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洁夫称器官移植要世界第一 学者:中共按需杀人

骆亚、张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5日讯】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已受到各界谴责,但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公开称,中共器官移植“仍不能满足社会经济发展需求”;中共器官移植2023年要世界第一。多名学者指,中共仍在按需杀人。

黄洁夫:中共器官移植将成世界第一

11月20日,2020器官移植科学论坛(TSS)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中共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会后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做了上述表述。

黄洁夫称,和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相比,器官移植的数量和资源还是不够的;中国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也远远不够;美国每年开展器官移植三万多例,中国应当增加到一年五万例,希望到2023年,中国能成为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国。

美国多高官谴责中共活摘器官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早已在全球曝光,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谴责。就在最近,美国多名高官公开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等群体的器官。

10月21日,美国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对美媒说,中共强摘法轮功、维吾尔族人、藏族和基督徒等良心犯的器官,让所有人的良知感到震撼。

布朗巴克说:“川普(特朗普)政府继续保护和促进所有信仰、团体或完全没有信仰的人的宗教自由。”

10月16日,美国助理国务卿德斯特罗(Robert Destro)在关于打击强迫劳动、人口贩运的记者会上在回应法轮功议题时表示,没有比盗取器官更可怕的人权侵犯,美方已经展开对中共强摘器官的实际调查,并鼓励掌握明确信息的人给美方提供信息。

学者:中共按需活摘良心犯的器官

美国正在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之际,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仍称,中共仍要大力发展器官移植业,引发外界关注。

大陆独立媒体人吴特、悉尼科技大学哲学博士凌晓辉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仍在继续“按需杀人”,仍在活摘包括法轮功学员等在内的良心犯的器官。

大陆学者:大陆早就是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国

大陆独立媒体人吴特表示,黄洁夫表达的意思就是:要扩大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业,“赶超美国成为第一器官移植大国”。但这只是一个吸引眼球的噱头,其实,中国应该早就是“世界第一器官移植大国”了。

早在2016年6月,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曾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

这份最新报告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6万至10万例,2000年至今可能高达150万例;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就是法轮功学员。

吴特指:“仅根据各大医院公开信息加总统计的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就远高于官方宣称的器官移植数量,实际上发生的器官移植就更多。而且中国大陆等待一个器官的时间远远短于其它国家,甚至比美国这种自愿捐助体系完善的国家更短,以至于在一些国家去中国大陆‘器官旅游’都成了产业。所以说,器官移植数量这一块中国大陆实际上早就超过美国了。”

吴特说:“但是这种超过是建立在极其不透明的器官收集过程之上的,换句话说就是存在严重的强摘器官、按需杀人的现象。”

“中共当局一开始是完全不承认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来源是有问题的,一口咬定全是自愿捐赠的,后来在舆论压力下才承认有死囚器官。但即便所有公开的死囚都被摘除了器官,也填不上实际移植和自愿捐献之间的窟窿,这中间肯定是有强摘(器官)存在的。”

江泽民曾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2018年7月15日,黄洁夫在中共央视节目中承认,“长期以来,中国器官移植来源主要依靠死囚,尽管法律规定死囚应‘自愿捐献器官’,但是法律执行上仍存在漏洞,中国器官移植产业形成了一个灰色地带。”

吴特表示,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落马后,黄洁夫曾出来承认中国器官移植存在问题,但他把这都归咎于周永康领导下的政法系统,但不是全部事实。“事实上,强摘器官这件事情是得到中共高层默许甚至支持,由军队、武警、政法、医疗等多个系统一起参与的行动,也就是整个体制的问题,不是周永康一个人的问题。”

中共多名高官也曾表示,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曾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2014年9月,“追查国际组织”以匿名的形式调查中共总后勤部卫生部前部长白书忠时,他说,江泽民批示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等。

2013年8月,《大纪元时报》独家获得一份录音文件。录音文件中,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2006年9月13日随同中共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曾亲口承认:“江泽民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

“中共现当局不思悔改”

吴特指,中共现当局不反思和整顿这些问题,却又让黄洁夫出来放风说还要扩大中国大陆器官移植规模,“可见他们是不思悔改,还要在大面积强摘器官、按需杀人的歪路上越走越远,肯定会造成比现在更大的人权灾难”。

他表示,因为既然要扩大规模势必要涉及到更多人,除了之前主要涉及的法轮功学员,新疆集中营关押的少数民族穆斯林、各种政治或良心犯甚至监狱的普通在押人员都可能成为强摘器官的目标。

“其实这并非很难想像的事情,中共的迫害逻辑一直是从一小部分人开始再扩大到更多人,从开针对法轮功的洗脑班发展到开针对所有访民的‘法制教育中心’、新疆集中营模式外溢到西藏,都是例子,未来很可能所有的大陆关押场所(一般监狱、集中营、洗脑班等)都会成为器官供体库。”吴特说。

“中共器官移植早就超过五万例”

中国问题研究学者、悉尼科技大学哲学博士凌晓辉表示,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提出2023年的器官移植手术达到五万例,其实中共器官移植“一直就超过五万例。中共打压法轮功以来,它们的器官移植量就是直线性上升,远远超过这个数”。

“他为什么要这么提?他提的最主要原因,就是要把受到全人类指责的活摘器官这样一个罪行给模糊化。”凌晓辉说,中共活摘器官2006年曝光后,国际社会多次呼吁独立调查,但中共根本不让调查。

“中共仍在活摘器官”

8月13日,美国《国家评论》杂志披露,一名居住在日本的中国女子到中国做心脏移植,在十天之内,中方就为她准备了四颗可以移植的匹配心脏。

凌晓辉指,中共现在仍在按需杀人、按需在活摘器官,在日本的中国女子的心脏移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所以中共在活体摘取,特别是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还有良心犯器官的这件事情上是非常非常清楚的。

凌晓辉表示,器官移植的最大的难处就是器官的来源。尽管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但是由于中国传统观念“死后要完尸”的影响,所以很少有人愿意把器官捐出去。

“最开始中共连用死刑犯的器官,都不承认的,因为用死刑犯的器官,也是不人道的。但是后来,因为纸包不住火,实在这个器官移植量太大了。中共才承认用死刑犯的器官。”

“但是,大家知道这个死刑犯是有数的。他的死刑犯的数量远远少于这个活摘器官的数量的。因为他们器官比囚犯要多的多,所以中共官方就不得不多次改口。”凌晓辉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