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美国大选 决定人类未来之战

石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2日讯】我们这期节目制作的时间是美国时间的11月30日,星期一,今天对美国来说是如此重要,可能对美国甚至世界的未来,会产生一个重大的影响。整个美国东部狂风大作,伴随着倾盆大雨,中国人说天人合一,人世间的大事,和天都是对应的。

这一天有两个重要的事件。第一、宾夕法尼亚州州议会必须确定是否通过夺回选举管理权的法案。上周末共和党籍的30多位州议员提出了议案,提出鉴于各种选举舞弊的证据,要求宾州政府撤回对大选结果的认证,或者州议会将会夺回对选举人团的任命。

这个做法有明确的宪法依据。

美国宪法专家罗伯特‧G‧纳特森(Robert G. Natelson)在大纪元做了完整解答。

他说,联邦法律——《美国法典》第3卷第2条——规定,如果11月3日的大选未能得出结果,那么州立法机构就有权力,确立本州的选举人团代表。这个条款写道:“任何一州为确立选举人团代表进行的投票,如果在大选当天,未能按法定流程做出决定,那么州级立法机构就可以在选举结束后的某天,按照州法律规定的程序,直接任命选举人团代表。”

现在因为投票人数太多,可能当天无法得出结果,但随后的几天内,如果还不能得出结果,或者存在重大争议,那么这条宪法的规定,就可以发挥作用了。即是,由州立法机构,确立选举人团的代表,注意,不是州长而是州议会

纳特森说,宪法,赋予了州级立法机构,任命选举人团代表(electors)的权力。在今年的“奇亚法洛诉华盛顿”(Chiafalo v. Washington)案中,最高法院的判决就再次确认了这一点。最高法院裁定,州立法机构,不仅有权确立选举人团代表,还能决定他们最终如何投票。

我们以前一直认为,只要宾州、乔治亚、密歇根、威斯康星和亚利桑那州不确定选举人团,两个总统候选人就没有人可以获得270张选举人票,就可以由国会众议院以每州一票的方式来投票,这样川普(特朗普)将获胜。

但纳特森解释说,第12修正案规定只是说,当没有任何总统候选人,得到“已经确立的选举人团代表中的多数票”时,才会启动众议院选举。

关键在于如何解释“已经确立的选举人团代表”。如果这五个争议州都不确立选举人团代表,那么“确立的选举人团代表”总数,可能就减少到了465个,而不是原先大家认为的538票。

这时,如果内华达的选举人票给了拜登,那么他就得到了233票,成了465票中的多数。那么众议院也就不须重新选举了。

而如果这五州中,只有部分弃权,那么拜登只要拿下未弃权州,也同样会赢得大选。

也就是说,在五个有争议的州,必须有两到三个必须把选举人团票反转过来,而其他州变成了弃权,川普才可能赢得大选。

这比我们之前分析的,恐怕要困难很多。虽然这五个州的州议会,不管是州众议院还是州参议院都是由共和党占多数,但他们是否会采取强硬的手段,去夺回选举人团的任命权,这还是有疑问的。

所以,周一宾夕法尼亚州议会的决定,将有重大意义。因为周一是本届州议会任期最后一天,新的州议会要1月份才开始工作,那就来不及了。

另一个是亚利桑那州,周一,亚利桑那举行公开听证会。亚利桑那州议会,是否要采取措施,推翻州长的选举结果确认,夺回选举人团的任命权,同样是一个严峻局面。

其他的,密歇根、乔治亚、威斯康星三个州,情况也非常非常严峻。

剩下的,将由最高法院做出最终的定夺。如果最高法院认定某些州的选举存在普遍违法舞弊行为,推翻州政府的选举认证,则州议会也可以拿回选举管理权,自行选择那个州的选举人团名单。

所以,对川普和美国保守派阵营来说,虽然困难,但仍然有很大的胜利的希望。

现在,美国的大选已经超越了选举本身,变成了一场战争,战争的结果可能决定了未来美国的走向,从而影响全世界。战争的双方,不是民主党对共和党,而是坚守美国基本立国原则的阵营,对阵想要在美国和全世界“大重构”的阵营。

所以我们看到,共和党的乔治亚州政府并不支持川普,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也站出来反对民主党的做法。这场重构,看来首先会在美国的政治中进行,双方或许会重新排班站队,两党界线将会模糊,而新的阵营,界线则会越来越清晰。

这个界线是什么呢?

以前曾经看过索罗斯的书,他是专做投机生意的人。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他起了很大作用。他在书里面说,这个世界一定会有大动荡,除非,有一个世界中央银行,换句话说,有一个世界性政府的出现。

今天激进主义说的,就是全球大重构,要消除世界范围的不平等,消除所谓绝对贫困。这是一幅美好的画面。为了达到这个目标,需要他们这些精英把持所有社会权力,由他们代替我们大多数人来决定世界的未来走向。

我们中国人,对这种说法尤其不陌生。我不知道这些激进主义和共产党有什么关系,但他们建立一个全球性的理想社会目标却是一致的,而且都是要通过瓦解现存社会制度去达到目标。

实际上,前总统尼克松对共产主义运动有一个精彩的解释。他说,我们都希望社会进步,希望收入更加平等,但资本主义的方法是提高穷人的收入,而共产主义是降低富人的收入。

这两种方法得到的结果,事实证明是完全不同的。即使是在中国,中共是通过实行资本主义政策,才获得了近30多年的经济成长的,而不是通过共产主义的方法。

我们进一步说,人类两大需求,一个是安全,一个是自由。安全和自由平衡的界线,定义了我们的社会制度。限制普遍自由而保障人身安全,最典型的就是奴隶社会,而随着这个平衡点向自由方向移动,人类文明就逐渐进步,而自由被减少,则是文明的退步。

共产专制制度的做法,是限制个人自由,以达到社会整体的安全感增加。这就是海耶克说的“通往奴役之路”。由于人性自利的本性,最后那些精英一定会借助这种专制的体制,为自己追求更大的利益,从而建立起一个更不平等的社会体制。正如我们在共产专制国家,包括在中国大陆看到的情况。

今天我们在美国看到的,激进主义走的似乎是同一条路。政治精英、大财团和资讯科技精英合谋,以更平等为借口改变社会。由于他们要建立一个大政府,最后必然走向更加专制的方向。同样的,他们也无法摆脱人类的自利本性,所以最后的结果,只能是社会更不平等。这一点,过去两百年的很多智者早已充分研究过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认为这次美国大选,将对人类未来形成极为重要的影响。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