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真实不虚

文: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30日讯】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今年七十三岁。

炼功没几天病就好了

一九九五年前后,以前的邻居向我介绍法轮功,她说:“这个法轮功可好了,你也学吧。”当时因我母亲有病需要照顾,我又上班,还有两个孩子,没有时间,就没炼。一九九六年母亲去世,我对母亲放不下,总觉的自己没有照顾好母亲,对母亲有种愧疚感,心中总是过不去。

一九九七年,我也病了,就想去住院。我认识一个大夫是炼法轮功的,我就去找她看病。结果就在住院期间得法了。我叫老伴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读完《转法轮》后,明白了自己得病都是因为自己前世今生造下的业导致的。我决定出院,并于当天就去了炼功点。学法炼功没几天就上班去了。

在《转法轮》第六讲中师父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每读到这句法,我就想:我就学大法了,哪一门我也不入。邪恶江泽民开始迫害大法后,我不相信邪恶的造谣,没动心。

女儿在大法中受益

虽然决心修大法,可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思想业对自己的干扰很大。每次看书和听师父讲法思想业就出来干扰。那时也不知道是思想业的干扰,总是觉的自己学法不入心造成的,但又找不到不入心的原因。法虽然背了一点,也是挑着背的。后来明白了修炼的严重干扰来自思想业,我就将《转法轮》〈第六讲〉“主意识要强”这一节背了下来。时刻警惕并努力修思想业。

由于心不静学法成为走形式,法理不清,抱着干事心救人,导致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主要表现是右眼看东西模糊。我却没有及时向内找,没有静心学法否定迫害。二零一零年底,我讲真相被恶人举报,遭抓捕后被非法劳教。当时右眼已经失明。因学法基础不好,不能把握好自己的心性,加重了这种不正确状态。家人帮我办理保外就医,出来后我仍然没有及时学法向内找,否定迫害,没守住心性,去医院做了右眼手术,实际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结果也没治好。二零一四年底,左眼也逐渐看不见东西,直到二零一六年左眼也失明了。

由于双眼失明,无法再承担家务,家中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都落在了二女儿和老伴的身上,老伴年纪渐渐大了,所以,二女儿就得付出更多。

二零一五年,师父发表了新的《论语》,二女儿帮助我背了下来,在帮助我的过程中,她自己也背下来了。那段时间她经常帮助我学法,还使用真相币买东西,对于她自己以前不好的言行,也认识到错了,并写了《严正声明》。

她因病长期吃药导致停经,看中、西医,吃中药西药,都不管用。就在她帮助我学法的过程中,停经三、四年后突然来了月经。特别是在帮我向两高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的妇科病就彻底好了。她认识的那些患同样病的人,没有一个好的。我跟她说,你这是因为相信大法好,帮助大法弟子学法和做了很多其他证实法的事得到了大法的福报。她也认可。

老伴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六年春,老伴外出乘公交车。刚上车,他一手拎着东西,一手正准备去扶把手,人还没站稳,司机就开车了。老伴一下摔倒,后脑勺着地,当时就昏过去。公交车司机吓坏了,立即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把老伴送到医院,并通知了家人。

大女儿赶到医院看到老伴躺在病床上,却很清醒。经医院检查只是有轻微脑震荡,医生给他输了液。公交车司机是个女的,在医院跑前跑后的,司机公司的领导也来了。老伴对他们说:“给你们添麻烦了。”又对司机说:“你上班去吧,我没事,别耽误你们的工作。”他们都很感激老伴。大夫让老伴住院观察一宿,老伴没答应,非要回家。女儿拿不定主意,打电话告诉老伴摔跤并说老伴要出院的事。我听后心里很平静,知道他没有大事,就说,听他自己的吧,要回家就回来,没事。

回家后老伴啥事也没有,跟正常人一样,该干啥就干啥。后来,公交车司机俩口子要来看老伴,我们也没让他们来。

老伴当年七十岁了,按常理,这么大年纪的常人后脑勺着地摔倒不可能啥事都没有,可他就是啥事都没有。是师父保护了他,我们全家再次见证了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过了些日子,老伴出去碰巧又乘了那辆车。在车上听人说,有一个老人也在车上摔倒了,住院花了四十万还没好。老伴回来跟我和女儿说这个事。我一听就又跟老伴说,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你,你也在大法中受益了。你不讹人这一念挺好。女儿也说,她爸爸好好的比什么都强,给多少钱我们也不要。

魔难中师父帮我们撑起这个家

我的眼睛失明那年,老伴的身体也变的越来越不好了,后来被医院诊断患有重度慢性萎缩性胃炎,但是老伴非常坚强,一天也没有倒下,天天买菜做饭没休息过一天,任劳任怨。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我知道这些年来,是师父帮我撑住了这个家。女儿和老伴的付出我都记在心里,因为我无法照顾生病的老伴,心里很内疚、自责,夫妻情随之重起来,很执著于他的病,特别是执著于让他认同大法、执著于让他念“九字真言”。可他因为我的双眼失明的状态让他对大法有了看法,不能认同我说的。

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认识、总想改变别人的党文化在我身上特别明显,不仅没有救了他,反而激起了他负面的东西。我认识到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实修自己,没有严肃的对待学法,没有真正的向内找,特别是夫妻情、儿女情很重,这些问题已经很明显了,我知道自己必须要真正向内找、严肃的修心了,特别是对老伴的病情发展、对女儿不理智的负面情绪表现等等,我都慢慢的不动心了。

就在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前几天,老伴要去做胃镜检查。我听到后,没有动心,不在思想中产生负面思维,也不再看老伴如何如何,只是向内找,对老伴的怨恨心淡了很多。虽然老伴是一个受实证科学和党文化影响严重而固执己见的人,但他本性善良、相信神佛,而且我从心里感激他多年来的付出,更感恩师父的苦心安排。

老伴准备做胃镜的前一天,我就开始发正念:彻底清除和解体干扰他得救、让他对大法犯罪、不敬师不敬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和生命。我想,他是我最有缘的众生,我今生要结善缘,不结恶缘。我要用善和慈悲救度他,不能怨恨他,不能让旧势力得逞。我祝福老伴,让老伴顺顺利利、平安的回来。老伴做胃镜的当天,我心里说:师父,他不念“法轮大法好”我替他念。我念了一个小时。

果然老伴当天顺顺利利,时间一点没耽误,而且检查结果出人意料:由重度慢性萎缩性胃炎转变为慢性非萎缩性胃炎,也就是一般的胃炎了。女儿到家就跟我说:“爸爸的病好了。”大夫也说:“没事了,好了,不用吃药了。”

在最后这宝贵的时间内,我要精进实修,认真学法、修炼,绝不懈怠,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

叩拜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