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特律投票观察员描述:遭遇恐吓和欺凌

底特律投票观察员:存在有意破坏行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3日讯】一名在密歇根州韦恩县(Wayne County)监督选票处理过程的共和党投票观察员,就计票过程中出现的选举舞弊现象提起诉讼,指控该州底特律市的选举官员,公开鼓励选举舞弊,并对他们形成一种“恐吓和欺凌的模式”。

11月13日,在密歇根州韦恩县(Wayne County)监督选票处理过程的共和党投票观察员爱德华‧麦考尔(Edward McCall)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表示,一群持对抗态度的投票观察员“不断地”与共和党观察员攀谈,妨碍他们专注观察选票计数和检查错误。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这种情况持续发生,令人难以置信。他们充满敌意,令人心烦意乱而分心,他们不断问问题,并从几英尺远的地方盯着我……这太令人震惊了。”

麦考尔是于11月9日提起诉讼的两名原告之一,他们指控底特律TCF中心在计票过程中存在“大量欺诈和不当行为”。该中心负责统计韦恩县所有缺席邮寄选票。麦考尔从11月2日到4日在那里担任共和党投票观察员。

麦考尔在《大纪元时报》查阅过的一份宣誓证词中写道:在11月3日和4日,投票站工作人员“一直以这样一种方式拿着文件,以阻挡我们察看计票情况。”

他还遇到了被他称为是“观察观察员的人”。

他写道,这些人“似乎就是为了挑战我们而存在的”。他回忆说,这个由10到12人组成的小团队,似乎是由一个戴着耳机的男人协调,他们不断地试图阻止共和党观察员提出质疑。

麦考尔说,当自己和其他人试图查看选票时,他们经常问“这里有什么问题吗?”麦考尔相信,他们在有意识地破坏我们作为投票观察员所做的工作,这非常、非常令人不安。

有一次,在45分钟时间里,有6个人先后走向他,指责他站得太近,尽管他之前已得到了一名叫黛安娜(Diane)的主管的许可,可以站在那里。麦考尔回忆说,当他拒绝离开时,一个女人走开后去告诉另一个人,并用手指着他。

他说:“我相信他们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不能去完成这个具有挑战性的工作,这样他们就能够(背着我们)处理一些选票。”

2020年11月6日,大批支持川普的选民在密歇根州底特律的TCF Center计票中心外集会,抗议该州在大选中存在严重舞弊现象。(John Moore/Getty Images)

计票过程混乱

11月10日,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的连任竞选团队在联邦法院起诉密歇根州,称 TCF中心处理和计票普遍存在问题。这起诉讼包括了234页的证人宣誓证词。

11月3日晚上,钱‧施密特(Qian Schmidt)和麦考尔当班,她在证词中回忆了“混乱的计票过程”。比如:无人看管的投票箱、系统中没有找到的三张选票,以及一次重复投票。

她在声明中说,作为一名华裔美国人,自己还经历了来自非裔美国人的种族歧视,并被问及“既然你不是美国人,你有什么权利来这里。”

麦考尔表示,在11月2日当班期间,发现了24起投票问题。他说,至少有15张选票外信封上手写的选票号码与电子投票簿不符;有一张选票的信封上标有错误的日期。

还有一些选票表格填写不正确,但检票员没有审核就计入了统计。此外,被处理过的选票被装在小袋子里,放在一个装有需要扫描选票的金属盒子上。他说,工作人员可能会忽略投票箱或重复计入这些选票。

取决于是否有观察员,不同计票台之间的工作量也有很大差异。麦考尔所在计票桌旁的工作人员,在选举当晚只统计了20张选票,之后基本上就只是坐在那里。而其它计票桌则收到了多达两千张选票。

他解释说,这能使他们快速完成计票过程,并尽可能排除任何来自观察员“具有破坏性”的质疑。

底特律市长办公室的律师大卫‧芬克(David Fink)驳斥了这两起诉讼,称这两起诉讼都是“毫无根据的”。

密歇根州务院发言人杰克‧罗洛(Jake Rollow)也评论称,川普的诉讼是“我们在整个选举过程中,看到的同样不负责任的虚假言论和错误信息”,并坚称“在密歇根州进行的选举是公平、安全、透明的。”

但麦考尔指出,民主党人无视具体情况就直接反驳指控的做法,像是“一份可以应对所有质疑的回应声明,但它却无法回应实际情况”。

他说,已经有几十名共和党投票观察员就自己在计票站的遭遇与他进行了接触。

他说:“我们有责任让密歇根州的选票处理工作变得更加透明和简化,特别是在韦恩县。”

(责任编辑:文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