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总务署启动交接程序 川普团队还有机会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4日讯】总务署启动交接程序,但明言不代表承认拜登胜选!大律师鲍威尔“独立”反而是好事?索罗斯在大选舞弊中扮演什么角色?|热点互动 11/23/2020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23号星期一。就在今天联邦总务署的署长致信拜登,表示同意启动交接程序,川普总统也发推表示同意这一举措,不过表明了会继续奋斗,直到胜利。另外,刚刚过去的周末,川普法律团队又发出重磅声明,表示说大律师Sydney Powell并不是川普律师团队的一员。那么美国的大选局势接连出现转折,究竟如何解读,今晚我们还是请来两位嘉宾,一起来讨论分析最新的事态发展。

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唐靖远先生您好。

唐靖远:方菲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著名的作家、评论家李劼先生,李劼先生是中国著名的作家、文学评论家,旅居美国20多年。今晚我们很高兴邀请他上我们节目,来请他分享他对美国大选的见解。李劼先生您好。

李劼: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您。观众朋友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发手机简讯,或者在我们视频下方留言。我想先请唐靖远先生来谈一谈今天这个事态的最新发展,我们看到其实上周五的时候,乔治亚州他是认证了他这个州的选举结果。

唐靖远:对。

主持人:他说还是拜登胜,今天密西根州也认证了他们这个选举结果,也是给拜登。所以就在这两州认证之后,我们看到联邦总署的署长,他就发了封信给拜登,表示说同意开启交接的程序。那么川普总统也发推来谈了一下,他说他同意总署的决定,然后他说他不希望,而且他特意说他不希望总务署的署长被骚扰、威胁,他说我同意他这样做。但是们我们将继续坚定的来持续我们的案件,努力奋战,我相信我们会胜利。

先请您解读一下,您怎么看这个总务署的这样一个最新的事态发展。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总务署现在开始宣布开始移交,这个只是一个行政程序,而且这个行政程序它建立在,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你刚才其实提到的,这个是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密西根州和乔治亚州这两个州,就不管它是不是还存在着争议,或是否是合法,我们先抛开这个不说,但是他在形式上面,他认证了,那么这个结果相对来说对拜登比较有利。那么这种情况之下,总务署他不可能在你已经获得认证的情况下,我还拒绝移交。

因为总务署他是按照这个法律来办事,按照流程来办事。流程规定了,已经出现这样一个结果了,你就必须得办。那么如果说将来真的这个结果又被翻转了,那么那个时候他可以把这个流程重新收回来,这个流程是可逆的,首先第一个。第二个有一个关键的原因,也跟她本人,就是她在写给拜登的这封信里面,她明确的提出来,她受到了,不光是她,她本人、她的家庭,甚至她的下属,就是她的同事、雇员,甚至连她的宠物,都收到说是成千上万的死亡的威胁。

有打电话的,有发email的,还有在线的,因为他们是国家公务机关,她会在线有很多工作的处理,都收到这样一些死亡威胁。这个对她来说的确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所以我觉得就是刚才你提到川普总统那个声明,发了一个推文,就是对她非常体谅。其实我觉得川普这个姿态,他相当于是把压力都拦到自己的身上来,就是说你们作为一个正常的程序里面,你们该怎么去履行程序,你们就去履行。

甚至连包括我的团队,川普他自己说了,我么团队我也告诉他们,按照这个相同的方式去做,就是可以开始进入到移交的过渡程序之中。但是这个并不代表川普就此就认输,我觉得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这个是一个。第二个就是联邦总务署的这个移交,它也绝不代表对拜登的这个所谓当选总统的合法性的承认。因为我们看到这个总务署他们不是发布了一个声明,第一句话就是说本署不承担认证这个总统赢家的功能,大概这个意思。

就是我们没有这个责任,来认证这个东西,我们只是开启了一个行政程序。那么还有一层意思,我觉得比较重要的一点,一定要清楚,这个只是一个行政程序,它不是司法程序。而我们都知道这一次总统大选,现在最后的结果它一定最终是要由最高法院,很有可能是要一直走到最高法院,由司法机构来最后认定这个结果的。所以一个行政程序,一个是司法程序,这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行政程序我随时可以启动,但是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随时收回,这个就不像司法程序。司法程序如果说到了最高法院,最终的判决下来,那个就是终审判决,就不可逆的,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所以我是这么来看。

主持人:李劼先生那也请您谈谈,您对这个最新事态发展的看法。因为很多人他觉得说,那如果这样一来的话,很多人会觉得说,川普团队要进一步去翻盘的这个希望,是不是越来越小,或者难度越来越大,您怎么看?

李劼:这件事情刚才唐先生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它是一个程序,而且没有司法的意味的。那么我想补充什么就是川普这样的作法,是会进一步获得美国民众的尊敬。因为第一他非常体谅受到威胁的总务署的署长,没有因为他要连任,好像要逼着她不要退,没有做出这样,非常的有人情味,川普是很得分的。还有一个得分是很多人可能没有看出来,川普非常自信,说老实话,他根本就不在乎。你拜登要这个东西,你可以拿去,没有问题,你拿好了。

因为川普早就在推里面说了,我赢了,game over。很多人没有太听懂他这个话,所以我认为假如能看懂川普的举动,也知道署长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迫这样做的话,川普其实是得分的。因为他没有显出任何的慌张,也更不用说什么谈上认输,哪里是认输啊。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我补充一点。

那么我要谈的第二点,就是关于鲍威尔跟川普律师团的分割,这个分割我觉得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很多人在解读,就是川普好像是跟她分割,甚至说川普解雇她,这个根本是无稽之谈。因为本来鲍威尔跟朱利安尼他们两个人的律师身份不一样的。朱利安尼是私人律师,他是拿薪水的私人律师。而鲍威尔等于是像志工一样的。鲍威尔的性质跟那个有点像,林.伍德是有点像的。本来就不存在他们之间有一个什么切割关系,解雇关系,根本就没有这关系。

我在上一次的访谈里面,我曾经讲过,19号的新闻发布会上,是两个层面的曝光,就是证据的曝光。一个是法律层面的,一个是国家安全层面的。那么这一次的分开,其实意味着这两个层面开始分开来,独立作战。讲的用军事上来的话,叫兵分两路。就是朱利安尼继续打他的法律战,然后鲍威尔开始可能要注重后面的,关于国家安全方面的。所以刚才我听到说,鲍威尔已经注册了军事律师,这就是一个,这个动作就意味着她后面的案子是跟国家安全有关的。

那么还有就是鲍威尔要继续打是什么呢?是一些贪腐的官员。这些贪腐的官员不只是民主党,还包括共和党。那么在这仗里面,跟川普的律师团队有一点点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川普的律师团队他属于共和党,不管怎么说,川普是代表共和党。那么现在乔治亚州碰到的问题,恰恰是共和党的州长和州务卿有腐败问题。不只如此,乔治亚还有两张共和党的参议员的席位。这也是共和党很想到手的,因为这个确实也可以理解,因为参议员大家都在争,就是多数。所以这个一种就是党派之争,这两个参议员是用现在这两个把他们选上去,还是要换两个人,这个在他们党内有分歧的,那么这样的川普团队通过这个声明,其实这个是对鲍威尔很好的一种方式,就是不要让鲍威尔卷入在这个里面。

因为这个川普的团队是跟共和党没法分割的,但是鲍威尔没有必要卷在这个里面。所以呢,这样把她分出来反而对鲍威尔是有利的,使她更加可以放开手脚去做她想做的事情。然后呢,还有一个更加深远的意义,因为现在是川普总统团队和他背后支持他的那些党人,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因为民主党里面也有暗中支持他的,有两个民主党就公开辞职,说明这一场宪法的保卫战已经不是什么共和党对民主党,已经有点跨党派的意思。那么这一个是总统他的团队在战斗,另外一个还有谁在战斗呢?民众。民众的抗议从来没有停过,现在是两头,一个就是总统的团队,另一头是民众,这两头是非常重要的,然后另一头抗议从来没有停过。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再详细的阐述民众的抗议好吗?等一下我们会专门要来谈一谈民众这一方面。当然我想就这个鲍威尔和这个川普律师团队的这个分开,我想再请唐靖远先生来补充一下他的观点。唐靖远先生刚才李劼先生讲的我觉得就是很多层面,他讲的满全面的。

我今天听到朱利安尼在这个采访中很简单的说了一个,他说我们这个之所以声明,是因为我们现在在做的这个起诉是不一样的,不同的类型。那他专门解释,他说我们川普律师团队要做的就是说,要把这个州级的各种各级官员的他不符合选举法的行为,把它列出来,然后最终打到最高法院来证明说这一次选举,对于川普总统来说是被剥夺了宪法的权力等等。所以呢,您怎么看,就是在您看来最主要的原因为什么他要发这个声明,表示说鲍威尔跟川普律师团队是独立的,是分开的。

唐靖远:基本上我比较赞同刚才李先生的这个分析,就是它里面最核心的一个因素,我觉得就是因为现在案子,整个舞弊案演变到现在它已经开始出现分化,就是它的性质出现了不同,什么意思呢?就是刚开始大家都说是不是鲍威尔是因为被川普律师团队要切割,是因为她这个证据不足,她说这样证据、那样证据,但是一样都没有拿出来,左媒也就是利用这个点在攻击她,但是我觉得其实真实的原因可能恰恰相反,不是证据不足,而是相反是证据太多了。证据多到她自己说的,刚开始说是像是消防水龙头一样喷出来,后来说这简直像海啸一样,就是说因为太多的证据导致整个案子现在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分化。

就是刚才比较赞同李先生说的,它已经开始出现,这个不是单纯的一个简单的舞弊的,就是对于选举合法性的认证结果,它合法还是不合法,我们要不要推翻它,这个该判给谁?这个是属于相当于是川普个人的一个维权官司,我们这么说。可以这么说,可以这么理解,是川普个人的维权官司,它是属于民事诉讼的范畴,而现在已经出来的很多证据,它已经像是鲍威尔自己说的,这是一个跨国的非常严重的有组织的犯罪,而且甚至可能涉及到叛国罪,很多人。林.伍德不是直接就把拜登已经称之为traitor,就说他是叛徒嘛,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所以,那么很显然就是这一部分案子,那么它可能涉及到是一个严重的刑事诉讼。所以你一个是民事的一个是刑事的,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了。

那么同时呢,的确是如果说鲍威尔她还保持留在川普团队内部的话,一个是刑事的一个民事的,这个诉讼他们可能在很多的证据的使用上面可能对她带来不便。

主持人:而且就像李劼先生说的可能会束缚住她的手脚。

唐靖远:对,这个对她无形中是一种束缚。因为她如果说是归属于川普团队的话,我们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她要使用某些证据,很有可能就会被对方攻击为你是滥用权力,因为你是属于在任总统的,你利用公权力怎么怎么地,就是她可能会面临很多的麻烦,那她其实脱离出来,我就是以一个个人的这样一个身份来发起这个诉讼,她就完全可以大展拳脚,她几乎就没有任何这方面的限制,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那么另外还有相对次要的一些个原因,就比如说可能也许说涉及到时间上的考量。

主持人:是,确实是这样。

唐靖远:对吧,就是川普团队他们现在是有一个非常紧急的时间的限制,比如说要在12月8号或者12月14号之前尽量的就希望能够最高法院给出一个结果。至少是能够推翻之前的这些各个州他们认证这样的一个结果。然后尽快的进入到总统确认的这个程序里面去。但是你想如果鲍威尔用她自己话来说,她说的是卷进这个犯罪的案子里面是上千人,她自己是这么说的,接受那个Newsmax的采访时这么说的。

这么大一个规模的诉讼,你要想在一个短期之内就要想把它了结,我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就是我们在可以预见的范围之内就是这个案子可能会拖比较长的时间。所以那么毫无疑问就是既然这是性质不同的两个案子,而且它在时间啊空间这方面都有些特殊的要求,这些要求互相之间都是不一样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把它分开来我觉得是最合理的了。所以从这一点上我觉得是他这么做,其实可以说是,的确是有一点像那个打仗出奇兵,总部这边我们采取一种比较防守或者是僵持这样一种策略,但是要想取胜的话,需要另外出一支奇兵,它就有一点相当起了像这个作用。

主持人:对,另外可能还有一个捐款的问题,因为有看到这个鲍威尔律师的这个声明中,她也专门列出了她个人的捐款网站,所以这个东西就是在对于她个人公司去捐款和她如果是隶属于川普法律团队需要去捐款,我想受到的限制是不一样的。

唐靖远:对,它有一个限制是如果说是川普团队他来发动捐款,他是属于政治捐赠,政治捐赠它有限制的。有很多的条件,比如他有上限啊,好多条条框框的。但是他现在以个人的名义,我自己建立一个基金会,我来打这场官司,然后大家来给我捐助,它没有任何的上限,所以这个是我觉得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主持人:好的,李劼先生就是刚才您谈到了另外一方面非常重要的抗争,就是民众的抗争,我看这个鲍威尔律师她在她的声明中也提到了,她呢在最早的时候给了华尔街日报一个简短的声明,其中她就说,她说我将代表我们人民寻求真相。然后呢,在林.伍德律师他也在一个推文中说,说他跟鲍威尔律师代表的是同一个客户: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只不过在打不同的法律战。所以这跟您刚才说的民众的抗争就吻合了,就是说在您看来他们为什么都在提我们人民这样一个层面呢?

李劼:对,他们从代表总统到代表民众,这个里面也是一个很大的区别,我刚才说了就是除了这次总统这边呢就是抗争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民众,民众呢,我就要说到这场法律战,其实呢,它有两道防护网,或者说两道暗中的防线在守护着这个法律战,一道防线就是,万一出现一种像那个安提法那个暴乱,比如说他们输了或怎么样了,出现这种暴乱的时候,总统是有权动用那个1807年的叛乱法,而且在美国的历史上已经被美国总统用过了几十次了,这个是一道防线,而且我们也看到就是新的防长上任以后,他曾经说过,他说所有的情报都要汇报到他那里去,这是一个。

当然还有一些前不久,他又说发布了一个就是美国的领空不再开放,那么还有一个细节就是,印太的情报总指挥官,最高的指挥官这次突然访问台湾,是坐的行政机,像前次的卫生部长和国务卿助理一样,去了台湾,那么这个里面就是,当然我们不能猜测他们没有公开的文字,但是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动作,就是说明就是在这一层的防护里面他们是非常有份量有自信的,所以这道是一道防护。

另外一道防护就是民众,这都是宪法规定的,叛乱法也是宪法规定的,那个民众的持枪权也是宪法规定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到民众拿起枪的地步。但是民众的抗议,民众的表达始终没有停过。然后当鲍威尔就是这样站出来以后,跟民众就更接近了。民众这个时候是非常需要他们这样的人物,就所谓的一种亮点人物。他们现在在民众当中已经成为英雄了,所以民众无形当中就有一个凝聚力。当然在这次的抗争当中,会涌现很多新的像民众领袖一样的人物。我前不久看了一个,黑人小哥演讲。

主持人:对,我也印象很深刻18岁了。

李劼:对,非常有马丁路德.金的风度。所以像这样的民众当中的领袖,在这场当中还会涌现很多,由于鲍威尔和林.伍德站出来,也会激励很多美国的律师,就是站出来跟民众一起抗争,所以鲍威尔就是站到这一边,其实又加强了最后一道防线,民众的防线,所以这个对打赢这场保卫宪法、保卫美国的大战是非常有意义的。

主持人:其实说到民众,我也想问问您个人的想法,因为我知道您之前一直比较花很多时间,在学术和著作上,也比较少接受媒体采访,这次您之前有说过,是因为您觉得要捍卫宪法、捍卫美国,所以您觉得您也必须要站出来发声。能不能跟我们谈一谈您这个想法是什么促使您需要站出来更多的去发声?

李劼:我确实来美国以后,开始写过一些实证,但是后来基本上是在埋头著述。埋头著述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我在梳理中国文化,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当然现在这个梳理工作基本完成,也出了书了,比较有代表性的像《百年风雨》和《中国文化的风景》。这个其实是为后共时代准备的,就是在共产党以后的中国,重建文化做准备的。这些年我在做的事情,其实是想重新建立一个西方文化的思想座标。

因为这一次的选灾吧,它的背景是非常非常大,非常非常深,其中很重要的一个背景,就是后马可思主义,所谓的社会民主主义,然后这种左翼思想对美国的校园、学府、媒体,所谓的知识人的非常深的影响,包括左翼政党。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的根源,所以我做得这个事情,我以前梳理过20世纪的西方现代派文化,后来我就追溯到启蒙时代、文艺复兴时代,我现在又追溯到古希腊和圣经,更远的追溯到亚特兰提斯文明,从一个很宏观的角度重新梳理这样一种文化。我现在这个工作也做了大半,具体我也不多讲了。

我正沉浸在这个里面的时候,其实我开始没有对这场选举非常的关注,就是我投完票就完了,而且我因为在蓝州,我其实对我投的票又不是很自信,但是我还是要投这个票。我以为这个事情是到11月3日就结束了,但是我没有想到深更半夜会出现全部停下来的那个情况,第二天,我那天几乎没睡,就等著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第二天突然就是出现了拜登直线跳高,这个时候我马上就敏感到了,这不是场选举了,很可能就是一场很大的舞弊,而且这个舞弊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敢这样做,这个是我非常的气愤。

这个事态一直到7日,7日他们正式发动政变,宣布就是拜登胜选。因为那些天我每天都在发推写那个,我那天在推里面,我就说了八个字:“我说川普连任,拜登坐牢”,我就写这八个字。那个时候没有人想到川普会连任,大家都认为川普输了,我周围有很多朋友为此就哭了好几场。我就告诉他们川普没有输,拜登这个胜利是个泡沫,就是左翼的流氓媒体吹起来的一个泡沫,我说这个泡沫背后就是政变。所以我看到这个,我觉得美国有危机了,美国的宪法被践踏了,我作为一个美国公民,我必须站起来的,所以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这场抗争当中。

我感觉我好像又回到了当年的89六四的一种感觉,89六四呼唤的是自由民主,后来被它们用坦克车给镇压了。这一次我相信在美国不是手无寸铁的民众,民众是有持枪权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可能不需要民众动枪,就可以在司法的范围里面解决,当然我也知道,这个是很坎坷,因为面对的邪恶的集团势力很大很大,你看最近又传出来许多共和党人去劝川普,当然还没有求证是哪些人去劝的。密西根的共和党又突然叛变,就是通过了密西根的所谓的强行认证,我认为是违法的、非法的。还有一些传言,说川普已经不行了,共和党也转弯了,这里面倒未必全是谣言,我推测这样的转变突然就是两个州,强行认证这样的转变,背后是有原因的。

而且我觉得共和党的高层是有人叛变,我是推测,我还没有证实,因为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共和党的高层当时曾经说过,这场选举里面没有外国干涉,但是问题后来我们看到了,是有外国干涉的,而且鲍威尔已经言之凿凿的说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是被外国所干涉,而且尤其是在德国法兰克福的行动,已经表明了这个行动没有外国干涉,为什么跑到法兰克福去呢?很简单的道理,所以已经把这个说法推翻了,但是当时说这个话的共和党的领袖到现在还没有出来,来说我当时说错了,还没有认错。

当然这里有一个问题,当时他是知道了这个事情,他故意这样讲,还是当时不知道这样讲,不管他是故意的还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样讲,起码他现在要出来做澄清,他应该基于现有的证明,可能我当时的说法可能过于乐观,或者怎么样,总归要有个说法,他至今没有一个说法,所以我对这件事情我要打个问号。

主持人:好的,谢谢。唐靖远先生,我觉得刚李劼先生刚讲的,真的就是他说川普面对的邪恶势力,因为我今天看到朱利安尼的一个采访,他其实也是这么说的,他说这是对我们这个国家的,意思就是说宪法、人基本权力的践踏,他甚至说这是要剥夺神赋予我们的权力。我觉得现在像鲍威尔、林.伍德,他们现在这样的基点,他说我们是代表我们人民,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是一种更有力量的一种回击,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就是,其实刚才李先生提到的那个例子,我也非常有同感,那个18岁非裔的小伙子的演讲,在DC的演讲。我觉得这个背后其实体现出来现在事态发展出现了巨大的转变,它已经从最初川普团队的战斗,现在其实变成了美国人在战斗,这是第一个转变。第二个,我们可以看到在这里面,在民众的认识也在开始发生一个转变,一个是民众从最开始的单纯的支持川普总统,支持川普这样一个态度,开始转变为支持宪法。

主持人:捍卫宪法。

唐靖远:对,转变成捍卫宪法。从最初的替川普讨回公道,实质上现在已经变成他们在替自己讨公道,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转变,甚至你们可以看到,好多美国人不是接受采访,他说还不光是为了我们自己,而且还是为我们后代考虑,因为美国的未来如果说是被靠作弊的这帮人上台,要是掌握了政权,美国以后就没有未来了,美国不再是美国了。那我们的后代,他们将来会生活在一个没有公平的,一个非常的黑暗的一个世界里面。所以它已经上升到这样一个高度了,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一方面就是说我们看到在这场整个民众的抗议,各地的这种浪潮之中,我觉得它已经体现出来一个特征。这其实从某种程度上,已经可以说是美国出现一种自发的、民众的、公民的护法运动。对吧,我们可以这样说,就是维护宪法嘛。甚至很多民众甚至公开的说,我实在最后要是到了最绝望的时候,那我可能就要拿起枪来捍卫我自己的权利了。

那么这种护法运动,我觉得它其实背后折射出来的就是一次地地道道的宪政危机。那么我觉得这个转变对我来说,我觉得触动其实是非常深的。就是刚才李先生他自己提到了他自己的这样一个转变,其实我们也都是这样,刚开始我自己其实多少也有一点旁观者这样一个角度来看待整个这场大选,但是后来发现这件事情整个性质慢慢的变了,他不是这么回事,所以那么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讲,整个这个事态的演变,他对每个人意义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主持人:确实是这样。另外还有一个我想问一下,朱立安尼在这个视频中,他还特意提到了一个人名就是索罗斯。我们看到最近在鲍威尔也好、朱利安尼也好,他们在新闻发布会上,都会去直接点名索罗斯。他说Smartmatic这个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其实索罗斯这个机构的2号人物。然后索罗斯是民主党最大的金主,也是安提法和BLM的支持者,他说这里面巧合太多了。所以您怎么看他这样一个点名?就是索罗斯在您看来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另外今天特别还有一个事情也引起大家对他很大的关注,就是有一个加拿大的一个保守的一个报纸,他报导说索罗斯在费城被拘捕。

唐靖远:我也看到这个消息。

主持人:在费城被拘捕,然后出示了一个法律的文件,上面说10月15日。但是有人说文件的名字是被人PS的,说这是假新闻,但是你也说不准这是假新闻,还是说到底是不是被PS还是说有人把索罗斯的名字PS成别人的名字了。所以您怎么看就是两相加起来,您觉得这样消息是完全空穴来风吗?到底索罗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唐靖远:首先第一个就是索罗斯这个人他在这次大选中所扮演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光是Smartrmatic这家公司。我们看到这次卷入这个大选不是有三家公司吗?Dominion、Smartmatic还有Scytl,三家公司其实都跟索罗斯有关系。Dominion他们上级的母公司,母公司可以这么说,因为它是层层的有一个控股的一个关系。其实他是来自于凯雷投资集团,这个凯雷投资集团的老总就是索罗斯的一个合伙人。你会发现非常奇怪的、非常独特的、相同的,Smartmatic的总裁就是英国的那位爵士,他其实也是索罗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伙人。然后就是在Scytl这家公司,Scytl这家公司其实也是有相似的这种情况。就是Scytl它不是今年已经宣布破产了吗?破产之后出现了一个层层的收购的这种现象。

那么在收购的关系之中,其实也有出现了索罗斯的身影。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为什么你这么巧合?总是在有问题的公司里面都有你的名字的出现,而且都是跟你的合伙人,虽然他不是直接的出现。当然对中国大陆的这种政治生态比较了解,可能都会比较熟悉这种手法,就是很多人都是用这种手套。红二代也好、官二代也好,他要控制什么东西或者捞取什么利益,他自己不太方便直接出面的时候,他就会使用一些合伙人或者用他的亲朋好友,利用一些白手套来去做一些事情,这个是一方面。

那么另外一方面就是对索罗斯他可能是不是有可能出了问题,这个传闻?我个人是这么看的,索罗斯他这个出事,我觉得他是迟早的事情。因为不管是朱利安尼,包括鲍威尔是不只一次的公开点了他的名。我们都知道,不管是朱利安尼还是鲍威尔,他们其实都是身经百战的大律师,就是他们不会是随便乱说话的,尤其索罗斯他不是一般人。这个人是在政界、在商界都可以说是举足轻重,这样响当当的人物,你在这样的场合公开去点他的名,那意味着什么?就是你手里如果没有拿到非常确凿的东西,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还公开的点你的名。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索罗斯在这一场,我们真的可以把它说成政变,他应该是扮演了一个非常关键的角色。而且他有可能还只是在台面上比较明显的一个角色,因为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已经各种迹象显示出来,就像鲍威尔不是已经爆料了很多吗?

比如说有四个国家都有直接参与这次作弊里面来,当然顶头一个就是中共。那么中共和索罗斯他们之间,其实我们知道他们在过去在金融领域是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这些往来的。也就是有外国势力的参与卷进来,卷入的程度究竟有多深?索罗斯他究竟是不是一个终极的大Boss或者说他还只不过是一个台面上的人物,他背后也许都可能还有更深的水等等。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因为现在官司才刚开始打,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但是如果说最后的结果一旦这个官司要是打赢,那翻过来,我觉得索罗斯进监狱,应该是他是逃不了的一个下场。

主持人:对,很可能是一条线。李劼先生您怎么看索罗斯可能被拘捕的传闻?以及索罗斯在这个事件中,可能扮演的角色?包括所谓外国势力的,就是鲍威尔和朱利安尼都提到外国势力的参与。

李劼:对,索罗斯现在被捕这个消息,确实没有被证实,谁也不能说肯定。那么索罗斯的下场,我想应该美国是要想办法要把他绳之以法的。我想谈谈索罗斯这个人是一个什么回事。他的学历、背景很有意思,是伦敦经济学院。伦敦经济学院是一个左派堡垒,所以他在那里完成了他的所谓的学术训练。然后他本人是一个有强烈的所谓社会主义倾向的人,但是他这个社会倾向又不是像卡特式的,做木匠的这种社会主义者。他是有点像恩格斯。

主持人:喔!

李劼:当然他跟恩格斯有区别。他是一个在不断的寻找颠覆他认为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秩序,然后基督教的生活价值观念、生活价值秩序的一个人。在某种意思上他好像也在寻找马克思,但他寻找的马克思是一场一场的在各个国家发生的运动,具有一种社会主义色彩的运动。那么他背后我感觉是有人的,他不是一个独立的一个人,因为他这个人自己没有思想,但是他有倾向,他有非常强烈的倾向。而且他对美国的态度,其实说白了就是要颠覆美国现有的社会制度和美国宪法。

然后我在这里举一部电视剧,这部电视剧是好莱坞的电视剧,翻成中文叫“指定幸存者”,叫“Designated Survivor”。他这部电视剧里面是非常系统的表达了索罗斯,还有欧巴马他们这些人的对美国的仇恨,对美国的一种视角和看法。因为我是耐著性子看完了这个长长的电视剧。我看完这个电视剧,我就马上想到的是中国在文革年代那些所谓四人帮搞的那些,出于政治需要拍得像“春了”、“反击”,就是所谓“反击右倾翻案风”这种影片。这种思路,这种框架是一模一样。

这个电视剧一上来就是美国国会被炸,所有的总统什么通通死光。这是多么的仇恨才会设计这样的画面,然后那么是谁干的呢?恐怖分子。谁是恐怖份子呢?那些白人,那些老白男,那些持枪的就是民兵,就是那些所谓的信仰基督教的。然后他们把他们污蔑为是纳粹,就是说恐怖分子就是美国的白人。然后在里面穆斯林是多么的善良,多么的受迫害,主要是穆斯林的社区太小,还要扩大。反正就是全都是这套东西,然后这个里面全部是民主党的那些极左理念,就是大政府、高福利全是这套东西。这个简直就是一个索罗斯、欧巴马他们的宣传片。而且这个里面这种仇恨,我当时看了以后就非常的愤怒。我想怎么好莱坞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主持人:颠倒黑白。

李劼:完全颠倒黑白,跟流氓媒体讲的是一模一样,手法是一样、完全一样,是大外宣,也是他弄的大外宣。而且这个仇恨就在最近欧巴马的话里面得到应证。有人问他,川普假如那个的话,你觉得应该怎么样?他说要派海豹突击队把他从里面抓出来。你抓谁啊?你是抓萨达姆?你是抓卡扎菲?你有没有搞错啊?他这个话里面把川普当成了他们的抓的卡扎菲、萨达姆。

而且这个欧巴马这个人是一个美国总统史上最大的骗子。我为什么说他是最大的骗子?他刚上任不久,他就得了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当然我很理解给他奖的挪威的傻白甜,我非常理解,天真。他拿了这个奖,结果呢?任期8年打了7场战争,在7个国家,入侵7个国家。把小布什在中东的战争继续打下去,而且时间打的最长,超过了布什父子。你说世界上还有这样的骗子,而且他说这个话其实一方面表达了对川普的仇恨,一方面也是在给拜登打气。因为现在为什么他们这么急着?在中国有一句话叫抢班夺权。当然中国的政治涵义跟美国不一样,但是路数是有点像的。

主持人:套路很像。

李劼:为什么这么急?他们这么的迫不及待,包括佩洛西也是跟拜登喊话,坚持到底、坚持到底。他们最怕的是什么呢?拜登顶不住了。因为其实现在的很多的现象,哪怕共和党的叛徒们站出来,为他们站队,也挽救不了的。所以川普是非常自信的,在川普的自信面前,他们这种什么接班表演、抢班表演,像马戏团的那种表演而已。你在看朱利安尼在接到宾州流氓兮兮的法官,扔回给他那个case的时候,朱利安尼一点都不生气,还笑嘻嘻的说谢谢。因为一个是自信,还有一个朱利安尼流氓见多了,他当年在纽约摆平了五大家族的时候,那些人每一个都超过这种小流氓。

主持人:我们还有15秒,您的意思我们可以很快的打到最高法院,是吗?

李劼:打到最高法院是可能的,因为他加快了。当然先到巡回法院。叫巡回法庭。

主持人:对。

李劼:那正好在阿利托手里。阿利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大法官。

主持人:好的。节目时间到了,非常感谢二位精彩点评。我们下一次我们接着来谈,相信局面会有更多的高潮迭起。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先生
旅美作家、评论家:李劼先生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