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中弹身亡 毛岸英死于“蛋炒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2日讯】各位看官好,欢迎您再次光临【欺世大观】。

上一集点到中共一代党魁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之死,因为考虑他死得太简单、太突然,毫无英雄事迹可表,就想反正人死成那样,就算和刚说过的邱少云一样,都中了凝固汽油弹,可小邱毕竟是死在前线,英雄谈不上,共军叫他烈士还说得过去,小毛呢,就算死得怎么丢人,还是尽量不要刺激亲属生者,不表也罢。

谁想党媒不干了,眼下非要顺着五代党魁的战争动员,再次翻炒毛太子的死如何感动中国,延伸渲染共军曾经战胜美军的神话,宣称中共要再次挑战美帝,而且要代表有脾气的中国人民挑战。

这么不管不顾,睁眼说瞎话,还想把可贵的中国老乡再次推进战争的血雨腥风,就怪不得我们揭底了。本集只好把中共压箱底儿的秘密,晒出来怼它一把,让各位看官自己分析,毛岸英入选百名“感动中国人物”,合不合适。

先说说毛岸英的来龙去脉。

1920年冬天,毛泽东与湖南知名学者,也是自己老师杨昌济的女儿杨开慧结婚。中国人讲,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杨开慧也就追随毛加入了中共,并先后生下了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个孩子。生养三个孩子的同时,她还协助毛收集、整理资料编文稿,联络往来的颠覆政府的共党成员。毛岸英1922年10月24日生于长沙,取名远仁,字岸英。

当时共产国际指示中共这个东方支部加入国民党,想办法夺取领导权,最后是越来越不像话,还引起国民党内部分裂。国民党高层意识到这就是搞煽颠呐,这怎么能容忍!于是1927年就开始“清党”,抓捕共党。中共一看要完,仗着国军里有很多发展的党员,就公开发动了几次武装叛乱,但没一次成功。

最后,毛参与秋收叛乱失败后逃到了偏僻山区,盘踞在湖南、江西边界的井冈山一带。获得喘息安顿下来,按说接妻儿来团聚可以了吧。没想老毛就像忘了老婆杨开慧和三个亲生儿子一般,不仅没接他们团聚,反而与更年轻的女子贺子珍同居起来,更在没和杨开慧离婚的情况下,1928年又和贺子珍结婚。按中共国现行的法律叫重婚罪。

杨开慧呢,当时带着三个孩子住在离长沙东乡60里的板仓,生话穷困潦倒,生命危在旦夕。更不可思议的是,毛两次打长沙经过此处,居然没想进门看看他们。

本来守卫长沙的湖南省政府主席、国军二级上将何键将军知道毛匪泽东这个颠覆政府的要犯的老婆孩子住在板仓,但对妇孺网开一面,没搞株连,一看毛两次打长沙,毫不顾惜家属小命,便逮捕了杨开慧和毛岸英兄弟。并在杨开慧知道毛另有新欢却仍然不听劝,拒绝与毛脱离关系的无奈情况下,下令处决。而毛听说杨开慧将被处决,也没来救。遭遇这种忘情绝义,让杨开慧赴刑场路上不断凄惨呼喊:“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1930年杨开慧被杀后,毛岸英兄弟被保释出狱。据中共党史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的李云所著《往事与情怀》回忆,湖南共党地下组织与上海地下党联系,1931年春由一位40岁左右的妇女将三个孩子护送到上海,进入周恩来指派、革命互济会(又称济难会、赤色互济会)出资开办的大同幼稚园,这个幼稚园收留了三十多个共党遗孤和领导人子女。周当时是上海共党地下主持,为便于掩护,由地下党员董健吾牧师出任园长。三个孩子身份绝密,都没告诉董园长出身,只说是烈士遗孤,每月由地下党付30元生活费。不久毛岸龙因病夭折,什么病,怎么死的谁也说不清。

之后,经周恩来再三考虑,觉得假名“杨永福”“杨永寿”的毛岸英、毛岸青兄弟俩暂时放在董健吾家比较安全。他对外假称王牧师,而且家里当时已经有两三个小孩,毛二子放他家不容易引起注意。这样董健吾就把两个孩子放在他外室家中,外室是个文词儿,也就是现在俗称的小妾、小老婆。生活费由党支付。题外话啊,白天做天主的仆人,黑夜替杀人党干活,还拿着黑钱养著小老婆,王“牧师”本事也真够大的。这就是匪共写照。

毛岸英兄弟俩知道自己父母是敏感词,所以和任何人都不讲父母是谁,董家上下当然也都不知道他们是谁的孩子。这样问题就来了。随着岁月推移,经济条件所限加上女主人自己也有孩子,他们不再善待毛家兄弟,结果,两孩子一怒出走,开始流浪。地下党“特科”命令李云和其他人出去找。后来她知道孩子找到了,还想把他们送回董家寄养,但兄弟俩坚决不肯回去。

顺便说一句,所谓“特科”全名叫中国共产党中央特别行动科,是共党早年的特务组织,专搞杀人、策反、偷情报、颠覆合法政权什么的。相当于现在国家安全部和总参二部前身吧。李云上世纪30年代初在中央特科担任情报员、交通员,是最后一位离世的特科成员。据李云披露,上海特科总负责人是邱吉夫,主管情报工作的直接领导是李云的丈夫徐强(对外号称老金)。

1936年春,冯雪峰接手了上海特科头子。冯联系了国军内线李杜将军,接下来,小毛兄弟就被悄悄送到李家。之后,李又设法把他们送到苏联。他们被送莫斯科国际第二儿童院,各自还起了俄文名字,毛岸英叫塞尔盖伊。

李云最后爆料:上述两太子去苏联的情况是中共篡政后孙夫人宋庆龄告诉她的。她推测,两小孩能从上海秘密去苏联,除了特科和国军内奸李杜之外,宋庆龄肯定参与了谋划和安排。

毛岸英兄弟俩在莫斯科逐渐长大,1942年苏德战争爆发后还参加了苏军,加入了苏共,进入苏联著名军事学院学习。1946年回到延安,毛岸英先上了五十多天的“农业大学”。进入北京后先做中共中央社会部(还是特务机关啊)部长李克农的秘书兼翻译,社会部解散之后,他又到北京机器总厂当了党总支副书记。

从毛岸英回国到1950年10月赴朝鲜,他似乎没有特别固定的工作,而且每份工作时间都不长,中共发布的简历也对此语焉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小毛行动自由,没什么束缚。

据2006年出版的武立金所著《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一书披露,毛岸英给李克农当秘书时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忙碌,很是散漫。1950年甚至还可以去长沙探亲,住省委招待所。而且一次探亲给母亲扫墓,竟然扫了一个多月,直到6月25日韩战爆发,李克农要秘密访问苏联,发电报催小毛,他才回京。

武文记载,这个28岁的青年乘坐软卧列车回京,画外音:按中共等级森严的帮规,13级以上高干才能享受软卧待遇。按级别算,小毛铁定没戏。但“毛岸英品尝一口用长沙水泡出的君山毛尖茶,然后仰坐于沙发上,开始翻阅当天的报纸”,估计这是湖南省委提供的特殊交通安排。“第一公子”的本色彰显无遗。

毛岸英从1950年8月中旬到10月8日,在北京机器总厂只干了不到两个月,就不辞而别,跟随彭德怀去了东北。过了一礼拜,又随彭回京,这才匆匆到工厂交待说社会部有任务,他要去工作一段时间,而这个任务就是去朝鲜战场。

按照武文中的说法,毛岸英赴朝,是毛泽东做出的一个安排,其出发点一是表示带头,二是为了毛岸英的“将来”。老毛安排小毛做彭德怀的俄文翻译,这样既可以保证其安全,彭是总司令嘛,在彭左右,毛又可以掌握核心情况,预定小毛赴朝的时间长度“多则半年,少则三月”。这样看,毛的安排不可谓不周详。谁知世事弄人,人算不如天算。共产党永远不会承认天比它厉害。小毛结局一会儿再表。

各位看官,看累了休息一下下,顺便抬手点个订阅小铃铛啊,谢了!

咱继续说说太子这时的德性。毛岸英入驻朝鲜志愿军司令部,按照帮规,身份本来是保密的,但小毛毫无忌讳,基本上逢人便说自己父亲是党国老大。他平时腰里经常挂着一支小手枪,遇到人问,就拔出来说“这支手枪有点来头,是斯大林赠送的呢”。如果有人询问,他就会兴奋地讲述自己在苏联的经历,怎么参加苏军,何时受到斯大林专门接见,斯大林送他手枪,还问他为什么不找个苏联姑娘做老婆等等。党国第一公子喜欢炫耀的个性昭昭然。

不过,照武文所言,毛岸英在苏联的经历也没有什么可吹嘘的。因为中共爹的缘故,他才被破例授予中尉军衔,还被送进苏军培养高级参谋人员的最高学府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毕业后,小毛又被任命为坦克连的指导员,参加苏军对德大反攻,这已经是1944年底或1945年初,离苏军攻克柏林不到半年。其短暂的苏军生涯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

小毛入朝,虽然应名是彭德怀的翻译,但太子本性却不时流露,对老彭也是毫无敬畏。据说,他在和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谈话时,直呼总司令彭德怀“彭老头”;和彭德怀下棋时,经常为悔一步棋而争得面红耳赤不亦乐乎。有知情人回忆录描述,毛岸英曾当场说“他M的彭老总你又悔棋啦”,老彭则笑呵呵地赖账。

最为典型的是武文记录的这样一件事: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彭德怀主持志愿军党委扩大会议,实为第一次最高作战会议。会上老彭发火痛骂三十八军军长梁兴初仗打得很烂,之后开始部署第二次战役的打法,老彭说:“我的意见是先退,我们的主力从现阵地后撤三十至五十公里,让麦克阿瑟以为我们怕他。这样,他就会更猖狂,造成前军突出,我们就可以寻隙穿插,分割包围……”

刚说到这儿,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毛岸英“离开会议桌直走到彭德怀对面,指著作战地图慷慨陈词:‘我看应该向南进攻!兵书上说:善战者,见利不失,遇时不疑。敌人不是跑了吗?不是败了吗?我们为什么不乘胜追击,而要后退呢?’”

所有与会者都面面相觑,私下小声嘀咕“那个小翻译胆子不小,竟敢在彭总发火的时候说三道四,这样重要的会议,哪有他讲话的资格?”意思说,换别人,彭司令命手下把这厮拉出去毙了,都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见,此时的小毛,完全忘了自己只是一个秘书兼翻译,心里坦坦地认为自己是老毛的钦差。

好,最后说到蛋炒饭。

毛岸英好睡懒觉,常常在天亮后起床。照生理人性,年轻人嘛,有几个不赖床的,更何况第一公子哥呢。可您别忘了,这不是中南海瀛台,也不是西湖秋水山庄,是血肉横飞的战场啊!睡懒觉与司令部制定的防空袭的规定显然有冲突。规定一是天亮前一定要吃完饭,规定二是天亮后不准冒烟,规定三是都要疏散防空。老彭也强调“你们这些年轻人要注意防空,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该进洞而不进洞是纪律问题”。

时间来到1950年11月24日下午,两架绰号“黑寡妇”的美军P-61战斗机在大榆洞志愿军司令部上空盘旋了一个多小时侦察。引起志愿军头头相当紧张,因此命令:明晨4点前开饭完毕,除值班者外,其他人天亮前全部进防空洞。

第二天,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生命的最后一天到了,他自己却浑然不知,根本没把老彭和司令部规定当回事,又一次晚起,自然没吃上早饭。当事人形容,“躲在防空洞里的毛岸英伸头看了一下天空,还不见飞机的影子……此时已是饥肠辘辘了”。10点过后,小毛耐不住了,对机要参谋高瑞欣说要回作战室,高说“等一下吧,警报还没解除呢”,小毛却大义凛然地说“不用怕!我看飞机一时来不了,就是来了,哪会偏偏炸中这个地方。当年国民党的飞机经常轰炸延安,可爸爸忙于工作,就是不进防空洞……不也没事嘛!爸爸的榜样,儿子不学谁还去学。”说着毛岸英已经冲出了防空洞,高瑞欣等人只好跟着他到作战室做蛋炒饭。

可惜,毛太子运气真的很差。11点多,美军四架B-26轰炸机(一说是南非空军飞机)掠过司令部的上空,刚离开又返回来,稀里哗啦投下几十颗凝固汽油弹,准确命中了作战室茅草屋燃烧。后来有人说,这是因为看到了毛岸英蛋炒饭时冒出的炊烟。但往事已矣,现在也无从确定是否属实,只好任由吃瓜群众猜。

但小毛爱吃蛋炒饭则是不争的事实,曾被熟识他的人多处提及。据三人中唯一的幸存者成普事后说,“当时毛岸英正在炉子旁吃东西,我在门外看到飞机正在扔炸弹,就喊快跑,可是毛岸英和高瑞欣都钻在桌子底下躲炸弹……要是早跑出来也许就没事了。”这一天是毛岸英来朝鲜的第34天,小毛就这样给自己28岁太子青春画上了句号。看来命中注定,懒和馋真是他的一对索命鬼。

原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杨迪1998年出版的回忆录《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里——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透露,毛岸英、高瑞欣和成普三人违反必须进入防空洞的防空纪律,在彭德怀办公室中炒饭;此书2版和3版中还增加了用鸡蛋炒米饭的细节,并说明小毛所用鸡蛋是朝军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委的朴一禹送给彭德怀的,因为当时鸡蛋相当珍贵。

看官,您还记得我们再前一集介绍邱少云被燃烧弹击中烧成焦炭,此时的毛岸英自然也是当场死亡,尸体烧得无法辨认。据他妻子刘思齐(别名刘松林)上北京电视台爱国节目时称,她听知情人说,毛岸英最后只留下巴掌大一块毛呢子裤料在人间,清理的人是靠他生前戴的苏联手表残骸才确定是他的。这也是老毛决定不把小毛遗体运回国的原因之一吧,运回去怎么看啊?他媳妇不得哭死啊?之后毛岸英残骸被葬于朝鲜平安南道桧仓郡志愿军烈士陵园。

据说1957年庐山会议彭德怀上万言书批毛大跃进,毛新仇旧恨齐发,最终打倒了曾多次救他命的“彭大将军”。万言书是新仇,没看住毛岸英,死了大太子,断了毛氏江山永续的梦想是旧恨。但毛有所不知,彭德怀当时得知毛岸英危险,急得立即想跑去救,却被警卫员一把抱住,老彭暴吼,“再不放手我毙了你”,警卫员也豁出去了,回嘴“你毙了我也不放手!”

当天夜里,由彭德怀署名的“绝密”电报发往北京,向毛报告毛岸英死去的消息。据刘思齐上节目时说,电报当时被周恩来扣下,若干天后才送给毛报丧。

故事讲完了。各位看官,到此,您可以评判中共大内宣将毛岸英列入百名“感动中国人物”是不是合适了。

毛岸英死去已经整整70年。如今,很多朋友庆幸小毛死了,如果没死,中国会不会变成朝鲜金氏王朝般的毛氏王朝?好在历史没有让这个“如果”发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