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谬论难掩大选舞弊 谁令美国蒙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自11月4日以来,乔·拜登、左派媒体、民主党和共和党一些人士持续攻击川普总统,诬蔑其团队的法律挑战“没有证据”,“让国家难堪”,“破坏我们对政府体制的信任,对民主的信任”。

这些谬论与事实和法律相抵触,暴露了反川普势力的恐慌和虚伪。事实上,大搞选举欺诈的团伙才是破坏民主、令美国蒙羞的罪犯。

一、大选已经结束?

11月23日,美国联邦总务署发信通知拜登,表示将为其过渡团队提供资源。总务署署长墨菲在信中强调,提供过渡资源的决定不应被理解为是确定一名候选人已经赢得选举,真正获胜者将由《宪法》规定程序确定。

川普(特朗普)总统对此表示,总务署不能决定谁是美国下一任总统。

同一天,川普竞选团队首席律师鲁迪·朱利安尼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表示,他们最终将在最高法院(对选举舞弊案)提起全面上诉。

11月24日,林伍德(Lin Wood)律师在推文里说,西德尼‧鲍威尔律师将于11月25日在乔治亚州提起诉讼,诉讼会揭示真相。

亚利桑那州州长、共和党人道格·杜西(Doug Ducey)11月18日表示,在所有法院案件没有得到解决前,该州的选举就没有结束,因此他不承认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胜选。

11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就美国大选表态说:“我们将与美国人民信任的任何人一起合作,但这种信任只能给予一位其胜利已被反对党认可的候选人,或者在(选举)结果被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得到确认之后。”

事实表明,大选没有结束。那些急着叫停、逼川普认输的人,无非是担心更多的选举欺诈证据将被曝光,法律诉讼将还原真相,令偷窃选举的企图落空。

二、选举舞弊是无根据指控?

本次大选是否存在欺诈现象?从常识判断、选票数据分析和证人指控这三个方面来看,答案都是肯定的。欺诈不仅发生了,而且范围极广,手段多样,至少造成数百万张选票被篡改,破坏力极大。

近三周来,美国多个州的数十万民众抗议选举舞弊,乃是基于事实、出于义愤。他们当中的许多人目睹了投票中心的不合规乱像,还有许多人的合法选票被计无效,一些人到达投票中心后竟发现自己已被人冒名投票。抗议者的指证及呼吁在社媒上广传,少数保守派媒体对此有详细的报导。

密歇根州韦恩县(Wayne)验票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威廉‧哈特曼(William Hartmann)在宣誓声明中说,韦恩县明知底特律的已批准选民数量和投票数量之间存在巨大差异,仍然认证选举结果。

底特律市公务员杰西‧雅各布(Jessy Jacob)在书面证词中说,她亲眼目睹,选举员工在选举后第二天,将数千张缺席选票的日期倒填,以使这些选票看起来合法。她宣誓说:“我估计对数千张选票做了这类事。”雅各布还提到,70至80名选举工作人员被指示伪造选票,这可能是大规模的欺诈行为。

在乔治亚州,至少九名参加上周该州选举审计的选票观察员签署了宣誓书,声明他们观察到邮寄选票的可疑问题。这些选票几乎都统一投给拜登,而且处于崭新的原始状态,即没有折痕,表明选票并未按照要求放到信封里邮寄。

再看宾州,11月3日午夜过后,川普总统在宾州领先近70万票之多。此时,宾州等几个民主党控制的州统一停止计票。几小时后,大批投给拜登的选票一下子冒出来,拜登得以“赶超”,翻转得不合常理。

威廉姆斯学院数学专家史蒂芬‧米勒(Steven Miller)教授在11月17日的宣誓声明中表示,他分析了宾夕法尼亚州选举的相关数据,并且结合对该州选民电话采访的调查,结果显示,该州有高达10万张缺席选票令人质疑。

然而,以上多个州的州长、州务卿等官员无视公开的证据,一口咬定不存在选举欺诈。早在大选投票前,个别宾州高官就声称,川普不会赢。

目前,川普总统的律师团队已经掌握了大量证据,其中一些证词已在网上公布。

朱利安尼律师在11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们仅在宾州就获得了220份宣誓证词。他在11月23日受访时说:“媒体谎称我们没有证据,他们只是懒得看我们的上百份证词。这些证词都来自公众,来自那些被偷走选票的美国人。”

鲍威尔律师专注于投票机系统舞弊,她说:“我正在收集的证据数不胜数。该软件工具被用于将川普总统和其他共和党候选人的数百万选票转移到拜登和其他民主党候选人名下。”

林伍德律师提到鲍威尔律师即将提起诉讼时说:“美国的敌人将否认这些指控。不要相信他们。请相信西德尼和我。我们热爱美国与自由。而我们的敌人却不是。”

大规模的欺诈破坏了大选的公正和透明,侵犯了数百万选民的基本权利。然而,反川普势力不仅对此视而不见,反而倒打一耙,指责追查舞弊的一方。这种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行径比欺诈更卑劣。

三、追查舞弊是维护宪法的爱国之举

大选纷争的核心,不在于谁输谁赢,而在于维护法律和道德,这道底线本应是美国及所有国家的根基。

然而,自称获胜的拜登一方,包括左媒宣传机器、见风使舵的政客,他们高喊著“民主”,却对数十万愤怒民众的呼吁视若无睹;他们称选举“公平”,却无视上千份宣誓证词及数百万选票被篡改的恐怖事实。更有甚者,他们煽动和坐视举报人和正义律师受到骚扰和威胁,甚至酝酿对所有川普支持者和所有共和党人的清洗。

川普总统11月23日晚发推表示,本次大选是美国史上最腐败的选举。他说:“我们正在全速前进,永远不会对假选票和Dominion退让。”

人们也不应忘记,鲍威尔律师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选举欺诈“令人震惊、心碎、愤怒。这些行径是我能够想像得出的最不爱国的行为。”

因此,维护选举公正,不向犯罪分子妥协,才是真正的爱国行为。所有不惧恐吓站出来指证选举欺诈的选民,所有挑战选举不公的律师,以及敢于向假选票、假胜选说“不”的个人和组织,都值得敬佩。

那些与破坏大选的罪犯握手的政客,那些为舞弊洗白、向良善进攻的喉舌,任由美国陷入谎言、腐败、欺诈和仇恨的深渊。他们都是这场世纪大案的帮凶。

一场大选,划出了善恶的分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