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美大选共产幽灵作祟 暗黑势力终必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出现了美国建国244年来最严重的舞弊问题。为什么?在我看来,这实际上是祸害人类170多年的共产主义在灭亡前的最后一次大反扑。

这次大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是现任美国总统川普;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是前美国副总统拜登。

川普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深恶痛绝。他在许多重大场合都曾痛斥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给全人类带来的严重危害,誓言决不让美国变成社会主义。

拜登得到全世界最后一个最大的共产主义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力挺,也得到此前几十年与中共关系密切的美国民主党高层、华盛顿老政客、华尔街金融巨头、硅谷科技巨头、美国主流媒体等的力挺。

拜登从政47年,政绩平平。在竞选过程中,极少举行造势集会活动,仅有的几次,人数都非常少,被认为在“自家的地下室”竞选。今年9月,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与财政委员会发布一份长达87页的调查报告,初步曝光了中共对拜登家族进行巨额利益输送问题。

10月,“拜登电脑门”丑闻曝光。中共对拜登家族进行巨额利益输送和色情诱惑的大量证据被披露。美国总统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讲,拜登父子至少涉五项联邦重罪。乌克兰法庭已将拜登列为“刑事案件嫌疑人”。11月19日,美国参议院的上述委员会发表补充报告,披露拜登家族收受中共600万美元的证据。

但是,拜登竟然“赢得”8000多万张选票,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获得选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

凡是有良知的人都认为,拜登得票太反常太离谱。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拜登靠大规模舞弊得到许多假选票。从目前已揭露的大规模舞弊问题来看,诚如有评论说的,这不是舞弊,是政变。说得很有道理。这是拜登及其背后支持他的中共“暗黑势力”与美国“暗黑势力”联手发动的一场政变。

这两股“暗黑势力”背后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换句话说,这是“共产主义的幽灵”在被铲除前的最后一次大反扑。

自从1848年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以来的171年间,“共产主义的幽灵”对全人类的危害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848年至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这是“共产主义的幽灵”从欧洲游荡到全世界时期。

第二阶段:从1917年到上世纪80年末90年代初。这是“共产主义的幽灵”在苏联、东欧各国、中国等地祸乱,并在苏联东欧各国全部垮台时期。

第三阶段: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到2020年,这是“共产主义的幽灵”在中国继续祸乱,并企图毁灭全人类时期。

第一阶段:共产主义的两个“老祖宗”——马克思、恩格斯,毕其一生,煽动共产党人在资本主义国家搞暴力革命。但是,无论在西欧,还是在北美,都没成功。

第二阶段:共产主义的另外两个“老祖宗”——列宁、斯大林,在俄罗斯夺取政权后,建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然后,苏联共产党通过共产国际,在亚、非、拉煽动暴力革命,东欧各国、中国、朝鲜、古巴等的共产党相继夺取政权。以苏联为首的各国共产党,与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进行了长达70多年的斗争。

1991年12月17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的《解散苏联共产党声明》中写道:“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的邪说经过七十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失败的。历史和事实都已证明:这是彻头彻尾的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斯大林为了统治俄罗斯和世界,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不断推向世界各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怖。”

到上世纪90年代初,苏共亡党、苏联亡国、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全部垮台。这是1848年“共产主义的幽灵”从欧洲飘荡到苏联东欧后的一次大失败。

第三阶段:苏东剧变后,遗传了马列主义基因的中国共产党,一方面,通过发动迫害法轮功等,继续其毁灭中华民族的进程;另一方面,利用加入世贸组织等机会,向美国乃至全世界进行无孔不入地渗透。

1999年7月20日,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天塌地陷之势,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这是十年文革结束以来,中共发动的迫害时间最长、涉及人数最多、波及范围最广、使用手段最邪、在国内外影响最坏的一场政治运动。

法轮功的核心理念是“真、善、忍”。中共对法轮功持续21年的迫害,就是在全中国和全世界大搞“假、恶、斗”的21年。中共持续21年大搞“假、恶、斗”结出的最大恶果是,导致2020年大瘟疫从武汉蔓延到全世界。

至11月29日,美国死亡人数高达27万。这是二战结束以来美国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场浩劫大难。美国总统川普多次表示,将追究中共的责任。一旦川普胜选连任,中共将面临灭顶之灾。这是中共“暗黑势力”不择手段反川普最重要的原因。

中共大搞“假、恶、斗”21年结出的另一严重恶果是,中共对美国的渗透使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毒素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这种渗透的恶果全部显现出来了,突出表现在: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因为有把柄在中共手上,很可能成为“中共代理人”;美国主流媒体几乎变成跟中共党媒一样的民主党党媒;美国科技巨头推特、脸书等的删帖、封号,与中共网络审查如出一辙;今年7月以来发生的打、砸、抢、烧事件,跟中共文革几乎一模一样;大选中各式各样离奇的舞弊事件,是中共“假、恶、斗”的美国翻版。这些恶果,有的是中共直接下手;有的是中共间接下手,受中共影响或操控;有的是中共与美国“暗黑势力”相互配合,有的则是美国“暗黑势力”幕后操纵。

4年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秉持美国国父们的建国理念、没有任何从政经历的川普意外胜选,让许多人惊恐万状。川普上任后,从根本上改变了苏东剧变以来的四任美国总统——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对中共的“绥靖政策”,将中共定义为美国头号战略对手,以贸易战为先导,发起对中共的全面反击。这使过去几十年与中共“勾兑”的美国“暗黑势力”,对川普恨之入骨。

从2017年1月20日川普就职之日起,美国“暗黑势力”发起了持续四年的反川普运动,其中包括:持续3年、花费3000万美元的“通俄门”调查;以正常人不可思议的方式阻挠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卡瓦诺进入最高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川普进行弹劾;主流媒体连续四年抹黑、攻击川普;川普被检测感染“中共病毒”入院治疗3天刚出院,即准备动用宪法第25条修正案,以健康为由把川普赶下台……。

但是,美国“暗黑势力”的所有这些“打倒”川普的行动都失败了。川普多次誓言:抽干腐败的“华盛顿沼泽”。如果川普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在他的下一任期,美国“暗黑势力”很可能被川普一网打尽。因此,此次大选成为美国“暗黑势力”搞掉川普的最后一次机会。

于是,中共“暗黑势力”和美国“暗黑势力”合流,在“共产主义的幽灵”操控下,上演了一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舞弊闹剧。

共产主义在此次美国大选中的最后一次大反扑能够成功吗?我认为,不可能。

从1848年至2020年,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已经作恶171年。现在最大的天象变化是“天灭中共”。“天”要中共亡,中共不可能不亡,这是谁也挡不住的天下大势。在这样一个重大历史时刻,“天”绝对不会助中共支持的拜登。

如今,川普阵营以及支持川普的正义力量全都行动起来了。其中包括:川普律师团队以“美国人民”的名义,在乔治亚州和密歇根州提起“史诗级”诉讼的大律师鲍威尔,美国保守派律师团体、国会议员、州参议员、投票监管机构创办人、民意观察员、前军队情报官员、计算机专家、大主教及宗教团体、前政府高官、前军队将领、著名专家、有良知的媒体人、世界各国民众等。

继11月14日,50万人从美国的四面八方来到首都华盛顿举行“反窃选、挺川普”大集会、大游行之后,美国50个州的民众仍在以不同方式持续举行反舞弊活动。

11月21日,鲍威尔律师证实:美军已得到涉及舞弊大案的关键证据——位于德国法兰克福的一批服务器。初步调查结论是,中国、伊朗、塞尔维亚和列支敦士登的网络接入这批服务器。

11月28日,托马斯·麦金纳尼中将和迈克·弗林中将接受了WVWTV广播电视网的采访。麦金纳尼中将说,美军特种部队在德国的服务器扣押行动中袭击了中情局服务器农场,服务器被保护起来了。弗林将军说:“川普团队有非常清晰的致胜之路,而且是100%胜利。”

川普律师团队正在向联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诉。联邦最高法院有6位保守派大法官,3名自由派大法官。如果最终由最高法院判决,川普很可能以6:3或5:4胜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