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基辛格等国防部顾问被免 川普再清沼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根据11月25日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报导,五角大楼当日发表声明,免除了美国国防政策委员会的11名知名顾问之职,他们中包括前国务卿基辛格和奥尔布赖特,奥巴马时期的海军作战部长、退休的海军上将鲁格黑德,五角大楼前首席运营官鲁迪·德莱昂,前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高级委员简·哈曼,前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埃里克·坎托,布什政府时期的财政部副部长麦考密克,前国防部高级官员富兰克林·米勒,克林顿政府时期副检察长杰米等。

虽然代理防长米勒客气地感谢他们的贡献,但从被免除的这些顾问的背景看,很明显这是川普在解雇前国防部长埃斯珀等国防部高级官员后,在国防部清除华盛顿沼泽的又一举措。

资料显示,国防政策委员会(DPB)是美国国防部的联邦咨询委员会,成员通常包括前军方将领、国务卿、国会议员和其他高级外交官和外交政策专家等,因此被视为军方高级官员的智囊团,其目的是“为国防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和国防政策副部长提供关于国防政策重大事项上的独立、广泛的建议和意见,以维护公共利益。其专注于国防部战略规划的核心长期、持久性问题,并将负责国防部长、国防部副部长和国防部长针对该主题的长期或短期主题的研究和分析”。

在过去的岁月中,国防政策委员会主要是五角大楼咨询非军方专家意见的一种途径。然而,它在乔治·W·布什总统任期时,却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其前主席理查德·珀尔(Richard Perle )对伊拉克战争的决定产生了影响,而杰克·基恩(Jack Keane)在2007年增加伊拉克作战部队时发挥了作用。

无疑,在对中共政策方面,以尼克松时期的国务卿基辛格为代表的这些被罢免的顾问,以“拥抱中共”为主,而这与川普上任后调整的国家安全战略,即将中共视为“首要敌手”的强硬政策是相左的。尽管无法确定他们在美国对中共的外交政策制定方面的影响有多大,但美国自克林顿到奥巴马任总统期间,任由中共在军事、经济方面坐大,任由中共窃取美国的先进技术,并全方位渗透美国,是不争的事实。基辛格等人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小觑。

作为曾被中共四代领导人接见的唯一外国政要,基辛格自1971年开始,先后七十多次到访中国,其中50次是官方访问,20次是私人访问,但大多都属于商业性质,为其众多与中国有生意往来的客户服务。他1982年以其名字命名的咨询公司,帮助了其90%的欧美客户在中国拓展业务,帮助企业在中国联系政府官员和国家领导人,也因此,奉行功利原则的基辛格被讽刺为“跨国掮客”。

基辛格能得到中共领导人的赏识,能在中国大陆市场畅通无阻、活动自如,在于他给中共提供了切实的帮助,比如促成尼克松访华和中美建交,从而拯救了困境中的中共;在改革开放后,帮助中共引进外国资本和技术;在美国为中共政府游说,包括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暗中出力,游说美国政府放弃制裁;基辛格等人还以“美中关系协会”为幌子,在华盛顿组成了庞大的为中共游说的团体,在贸易、人权等方面为中共辩白,以左右国会的相关决议。

2011年,基辛格在出版的《论中国》(On China)一书中,对中共的极权统治,对毛时代造成的大众死亡,都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甚至对共产党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和市民的六四屠杀,也为中共政府辩解,并对当今中国的恶劣人权现状完全回避,只是强调中国的稳定和发展、中国的繁荣和大国崛起等。

再看克林顿时期的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其创立的奥尔布赖特集团与克林顿时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塞姆尔‧伯格创立的美国石桥国际公司,联合组成了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奥尔布赖特担任董事长,其公司的业务范围主要包括协助客户制定并实施中国市场的经营战略等,这与基辛格开办的咨询公司性质类似。而如果没有与中共官方的勾兑,该集团能顺利在中国大陆开展业务吗?奥尔布赖特几次访华与中共高官的会面似乎并不简单。

这样的基辛格、奥尔布赖特以及其他与中共勾兑的美国高官,无论是在国防政策委员会,还是在其它政府部门,都大量存在,也足见中共对美国政治的深度渗透。他们在川普上台后,依旧抱着同样的论调希望影响川普的针对中共的政策,但是基辛格等人意识到,他们根本无法介入川普政府的决策圈,他们也看到了美中关系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因此,基辛格等“亲共派”曾给中共开出药方,那就是“超越旧制度”,“改变自身的政策,如降低关税,降低非关税的壁垒或者是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监管更加透明,将对外开放落实到实处”。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失望了,因为北京政权不但没有接受他们的药方,反而一再在贸易谈判过程中戏弄美国,一再对外彰显其邪恶,甚至将病毒有意散播到美国,干预美国大选,让更多的美国人看到了中共的真面目。而曾经从中共手中获得巨大利益的基辛格们,也不得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继续为中共利用,比如公开力挺北京支持的拜登,贬低川普等。奥尔布赖特就曾在2018年批评川普蔑视国际规则、侵犯美国司法、纵容警察暴力、诋毁联邦执法机构等,而这也是中共的论调。

在川普第一任期内摆脱若干掣肘,站稳脚跟,获取大量民心并将赢得连任的大背景下,业已认清中共与美国深层政府勾兑,破坏大选,埋葬美国民主的川普,当下对外的首要任务是消灭中共,对内则在针对大选舞弊发起诉讼的同时,整顿华府的官僚运作,彻底改变华府的政治生态,即“排干沼泽”。川普近期解雇若干政府高官,就是具体的行动。

如今,则轮到了那些或有着美国深层政府背景,或与中共有勾兑的美国国防政策委员会的顾问们。川普此举一是向美国深层政府和中共“宣战”,表明自己绝不妥协的态度。二是通过调整清理国防部和其相关机构,确保成员执行川普的命令,同时防止这些被免职的顾问获取军事方面的机密,避免干扰川普未来的行动。对于川普的决心和行动,北京中南海是否已经感到了末日来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