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民主党意图窜改美国体制

2016大选失败深感羞辱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5日讯】从香港回到美国,天很蓝,但气氛很压抑。

俄罗斯总统普京,11月22日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说,到目前,他还无法承认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是美国的当选总统,但他强调,已经准备好与任何美国领导人合作。普京在俄罗斯国家电视台上说:“将与美国人民信任的任何人一起合作,但只能是已经获得认可胜利的候选人,或者在(选举)结果以正当、合法的方式得到确认之后的候选人。”

和许多国家领导人比较起来,普京的这个说法当然特别受到关注。普京认为这是一个合适的正常的作法,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目的,美俄关系也不会因此而受到损害。

普京的讲话,之所以引起西方社会的关注,当然因为他代表一个大国的态度,同时,大家也记得,川普当美国总统四年期间,基本上被困在一个所谓“通俄门”的困境中。所谓“通俄门”是一个典型的阴谋论,就是俄罗斯人通过电脑黑客,操纵了美国的选举电脑,然后导致川普赢了。2015年底,川普还没有上任,奥巴马手下的CIA和FBI就动手了,大规模调查川普和俄罗斯的关系,直到他上任,这个调查,或者是所谓主流媒体还在天天炒作,直到穆勒报告出来认定整个事件子虚乌有。

但是,民主党就是认定俄罗斯干预了,所以川普才赢了。

美国民主党,太不理解为什么资深政客,势力庞大的希拉里.克林顿会输给完全没有任何从政经验,而且常常被美国政治菁英拿来当笑料的商人川普的手下。

我到现在还记得,大概是奥巴马第二任总统任期的时候,一次午餐会,大批政界和商界精英云集,奥巴马去了,他上台讲话,说:我找到我的出生证据了。然后后面大屏幕播出动画片狮子王中,小狮子辛巴出生时,狒狒拉菲奇举著它的画面。在狮子王的音乐中,宾客笑成一团。所有的电视直播画面,却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就是川普。

他不笑,也一声不吭。那个气氛应该是非常尴尬的,因为所有人的笑声,其实都是冲着他来的,一大半根本就是嘲笑。因为川普一直质疑奥巴马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在华盛顿的政界圈子里,商人川普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但这个笑话,2016年打败了民主党,趾高气昂地进了白宫。说实话,站在民主党那些专业政客集团的角度,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通俄门”就是这样出台的。因为必须有一个东西为民主党自己的失败负责,必须有个下台阶。

但是,如果俄罗斯普京花了这么大力气,帮助川普成为美国总统,那他的回报是什么?川普四年间去俄罗斯访问的次数屈指可数,和俄罗斯的合作也不多。反而是,美国经济大涨的同时,世界油价大跌,当然和川普的能源政策有关,结果是重创了俄罗斯经济。

最后通俄门当然也是不了了之了。但民主党不会忘的。

前不久拜登接受访问,谈到外交关系,说俄罗斯是美国最大敌人,中国是最大竞争对手。敌人和对手,这个用词的区别非常大。

拜登在参议员40年,最后是参院外交委员会的主席,是个资深的外交政客。但他的思路,很明显冻结在七八十年代,冻结在冷战期间,完全无法跟上后冷战国际形势的变化。

把俄罗斯当成最大敌人,普京当然不会拿热脸去蹭这个冷屁股。但普京也没错,因为美国的总统大选没有结束,正式的当选人还没有出来,官方和法律上的都没有,所以他没有风险。

我们说,其实中国和俄罗斯,两国都没有正式表态,但这两个国家,可能是对美情报最用心、最认真也是最努力的,他们不会依靠美国那些主流媒体,所以他们有自己的看法也不一定。

我们说到民主党上次输了大选,非常非常的生气,然后全党动员,各种力量都用上了,对川普进行了长达四年的全力攻击。

现代心理学,对“暴怒”这个心理状态有一个基本总结,导致一个人暴怒的,是一个综合的原因,被侵犯、被羞辱、被轻视,还有一个是,自己完全有足够的能力压到对方。也就是说,如果自己能力不够,那只是一般的生气,但“暴怒”,通常是认为自己比对方厉害,完全可以打倒对方。比如大人对孩子暴怒,但小孩对大人只是生气。

民主党对川普,就是“暴怒”了。因为他们不但经营政治几十年,而且在多个社会多个层面上都有部署,力量强大,无远弗届,所以他们才暴怒。估计他们2016年发誓要报仇,要出这口恶气。

今年的大选,正是这个过程。

如果拜登上台,民主党要推几个事,第一是所谓改革高院;第二是改总统大选体制;第三要加税,政府要扩权。

我们说第一项,所谓改革高院,说穿了就是要增加最高法院法官人数。现在九个大法官,五个半是保守派,这对民主党不利,所以要增加人,共产党的说法就是掺沙子,增加十个大法官,这样就把保守派大法官比例平衡下去了。竞选辩论时,川普问拜登这个问题,拜登始终不答,但他已经委任团队去准备这个事情。

第二是改总统大选体制。美国现在是选举人票体制,这个体制的好处,除了稳定两党制以外,还考虑到州权的问题。

美国当初形成的时候,很多小州是担心的。因为人口最多的那些州,比如维吉尼亚、纽约、宾州等等,人口比别人多很多,如果发展不平衡,这些大州会实行对自己有利的政策。所以,小州会犹豫要不要加入美国。美国建国者所以提出了选举人票的办法,总统选举,一方面考虑大多数人口的意愿,另一方面,也考虑人口较少的小州的立场。

所以美国大选才会出现,普选得票数少的那个人,也许能得到更多的选举人票,从而成为总统。2016年,川普的总得票就比希拉里少,但他得到了更多的选举人票。

民主党对此不满,想要改革。他们推出一个“全国民众投票州际契约”,签署这个契约的州,其选举人票,可以把他们的选票,投给赢得全国总体选票的总统候选人。也就是说,不一定要投给本州居民多数票的选择,但选举人票却不能违反本州多数选票意愿,把票投给本州得票少的那个总统候选人。

这个提议旨在绕开《宪法》要求,直接改掉选举人票的机制,但却不去直接改《宪法》。修改《宪法》第12条修正案,需要四分之三各州议员的批准,这个很难。

如果民主党做到这个,那么他们认为自己大概可以维持对总统职位的把持。

民主党在大都市区占优。美国有11大都会区,土地面积占全美三成四,但人口却占七成四。民主党认为自己可以稳获都会区的票,这样就可以把持总统大位了。

这些所谓改革,完全是出于一党政治的需要,而不是一种平衡的,照顾全美国的需要。如果这些所谓改革推出来,估计美国真的可能发生新的内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