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2020大选须解答的严重问题

Jason D. Meister、Stephen B. Meister撰文/原泉编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宪政共和国,我们政府的权力来自被管理者的授权。美国人民只在每四年的选举日做出一次这样的表态。如果他们对选举的公正性有合理的疑问(有充分的理由严重关注2020年选举的公正性),在尚未获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那么新政府的合法性仍然是一个问题,直到这些问题得到满意的答案。而且没有理由不回答这些问题。

有关选举舞弊的指控纷至沓来。事实上,选民舞弊和非法计票的确凿证据已在所有战场州浮出水面。乔‧拜登和民主党应该与总统川普携手合作,调查有关指控。毕竟,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如果他获胜的话),取决于能否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

如果拜登确信自己赢了,他为什么要抵制任何审计、调查或重新计票?

拜登和民主党在选举结果被调整之前要求提供证据是合理的;但他们在这样做的同时坚持不要任何调查或法庭诉讼,他们甚至隐瞒选票和证据,而这些东西可用来证实他们提出的选举结果,这就不合理了。

当听到乔‧拜登和民主党要求(川普的支持者)提供“系统性”舞弊的证据时,请记住,舞弊不一定是系统性的,只需要影响到总票数的一小部分就可以改变结果。选民舞弊并不是唯一的问题,选票必须是合法的才可以被计算。各州的投票法必须得到遵守,这意味着迟到的选票或填写错误的选票不应被计算。

2000年,艾尔‧戈尔(Al Gore)从未说过“悬孔票”(hanging chad)(即选票打孔不彻底,还有残留孔屑,需要人工核查)是“欺诈”,只是说不应该被计算在内。当他把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时,共和党人没有抱怨。

选民应该敏锐地意识到,拜登在他的主流媒体的不诚实朋友的帮助下,对川普的支持者进行无情的心理战。这就是假民调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媒体称很多摇摆州早期投票的支持拜登,晚投票的支持川普;这就是为什么推特、脸书和谷歌删掉了对拜登不利的新闻(如亨特‧拜登笔记本电脑事件)和对总统有利的新闻。

现在,他们又玩起了老把戏,试图自行“宣布”乔‧拜登获胜,而点票仍在进行中,重新计票也正在进行,法律诉讼尚未裁定。不要让他们欺骗你,我们美国人有权享受公平和诚实的选举,所有合法的选票,只有合法的选票,才会被计算在内。

共和党律师和选票监督员被系统性地排除在关键州的计票过程之外。在民主党人控制的城市,选举官员直接违反州法律,将门窗遮住,不让共和党人接近计票的地方。

他们在隐藏什么?这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厚颜无耻的选举盗窃案。

死人“投”了成千上万张票,外州居民成群结队地在内华达州投票。

在宾州,民主党籍州长汤姆‧沃尔夫(Tom Wolf)建议,选举日后几天内寄达的邮寄选票有效,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拒绝采纳,坚持选票应提前寄出,在选举日晚上8点之前收到才会纳入计票,沃尔夫随后告到宾州最高法院。自由派的宾州最高法院以4-3否决了州议会的决定,允许在大选日后3天(11月6日)下午5点前寄达的选票有效。

《美国宪法》明确规定,州的立法机构决定选举人的投票方式,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最高法院强烈表示,这些迟交的选票是非法的,不应计算在内。这也是为什么宾州的投票工作人员拒绝总统的监票者接近计票地方的原因。

此外,宾州民主党籍的州务卿在民主党把持的州最高法院的默许下,直接违反了州选举法,在最后一刻允许投票站工作人员帮助选民纠正错误的选票,这对都市选民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影响,因为农村地区缺乏基础设施,无法充分利用这种福利。

在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发布了一项指示,要求投票站工作人员“更正”缺少证人地址的邮寄选票,尽管州法律明确规定此类选票应不予计票。无论是威斯康辛州选举委员会还是宾州最高法院,都不能推翻本州立法机构的决定。

在许多司法管辖区,民主党选举工作人员被允许“解决”因技术问题而无法被机器读取的选票,例如选民在选择上打勾,而不是填满椭圆。这种情况在每次选举中都会发生,但州法律要求两党的观察员能够监督这一过程并批准“更正”的选票。党派投票工作人员除了“更正”这些选票外,还可能会修改选票,这有充分的理由。

在包括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在内的一些战场州,在选举日之后的凌晨,记录了非常多的选票,全部投给了乔‧拜登。

由著名的民主党人拥有的公司提供的投票机出现“故障”,如果不是被警惕的官员发现,数千张选票将从川普手中转到拜登。这些机器在大约30个州使用,包括每个摇摆州。我们没听说过任何对川普有利的“故障”。

我们还了解到,德克萨斯州拒绝使用这些机器和软件,担心影响计票。

最后,我们了解到﹐其中一些机器是在实时互联网连接的情况下运行的,这使黑客攻击成为可能,包括外国特工。美国人民有权对使用这些机器的州的选举结果进行审计(人工重新计票),以了解这些机器是否准确地清点了选票。

我们知道,像Facebook(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这样富有的自由派人士资助了选民投票工作,这些努力不成比例地使倾向于民主党的地区受益,包括安装投票箱,这给选举安全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的漏洞。

所有这些都是前所未有的,没有一个是正常的。民主党人会回应说,我们不是生活在“正常”时期,但这不能成为统计死者或州外居民选票、无视法治、允许党派官员更改选票、让党派人员收割邮寄选票、闭门遮窗进行秘密计票的借口。

包括威斯康星州和佐治亚州在内的几个州将重新计票。宾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最终也可能走同样的程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至关重要的是,计票要与以第一次完全相同的方式进行,但不能出现困扰最初计票的违规行为。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完整的原始数据,包括原始选票的复印件,这些选票在没有共和党观察员的有意义的监督下被做了手脚。

隐瞒和不确定性是选举合法性的敌人。如果不真心实意地对选举官员提出的结果进行核实和验证,2020年总统选举的结果将永远蒙上一层阴影。没有被管理者的同意,下一届政府就没有合法性。

乔‧拜登和不诚实媒体阻碍核实结果的努力有一个原因,而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担心选举结果会改变。美国人应该得到更清楚的答案。如果我们任由这次选举被偷走,我们就不会再有公平和诚实的选举。

原文Serious Questions Concerning the 2020 Election Must and Can Be Answere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杰森‧D‧梅斯特(Jason D. Meister)是唐纳德‧川普竞选总统公司(Donald J. Trump for President Inc)的顾问委员会成员,经常出现在全国性的电视和广播节目中,包括在以下节目中接受各种采访:福克斯新闻网(Fox News)、福克斯商业网(Fox Business Network)、《华尔街日报》直播(Wall Street Journal Live)、彭博社、“一个美国新闻网”(One America News)、天空新闻(Sky News)、Newsmax电视(Newsmax TV)、Huff Post Live和Sirius XM。

斯蒂芬‧B‧梅斯特(Stephen B. Meister)是一名律师和评论家。可以在Twitter@StephenMeister关注他。此文表达的是他自己的观点,不代表律师事务所。

本文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