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神迹:淇淇的故事

文: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4日讯】淇淇是一位二十三岁的大姑娘。淇淇和我的缘分还得从我家办的“小饭桌”说起。

我家开办“小饭桌”,主要为幼儿到少儿提供食宿。我们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我知道,孩子们到我家来了,就是缘分,就是来得法、学法来了,所以,学习《转法轮》、《洪吟》以及其他大法师父的讲法是我们的必修课。

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别家的幼儿园或“小饭桌”,从中国新年开始就停了,直到今年八月份,有的幼儿园或小饭桌承受不住经济损失,就此关了门。而我家的“小饭桌”不但没受到疫情影响,反而孩子比以前多,最多的时候,有十六个孩子,其中九个孩子是长托生。我知道,是大法师父把这些孩子送到了我身边。

疫情期间,孩子们不能到外面玩,我们就充份利用这时间大量学法,不管是常人家的孩子,还是大法小弟子。早晨起床后,我带孩子们背《洪吟》。早饭后,学习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学完法后,孩子们上学校的网课;下午写学校的作业。晚上,我们一起学《转法轮》。晚九点二十分,我们开始炼功,之后睡觉。这些孩子每天没有因为睡眠少而发困,精力很充沛。

每两周,我们集体交流一次,这些孩子都学会了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有欢喜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怨恨心等等。其中,常人家一个上一年级的孩子,学法才一个月,在一次交流中,他哭了。他说,自己在学校经常欺负同学,是错的,把德都给了小朋友。他说,现在知道了“德”的珍贵。

还有一个男孩,叫海一,十四岁,父母都未修炼。来我家之前,海一迷恋上了玩手机、打游戏,学习成绩直线下滑。来我家之后,通过二十多天的学法、炼功,海一不再闹心了,能安下心来写作业了,也不玩手机了。

下面主要讲讲淇淇的故事。

淇淇的到来

二零一九年九月,多年未联系的一位同学突然打电话给我,哭着向我诉说,她的女儿患病,医治无效,她也不想活了,让我帮她想想办法。她的女儿就是淇淇,当时二十二岁。

我家“小饭桌”收的都是年龄小的孩子,突遇这种情况,我想,这个孩子也是师父送来的。我说:“你把孩子领来吧,光明就在你们的眼前。”她忙问:“是什么希望?”我说:“你来了就知道了。”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晚,她们娘俩从千里之外来到我家。

淇淇身高一米五四,体重却有二百多斤,胖的吓人,不像是个年轻人,像个大妈。吃饭时,我八十三岁的老母亲问她们母女:“你俩谁是妈呀?”这句话,让我同学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她就开始给我讲述了淇淇的情况。

淇淇的遭遇

淇淇两岁多时,上了幼儿园。一次,桌子倒了,把淇淇压在了底下。当时发生了什么,幼儿园老师没说细节,她父母也一概不知。

七岁时,淇淇还不会算数,被父母送到了一个封闭管理的老师那里补课。那个老师打孩子、骂孩子,又把淇淇吓著了。淇淇上小学了,学习总是跟不上。

上初中时,她父母发现淇淇总是一口口的咳痰,爱发脾气、焦虑、狂躁。淇淇父母领着她到各大医院去检查,最后确诊为淇淇患有“自闭症”、“抽动症”、“强迫症”、“精神病”、“双向语言情感障碍”等,医生给开了一堆药,这些药里面都含激素。淇淇吃了药,就好些,过几天,又不行了,医生就加大药量。加大药量后,过一阵子,又不行了,医生就再加量。这些年里,她们母女奔波于省内各大医院,淇淇不见好转,就转到北京的医院去治疗。

淇淇的体重增到一百八十多斤,一顿饭能吃三斤多牛肉,加上一大盘烤肠,还得喝一大瓶饮料。除了吃,淇淇就是发脾气,打人、骂人,谁她都打。医生又诊断淇淇有“狂躁症”、“焦虑症”。淇淇住医院治疗,总发狂。医护人员把她绑在床上,给她打针、吃药。过了一段时间,父母去看淇淇,发现淇淇安静了许多,但目光呆滞,记忆力减退。

她父母又带淇淇辗转到了上海的著名医院。专家说,淇淇精神紊乱,得把大脑双侧神经截断,才会好转。于是,在上海,淇淇做了神经截断手术。手术后,淇淇完全没有记忆力了,就知道吃,直到吃喷出为止;体重增至二百多斤。淇淇的性情比以前更发狂、焦虑了,心脏也不正常了。

说到此时,淇淇的妈妈已经哭成了泪人,说:“孩子整个身体都衰竭了,遭了好多好多的罪啊!”

我问淇淇妈妈,手术没效果,那吃了五年的药,好使了吗?她说:“管啥用呀,可那也得吃啊!医生说得一直吃到死。孩子整天发狂,摔东西、打骂人,这样下去,孩子也活不了多大。我和她爸爸多次准备好了安眠药,准备三口人同归于尽,可每次都没狠下心来。现在孩子在家都呆不了,她爸得天天开车带她出去遛。一提到淇淇,我们心都哆嗦,真是活,活不起;死,死不起。”

收留淇淇

淇淇妈妈跟我聊了五个多小时,在这过程中,淇淇一直在地上走来走去,进出各个房间,把好吃的都翻了一遍,一会吃这个,一会吃那个,又来问我:“阿姨,什么时候给我做烤肉?什么时候给我买石榴?什么时候泡温泉?”一个晚上,这几句话不停的问,不下五十遍。

她妈妈说:“现在,淇淇的智商不如两岁孩子,满脑子就是吃、玩,其余什么都听不懂。二十二岁的孩子,什么也不会做,刷个牙、洗个脸,就把身上、地上弄的都是牙膏、水。只要她干点啥,那你就得在后面不停的给她收拾。”最后,她妈妈哀叹:“这种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我想,只有师父能救淇淇了。我对淇淇妈妈说:“你们夫妻俩是中西医大夫,你们也到各地名医院治疗这么多年了,可是不但没见好,还严重了。那只有一个办法能治孩子的病了。”我就开始给她讲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以及法轮大法的神奇。我还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我告诉她,我和儿子、母亲以及身边人修大法后的奇迹变化。

我在讲述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些神奇时,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超常使我忍不住落泪。旁边的淇淇能从我的话中感受到这些都是真实的,她也哭了。我问:“这样好的功法,不用你掏一分钱,你们想不想试一试?”淇淇妈妈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想试试。”

第二天早上,我、淇淇和她妈妈,以及来我家的同修开始学《转法轮》。淇淇跟大法的缘分很深啊,一向连五分钟都坐不住的她,竟然第一天就奇迹般的坐了一个多小时,学完了一讲大法。而且她学法时,还很用心。

在学法中途,淇淇妈妈突然说:“姑娘,到该吃药的时间了。”我笑了,说:“你还往孩子身体灌药干啥呀?孩子都吃成这样了。”淇淇妈妈说:“不吃药,怕她加重啊!”我说:“以前是这样的,因为没人管。现在孩子学大法了,心里很稳,只要孩子能学法,师父就会管她。”淇淇妈妈听我一说,也就不坚持了。

那天晚上,淇淇妈妈做了一个梦,早上讲给我听:梦见她带着淇淇和淇淇姥姥要回家。走大道,有水过不去。淇淇姥姥说:“那走小路吧!”可走小路,走到死胡同里去了,没路了。然后,她梦见自己给淇淇吃错药了,淇淇就拿东西打她。我笑着说:“师父点化你,给孩子吃错药了,别吃了,那是条小路,死胡同;走光明大道,才能回家,好好修炼吧!你娘俩根基不浅啊!”从那以后,淇淇一片药也没吃过。

淇淇妈妈在我家住了十多天,看淇淇有没有什么不良的反应。淇淇爸爸打听孩子情况,淇淇妈妈没敢说孩子停药了,只说减了一点药量。后来,淇淇爸爸听说淇淇停药了,吓的三天没睡着觉,并且一再叮嘱淇淇妈妈:“孩子要闹的话,赶紧给我打电话,我开车来接。”可是,淇淇不但没有发狂,情绪还很稳定,一听大法弟子的歌曲,就高兴。淇淇妈妈有些放心了,把淇淇留在我这里,自己回家了。

耐心和坚持

带淇淇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淇淇不懂什么,每件事都得从头教她;身上的坏毛病、坏习惯,一个个的需要改正,每个毛病都得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改过来。她说话、做事都特别慢,比如刷牙,刷每个地方都得数五十下,刷一次牙,就得五十分钟左右。衣服上、脸盆上、镜子上、地上,都是牙膏,我就得全部清理一下。自从淇淇来到我家,我家的厕所就紧张起来了。她洗脚、洗袜子,弄的满地都是肥皂沫、满地水。

每天早上,淇淇刚吃完早饭,就开始念叨中午吃什么。上午只要闲下来,就开始一遍遍的问中午的饭。吃完午饭,就又开始念叨晚上的饭了,还要点各种各样的水果。

一天晚上,我们发完十二点正念,淇淇换完睡衣,我让她把换下的衣服放柜子里,我就躺下睡着了。当我醒来时,已是凌晨两点了,她还在那放衣服。这样的事情经常出现。

淇淇刚来时,还经常出现幻觉,总想打人、杀人,我就一天到晚看着她,告诉她怎么做。我家的菜刀、剪子等危险品,都不敢放在明处,恐怕她出现幻觉时,做出什么事来。那些天,我真是提心吊胆,心里七上八下的。

有时我想:“不如把淇淇送回去吧,跟她真够操心的;但要是把她送回去,这个孩子就彻底完了。”我转念一想,怕操心,不也是一颗自私的心吗?师父从来不放弃我们,不嫌弃我们,就连特务想修炼大法的话都度。现在,有缘人被送到我身边,就让我带带孩子学法、炼功,我还做不到吗?还应该烦吗?我哭着向师父说:“师父啊!弟子错了,弟子一定修去为私为我的心,一定带好身边的每一个孩子。”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一个同修在大树下炼功,突然听说一大帮坏人要进村了。我说:“快把炼功播放器收起来。”这个同修不动弹,我就往起收。一收,发现播放器还有线,这线还挂在高高的树上。我就往下拽,一边拽,一边想,不能拽的太快,怕把线拽断了,最后终于拽下来了。我把线缠好后,把播放器还给了这个同修,她拿着就走了。

醒来后,我悟到,这个同修就是淇淇,带这个孩子,需要漫长的时间,需要在学法炼功上抓紧,心里不能急,急了,就会前功尽弃。

于是,我就带淇淇用大量的时间学法。早上发完正念,我就带她背《洪吟》。起初,淇淇一首诗要背好几天,我一句一句的跟她背;半个月后,她能一天背一首了;再后来,半天能背一首;两个月下来,一个小时就能背两首了。吃完早饭,我们“小饭桌”就开始集体学师父在各地的讲法。下午,她背《洪吟》。晚上发完正念,我们集体学习《转法轮》,紧接着炼功。就这样,天天坚持着。

师父不断的为淇淇净化身体,她的心脏难受了几次,头痛了几次,胃吐酸水,恶心了几次,浑身骨头疼痛了几次,出现幻觉几次。师父给淇淇净化头部的时候,她说很困,打哈欠,打个不停,一睡就是大半天,这种状态持续一周后,就消失了。

后来,她身上就开始往出返药味,药味特别熏人,大约返了二十多天。淇淇问我:“阿姨,我怎么这么难受啊!”我说:“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不用怕,师父把病根已经给你拿掉了,就剩下一点黑气冒出来,你自己也得承受一点啊!你快谢谢师父。”她就赶紧磕头,叩谢师父!

淇淇的奇迹

今年中国新年时,淇淇来我家已经三个多月了,她家离我家有一千多里地,我问淇淇:“啥时回家过年?”淇淇的回答让我出乎意料,她竟然要跟我一起过年,不回家。我说:“你不回家过年,不想爸爸妈妈吗?”她说:“我也想爸爸妈妈,但是我离不开你,你家的环境能帮助我的身体健康。阿姨,你比我亲妈都好!我就管你叫妈妈吧。我妈把我送到医院里,我被绑在床上,还给我打针,吃害人的药,害死我了,我恨他们。在你家,能学大法,不给吃药,也不打人。”

我说:“阿姨有时也说你啊!”她说:“你是为我好,管我的坏毛病。我知道自从来你家,我就再不发脾气了,可开心了。我也不回家了,就在你家呆着,你就是我亲妈。”不管我怎么劝,告诉她爸妈也是为她好,但淇淇就是不想离开我。

为了不让她家人惦记,大年三十,我买票带淇淇回她家了。看到淇淇,她的爸爸很是感慨,说:“就单单孩子体重变化这一项,我都觉的不可思议。”

淇淇在学大法前,爸爸、妈妈用了很多办法,想要把淇淇的体重减下来,都没有成功。他们还曾为了她减肥,带她去长春的医院,准备做胃切除手术,但大夫发现淇淇吃的欲望太强烈,没敢给她做手术。所以,这么多年,淇淇的体重都是有增无减。现在,淇淇什么都吃,没有忌口,体重却直线下降,单单体重的变化,就是个奇迹。

淇淇的家人看到了淇淇的身体和性情的巨大变化,都相信法轮大法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淇淇的姥姥拉着我的手说:“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啊!”我说:“大娘,我哪有什么本事啊!我没给孩子吃药、按摩、针灸,就是带她学大法、炼功,是法轮大法救了她,大法师父救了她呀!”现在,淇淇妈妈和淇淇姥姥都得法了,开始学法炼功了。

我和淇淇学法四个月时,我发现淇淇心脏不难受了,能正常排尿了,头也不疼了,思维也能跟上了。记忆力也在逐渐恢复,她能把以前医院里发生的事情想起来了,医院的名字、大夫的名字都记起来了。

现在淇淇学法已经十个月了,除了还有点小磨蹭外,其余的病症都好了。淇淇现在也能主动学法了,不再发脾气,不发狂,不烦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她每天学师父的各地讲法经文,有时一天一本,有时两天一本。十个月的时间里,淇淇把五本《洪吟》都背会了。现在,淇淇在背《转法轮》,已背到了第二讲。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十个月,淇淇从一个二百多斤、各项功能都衰竭、狂躁的孩子,已经变成了现在的体重九十五斤、开朗活泼、婷婷玉立的乖女孩。

是师父慈悲救了淇淇,否则这个连医院都治不了的孩子,怎么可能恢复健康呢?淇淇的故事,再一次证实了法轮大法的超常!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