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走FISA特别法庭,川普的终极杀手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5日讯】11月22日下午,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和川普竞选团队高级法律顾问珍娜·埃利斯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称西德尼·鲍威尔既不是川普竞选法律团队的成员,也不是川普个人的律师。声明说,鲍威尔是代表她自己在做法律调查。之后,鲍威尔自己也正式确认了这一点。

这件事刚出来时,许多人都猜测和怀疑川普是不是跟鲍威尔闹掰了,要与其切割。其实不然。川普团队资深律师林伍德发推澄清说:“鲍威尔与我,相似点远多于不同点。我们为共同的客户们在不同的法律领域战斗,我们为人民而战。所有的利益都是一致的。”

林伍德在另一则推文中还对川普支持者说:“没有巧合。一切都已有计划。坚守自己的信念。耐心一点。”

那么,林伍德说他与鲍威尔是“在不同的法律领域战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理解,这是说他们的目标虽然都是要揭露大选舞弊,确保大选的公正性不被破坏,但各自所走的法律路径却不一样。

目前,大家比较关注的川普阵营解决大选争端的路径有两个。一个是常规的司法诉讼,即先在有争议的各州法院,之后在相关的联邦“巡回法院”,甚至是联邦最高法院提起各种诉讼,以便决定相关州的最终结果。如同2000年小布什和戈尔的情况一样。这个是目前川普团队大张旗鼓在做的事情。负责这些诉讼的律师主要是朱利安尼和林伍德两位大律师。

另一个路径就是走总统选举的宪法流程。目前总统选举的流程还未走完,至少还需要在12月14日由各州的选举人投票选出总统。由于目前争议很大,这个投票结果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变数,如果川普和拜登均没有获得超过半数的选举人票,那就还需要转到众议院,由众议院权变选举,即contingentelection,一州一票投票决定。

除了以上两条路径外,还存在不存在第三条路径?显然是存在的,这也就是鲍威尔当下正在着手做的。

鲍威尔在美媒CBS上发表的声明中说:“我搜集到的证据非常充分,足以证明这个软件工具(Dominion)被用来转移数百万张选票,从川普总统和其他共和党候选人那里转到拜登和其他民主党候选人名下。我们正在着手准备我们的诉讼,并计划在本周提交。这将是史诗级别的。

我们不允许这个伟大的共和国被外部和内部的共产主义者偷窃,也不允许在香港、伊朗、委内瑞拉和塞尔维亚等地的外国角色窜改、操纵我们的选票,他们既不尊重生命,也不尊重这个非凡国家的引擎——人民。”

许多人都不知道,在美国有一个很特别的法院——外国情报监控法院,U.S.ForeignIntelligenceSurveillanceAct,简称FISC,主要审理有关间谍和国家安全的案件,权力巨大,其审判结果即为终审。鲍威尔所做的涉及Dominion投票机的调查,和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很可能是重叠的,都是冲着FISC去的,是一场特殊的司法诉讼。

试想,如果选举大数据已经流出境外,受到互联网远端的遥控,则已经是国家安全的问题。非内政问题的解决,已经不是管理大选的州政府和各级法院的差事了。如果美军真的突袭了在德国的备份服务器,显示军方已介入调查。按照国会1978年通过的联邦FISA法案,司法部有权采取行动并设立特别法庭,非公开的审理案情。为防止对选举的干扰和破坏,早在2018年9月,川普政府就下达了“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的行政命令,允许司法部可以针对涉嫌干预美国选举的外国势力以及相关的个人或公司,进行资产查扣,也就是冻结他们的资产,禁止交易或转移。换句话说,那些涉嫌参与选举舞弊的政治人物、投票机公司、海内外媒体以及相关的个人或实体,完全可能都已经落入了这个行政命令的追查范围内,并在这个国家紧急状态下受到惩罚、查扣资产。

如此看来,深挖计票系统的问题和是否有国外参与,从而尽快进入这个程序,这或许才是川普阵营发起的司法大战的终极“武器”。

从这个角度再看川普团队关于鲍威尔大律师的声明,其实并不令人意外。这是一场人类正义与邪恶的终极之战,它绝不简单,真正为川普总统做事的人很多并不都在白宫。这次所谓川普总统“远离”鲍威尔,其实是以退为进,让她由此摆脱大选和党派的格局限制,释放束缚在其身上的桎梏,从原先的身份中跳脱出来,从而能够真正代表大众、代表国家,将诉讼提升到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这个更高的层面。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