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习近平贺拜登 叫板川普还是走投无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1月25日,中共党媒发消息称,习近平已正式致电拜登,“祝贺他当选美国总统”。在不少人看来,习近平此时的这一反应既显得突然,又有点姗姗来迟。自从拜登自行宣布“胜选”之后,英、德、法等大国政要都赶在第一时间给拜登发去了贺电。这足以表明,要想恭喜谁,肯定是宜早不宜迟。

相比那些西方政要,习的动作像是慢了半拍。但跟中共以往的惯例相比,习此时电贺一个未正式当选的总统,又显得太着急。资料显示,2000年美国大选时,也曾出现过选票争议。当时经过了36天的法律诉讼,最终是由美国最高法裁定小布什胜选。而在两天后,江泽民按惯例向小布什发去了贺电。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大爆冷门,不被看好的政治素人川普意外当选了。当时北京也没有急于致贺,而是等希拉里发表了败选演说后,才向川普发去了贺电。

如今,美国的最高法院并未宣布拜登已当选,而川普更没有要发表败选演说的意思。直到11月26日,川普还在白宫记者会上再次重申,“这次选举是一次欺诈,这是一次非法操纵的选举”。当晚,他又在推特上写道,“(我在记者会上)提出的主要观点是:2020年选举被操纵,以及我赢了!”

即便在大陆墙内,“川普拒不认输”的说法也频现报端。就连中共外交部在面对“多国政要祝贺拜登,为什么中方迟迟没有表态”的记者提问时,也已表明“大选的结果会按美国法律程序确定,至于何时发出贺电,要按国际惯例办理”。但离奇的是,仅在4天后,中共外交部就打破了这一惯例,其“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未久,习近平也正式发出了贺电。

对此,墙内一篇题为“中国为何要在此时表示祝贺”的文章解释道,“中美关系是最重要的国家关系,拜登胜选已经板上钉钉,与其等待官宣,不如掌握主动,留个好印象”。但让人觉得纳闷的是,西方政要都抢著祝贺时,中共怎么没想起“主动”来?比人家慢了好几拍,还指望能“留个好印象”?更可笑的是,针对“中方迟迟没有表态”,墙内已有文章说漏嘴,称中共“不愿随美国媒体、多国政要起舞,以免落下‘干预美国大选’的把柄”。而此时,美国大选被干预的证据已浮出水面,中共赶在这风口浪尖上贺拜登,就不怕落下把柄了?

11月20日,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公开表示,川普团队正将“合法指控”提交到法院。包括许多声明有选民欺诈的宣誓证、著名数学家发表的宾州高达10万张选票受质疑的宣誓书在内的多项证据都足以指证,此次美国大选中的欺诈行为是真实存在的。

11月24日,美国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在当天播出的访谈节目中表示,他所组建的专业团队对此次大选的网络计票流向进行监控时发现,它100%是被操纵了,更有证据显示,中共绝对介入了操纵。而在不久前,美国资深律师鲍威尔也公开指证,大选舞弊背后是共产党的资金。这或许正是中共为了避嫌,一直不跟风发贺电、谨慎观望美国大选的最关键原因。

此外,路透社/益普索在11月13日到17日间进行的调查显示,认为今年总统选举“合法、准确”的美国人比例比2016年同期下降了7%;而认为此次选举是“非法投票或操纵选票的结果”的美国人比例却提升了12%。

随后,美国调查研究和战略服务公司McLaughlin & Associates在11月21日到23日间进行的调查还显示,67%的美国人认为,川普提出在选举关键州重新计票的要求是合理的;51%的美国人认为,民主党执政的大城市有选民欺诈的问题;35%的美国人认为,选举中存在着重大的舞弊行为。

正当诸多证据与民意都指向民主党及拜登有重大舞弊嫌疑时,除了中共,有哪国政要会赶在这当口上,去给拜登发贺电?欧洲那几国发贺电的,基本都赶在拜登有希望瞒天过海、窃政成功的得意之时。如今,眼见他节节败退、官司缠身,与之勾兑、沆瀣的早就溜之大吉了,又怎会上赶着去暴露自己?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就很明智的当众表示,目前大选结果未定,无法承认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是当选总统。他明确指出,候选人的“胜利必须得到败选方的认可,或者其胜利是合法、正式的”。

与普京的明智恰恰相反的是,中共偏往枪口上撞,不是因其脑子进水,而是它已走投无路了。这场关乎中共生死的美国大选即将尘埃落定,中共但凡觉得自己还有生路,都不会做出这种耍横式的找死行为。中共应该深知,美国大选的最终胜利者根本不会是拜登,而是举著制裁、问责的大刀向自己砍来的川普。10月下旬时,川普就已放话,“我们将对中国(中共)做很多事情”,“你等著瞧!”

此时的中共乃至习近平,对川普自然是又恨、又怕。习曾向美国喊话,“不能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中国人民绝不答应”;“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如今,习在最不恰当的时间,给拜登发去贺电,同样也只是在跟川普挑衅、斗狠。中共离末日越近,这种纯比划式的叫板就越频繁、越厉害。因为对于中共这个本质上就是流氓的政权来说,此时除了打死不认、撒泼耍混,也不知道能干点啥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