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中的“十月革命”阴影:利用媒体 制造仇恨

文:未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在中国有一句大家耳熟能详的话:“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在中共的教科书中“十月革命”被描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胜利的社会主义革命……第一次尝试建设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美好社会。然而,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史学界还原了真相:“十月革命”实际上是一场“政变”,目前这一观点已写进了课本。

历史在某一个阶段,或许会黑白颠倒,但是众目睽睽之下的恶行,终究像纸包不住火,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十月革命”真相:媒体制造仇恨 借机发动“政变

1917年,俄国沙皇退位,政权转移到由国家杜马(国会),依据宪法组建了临时政府。俄国或许可以从此走向一个正常的宪政国家。

在安·鲍·祖波夫主编的《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指出:列宁从德国获得5000万金马克的支持,回到俄国秘密策动政变。

当火车开进彼得堡的芬兰站,车门从外面打开后,列宁惊喜地发现外面竟然有一大群欢迎的人。他当即发表了演讲,提出了“和平与面包”的口号。

列宁充分利用了俄国人民刚刚得到的自由,用德国人源源送来的金钱,一下子就办了四十多种刊物报纸,大肆鼓吹平等、自由,声称打烂旧秩序,鼓吹阶级仇恨。而发行量最大的《真理报》,成为主要的舆论工具,影响了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其他任何一个党派没有这样的资助,没有发行量巨大的报纸,根本不可能产生重大的影响。

临时政府察觉正在发生的变化,通过调查拿到了过硬的证据,于是以德国间谍的名义下令通缉列宁。正是这种情形下,列宁不得不发动政变。

所谓的“十月革命”,并不是后来电影中进攻冬宫的浩大场面,实际情况是一支不到两千人的布尔什维克武装人员占领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战略据点,部分武装人员采取了逼宫行动,阿芙乐尔巡洋舰当时并没有实弹炮击,而是发射了一发礼花炮弹。由于主张民主自由的临时政府军备羸弱,所以没有进行任何抵抗。

被列宁掌握的媒体,左右了社会的舆论,用结束战争、给民众以和平与面包的口号,给列宁共产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力。俄罗斯社会当时没有任何免疫力能抵制那场革命。这就是“十月革命”的真相。

学者安菲尔吉耶夫说:“布尔什维克夺权之前承诺给人们自由,以及土地属于农民,工厂属于工人等各式各样口号,但根本就没有兑现。民众在十月革命后的1918年就立刻感到被欺骗了。”

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都被认为是“致人死命的药”和“自杀”的行为。1922年,列宁还在党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开宣传孟什维克主义者,我们的法庭应一律予以枪决。”

那些用德国金马克创办的媒体,替列宁制造舆论、操弄民意,但是最终这些媒体的“鼓吹手”却被列宁流放的流放,屠杀的屠杀。独裁者最不放心的就是曾经用来镇压民众的工具,因为它最怕这些工具反噬其身。

1918年—1922年2月,秘密警察“契卡”杀害了近200万人。“契卡”得到的指示是:“审问被告时不用找什么证据,只让被捕者回答他是什么出身,受什么教育或职业。就能决定此人的死活。这就是红色恐怖的实质。”

另一面,列宁的苏联迅速成为同性恋合法化的国家,女权运动、包括广泛的裸体运动者在早期苏联大行其道,大量城市游民、流氓无产者被吸引进了所谓革命队伍中来,布尔什维克拥有了可以与传统政治力量、与围绕在传统东正教信仰者周围的力量较量的资本。

2016年1月21日,在列宁死去92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列宁的思想最终导致了苏联解体,它像是被安放在“俄罗斯”大厦下的核弹,后来这枚核弹爆炸了。

十月惊奇”:在这里看到了“十月革命”的影子

2020年10月,被称为是给世界带来惊奇的一个月,全世界举世瞩目美国大选。然而,在“十月惊奇”之后,却看到了“十月革命”的影子。

拜登及其背后的势力与当年列宁发动所谓“十月革命”并建立苏联的手法高度一致:注重宣传,占领舆论阵地,制造仇恨。

早在2016年川普总统就任开始,自他说出:“我们信神,不信任政府。”于是,对于鼎力恢复传统、抽干沼泽的川普,深层政府(利益集团)开始了在媒体上不停地攻击和谩骂,撕裂舆论与民意,子虚乌有的“通俄门”、凭空而出的弹劾,制造族群分化。今年以来,媒体不停地把疫情责任推给川普,事实上川普以最快的时间停止了通航。

这些带有显著色彩的“宣传”,激发了相当一部分民众对于川普的不满。

在11月3日大选以来,层出不穷的选票舞弊,川普的选票被倒垃圾桶、计数造假、小黑屋点票,明目张胆,毫不避讳,就是这些民众被媒体的声音左右,以为扔掉川普的选票是对的!

制造仇恨的步伐并未停止。11月14日华盛顿的游行中,数十万川普支持者现身美国首都华盛顿,维护美国大选的公正。但是在美国主流媒体的涂抹与描绘中,川普的支持者却被描摹成了一群可能使用暴力的社会不安定分子。在夜幕降临的时候, “安提法”(支持社会主义者),却冲上街头,袭击单独行走的川普支持者,主流媒体却一言不发。

对于舆论的引导出现空前的协同与一致:

在川普总统首度召开新闻发布会呼吁选举公正时,美国三家大媒体ABC、CBS、MSNBC竟使出了“中共的惯用伎俩”——直接切断了直播。

11月11日,美国《纽约时报》头版发表文章,题目是“大选官员发现:全国都没有欺诈”。面对全美俯拾即是的广泛作弊行动,视而不见。

脸书、推特则更加肆无忌惮地挥舞著“中共式言论审查”的大棒,将川普总统的几乎所有帖子都打上了特殊标签。更甚者,民众的帖子中只要提到拜登、川普、大选这样的字眼,就会被打上标签。

大选还未结束,拜登被媒体封为当选总统。还仅在自我宣布的过渡政府期间,民主党极左翼就已经开始罗列黑名单,准备惩罚川普团队和支持他的百姓了。

拜登的支持者直接打出了横幅,上书:“资本主义正在杀死我们。为社会主义选项而奋斗。”

如果拜登当选会怎样?“安提法”、“黑命贵”等街头暴力者,是否会在仇恨的鼓动之下转化成暴力武装?——共产主义运动的起源:法国巴黎公社革命,不就是一帮流氓无产者把巴黎砸了个稀巴烂吗?

上个世纪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全面崩塌,已经向人类展示了共产主义终将破产。而当今世界仅存的几个共产党国家,北朝鲜、古巴,中国大陆,“十月革命”中列宁式的谎言与暴力无时不在,人民像住在大笼子里,秘密警察如影随形,无论是财富阶层,还是普通百姓都毫无安全感。

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大陆,亿万人关注美国大选的原因:只有川普带领政府,才敢向中共叫板,才敢说出“我们拒绝社会主义”,美国大选在微博上的点击量超过一百亿次,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这也是“十月惊奇”与“十月革命”截然不同之处,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民众呼唤著正义,澳大利亚一位支持川普用飞机的喷雾在天空中划下了:“川普2020”。

大选看人心,善恶自己定。在这看似混乱的局势中,人人都在善恶当中尽情地表现自己。表面上看是党派之争,而本质上却是正邪大战。每一个人都在选择,每一个人也都在奠定定着自己的未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