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冤死人转生做牛 铁证名字记号留牛身

【轮回转生.前世今生】 作者:怀忍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俗语中有句话说“下辈子做牛做马还债”,这种说法真有其事吗?人做了坏事真会堕入畜生道吗?本文来说两个真实故事,当事人前辈子作了恶,转生做牛,牛身上被上天“授记”以警告世人:因果报应是千真万确的!

天打雷劈 害人死后转生做牛留证据

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仲夏,四川合江县佛学社社长刘天锡记载了一则人干坏事死后转生为牛的实录。

贵州铜仁县有个无赖子翟光远,和他的侄媳钱氏私通。他们的丑事被翟光远的嫂子常氏撞见。翟光远和钱氏二人恐怕丑事曝光,心生恐惧,竟买了毒药设计将常氏毒死了。

常氏的儿女,觉得母亲好端端的突然死亡,颇不寻常。认为母亲的死好像和翟光远有些干系,想要探问究竟。民国二十年四月二十二日,常氏的儿女找翟光远询问,翟对神发誓:如果真有此事,当遭雷劈死。

过了八天,到了民国二十年五月一日,日正当中的大中午,翟家那地方突然天昏地暗又劈里啪啦下起大雨来,一时雷电交加。翟光远的邻人看到闪电轰雷击向翟家的房子,也就瞬间的功夫,天又放晴,云也开了。邻人进入翟家探视,发现翟光远和钱氏二人均遭雷击。当场钱氏已经被雷打死,翟光远尚能说话。他说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因而如今遭到雷电击中,就要死了。翟光远还说自己和侄媳钱氏都将托生附近的石家转生做牛,话才说完人就死了。

邻人赶到石家去探视,石家的牛果然刚刚产下二只小牛犊。一只小黄牛,是公的,另一只稍小的是母牛。那小母牛的眉、目、口、鼻的皮毛间,隐隐然好像垂掩著异常的器官,人们好奇将牛头托起来一看,两乳和阴户赫然毕现。小母牛有两足较小,足蹄的形状也异常,都是下垂的。

有人对着小母牛呼叫钱氏的姓名、叙述往事时,小牛好像懂事,马上低下头,眼泪涔涔流下,像是羞愧、后悔的泪。石家人把两只牛犊出售,想用以劝化告诫世人莫行恶事,人轮回转生为牛,受苦还业债真有其事。

向石家买到这两只牛犊的人视为奇货,带着它们巡游各地收门票展示。民国二十五年五月初,来到了合江县佛学社社长刘天锡所在的县城,宿泊在城外沙湾。展览场子围起布帏,一人付双百铜元可以入场观看。当地人争相前往看个究竟,连数日排长龙,展场挤得水泄不通。当时的县长刘裕长,让业主将两只牛牵入公署拍照,留下了这件因果报应轮回转生的实录。

冤死人转生为牛 姓名记在牛背上

屏东恒春的北门城。(邓玫玲/大纪元)

六十四年前在台湾民间发生一起冤案,冤人致死的林某造了罪业,死后转生为牛,其姓名就被被记在牛背上,昭昭然警告世人一般。当年台湾台中《民声日报》的记者采访了牛主人,并在一九五六年一月廿八日报导了这则新闻。

事情发生在台湾屏东县恒春镇,镇民尤万金家中一只母牛在报导日前不久产了一只小牛,牛背上浮现“林新教”三字。尤万金一见到牛背上“林新教”三字,在他心底下搁了十多年的悲惨记忆就又浮上心头。尤万金认识的林新教是十多年前恒春镇上的医师。在一九四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台湾光复前,尤万金的弟弟尤万达,因家境贫穷受雇在林新教家当长工。

有一次林宅失窃了稻谷二千多斤,引生了大不幸的事。林新教在事实未明、证据缺乏之下,冤枉了长工尤万达,并且报了警抓走了尤万达。当时,受理的刑警对尤万达严刑拷打,屈打成招;尤万达抱恨难伸,结果自杀以表清白。事发不久后,林新教也去世了。

事隔十年,就在一九五六年,尤万达的哥哥尤万金的一只母牛,产下小牛犊,牛背上的毛纹竟现出“林新教”三字。当时,林新教的儿子林荣观(*当时二十三岁)获悉这件事,即刻透过邻居跟饲主尤万金商量,愿以一万五千元买回小牛饲养,但被尤万金拒绝了。这件消息传出后,经过新闻报导,轰动远外,听闻的人惊叹“因果报应不假”!

生前害死、冤死人命,死后转生为畜生还业,而且都经上天巧妙“授记”,转生尤存证,可为六道轮回转生还业一证。宇宙苍苍,天地渺渺,然而老天有眼,时时处处收录着人间人的一言一行,定下人未来的命运。

人的肉体死亡,并不是报应的终结,而是下一世果报的开始,元神带着善德和恶业离开,继续下一世的轮回,轮回转生中享善德的福报,或在受苦受难中还恶业的债。佛经说:“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文中两个由人转生做牛的故事都示现了这样的轮回转生的道理。

资料来源:
杨大省居士编:《科学时代的轮回录》,
《民声日报》,一九五六年一月廿八日。

@*#

──点阅【轮回转生.前世今生】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