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专访Curtis Bowers: 左派如何操纵大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5日讯】专访《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Curtis Bowers)。鲍尔斯先生在大选前跑遍美国20多个州,指出现在看到的拜登超前的现象和他看到的民意完全相反。他并剖析本次大选中左派舞弊及操纵民意的种种手法,与共产主义者的惯用手法极为相似。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11月24号星期二。今晚节目我们再次请来纪录片《蚕食美国》的制片人Curtis Bowers先生,来谈一谈他对美国大选目前局势的一些观察和解读。Bowers先生曾经担任爱达荷州众议员,2011年和2015年他制作的两部纪录片《蚕食美国》1和2,被影评人士称为揭露共产主义者如何处心积虑夺取美国最有力的作品。今天的采访会用英文进行,Iris陶明会为我们做同声翻译,那么英文的原声版本会在稍后上网。Curtis Bowers先生也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

主持人:Curtis先生您好,感谢您参加我们的节目。

Curtis Bowers:非常感谢你邀请我来到这里,是我的荣幸。

主持人:很高兴再见到你。上一次您来我们节目的时候,是选举日的三周之前,而现在选举日已经过去21天了,刚好是三个星期。我们大家都非常密切的关注着选情。我也必须说,对于我来说,我看到的这一切是如此的激烈,比好莱坞的电影更加的戏剧性,你有预料到选举后的这一切吗?

Curtis Bowers:没有想像到会出现这么大的层面。我知道选举中非常有可能出现舞弊的状况,因为另外一边他们的道德实在是由他们自己而决定的。所以说我一开始就非常担心舞弊的状况,但是我没有想到选举已经过去好几周了,我们还处于需要查找真实票数的过程当中,还没有选出胜选的总统。这真的是一生难见的一次经历。

主持人:是的,太不真实了。今天早上我看到川普总统在推文上转发了一份报告,报告显示支持川普的选民之中,79%认为选举是通过非法投票和欺诈窃取的。你对这怎么看?你觉得存在大规模的选举舞弊吗?为什么呢?

Curtis Bowers:是的,我认为有很多个原因 。有很多本来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比如说在选举日当夜停止计票,这在美国是不应该发生的,只有在第三世界的国家才会发生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发现多出来了部分的选票。这一切在美国是不应该发生的。我们还看到票的总数,当时他们停止计票的时候,我们都亲眼看到,有些地方拜登的票竟然突然冒出来了18万张,当中没有一张是投给川普的。这就是舞弊,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现在有超过1千多人出来说他们目击了(舞弊)这类事情,他们都签署了宣誓证词吗如果他们撒谎的话吗他们是要坐牢的。现在有1千多个人站出来说,我们会签署这份证词,因为他们看到了卡车装着一大堆的选票,那些选票不应该在那个时候用垃圾桶运进来的。还有很多很多奇怪的事情。此外,还有软件的所谓故障,一不小心就把很多的票给了拜登,而且发生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这肯定不是故障,这是故意的。所以说有很多事情让我们产生了疑虑,我觉得投票并没有按照正确的程序进行。

主持人:你事先预料到会出现舞弊,但是没有预料到竟然大到这种程度。为什么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大到这种程度呢?

Curtis Bowers:这是因为我在全国各地游走,我走访了美国很多地方,我们与20多个州的民众谈过话。就在选举前夕还跟超过12个州的民众谈过话,跟他们面对面讨论,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选民的热情如此之热烈,选民支持川普的那种热情的程度我一生中从来都没有看见过。

川普总统获得的热情是其他候选人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的,他们一天开5场集会,每场集会参加的人数超过四、五万人。但是拜登可能就几百个人吧。

这对美国来说是一次非常真实的检验。所以说我知道川普总统将会取得一个压倒性的胜利。如果这个选举是公平的话,川普总统是绝对大获全胜的。你知道我活到这个岁数,我经历过很多次选举了,我也看到了美国人民对选举的反应。有些时候选民对他们支持的候选人非常的热情,有些时候没那么热情,但是这一次我看到美国人民是前所未有的热情高涨,早就做好了投票的准备,并且都想要去投票。因为他们知道这场选举不仅仅是总统选举,而是涉及到整个国家安危和自由存亡,危在旦夕。

但是我看到为拜登投票的人什么热情也没有,拜登本身没有任何明确的政策。他只是去谈论了事情有多么糟糕,去说川普有多么糟糕而已。但这并不得人心,这也得不到人民的跟随。人们认为拜登不是让美国能够再次伟大的人,所以说本来就知道了。但是左派他们已经变为马克思主义者了,而马克思主义者可以说任何的谎言,只要能够达成他们的目的,谎言就不是谎言了。他们认为马克思和列宁主义才是真理。 所以说他们是没有任何的道德感可言的,那些个错的事情,他们却觉得是对的呢。他们觉得偷窃这场选举是对的,只要能够帮助他们达成自己的目的。

主持人:你说在川普的集会上,有时候有几万,甚至十几万人参加川普的集会。但是在拜登的集会上,只看到几十辆车吧。也许有人会说,准备给拜登投票的人可能对拜登本人没太多热情,但是他们特别讨厌川普,就算他们不去拜登的集会的话,他们还是会给拜登投票。这个说法是否能够解释两边集会人数与投票不对等的状况呢?

Curtis Bowers:我并不这么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人们都目睹了一切,看到在深更半夜的时候,有卡车开进来   把票给丢进去。你听说过benford’s law( 本福特定律)吗? 这是一个数学的公式 ,我们是用这个公式来衡量选举。如果是在其他国家有这么一场选举的话,我们就会把所有的数据都输入这个公式里面,然后我们将可以看到这场选举到底是公平还是不公平。

因为事情自始自终都能够表现一致才是正常的,很多状况不会说忽高忽低的,人们应该是一致的,循序渐进的发展的,并不是跳来跳去的,从来都不会到处跳来跳去的。如果说把这个数学公式,也就是用Benford’s Law来检验这场选举的话,俄国的选举看来也是一场作弊的选举。所以说这也是让我们对目前的投票结果产生疑虑的另外一个原因。这里面有事情怪怪的,因为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太跳跃了。为什么这么跳跃呢?是因为有人为的操纵因素在里面。

如果说是个自然的发展趋势的话,如果是人们真的喜欢拜登的话,这曲线应该是很顺畅的一种形式。但现在并不这这样,拜登的曲线是突然直接往上冲的。而川普的曲线是直接掉下来了。这些都不正常。显示出其中有一定的猫腻。

主持人:你说有些事情是受到了操纵,著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看起来有人想要诱导人们产生一些判断。例如有些所谓的民调专家曾经预测说,你可能会看到川普在开票当晚取得很大的优势,但是接下来的几天,当统计邮寄选票的时候,拜登就会赶上来了,最后拜登会赢得选举。表面看起来的确是发生了这样的现象。如此看起来,似乎有人提前做好了铺设,以此影响我们的判断  。

Curtis Bowers: 是的,他们是处心积虑的计划了这一切。你知道这些民调数十年来都是不准的。在1980年的时候,雷根总统对阵卡特,那我当时才十几岁,我们还出门去替雷根总统发传单。但是在开票日前的那一周 ,有人说卡特要以10%的优势取胜。我就问我的爸爸,雷根总统是不是赢不了?我的爸爸说:在我这一辈子里,看到的所有民调都在撒谎,雷根总统将会以大幅的优势取胜。的确如此,那次选举雷根总统赢得了48个州。

所以说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因为民调是能够用来操纵人民的。那些个所谓的民调专家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当他们公布说其中的一个候选者会赢会输的时候,比如他们说拜登有17%的优势,很多人就会想了:哦,可能连投票都没用了,可能我这一票没有太大用处吧。所以就导致有些人不愿意去投票了,因为他们觉得这一票没什么用。

但是另一些人,他们受到民调压力的左右,他们就觉得谁会赢,就把票投给民调认为会赢的那个人。这些选民其实不太关注其它的事情,所以就会受到一定的摆弄。但是最后的这个影响力,是会扭转一个趋势。说如果他们真的利用作弊舞弊赢得选举的话,当人们指控这不公平的时候,他们就可以说,连那些民调都说拜登会赢的,没有作弊啊 ,不能这么随便说我们作弊啊。所以说民调可以被利用来帮他们打掩护。当他们真的作弊的时候,能够为他们打一场掩护。这就是其中为什么民调总是出错的原因。我觉得一辈子看到的民调都是假的。

主持人:今天其实还有另外一项调查显示,在激战州,投票给拜登的选民中有45%的人都不知道亨特·拜登的丑闻。在上一次的采访中我们谈到了亨特·拜登的丑闻,是否媒体以及那些的大科技公司,他们在操纵选举结果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呢?

Curtis Bowers:没错,的确如此。这是一个非常大规模的舞弊,是由民主党人带头的,是完全马克思主义的。他的整个哲学都是马克思主义的。民主党是控制了大科技公司,如果你胆敢对民主党的政策发出任何反对言论的话,你就会受到了禁声。因为他们控制了媒体,控制了主流媒体,那些个主流媒体总是支持民主党的政策,而且经常总是反对保守派的政策。还有那些大企业他们是往里面投钱,让它继续的运作。美国的外国敌对势力,包括中国、古巴,还有北韩、俄罗斯等,源源不断地把钱投入这里,用来舞弊这场选举。 因为他们想要让拜登当上总统。

拜登是红色中国的一个傀儡,而中共知道如果拜登入主白宫的话,中共就会为所欲为了,就可以在美国为所欲为了。中共已经贿赂了他。所以说它们知道必须要让民主党入主白宫才行,因为民主党人想要做什么呢?想要美国倒塌,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军队上、还是在文化上、还有在道德上,这四个领域,民主党想要它们全部倒塌,它想从内部去瓦解这一切。方菲你来自中国,中共想要用威权统治和占领全世界,他们想要统治全世界。正好在美国的总统选举让它们看到了可趁之机,所以说中共正在竭尽所能的、无所不用其极地去支持民主党,它们特别讨厌川普,因为川普是想要让美国的一切变得公平起来。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了红色中国,就是指中共是幕后的黑手。在西方国家的左派理论与中共达成一致,这是个很大规模的事情。

Curtis Bowers:是的,那些个在美国的精英,那些个全球主义者,从1970年代开始就说中国是全世界的典范。包括洛克·斐勒在1973年去了中国的时候,他就写了一篇给《纽约时报》的社论。他返回美国后是这么说的:他说我不在乎毛泽东到底做了些啥,无论毛泽东做了啥让中国变成这样,反正它是值得的。因为中国是全世界的领袖和典范 。洛克·斐勒当时说, 他根本就不在乎毛泽东是杀死了数千万的中国人,所以说他们想要全世界的人都变成向红色中国那样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他当时开始了做了一些个贸易协议,让中国开始发展,让中国开始繁荣,在80、 90年代,他们开始把中国开放起来。我们不应该与中共做任何的生意,直到中共能够人道的对待他的人民,直到中国人民能够有自由的投票权,以及他们能够选择他们的统治阶级。但是那些大企业知道,他们可以从中牟利,从廉价的中国劳工那里获得牟利。所以说是本质上腐败至极的。但是川普看到了这一点,他说这一切不对。这就是为什么中共如此地针对川普,因为中共不想要在自己的人民之前,在全世界面前丢脸。

主持人:你刚才提到左派已经变成了马克思主义了,他们也在利用着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以及马克思主义的手段和策略。那你是否可以再多谈一谈呢?什么叫做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以及什么是典型的马克思主义的手段和策略呢?

Curtis Bowers:他们非常的处心积虑,他们总是非常长远的去谋略。他们想要双赢,无论发生什么他们都想成为赢家。比如说在这场选举之中,他们本来是这样设计的:假如想拜登去赢得选举,所以他们将会无所不用其极地让拜登坐上这个位子,但是如果拜登赢不了的话,他们还是想赢,他们就利用了这个民调去展示出拜登会赢,利用民调去展示说拜登会赢。虽然说如果真的川普能够赢的话,他们就会跟川普说,你舞弊这场选举了,是你作弊了。马克思主义者总是恶人先告状,先去告他们的敌人,其实是马克思主义者自己监守自盗的。他们希望发生的是什么呢?

如果川普赢了这场选举的话,马克思主义者就会把所有的媒体都运用起来,还有大科技公司,利用他们说:川普窃取了这场选举结果,是个独裁者、是邪恶的。然后他们自己就会赢了,因为他们就得以利用这一切的能力,在美国发起一场革命,就像在今年的夏天一样。但是我觉得呢,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的话,会比今年夏天发生的暴乱要更凶猛十倍以上。他们将会焚毁城市,这就是马克思主义革命所喜爱的。你知道列宁创建了苏联,他们说要进行一场世界的革命,他们想占领整个世界。所以说马克思主义者一直在关注这些,马克思主义者是没有道德可言的,他们将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去达成他们想要达成的目标,而他们总是去监守自盗、去恶人先告状的告另外一方。

主持人:我觉得你说的在点子上了。我们的确看到中国共产党,当它去指责另一方做什么的时候,其实那个事情本来就是它们自己在做的。那关于操纵人民上呢,我觉得它们是想通过媒体,也通过那些个花言巧语去做到这一点。但是人民必须要看得清才行。在你的电影《蚕食美国》之中,你谈到了共产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活动人士,自从1960年代以来一直试图从内部颠覆我们的制度,那你是否可以举例说明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

Curtis Bowers: 事实的确如此。比如说你看到了拜登能够得到10%的选票,你就可以想像出美国走偏了多远了。有些人竟然公开的去谈论社会主义,还说社会主义如何成功,还说要把免费的东西给到所有人,包括免费的大学、免费的医保。可是美国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因为作为美国来说,我们一直以来呢都是说,如果政府要把一些福利给某一部分民众,就意味着这个福利要从其他人那里剥夺来的。这是不道德的,这是错误的。但是我们这一代人受到教育机构的熏陶,已经相信了“大多数人的利益要大于少数人的利益” 这种谬论。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这就是共产主义,是说要为大多数人谋福利,实际上它们并不是真的这样做的。

而他们这么做的时候,那些个体个人他们本身就失去了所有的价值,所以说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说这是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个好事,他们又不需要证实这一点他们就这么做了,所以说这就会让共产主义政权得到了完全的控制权。但是美国对此是完全相反的,我们的创国者他说我们不在乎大多数人的好处,我们关注的是每一个人和个体,因为他们是神所创造的,而他们本身本人是无价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有独立宣言,这是为什么我们有宪法。都是关于个人的权利,他并不是谈论团体的,是谈论个人的。这就是让美国如此出类拔萃,从一开始就如此出色的原因。因为我们知道每一个人都有价值,因为他们是按照神的形像造出来的。

主持人:是的,我们看到有很多宪法的书中,它们都写到美国的建国之本就是一个共和国,并不是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因为美国这个伟大国家的创国者,他们是想要避免要陷入这个大多数的问题之中。这是不可避免的,在任何的民主系统之内都是无法避免的,是这样吗?

Curtis Bowers:是的,我们有个民主的投票制度,但是并不是民主的法律制度,我们是个共和国,它是基于法律的,而它很棒,因为它能保护好个人的权利。在一个民主制度里面,如果你真的有一个真正的民主的话,那只要51%的人民想要什么,他们就可以得到什么。但是在共和国里面不是这么搞的,在共和国里面,每一个个人都是受到保护的。所以说就算是95%的人说,我们想要剥夺枪支权利,他们还是做不了,因为法律说,因为法律是规定了每一个人都有拥有武器的权利,所以说它能保护个人。

即使95%的人说我们要再有奴隶制度,在美国他们也做不到。因为你知道法律上是清清楚楚的写到了,每一个人都是神所造,生来平等的,所以说我们知道了这也做不到。但是在民主制度里面,如果说他们能说服美国人说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的话,只要他们得到55%的人民支持,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因为他们觉得我们有大多数了,不是这样的,美国是受法律所统治的,这就是我们的宪法。所以说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政府是永远都无法对人民做出的,就算是99%的人想要这么做的话,只要他违背了宪法,你们就做不了这件事情。

主持人:我们也不应该让他们这么做。

Curtis Bowers:是的。

主持人:谈到教育,我想看一下,你能否在此深谈一下。在今天很多的父母都很担心学校在教的东西。那我听说,有一些学校是直接在教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但是你自己的宗教信仰却无法自由的去表达。我们看到年轻的这一代,很多的年轻人他们都对社会主义,甚至是共产主义思想上非常的开放。那所以说我们的教育系统怎么了呢?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如何改善这一切?

Curtis Bowers:是的,这是从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的。我可以告诉你,从1930年开始,约翰·杜威(John Dewey)他是控制了整个政府的学校系统,然后他去到了苏联去研究他们怎么去教育年轻人的,他把那一套带回了美国。而约翰·杜威就是美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创建者之一   ,他在1930年代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他把这个 Frankfurt 学校从德国带回了美国,然后把这些个教授安插到了美国所有的顶尖大学里面。他们的目标是要把美国社会主义化,要把美国完全的腐败,让它从内部瓦解,这就是他们自己本身说的,所以说这一切是根深蒂固的了。

他们是想要去摧毁我们孩子们的思想,让他们能够融入到一个社会主义的机器之中。约翰·杜威他当时说,我们要把这一些孩子们社会主义化,而不是去教育他们。让他们变成在社会主义机器中的一个非常顺服的工具,就像一个齿轮一样,让他们在里面转,你要剥夺所有他们个人,你要剥夺他们的创造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学校系统是很有目的的要我们的孩子变笨的,而且这个共产主义的目的从1950年代开始。他们就说了,说要控制学校系统,然后把他们改造成可以利用的工具,把学生教成社会主义的一个传声筒,把他们做成一个社会主义的传声筒。这是从1950年开始就来的一个目标了,他们说想要去教他们社会主义的点子,以至让他们终有一日让他们能够在美国实施社会主义。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想要社会主义吗?因为列宁,也就是苏联的创始人他说过,他说社会主义是通往共产主义的道路。你首先要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然后才能成为一个共产主义的国家。这就是他们的一个计划,他们想要达到这一点,那他们其实有很大程度上得逞了。因为很多的孩子已经被他们拉到他们那一边了。

那你问我了怎么办呢?我只好鼓励所有的父母们,如果可以的话去考虑一下在家里教你们的孩子,给他们一个更优质的教育,也能帮助他们如何自学,也去发展他们自己的创造力,也为他们进入社会做好更好准备。因为在真实社会中,你没有个老师教你做这个做那个,你必须要自己学会怎么做事情,你要学会如何独立的思考、独立的逻辑是不是?是这个是对的吗?还是那个是对的?所以我真的鼓励人们去考虑一下家庭教学。因为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你的孩子,得到一个非常棒的教育,同时不要受到学校制度的洗脑。

主持人:是的,我来补充一下,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这就是共产主义宣言中明明确确写出来的。

Curtis Bowers:是的,绝对的。

主持人:千真万确,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本质上是没有分别的。

Curtis Bowers:是的,这是一个踏脚石的关系。你很难从一个自由的制度一下子变成共产主义。因为人们他们有所有的财富,他们有自己的生意,他们一切都在自己的手上,所以你很难一下子过渡到共产主义。但是如果能够先社会主义化,让政府像社会主义制度那样首先操纵了健保,操纵了教育,然后政府就可以更轻易的逐渐地加强管制,然后把它逐渐的过渡到另外一个阶段。然后逐渐的政府就会剥夺他们的工作,接着剥夺他们的教育。

所以你首先要经过一个社会主义的过渡历程。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一旦你进入到了一个社会主义的经济,以及社会主义的做事方式的话,它是不可避免的最终会到共产主义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社会主义它是行不通的。它是到头来会没钱的,会破产的。如果那些权力者他们不想失去他们的位置的时候,他们就会拿出枪支来了,会要强迫人民了,说你必须做我们要做的事情,因为你到时候就没钱了。如果到时候每个人都干活不拿钱的话,人们这肯定是行不通的,它就会开始瓦解。那这个时候就是去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时候了,就像现在委内瑞拉所发生的一切一样。

主持人:是的,你讲的真的是十分的形象,也很生动,非常感谢你。那关于最新的选举的消息,昨天我们看到了美国的联邦总务署致信给拜登,表示可以为他开始提供过渡的政府资源,这是在乔治亚州和密西根州确认选举结果之后。那我很奇怪密西根州最大的县的选举结果韦恩县,还有他们当地的选举结果还有争议,那他们怎么能够认证这个地方的选举结果呢?还有乔治亚州还有重新计票法律诉讼在进行着。今天鲍威尔还说,要在乔治亚州发出一个主要的法律诉讼。那他们怎么能够直接的说要认证他们的选举结果呢?你是否能评论一下这两个州的现状呢?

Curtis Bowers:他们知道他们做了一些什么,而他们也不想被抓个正著,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犯罪。所以说他们将会继续的往前推、往前冲,要尽快的把这一切往前推进,他们是希望这一切都显得正常一样,他是希望我们放弃,希望他们自己能得逞,希望能够逃过牢狱之灾。但这一次有事情不同了,我们有一个总统他是一个战士,他有勇气,我们的川普总统他知道他们在干些什么,知道那些人的把戏。所以全国的数百万美国人,他们也在为我们国家祈祷,希望神能够慈悲我们的国家。我觉得这个真相一定会浮出水面的,虽然现在看起来,游戏结束了,但我觉得还没有,人们不要放弃希望,我觉得这个真相可能还是会浮出水面的。而那些个他们的那些人所做的一切黑暗、肮脏的事情,也将会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人们将会看到舞弊,而川普总统将会在1月20日发表他的就任感言。那我的确看到了有很多好的事情在发生著,我觉得这样子的法庭案件,最后可能是非常有利的。

主持人:川普今天说他将绝对不会对那些个假的选票,还有Dominion而认输。他当时是提到了Dominion的投票系统,那非常快速的我们来谈一下,你对Dominion的投票系统是怎么看的呢?

Curtis Bowers:它十分的腐败Smartmatic,也就是在Dominion投票机器中的软件。但你知道是这个委内瑞拉的独裁者,他是给钱给Smartmatic公司让他去写那个程序的。所以你让共产主义的头子,让他写了这个软件,他让他保证不要再输了任何一场选举。所以说你知道我们是在美国,竟然用了这么一家公司的软件,而这个公司它就是以舞弊而著名的。它本身的这个设计,就是让人最后可以翻转选举结果的,可以让这个机器中植入算法,把票更多的给到另外一个人的。这是难以置信的,令人匪夷所思的。

比如说像鲍威尔律师说的,我们将会发现有很多的钱,是给到了那些个顶级的政治家们。如果我们能够往下挖的话,我们会挖出很大的舞弊和腐败来。我们知道这些个机器是非常容易受到操控的,但是肯定是有人去给他开了绿灯的。比如说很多人是参与其中的,所以说我们必须继续往下深挖,不要停止我们的调查,直到我们找出每一块钱到底去到了哪里?无论是给了Dominion,还给了Smartmatic、还是给了其它的系统。直到我们真的挖出了发生了什么,因为如果美国失掉了一个公正、自由的选举的话,那我们与中国相比,也就好不到哪里去了,我们也无法去选择谁代表我们了,所以这是一个对我们国家来说非常至关重要的议题。

主持人:那比如说像密西根和乔治亚州,他们急不可待的去认证他们的选举结果。你是否是在说州层级的选举官员,或者说州务卿,或者说是州长,你是否是说\他们可能有舞弊腐败的状况呢?

Curtis Bowers:是的,绝对的。他们是腐败到根子上了,有很多的钱进了他们的手,我们也在对此进行调查。是的,我觉得就是这样的。非常不幸的是,在美国就像全世界的其他国家一样,那些个邪恶的人、腐败的人,他们是得到了权力,他们想要不断的往上攀升得到更多的权力,得到更多的金钱,就像拜登一样。在他的整个政治生涯,他在背后做的那些个交易,让他变成了一个非常有钱的人。他不应该有钱的才对,你知道他本来就拿这个参议员的工资等等。他本来就是个副总统的工资,但是他现在是个有钱人,为什么呢?因为他们利用了他们的职务去进行人脉的交易,让他们自己赚了很多的钱。这并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这的确是过去所发生的事情。方菲你有看过“Mr. Smith go to Washington”这部电影吗?

主持人:没有看过。

Curtis Bowers:那我希望你们所有的观众都来看一下这部电影,叫做“Mr. Smith go to Washington”。是James Stewart演的,是1939年的一部电影,是80年前的一部电影。如果你看了这部电影的话,你就可以看到那部电影说的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你知道80年前就拍了这么一部电影了。而今天的状况其实更糟糕了,因为技术也发展了。

主持人:那明天呢?鲍威尔律师很有可能在乔治亚州提出一个主要的法律诉讼,而川普总统团队也会在好几个州提起法律诉讼。您对此怎么想呢?你觉得这些个法律诉讼的前景如何?你觉得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吗?

Curtis Bowers:我觉得有的。因为如果他能够呈到一个严肃的法官面前的话,这个法官又真的关注公正的话,他们就会看到:喔!天哪,有好大的事情在里面发生著。如果说这个法官脑子里真的有任何公正的话,他们真的关心这个国家的话,我觉得法官就会让他们提交更多更多的信息。然后就会把这一切往外扩展,把他变成更加深度的调查。为什么我们的司法部门在里面呢?这就展示了其中有多深的水。

你知道前三年是谁在针对川普呢?是我们自己的司法部,我们自己的FBI,这一切真的是太糟糕了,我都不想这么说,因为我真的很热爱我们的国家。但是我也不想全世界看到这样子的事情,美国竟然已经从他的公正的、公益的这个理念上倒塌了。他本来为每个人的权力而奋斗的,但是他现在已经变成非常的腐败和腐烂了,现在已经难以置信了,那或许这一件事情真的会成为一个转折点,让我们回归原来的样子。

主持人:那的确或许最后一道防线,是我们人民或者最高法院。

Curtis Bowers:绝对的,我们的人民,我觉得我们应该写信给他们的国会议员、他们的参议员,他们当地的立法议员。让他们共和党的议员们,请求他们让他们与川普站在一起,让他们去要求找到真相,找到关于这场选举的真相,也去调查这些舞弊的现象。这太疯狂了!你想像一下,这一切反过来的话,如果说川普赢了的话,那所有的人都会说这不公平,我们要把这些检查一下。这一切会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但是现在这一切不是这样的。所以每一个人应该都要注重这场选举的公正以及公平。我不在乎你是民主党人、共和党人、是独立党人。而这没有发生的事实,对我们国家来说就是个悲伤的事实。

主持人:鲍威尔律师在一场记者会,她说这一场选举之战对我们这一代及我们的下一代人来说,是1775年一样,我们都知道1775年是美国独立战争的前一年。但是怎么看呢?我们处在一个什么样的十字路口呢?

Curtis Bowers:是的,就是像1775年一样,如此的至关重要。美国之所以出类拔萃,是因为我们的行事方式。而如果我们停止了我们的行事方式,不再这么做事了的话,那我们就沦为其他国家一样了。Alexis de Tocqueville他是在1830年代来到美国的法国人,他当时就觉得奇怪:说美国如此的出类拔萃呢?他才创立了几年,他为什么已经超过英国呢?他为什么呢?然后他就研究所有美国的事情,他游历了整个美国,他后来说:我现在知道了他的秘诀了,美国之所以伟大是因为美国的本质是良善的。如果美国不再良善了,美国将会不再伟大,而这就是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马克思主义已经渗透了学校系统,它瓦解了我们的道德,瓦解了我们的良知和诚实,它已经摧毁了一个人做好人的理念。所以说我们年轻人的一代,他们成长起来是受人操控,我们也看到了这一切的后果。

主持人:是,我觉得你说的真的非常的引人深思。我们现在在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美国人必须要挺身而出,去维护这个伟大的共和国,就像鲍威尔律师所说的。我非常赞同她说的,那我就重复一下她所说的,她说:“我们将不会允许这个伟大的共和国被共产主义者而窃取,无论从外部或者从内部不会让他们、让外国势力去操纵我们的选票。”

Curtis Bowers:就是这样。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我们就会沦为其他些个腐败的国家了。但是有些个好消息,我们现在觉得好像有8,000万的人投票给了川普总统,他是投票给了自由,投票给了美国。那可能有些人他们可能不太喜欢川普本人的性格,他们还是知道川普是支持美国的,而拜登是反对美国的,他们理解这一切。我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十分受到鼓舞,竟然有8,000万的美国人投票给了川普。所以说你并不是孤军奋战的。那些个在听我们节目的人,如果说你看到这一切感到灰心的话,你要记住你并不是孤军奋战的。我们要为真相而挺身而出,为正确的事情而奋斗,因为是值得的。而我们这是为了下一代,以及我们子子孙孙,我们绝对不会让他们看到我们现在的这样子一个美国。

主持人:太对了,非常感谢您,Curtis Bowers您分享您的心声。我也希望人们能够真的得到真实的消息,也让他们去意识到什么事情是最重要的。以及这如何不仅影响到我们这一代人,以及也会影响到我们未来下一代人,甚至整个世界。

Curtis Bowers:非常感谢你,感谢你所做的工作,去教育并且给到人们更多的启发和知识,你在做的事情至关重要。

主持人:感谢你,我们将竭尽全力。谢谢!好的,刚才是我对“蚕食美国”制作人Curtis Bowers的采访。非常感谢我们的翻译Iris 陶明。我们这个英文的原声版本,我们也会在稍后上网,我们会放在热点互动的英文频道Focus Talk。也欢迎观众朋友去订阅我们这个新的英文频道。好的,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嘉宾:《蚕食美国》制作人鲍尔斯(Curtis Bowers)

=========

支持“热点互动”:https://donorbox.org/rdhd

热点互动 点击订阅:http://bit.ly/2ONUBfx

(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