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推荐 前众议长:每个共和党州议员必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9日讯】前美国国会众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周六(11月28日)推文说,每位共和党的州议员都应阅读民意观察员帕特里克‧巴沙姆(Patrick Basham)的分析,并要求监督委员会审查州内的大选投票。

“巴沙姆说得很清楚,这次选举几乎可以肯定是在5个州被盗的。每个美国人都应该担忧这起选举盗窃案。”

巴沙姆是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前兼职学者和高级研究员,也是民主研究所(Democracy Institute)的创始理事。巴沙姆曾任加拿大弗雷泽学院社会事务中心的创始主任。

但他自称民意观察员。

巴沙姆周五(27日)在《旁观者》(The Spector)发表文章(题为“为何2020年总统大选令人极其费解”,Reasons why the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 is deeply puzzling),指出美国大选结果多处违背常识。

他写到,现在谁要大声说一句自己觉得2020年总统大选的结果很奇怪,谁就会被嘲笑成阴谋论者。

“那就当我是一个阴谋论者吧……11月4日周三凌晨,美国民主制度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确实合情合理。”巴沙姆写道,“我是民意观察员,我发现这次选举令人极度困惑;我还认为,川普(特朗普)竞选团队仍是在其权利范围内对选举结果进行辩论。”

他在文中列举了2020年大选的一些基本事实,以及违背常识的地方,质疑川普怎么可能输掉。

首先,川普总统获得的选票超过过去任何一位寻求连任的总统。

与2016年相比,川普2020年大选中增加了1,100万张选票,在历史上寻求连任的总统中,川普获得的支持票数增长排名第三。

相较而言,奥巴马总统连任时的票数(2012年)比4年前要少350万票。

第二,川普2020年获得的投票增加了很多,根据出口民调,川普在许多主要群体中的表现都比2016年好得多。

95%的共和党人表示,投票支持川普;天主教徒也以更高的比例支持他;川普在郊区男性工薪阶层白人中的欢迎度也表现出众。

另外,川普还是自1960年以来收到少数族裔投票率最高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在非裔选民中的支持率也比2016年增加了50%。

反过来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在全美范围内的非裔支持率低于90%,而这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通常能保持住的投票率水平。

此外,川普在西裔美国人中获得的投票中也增加了40%至67%。从数学上说,在西裔人口占60%左右的州——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新墨西哥州——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赢得这些州。

第三,领头羊州(风向州)比2016年更偏向川普。佛罗里达州,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在美国的媒体调查中都显示,川普会大幅拿下。

自1852年以来,只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赢得这三州后就失去了选举人票,而他在1960年如何败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至今令人生疑。

至于中西部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向来与俄亥俄州和爱荷华州保持一致。俄亥俄州又跟佛罗里达州通常保持同方向的摇摆趋势。当前的统计显示,在少数城市外围,“铁銹带”都偏向川普。

也就是说,这三个州的走向本应随领头羊州偏向川普,但结果却不是。

第四,拜登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领先,都因为大量的城市非裔选票涌现。

在这几个州对应的民主党大城市——底特律,费城和密尔沃基——都出现了雪崩式的非裔选票。

拜登的“获胜”优势几乎完全来自这些城市中的这类选民,而巧合的是,他的非裔选票总是在决定胜选的关键地点以及关键时刻出现。

在其它可类比的州、可类比的群体中,拜登都没有得到同样的支持,这对于总统胜选者来说是极不寻常的。

第五,拜登比奥巴马输掉了三百多个县,却比奥巴马拿到更多的选票。

媒体报导说,拜登在全美范围内赢得的选票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但他只拿下17%的县,是历史上拿下县数最少的一位;他只赢了524个县,相比之下,奥巴马在2008年赢了873个县,但现在的报导却是,拜登的总票数上超过了奥巴马。

换句话说,拜登必须在524个县拿到超过奥巴马当年873个县的选票,那平均每个县的投票率至少增至奥巴马当年的一半以上,这很难解释过去。

第六,胜任的总统候选人通常能带动、帮助同党同僚拿下其它席位,但拜登却没有。

共和党人保住了参议院,并在众院迎来了“红潮”,赢得非常激烈的27个选区的竞选席位。此外,川普所在的政党并没有失去任何一个州的立法机构,实际上共和党在州一级的控制权取得了进步。

也就是说,选民会倾向于选择喜欢的总统候选人,同时也挑选候选人所在党的国会议员,但拜登和民主党却没有表现出这种规律。

第七,民意测验和非民意测验之间存在异常。

即便在民意测验出错时,非民意测验指标也不会错,几乎100%的正确记录。而每个非投票指标都在预测,川普连任。

非民意测验包括:政党注册趋势;候选人各自的主要选票;候选人的热情;社交媒体关注者;广播和数字媒体评级;在线搜索; 捐助者的数量,特别是小额捐助者数;以及每位候选人的下注人数。

如果川普输掉这次大选,那么这些非民意指标中的一个或多个,将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犯错,而且所有指标都同时全部犯错; 这是极不可能的结果。#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