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宣布胜利前 应调查欺诈指控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Roger Kimball撰文/秋生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首先,我想向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提出一些预防性的建议。无论他担任总统的时间再延长两个多月,还是到2024年1月20日,他都必须关注自己的政治遗产的未来,尤其是他通过行政命令带来的所有益处。

例如,我认为,他最近颁布的行政命令禁止在联邦机构中传授批判种族理论的有害意识形态。这是一个多么好的主意啊!此外,他还下达命令成立一个“1776年委员会”,在学校里讲授美国建国的真实故事和指导原则。

行政命令的问题在于,它们刚一发布就会被取代。如果发生了最坏的情况,这个国家被卡玛拉‧哈里斯总统骑在胯下,而且,不管怎么说吧,在一开始,她身边的那个戴着口罩、说话急促不清的老头儿会帮助她,那么川普总统所取得的成就将岌岌可危。

因此,我建议他借鉴凯撒大帝的经验。公元前59年,当凯撒担任执政官时(即在他远征高卢之前),凯撒颁布了大量民粹主义式的立法,包括《农业法》,为庞培的回国的老兵提供土地。

凯撒知道下一任执政官可能会撤销他所做的一切,于是采取了预防措施,在宣誓就职辞上附加了所谓的“诅咒条款”。它是这样发挥作用的。从此以后,在政客们宣誓就职的时候,必须庄严宣誓,他们不会撤销凯撒的法令,否则他们就会被诅咒。罗马人对他们的誓言很认真,所以这样做可能是有好处的。

我建议川普总统考虑采取类似的权宜之计。

我知道,作为一个宗派,民主党人已经不再把誓言当回事。但是,让他们公开肯定他们想要否定的东西,这是有一定意义的,在承诺和执行之间进行对比是有益的。当然,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2020年大选的命运上。

庆祝为时尚早

一些民主党人被《华盛顿邮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其它类似的新闻机构告知乔‧拜登赢得了选举,一直在欢呼他为“总统”,并鼓励其他人也这样做。

恶名昭彰的杰克‧塔珀(Jake Tapper,CNN节目主持人)说支持川普总统的共和党人不祝贺拜登赢得选举,简直“像个婴儿”。给杰克提个醒:乔‧拜登还没有赢得选举;CNN或其它左翼媒体这帮吉祥物怎么说并不重要。他们无权决定谁是总统,而是要由选举人决定,但是选举人还没有表态。

早在2000年,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阿尔‧戈尔(Al Gore)就在法庭上待了37天,等待着佛罗里达州的选票被仔细审查的结果。

今年,在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密歇根、乔治亚、北卡罗莱纳、内华达和亚利桑那都有报道称存在大范围的投票违规行为(所谓“违规”就是“欺诈”)。

媒体气急败坏,试图否认这一点,看看民主党爪牙乔治‧斯蒂芬诺伯罗斯(ABC主持人)与南达科他州州长克里斯蒂‧诺姆(共和党籍)的辩论,他说她让他沮丧。

证据

既然媒体都在大声叫嚷,说“不存在大范围的选举欺诈”,那么我想或许有必要回顾一下证据,以此说明我们事实上有足够的理由对2020年大选的公正性感到担忧。

随着川普总统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内华达州和其它地方继续提起诉讼,证据正在不断增加,而且还将继续增加,包括好多种类。

一些证据来自于揭发者,比如,邮政员工公开宣称,工人们收到了11月4日收到的选票,但是被命令加盖了11月3日到达的邮戳。

其中一些证据看上去非常可疑,比如有一段视频,一个家伙在半夜偷偷摸摸地把一箱选票送到计票中心,并没有受到明显的监察。

另外,在一些竞争激烈的城市,在深夜,投票量令人惊讶地出现暴增,以压倒性地方式投给了拜登——有时,比如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批共计23,377张选票——“全部”投给了拜登。即使那些不懂统计的人也会对此感到惊讶:23,377张选票“全部”投给了一名候选人,这有可能,但是可能性极小。

在密歇根州的一个县还发生了电脑“故障”,错误地将6,000张本来属于共和党人的选票计入了民主党人。

当这个“错误”被纠正后,这个县从蓝色变成了红色。密歇根州的另外47个县也采用了同样的软件。他们的票数正在被核对吗?

审计员发出的危险信号

一位名叫拉里‧科雷亚的前审计员列举了2020年大选引发的一些“红旗”(即危险信号)。

就像在财务审计中一样,少数的异常现象只能说明粗心大意或者无辜的古怪。但是,异常现象越多,罪魁祸首就越可能是欺诈,而不是疏忽或无辜的反常。

科雷亚和其他一些评论人士一样,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在竞争激烈的城市,选民投票率高得令人惊讶,的确高得离谱。

这种“第三世界独裁级别的投票率”是否证明了在这些地方人们对公民责任的关注值得称赞?抑或是某种更值得怀疑的事情?

科雷亚接着又注意到“那些暴增选票所占比例的细目列表在统计学上是不可能的”——这又是一个危险信号。

他继续说道:

“这些暴增选票的比例远远高于蓝色城市中最蓝色的城市,尽管历史数据与之不符。又一危险信号。

“在这几个战场上,这些暴增的支持拜登的选票的比例比全国其它地区(甚至是蓝中最蓝的州)都要高。又一危险信号。

“尽管川普在美国其它地区的每一个人口群体中都有所收获,但是拜登在这些为数不多的城市的暴增的选票竟然胜过了奥巴马。又一危险信号。

“计票观察员被赶走。又一危险信号。

“当共和党计票观察员被赶走时,计票员们大声欢呼。又一危险信号。

“事实上,民主党观察员的人数是共和党观察员的三倍。又一危险信号(是提交的第一份诉讼的基础)。

“在投票站举行竞选活动(有视频)。又一危险信号。

“故意违反法院要求的按类型分开选票的命令。又一危险信号。”

也许这些可疑的反常现象中的任何一个,其本身并不起决定作用。但是综合起来,这些数据至少令人不安,其它统计异常情况也令人不安,比如拜登在某些战场城市的表现违反了本福特定律,那是一种统计检验方法,广泛用于揭露选举舞弊、财务纪录和其它随机数据集合体。

还有最近几天浮出水面的指控,称拜登的表现得益于数据操纵软件的暗中干预。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这个惊人的断言只是一个断言,而没有被证明,但是它有几个可信的证人的支持,包括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和退休的空军将军托马斯‧麦金纳尼(Thomas McInerney)。

虚伪的宣称

我的主要观点是这样的。有大量证据表明2020年大选存在欺诈行为。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奏效,但是值得调查。

与此同时,宣称乔‧拜登赢得大选,不仅为时过早,而且是可耻、虚伪。

此外,它们是反对川普的整体叙事的一部分,四年来,这种叙事毒化了我们的公民生活氛围,并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有害的分裂,却反而将其归咎于川普总统,但是事实上,川普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害者,而不是作恶者。

公元270年,奥勒良登上了皇位。在辉煌的五年里,他不知疲倦地为罗马人民效力。他恢复了帝国的秩序和繁荣,几乎结束了第三世纪威胁造成帝国分裂的危机。他建的宏伟城墙保护罗马免受野蛮人的劫掠长达一个多世纪之久,其中部分城墙至今仍然可见。

可是最终他被谋杀了,因为一个背信弃义的官僚捏造了不利于他的证据。他的尸体尚未冰冷,而那些凶手们已经吓得退缩。他们做了什么?奥勒良被誉为“世界的重建者”,但他遭遇的事情并不美好。

原文Before Declaring a Victor, Investigate Allegations of Frau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罗杰‧金博尔(Roger Kimball)是《新标准》的编辑和出版人,也是《相遇书》的出版人。他最近的著作是《谁说了算?主权、民族主义和21世纪自由的命运》。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