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选票作弊 原来这样做!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7日讯】这个世界变化万千,谁都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极度关心美国的总统大选,我们也连续很多天在谈这个话题,希望大家还没有厌烦。

先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1986年,我从四川成都进西藏,走的是川藏公路。我们那辆大巴车,走到八宿县白马镇的时候,有消息来了,说前面的山上下大雪,路都被盖住了。停了一天之后,司机和大家商量决定冒险上路,说不定路还是通的。

第二天一早大巴车出发,一路上山,到了山顶之后,要在山顶上开几十公里,才能下山。这时候出问题了。司机看不到路了。大家知道,川藏公路很多路段是很危险的。

这时候,需要有人在车前面开路,用脚踩过去,找出公路来,然后司机开着车跟着人慢慢往前走。

那时候年轻,所以自告奋勇去前面踩路。那是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经验。你走在路上,放眼望过去,到处都是白色的,雪白雪白的颜色,山上是白的,天上是白的,地上是白的,你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顺着自己的感觉往前走。有时候踩到沟里去了,会滑下去好几米深,但还好雪地是松的,不会掉到沟底去,所以就爬上来,继续走。

走着走着,我突然想通了一个问题。我们这个世界,需要不同的颜色,需要不同形状,需要不同的声音,否则我们谁都不知道如何往前走。因为在那条路上,望出去是一个洁白晶莹的世界,非常非常干净,可以说是一尘不染,但这种干净的世界,其实隐藏着非常非常多危险。对眼睛来说这个状况很糟糕,会很累,因为要判断哪个地方是公路,哪个地方是山沟或者是山坡。真的是看不出来的。

我曾经把这个故事讲给别人听,大部分人听到之后,都很羡慕,认为那是一个类似童话的的世界,好漂亮啊。但我可以告诉大家,当时我看到的最美的东西,是一堆牛粪,因为有一点黑色的东西露出来了,眼睛看上去,真的非常舒服。

那天我在前面走了两个多小时。我经常需要回头看身后的大巴士,因为身后的那个大巴士是整个世界里面唯一一个不完全是白色的东西,这样眼睛才能休息一下。在大巴上还有很多乘客,车里面很温暖,大家打牌,讲笑话。每次太冷的时候,就跑回车上躲一会,吃一块巧克力。然后下车继续走。

那天开始,我突然明白这个世界需要多样化,需要不同的看法和意见。我们很容易在一个黑白的世界里面迷失,掉到沟里去,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彩色的世界,当然,最重要的,是需要宽容和包容。

我们人类,愿意听到和我们一致的意见,大家的想法都一样,所谓人以群分嘛,大家在这个群里面会感到很舒服。但这种情况,如果是全社会性的,其实会非常非常危险,因为很容易走入一个极端化的境地。

我说的这个不是大道理,是绝对真实的。人类社会大部分情况下,大部分人的意见,会去压制少部分人的意见,这也是人性使然,并不意外。但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包容不同的看法,这不是对这个社会具体个人的要求,而是对社会机制的要求。

现代文明社会,其实正是从这里开始的。所以才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等等的基本法律条文。

好了,说了大半天,回到我们的正题。这次美国大选,为什么让我非常忧心,非常担心?

说实话,我个人并不太担心谁当总统,没错,我支持川普,但关键问题不是他当不当总统的问题,不是他胜利或者失败的问题,关键的问题是,我们可以看到那种多元的机制,那种宽容的基本共识,正在被破坏。这个东西,关乎大家对制度的信心和信任,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基础。

我们来谈一下这次大选中的问题。

第一类问题是选票问题。

比如一人有多张选票。例子是:加州洛县居民Jerry Dix说,他一人收到3张选票;西湖村(Westlake Village)居民William Dorosk表示,他收到了2张写着他名字的选票。

据选举监督组织“加州选举诚信项目”(EIPCa)统计,超过千名选民收到两张或更多张的邮寄选票。

加州到底有多少人有多于一张的选票?全国又有多少?

还有死人票,密歇根州一个叫William Bradley的人在1984年去世,在韦恩县以缺席投票的方式投票。有数据说,密歇根州有超过1万确认或疑似已经死亡的人士,“邮寄回”他们的选票并被计入投票结果。

根据宾州政府的数据,有52名在1800年至1907年间出生的人“申请”了邮寄选票,其中34人成功寄回选票,包括出生于1800年的人。宾州至少有2万1000名过世的人出现在选举名册上。

内华达州、加州都有类似的情况出现。

更夸张的是,加州一名18岁女子爆料说,她收到一封邮件,内容是她的宠物狗狗,已经成功投递了选票。狗狗的注册号码被用作了社会安全号。

还有非居民投票,美国保守联盟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说,至少有9000名非内华达人在内华达投了票,其中很多人在加州也投了票,就是他一个人投了两票,明显违反一人一票的基本原则。

乔治亚州发现有13万2000张“更改地址”的无效选票。

当然还有非公民投票,纽约长岛地区,就有一个中国留学生爆料说,他自己收到选票。他只是留学生,没有绿卡,更没有公民身份。

共和党监票员杨盖瑞(Gary Yang)披露,她的华人朋友家曾住过一外籍留学生,已于2006年离开美国,却收到邮寄给该学生的选票。

另外一种就是收割选票

加州,有组织的志愿者,会收集选民的缺席选票,送往投票站或选举办公室。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说,在宾州发现有2.5万名养老院的居民,在不同的养老院中,但却以完全相同的时间邮寄选票。就是有人系统地,有组织地,把那些无法投票的人的票搜集起来,帮他们投票。

至于说合法选票被丢弃的情况,也有很多报导。

9月24日,宾州发现多份军方投给川普的邮寄选票被丢弃。

9月22日,威斯康辛州,在一条水沟中发现三箱邮件,其中包括大量“缺席选票”。

10月2日,新泽西州的一个垃圾箱里发现至少200份邮寄选票。

推特上曾经传出一段影片,显示有人将80张投给川普的选票放入塑胶袋中烧毁。随后,推特封锁了该影片。

10月底,加州洛杉矶南加鲍德温公园市(Baldwin Park)一处邮寄投票箱发生一起人为纵火事件。估计有60至100份邮寄选票损毁。

宾州政府公开资料显示,选票在寄出前就已收回的有2万3305人;选票从未寄出便已收回的有9005人,类似可疑选票有11万8426张。

第二类是投票过程中的问题。

比如投票不查身份证。

内华达州,有超过60万邮寄选票的选民签名没有得到有效确认。

法拉盛41路“男童军俱乐部”提前投票站观察员美宝说,在投票时,超过一半的选民没有出示身份证,当她要求选民出示身份证时,被制止。

还有被投票问题。

内华达州,选民Jill Stokke和Tiffany Cianci向媒体揭露,她们去投票时发现,自己“已经投票”了。同样的事情亦发生在他们的朋友身上。

另外有阻挡监察员监票,不让进入点票大厅,甚至用纸板把窗户挡住,不让看。美国所有州的选举法都规定,缺乏公民监察的投票是非法的,选票是废票。

再有就是所谓电脑软件问题,和投票机的问题。

最少有两宗被证实的事件。密歇根安特里姆县(Antrim County)的一名投票站工作人员举报,用于点票的软件明显被人动了手脚,其中有6000张原本属于川普的选票最后给了拜登。最后当地政府说,是人工错误,最后改正了错误。

密歇根有47个县的投票站使用了这款软件,而美国有30个州都使用该软件,有多少类似的“错误”发生了?

密歇根也出现拜登的选票突然“神奇”增加的现象,当局称是打错字,将给拜登的1万5371张选票意外加多了一个零,变成15万3710。

我们也看到投票数字在一分钟内神奇变化的画面,那是CNN的画面,到现在没有人给出解释。那个数据是谁改的?为什么改?

这些都是确实存在的问题,都有证据有证人。很多人说,这些只是小错误,说不存在大规模系统性舞弊的证据。

我们说的那些问题,其实仍然只是冰山一角,但足以令人产生大量的怀疑。

有人批评大纪元,说这些都是谎言,是假新闻。但我们这个世界需要有人质疑,需要有人提出不同意见。有人说必须官方证实后才能报导,这个指责站不住脚。因为在美国大选这个问题上,说官方的话,谁比美国选举委员会更官方,比总统更官方?按照这种指责,应该是指责美国的左媒,应该是指责那些跟风的媒体。这个世界,跟风容易,坚持很难。

对于一个媒体来说,面对问题,坚持质疑,尤其是坚持对有势力的和有权力那方面的质疑,是一种责任和义务。

哈萨克有一个人权团体,名叫“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他们近年搜集了大量新疆少数民族遭到迫害的证据,包括电话采访,包括亲自采访的录影,各种数据和分析,他们把这些资料翻译成英、德、法、土、俄、中、阿拉伯文,至今已集结逾3万笔证词。但最近,他们存在脸书专页上的各种资料,突然间全部消失,他们在脸书专页被封锁掉了。

他们当然和脸书多次交涉,脸书给这个哈萨克人权组织的最后回复是:“你的账号或在账号中进行的活动没有遵守我们的社群守则,经再次审核后,我们不会改变这项决定。”至于他们没有遵守什么守则,脸书不会交代的。

脸书发生这种事情,其实一点都不奇怪,推特也在发生同样的事情。至于说那些左派媒体,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断。

所以我们应该小心的,是那些利用垄断,利用权力,去制造一面倒资讯的那些政府和机构,而不是坚持自己看法的机构。

和我在西藏遇到的情况一样,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不同的意见和声音,是这个世界最宝贵的东西。

请大家支持我们,支持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