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戈萨尔:媒体无权宣布大选结果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8日讯】美国的几大媒体都称2020年的大选是副总统拜登胜出。但选举并没有真正尘埃落定:佐治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已经被要求重新计票;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诉讼也在进行中;还可能有其它的质疑。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采访了亚利桑那州联邦众议员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了解他对选举现状的看法,大科技公司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以及他认为需要怎样才能重新获得美国人民对大选的信任。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对选举现状的看法

杨杰凯: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议员,欢迎你再次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戈萨尔:谢谢!杨,我很高兴能参加这个节目。

杨杰凯:戈萨尔议员,就在不久前,许多媒体宣布乔·拜登现在是美国当选总统。我想知道你如何反应。

戈萨尔:我觉得很有趣,因为他们没有资格这样宣布,而是要由国家本身来宣布。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从来都不是唐纳德·川普的朋友。我确信他们会这样做,所以,(我告诫他们)不要轻易下断言(So be careful what you ask for,俗语,本意是莫轻易许愿!)。

杨杰凯:我现在在纽约。随着这个消息的传播,我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光听声音判断的话,有很多人在鸣笛等等,所以看起来,似乎相当多的人,已经接受了所宣布的内容。

戈萨尔:他们可能已经接受了,然而其中仍有很多(悬而未决)留有(变化)余地的地方,我希望确保这是一个公平的选举,即每个人的选票都被正确地计算和记录。

杨杰凯:据我所知,你现在正前往州首府。那里会发生什么事吗?

戈萨尔:无论他(川普)在做什么,都是为了确保各州政府,确保他们有一个公平的选举,确保选票被投出后能被正确记录。我们要注意的一件事就是软件。这似乎是一个问题,因为这与在威斯康辛州使用的是同样的软件,克拉克县也是如此,乔治亚州也是如此,那里的情况,似乎非常不正常。

总统来过亚利桑那州我所在的(第四国会)选区4次,两次到尤马(Yuma),一次到(亚瓦派县)普雷斯科特(Prescott),一次到(莫哈维县)牛头城(Bullhead City),反响非常热烈,非常热烈,所以这些(选票)数字似乎未核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知道还有一些选票还在那里(待统计),所以他仍然有机会扭转局面。

但是我们要确保美国公众感觉到……特别是我所代表的亚利桑那州选民,能够确信这个过程是正确的。如果是算法有问题或软件出了故障,我们需要找出它。我认为这是宪法所要求的,以确保选举的神圣性:每一张选票都是合法地投出的,并且被正确地统计。

杨杰凯:你有什么理由相信这个软件可能有问题?现在你怎么看?

戈萨尔:在密歇根最终发生的事情,就是他们注意到这个算法开始起作用,实际上把共和党的选票,变成了民主党的选票,仅仅在那个地区就有6000张选票。所以,重申一下,(那个)软件,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故障,这是非常麻烦的,因为问题很有可能存在于他们实际推出的每个软件包当中。

同样的软件在整个乔治亚州被使用,德克萨斯州拒绝使用它,还用在了亚利桑那州的马里科帕县。顺便说一下,(在亚利桑那州)只用在马里科帕县。然后,在内华达州只用在克拉克县。它还用在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伊利诺伊州。所以美国有很多州都在使用它,而且他们都不是唐纳德·川普的支持者。所以,(纠正软件问题)这是一个时间短、代价小的行动,来让美国公众重新认识到,我们的选举不受俄罗斯或其它国家的影响。

建议对亚利桑那州的所有选票进行手工统计

杨杰凯:那么应该做些什么来评估这个问题呢?你有什么建议吗?

戈萨尔:总之,我们正在要求对我们州的所有选票,进行手工统计,包括共和党、民主党和无党派人士的选票。你去统计所有的邮寄选票,你去统计它们,然后与机器的统计进行比较。这应该能告诉你,票数应该一样的、相同的。如果不是,如果有很大的差异,你就能发现问题。

否则,你会猜测这个算法被做了手脚。我的理解是在大选开始之前,在这些程序启动前,被人放了一个补丁。

杨杰凯:你对结果的预期是什么样的?或者你有什么预期吗?

戈萨尔:如果软件系统有内置的问题,它会显示出来,很容易弄清楚,只是很耗时,但是我认为,尽管这个国家目前党派之争严重,这是一次重获美国人民信任的了不起的行动。

信任就是一系列的承诺得到兑现。如果我们说前副总统拜登赢得了选举,那就让我们确保能验证它,确保我们能让人们放心:事情果真如此。但是,如果你一次又一次地向人们承诺一些事情,却没有兑现,一些人也没有为他们所做错事承担负责,比如那些指控唐纳德·川普的民主党人一样,人们对这个体系就会失去信任。

除非我们现在就这么做,否则乔·拜登当美国总统,能有什么可信度和正当性呢?特别是当你已经知道了,(《纽约邮报》曝光的丑闻——)那个电脑里装满了亨特·拜登的东西,电子邮件和图片。现在美国公众已经不相信这些了。

杨杰凯:你实际上正在呼吁州长召集立法机关的特别会议。是什么内容?目的是什么?

戈萨尔:我们要做的就是根据我们的宪法,由我们的州立法机构对选举进行监督,关注马里科帕县的所有不同地区的选举,以及他们对周围所有县的影响。所以在我们州,州长必须重新召开一次特别的立法会议来实施监督,这就是我们的目的。目前,州议会在休会。现在他们仍在发挥领导作用,但是我们需要做的是让他们回去工作,支持这次审计,把审计作为第一步。

媒体断然宣布大选结果是不合法的

杨杰凯:回到我之前的一个问题上,我的问题是,你对媒体断然宣布这次选举的结果的做法,有什么担心吗?很多媒体都参与了,你担心他们对美国公众产生的影响吗?

戈萨尔:杨,我们曾经说过,没有人可以用故意暗示(subliminal messages)(误导民众),这是不合法的。这与说唐纳德·川普将在全国各地遭到重挫(be creamed),有什么不同?事实并非如此。

无论他们怎么想,这都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竞争,而且他们整个过程中,几乎都不公平:压制总统言论、大媒体参与推动、大型平台推动反川普运动等等。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确保美国公众知道,尤其是现在,需要让公众知道,这个软件出现了一个故障,尤其是在密歇根州。我们需要确保故障不会发生在乔治亚州,其影响可能是巨大的,在亚利桑那州,在内华达州也是一样。

杨杰凯:你预计这(手工计票以比对结果)要花多少时间?

戈萨尔:这要看实际需要了。从目前来看,如果资源和人力充足到位,时间不会超过两个星期。这只是他们的正常程序的一部分,涉及的范围稍微广了一点。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查看县记录,对他们的全部投票做一个抽样调查,然后寻找一些错误。

这就是再向前走一步,说“我们有一个问题,所以我们要确保这个问题在整个投票过程中不存在”,因为,可以创建一个算法,随机跳过。这就是你必须做全面审计的原因。

极左派收集川普支持者信息 应提法案阻止违宪行为

杨杰凯:那么,议员先生,我想换一下话题。我看到了你对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大·奥卡修·柯蒂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发的一条推文的评论,该推文的大意,似乎是号召人们收集川普政府官员、川普竞选团队成员以及川普的支持者等等的个人信息,你做了一些评论,我想请你谈一谈。

戈萨尔:好的。那个推文充满了马克思主义色调,收集你的对手的信息,这种做法正是美国公众所谴责的。我们不能容忍这种做法。从现状来看,他们对唐纳德·川普都做了什么?

他们提出了所有这些指控,都是不实的指控,没有一个能证明具有任何可靠性,实际得到的结果,就是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开始站出来说,(《宪法第一修正案》中)关于诽谤的法律需要重启,这样我们就能看到这些不实的指控,是如何毫无顾忌地被公然抛出来的。

我猜想她不相信《第一修正案》,不相信言论自由,对吧?令人震惊的是,我们竟有这样的人处于那样的地位,不相信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宗教自由。这正显露了她的本性。

杨杰凯:有人做了回应。我不熟悉这个组织,也许是“让川普担责项目”(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迈克尔·西蒙(Michael Simon,前奥巴马政府的幕僚)说,“我们将收集每一个川普政府的工作人员,竞选团队成员,他们的代表,所有人(的信息,以进行清算)。”这个组织是什么?

戈萨尔:我不知道。我能做到的,我能处理的,我才说。我觉得这很无礼。这和在其它社交平台上做的事情是一样的,杨。他们正在未经你的允许,收集你在用户平台上的言行。

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出法案,来处理这个问题,阻止审查,阻止数据收集,阻止拼凑线索(以按图索骥进行清算)。这些都是表达自由、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重要方面。这正是我们宪法的全部意义所在。所以这确实显示了她(AOC)在马克思主义外衣下臭名昭彰的卑劣形象。

大型科技公司在选举中的表现

杨杰凯:现在,让我们来谈谈大型科技公司方面的问题。关于媒体方面我们已经谈论了一些。你怎么看待大型科技公司,在这次选举中的表现?

戈萨尔:这不用我说。在这个问题上最重要的专家,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爱泼斯坦博士(Robert Epstein)。他在参议院听证会上作证时说,在2016年大选期间,有超过200万张选票(在科技巨头的操纵下)被推动去到希拉里·克林顿那里。在(2020年)这次选举中,他们打算争取超过1500万选民。

但是看看他们最近所做的事情,在总统刚一谈到选举的时候(就通过封帖等)审查他的发言,这有多么的专制!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质,限制言论、集会和内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删除(《通讯规范法案》的)230条款(注:社交媒体的免责条款,即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无需为第三方使用者的言行负法律责任,同时也保护了其对部分冒犯性的内容进行限制,或者赋予他人技术手段来限制冒犯性内容的行为),确保他们对错误的行为和压制言论自由负责。现在他们要负的法律责任是(作为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让读者可以去到他们的平台(自由发言),但是当他们的行为就像发布者,和你们(报纸)一样,那麽如果他们发表虚假言论,就应该可以被起诉。

法案要求:科技巨头得到用户许可才能过滤内容

杨杰凯:关于选举结果等方面,我在总统的推特上看了一下,在一连串的这些帖子中,有大量的帖子都有这样的警告,你只有快速点击才能阅读。

戈萨尔:重申一下,他们可以表明,他们确实能践其所言,它(我提出的法案)实际上提供了人们想用的过滤器,并确保这是平台必须履行的义务,所以,我的提案中所有关于定义什么是非法言论,并且由我自己来决定的内容,现在都讲得通了。

现在他们已经表明,他们可以做过滤器,他们可以做到对每个人进行一对一过滤。所以对我的提案应该没有异议,(内容过滤器)应该是双方(平台和用户)都同意的,因为每个人都信仰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宗教自由。

杨杰凯:你能用几句话告诉我,(你的)这项法案的确切目的吗?

戈萨尔:它确定了一种广泛的豁免权,这是由法院解释的,而用户不能起诉平台任何事情。他们真正拥有这种豁免权的时候,是在他们充当一个平台,而不是一个发布者的时候。他们不想为那些在他们的平台上,发出或删除的内容承担责任。

但是现在他们成了发布者,实际上平台与用户有了对话,这是城镇广场,是交流思想的地方。所以最终发生的事是,在他们审查人们的时候,他们限制了言论自由。如果他们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他们就得把豁免权拿掉,这样就和你们或者其它媒体一样,承担同样的责任。所以如果你做了错误的指控,或者你审查了某人的言论,你就有可能被起诉。

杨杰凯:那么,你如何看待司法部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呢?

戈萨尔:我觉得很棒。但是我认为人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在做反垄断之前先取消230条款,否则你就等于是把当前平台上的5条或10条大鲨鱼,分成小食人鱼。如果它们要把你吃掉,这取决于它们的撕咬的力度,因为它们仍然具有一揽子豁免权。所以现在人们所做的就等于是给他们一群人一揽子豁免权,这样做实际上是不应该的。如果你和我都不能享有豁免权,为什么他们可以享有豁免权?

杨杰凯:议员,基本上围绕着整个选举过程,你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什么?

戈萨尔:我认为你将看到媒体攻击川普政府,就像他们在过去四年中所做的一样,甚至在他成为候选人之前。我想你会看到“拜登政府”,或者叫前副总统和他的临时政府,开始把人安置到位,这就是我的观点。如果这(纠正选举乱象的)一切(努力)都失败了,他将成为美国候任总统,那么你最好做好准备,因为他制造了一个烂摊子。

我实际上认为,这要取决于对这些挑战的处理结果,你需要构建美国公众的信任,否则你会使情况变得更糟。对穆勒案、拜登案、乌克兰案、奥巴马案、干涉川普政府案、拜登惨败等进行调查,你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人们会在全国范围内谴责“正义没有得到伸张”。

怎样才能重新获得美国人民对大选的信任?

杨杰凯:议员,你认为如何让整个美国,重新获得对未来政府的信任?

戈萨尔:我认为正义必须得到伸张,尤其是当你看到亨特·拜登的电脑里有备份电子邮件时,这些邮件表明副总统拜登和他的儿子为了个人利益,故意地和蓄意地干预美国的事务。我们还在调查乌克兰事件和奥巴马门事件,这份(联邦检察官)德拉姆(John Durham)的调查报告需要完成。

当你结束调查,美国人民会说:“等一下,什么?哇!哇!哇!如果我受到这些指控,我早就进监狱了。我不会有机会逃脱,(只要)收了200美元(就是有罪),而不进监狱(是不可能的)。”他们想看到证据,如果你是无罪的,就让证据说话。

如果他们不打算这样做……我认为一切需要公开,因为我们被管理著,我们希望确保我们对我们的政府的运作方式有信心,共和国的运作是基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也是我们的共和国继续前进的前提。

杨杰凯:议员,最后还有要说的吗?

戈萨尔:是的。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危险的时刻。如果事情处理不当,我们会两败俱伤。如果我们能着手开始构建美国人民的信任,也许这是新时期的曙光,但这取决于你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确保信息的透明度,确保信守承诺,确保人人都在为共同的目标共同努力,并且获得尊重。

杨杰凯:戈萨尔议员,感谢你接受采访。

戈萨尔:谢谢!杨,谢谢!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