统,开创了美国历史的一个新时代。川普的前总统副助理戈尔卡博士是这样解说的:自1776年以来,美国人从未选过既不是将军又不是政治家的人做总统。从华盛顿到奥巴马,每个人都是参议员、国会议员、州长,或者像艾森豪威尔这样的将军。美国人向世界传递了一个非常有趣的信息,我们说:“好吧,我们受够了那个笨蛋。我们想要一个与华盛顿泥泽无关的局外人。”

而2016年川普竞选的主打口号之一,就是“Drain the swamp(排干沼泽)”,并使这个常用短语流行起来。(这个词语最早起源于疟疾在欧美国家大规模传播的年代。沼泽环境中容易滋生蚊虫,而蚊子是疟疾病毒传播的主要媒介。为了控制疟疾的传播,曾有人建议说,捕杀蚊虫是不够的,应该将沼泽抽干,这样就能从根本上消灭疟疾的传染源。)

川普执政三年多,真诚、努力地兑现竞选承诺,实质性地进行着艰难的政治变革,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要“排干沼泽”,一个任期是不够的。今年10月27日,川普在白宫向美国人发表讲话,说他正在全力排干沼泽,尽管沼泽的肮脏和深度超出人们的想像。排干沼泽还没有完成,但接近尾声了。因此,川普说,2020年大选是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选举,并且是人们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举。鼓励民众走出家门,去投票亭投票,尽早投票,亲自投票(他预见到了今年大选的舞弊)。

川普“排干沼泽”,自然遭到反川普势力的反扑。这是政治决斗,极其激烈。最突出的事例是川普弹劾案,以闹剧收场(2019年9月24日启动,2020年2月5日联邦参议院判定川普无罪)。

至于平时施政中的掣肘,那就无所不在了;这不仅来自于民主党,也包括共和党中的建制派。川普多次提到“深层政府(deep state)”的对抗。所谓“深层政府”,一般来说,是指非经民选,由政府官僚、公务员、军事工业复合体、金融业、财团、情报机构所组成的,为保护其既得利益,幕后真正并实际控制国家的集团。川普要“排干沼泽”,就是动他们的奶酪。

“深层政府”打击川普,这里举个例子。2018年9月,《纽约时报》破天荒地发表了一位自称“匿名者”的白宫高级官员的评论文章(一般说来,采用“匿名者”的观点,是会影响到媒体公信力度的),猛烈抨击川普不适合当总统,造成了国家分裂。“匿名者”透露川普政府内部有很多官员和他一样,正在努力抵制川普的政策。“匿名者”一年后继续以隐藏身份的形式,出版了一本名为《警告》(A Warning)。书中包含了政府内部批评总统的细节,声称川普团队有成员考虑过故意搞破坏,以促使川普辞职。还有很多政府官员已经准备好了辞职信,随时走人。一直没有查出“匿名者”是谁。哪料,“十月惊奇”中,CNN的时政评论员、前国土安全部部长尼尔森的幕僚长Miles Taylor发表声明,自己就是那个“匿名者”。

包括“深层政府”在内的反川普势力,死心阻止川普连任,联手运作,所以这次大选舞弊的规模才能达到今天的程度,其所显示的能量确实巨大。(甚至,11月1日,“Distributed news”新闻网发文,援引前高级情报官员、中将Lt. Gen. Tom McInerney,称民主党与CIA勾结,利用隐蔽程序操控选票。)

由此,我们可以想像这三年多来川普施政之艰难。虽然如此,川普也走过来了,取得的政绩足以使他进入美国最伟大总统的行列。这使我们在钦佩之余,也不得不重新评估川普的政治领导力,不得不感叹川普真是“神选之人”。

而且,在大选中,共和党没传出任何丑闻。两党一对比,正邪是非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今年大选,是决定美国未来走向的一次历史性选举,川普称是在“美国梦”与社会主义之间的抉择。这也可称为一场美国意识形态的内战,如论者陶杰所说,“是美国历史上,从南北战争以后,没有见过的激烈冲突。”

那么,2020年大选的结局如何?

本文对川普表示谨慎乐观。因为美国毕竟是个法治国家,川普有强大的民意支持,而民主党的舞弊又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不能容忍的。

更重要的是,美国是西方最笃信宗教的国家,信仰的力量不能低估。川普从这方面得到的支持,具有特殊的意义。

11月4日,前梵蒂冈教廷驻美大使、乌尔帕纳区名义大主教Carlo Maria Viganò,发表第三封公开信,说川普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总统,世界上所有的好人们都要为他祈祷,以击败上帝的敌人。信中还提醒川普:“您祈求万王之王救赎你的国家,您将得到回报。您的见证将触动他的心,来自上天的恩赐将倍增,前所未有。”

而对于率领美国回归传统价值观的川普,自然铭记印在美国钞票上的那句话:“IN GOD WE TRUST(我们信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