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中共介入大选 美国新独立战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8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美国大选舞弊疑云,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与线索浮现,舞弊背后的运作轨迹也越来越清晰。所以,今天我们要跟大家继续来聊两个重要话题:

话题一:揭露选举投票机舞弊 关键证词完整曝光

话题二:中共介入大选 全球左右派势力殊死战

马上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揭露选举投票机舞弊 关键证词完整曝光

昨天我们在节目里初步提到,有一名具有委内瑞拉军方背景的证人,出面指控Smartmatic和Dominion两家投票机公司可以受到外部势力干预。今天,我们拿到了这名证人的证词,我们跟大家一起深入看看,这名证人披露哪些深度内幕。

这名证人是委内瑞拉海军陆战队出身,后来被选中担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Hugo Chavez)的贴身国安警卫,大家知道,查韦斯是臭名昭著的社会主义独裁者,这位证人也因此见证了选举舞弊系统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

证人说,查韦斯一直希望有一套选举系统,可以确保当权者操纵选举结果,可以选择谁是赢家,从而取得政权、维持权力。在2009年初,一家叫做Smartmatic的公司愿意与查韦斯合作,提议要开发一套软件来操纵选举,让查韦斯相当兴奋。

我们之前跟大家说过,Smartmatic最早是由三名工程师在委内瑞拉创立的,可能也因此才获得查韦斯的高度信任。查韦斯也表示,他愿意提供一切资源以及大量的金钱来协助开发软件,只要软件能够保证达到他想要的选举结果。

后来,Smartmatic开发出一套电子科技系统叫做“选举管理系统”,这套系统完全顺应查韦斯的要求,表面上,会先让选民按指纹,并且记录选民投给哪个候选人;但是后续的电脑处理过程中,系统可以自行转移选票,但是选民不会察觉他们的选票被改了,不会留下舞弊的证据。

证人表示,查韦斯就靠着这套系统,在选举里无往不利。直到2013年,查韦斯病逝,现任总统马杜罗要参选总统,他也用了这套系统。这套系统让人可以实时地监看投票情况,并且可以随时下指令修改投票数据。

结果,不妙的是,投票日当天下午两点,马杜罗落后对手200万票,马杜罗下令重启全国的选举系统,中断网络连线大约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系统中心就趁机窜改数据,把对手的选票转给马杜罗。最后,马杜罗以领先20万票的小幅差距,赢得大选,掌权到现在。

请大家想一下,今年美国大选开票时,几个关键的摇摆州,一开始也都是川普领先,然后突然之间,这几个州都因为不明原因停止了计票。等到计票恢复时,拜登的选票就开始扶摇直上,缔造了“拜登曲线”的世界奇观。对不对?这个情节是不是很异曲同工呢?

查韦斯在任内,就开始将这套选举软件输出到周边国家,包括阿根廷、玻利维亚、尼加拉瓜等国。大家可以猜到,会买这些软件的国家领导人,目的都是为了造假选举、垄断政权,维持自己的独裁统治。后来这套系统,也输出到了美国。

虽然现在美国有三家主要的选举制表公司,但是证人特别强调,“美国投票机公司Dominion及其它选举制表公司的软件,都依赖于Smartmatic选举管理系统的衍生品。简单说,Smartmatic软件是每一家选举制表公司的软件和系统的DNA。”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美国这些选举系统公司的软件,背后都或多或少受到Smartmatic的影响,甚至也因此受到委内瑞拉的影响与干预。

而且,最重要、也最有趣的是,证人还披露了Smartmatic和Dominion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虽然Dominion日前就在网站上公告,他们跟Smartmatic没有关系,而且彼此还是激烈的竞争对手。

但是,证人却指出,Dominion与Smartmatic其实是一起做生意的,他们的软件、硬件和系统都有同样的核心缺点,会让外界有机会入侵窜改数据,还可以掩盖入侵过程,让一般人几乎无法察觉舞弊或人为操控。

所以,即便选民在机器上选了他们想要的候选人,并且打印出来了选票,但是实际上的计票结果,却是在后台的系统里,由著别人操控决定,但一般选民根本无法察觉。简单说,决定选举结果的,不是选民,是电子系统与幕后黑手。

好,看到这里,这是第一份权威性的证人证词,完整、详细地说明了这套电子选举系统的发展经过,以及幕后的运作方式与舞弊手段。这份证词是来自于川普阵营的知名律师鲍尔(Sidney Powell),所以可信度很高。整个证词的内容与逻辑,也都与我们目前掌握到的其他现象与证据相吻合。

所以,从这里,我觉得有几个重点很值得我们深度思考与警惕:

第一,左派势力与极权政府,是有计划地利用高科技手段,加强数字极权主义,不但要用高科技加强对人民的监视管控,同时要用高科技,来欺骗、夺取政权的长期垄断,却又让选民蒙在鼓里,以为自己活在民主体制里而不知受骗。

第二,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政权,在食髓知味后,开始将这套电子舞弊系统向海外输出,除了为了赚取金钱利益之外,也是在帮助其他各国的左派势力或极权势力,通过“假民主、真舞弊”的手段来颠覆各国政权,并一步步地渗透、进逼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

第三,这套电子投票系统在过去十几年内渗透美国,在美国各地逐渐普及。但是,这套系统具有许多安全缺陷,会有被渗透的高风险,不但多次有人向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举报,就连民主党的参议员们也都知道,还在去年表达质疑关切,但竟然都没有人阻止或调查。

况且,美国身为高科技泱泱大国,竟然选举系统要向外国公司采购,不但数据信息受控在外国企业手里,还增加了被外国势力介入干预的风险。这个简单的逻辑,美国政府会不明白吗?

因此,我想应该是,美国政治圈内部,长期有一帮特定势力,刻意要让美国民主走向电子投票,以便于效仿委内瑞拉那样,可以轻易地操作选举结果,从而长期控制选举、垄断权力;而且还特意要找外国公司来承包、来合作,确保数据的修改不会在美国境内留下“足迹”,才会更不容易追查。

第四,这帮想要长期垄断美国政权的政治势力,显然是跟委内瑞拉等等社会主义政权关系友好,或者彼此信任。大家想一想,在美国,哪个政党、或者哪些政治势力会愿意跟社会主义政权往来,而且关系良好、彼此信任?

很显然,应该是美国的极左派势力。但是请注意,有些政客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是在右派阵营里,但实际上他们真正的政治立场与路线,其实也还是左派的,换句话说有点类似卧底吧。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用“这个人是哪个政党”来划分,而是他的实际作为与主张。

但是可以想见,这些极左派势力,是有意与外国势力合作,来取得美国政权、取得长期统治的垄断地位。所以接下来,我们想带大家继续追查,美国大选舞弊背后,究竟有哪些外国势力介入。

中场休息

不过,在追查外国势力之前,我们先来看一幅有趣的政治漫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公开表示,美国准备帮助中国人民推倒网络防火墙,消息传出后,引发中国网友一片庆贺。

而在这幅漫画里,可以看到蓬佩奥拿着喷漆在墙上写“拆”字,墙上的总加速师神情相当紧张,想要阻止;可是墙内的大量群众却纷纷伸出手来,按赞支持。

这幅漫画,相当生动地表达了许多中国网民的心声,我们也希望中共的网络防火墙,早日倒下。好,来看下一个话题。

话题二:中共介入大选 全球左右派势力殊死战

11月17日,川普在电报(Telegram)群组里转发一篇文章,说Dominion虽然是加拿大公司,但就连加拿大政府自己也不敢使用。川普暗示,Dominion背后的弊病太多、还有外国势力干预的风险。

事实上,川普律师团成员鲍尔日前曾经公开在媒体指出,Dominion公司的背后,涉及了多个外国势力,包括中共在内。

川普律师团成员 鲍尔(2020.11.14):

“它是由委内瑞拉、古巴提供资金支持,中共也在其中扮演了角色,所以如果你要说什么是外国干预选举,现在就在我们眼前。”

好,请大家留意,虽然鲍尔还没公布更多的具体证据与涉案细节,但已经公开点名委内瑞拉、古巴和中共涉嫌通过选举系统,介入美国大选。这三个政权有什么共同特色?
第一,都是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的左派极权政府。
第二,都是人权纪录恶劣、严控人民的高压体制。

第三,都是川普政府积极制裁、打击的对象。

那么,这些左派政权为什么要介入这次美国大选呢?

先讲委内瑞拉。不论是现任的委内瑞拉马杜罗政权还是已故的查韦斯,这些社会主义独裁者一直都是川普批判的重点。特别是在担任美国总统后,川普不但多次抨击马杜罗镇压人民,还强调美国绝不会变成委内瑞拉那样的社会主义国家。

川普还大力支持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上台,甚至一度传出美方可能出兵介入,驱逐马杜罗,但最后并没有发生。不过,川普却起诉了马杜罗及多位官员,指控他们涉嫌走私毒品到美国,这也是美国司法部罕见地起诉他国元首。

因此,川普政府可以说是马杜罗的头号天敌,如果马杜罗想介入美国大选、拉下川普,可以说完全不让人意外。

再来看古巴。古巴是老牌的共产主义国家,也曾经是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之一,尽管古巴一直没有放松对人民的高压统治,但奥巴马却积极与古巴交好,不但恢复大使级别的外交关系,还试图推动对这个共产国家解除禁运。

不过,川普一上任,就推翻奥巴马的宽松政策,恢复对古巴的严厉政策,避免古巴的共产政权利用美国资源来增长经济,但却又不放松对人民的高压统治,等于是利用自由国家的金钱,来资助共产主义的壮大。

加上古巴对美国的间谍战也行之有年,像被CNN称为“最危险间谍”的古巴女间谍安娜‧蒙特斯(Ana Montes),就曾经在美国国防情报局里潜伏超过15年。所以古巴一直都有着渗透美国、颠覆美国的企图,再加上川普对左派政权的严厉打击,古巴对川普政府的敌意,可想而知。

最后,是中共。这个应该不需要我多说了,过去两年多来,大家清楚看到,川普政府可以说是中共政权的最强大敌人,不但彻底压制北京政权的军事恐吓,让北京不得不要求美方“不开第一枪”;川普还从贸易战、科技战、外交战、人权战等领域对中共发动全方位的组合战。

因此,如果说有外部势力要介入美国大选,中共自然会是许多人心中的“第一答案”,中共绝对有着拉下川普、换上拜登的充分动机。

事实上,川普日前也在推特上发出一段短视频,内容是Dominion公司的总裁在国会听证,承认他们公司的产品有零部件是来自中国。说白了,川普在暗示,Dominion背后,有中共介入操作的黑影。

此外,过去两年来,有大量的美国伪造证件,从中国运输到美国境内;加上中共与拜登家族关系密切,存在权钱交易问题,这些迹象,其实都是中共渗透美国社会、试图操控美国选举的佐证。

好,虽然我们还不清楚,川普律师掌握到哪些更清晰、更有力的证据,但是可以看到,包括委内瑞拉、古巴和中共这几个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权,确实有充分的动机介入选举,想要一次扳倒川普,为他们的政权维基解套。

所以,在我看来,目前这个局面、这场美国大选,其实有三个很重要的层次:

层面一:全球左派势力联手攻击美国的殊死战

我们之前说过,这次川普政府面对的,不只是国内左派势力的全面性挑战与政变,同时还面对着来自中共的左派压力与渗透,没想到,这次还有古巴、委内瑞拉等等左派政权加入战局。

换句话说,这是一场美国左派与国际左派,联手对抗川普与美国的殊死决战。国际左派势力希望一口气扳倒川普,扫除美国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制裁与打击,再与美国左派联手,共同建立他们的“新世界秩序”或者中共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但是,现在他们身份已经曝了光,如果这场全球左派势力共同投入的选举政变失败了,那么不但川普会一一追究这些干预大选、参与政变的国家,全世界也会有更多人民从这场大选舞弊,认清这些左派政权对人类的危害。所以对左派来说,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战。

层面二:左派推倒美国立国精神的文化战

大家知道,美国当初的重要立国精神,包括了自由、平等、对神的信仰与道德,以及自食其力、不依靠政府的冒险拓荒精神。这次美国大选舞弊连连,过程丑态百出、谎言连篇,严重动摇国际社会对美国自由民主的信心。

如果这次真的让左派势力得逞、入主白宫,等于是对美国立国精神与传统价值的动摇与玷污;而且左派一旦执政,势必快速集中权力、走向“大政府”路线,也就会持续收缩美国人民的自由。

层面三:用电子舞弊颠覆民主国家的超限战

从委内瑞拉与Smartmatic合作开发选举软件的故事可以看到,这些左派独裁者想通过高科技,从幕后控制国家选举、自订选举结果,维持长期统治的独裁局面,却也从中剥夺了人民的自由意志、剥夺了人民对这个国家的拥有权。

这套电子舞弊技术,再拿来传播到世界各地,等于是全球左派势力对世界各国发动一场颠覆政权的超限战,特别是身为民主典范的美国,自然成为他们急于颠覆的首要目标。

一旦美国被颠覆成功,各国左派势力就会信心大增,就会将这套模式扩大复制到世界各地,为全世界带来难以想像的“共产红潮”。

层面四:美国及全球人民捍卫自由的“新独立战争”

严格地说,这次美国大选,已经不是表面上川普与拜登之争、或者共和党与民主党之争,而是美国人民在全球左派势力试图抢夺他们的自由、民主与立国精神之际,能否捍卫自由、捍卫未来生活的保卫战,是一场对抗极权入侵的“新独立战争”。

这场战争,要守护的是自由、正义、良知与道德等等普世价值,一旦美国落败,那么左派的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势力很可能因此信心大增,乘胜追击各国、入侵全世界。

因此,再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这场大选选战,是美国人民与全球人民对抗极权入侵的“新独立战争”。这场战争的成败,势必会影响你我未来几十年的生活与命运。

好,我们再重复一次,这场美国大选选战,背后涵盖了四个重要的层面:

层面一:这是一场全球左派势力联手攻击美国的殊死战。中共、委内瑞拉、古巴以及美国内部的左派势力,向川普与美国发动一场你死我活的总决战。

层面二:这是一场左派推倒美国立国精神的文化战。左派势力想要通过这场大选,推翻美国的自由、平等、信仰、道德等立国精神与传统价值。

层面三:这是一场用电子舞弊颠覆民主国家的超限战。国际左派势力想通过高科技舞弊手段,窃取各国政权,颠覆自由民主国家。

层面四:这是一场美国及全球人民捍卫自由的“新独立战争”。美国与全球人民,都将通过这场选战,抵抗极权入侵,守护自己的未来人生与下一代。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秋暮随笔

长空万里风

暮荡苍山钟

烟霞缭古寺

夕沉一抹红

唐浩

支持“世界十字路口”: 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