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大选见人心 美司法部长或辞职说明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2月6日晚,多家美媒报导,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考虑在明年1月中以前辞职。这一消息并不令人意外,之前有人预测巴尔有可能被川普总统解雇。因为面对公然的大规模的选举欺诈,司法部迄今没有任何动作,部长明显失职。

巴尔自去年11月接任司法部长以来,对于阻挡川普就任以及之后图谋政变的政府人员表现得相当软弱,司法部并没有起诉什么重要人物。不过,真正的考验来自11月大选。

11月9日,在投票日近一周后,巴尔发给联邦检察官的一份公开备忘录称,在辖区的选举认证之前,指示各地检察官可以追查有关投票和计票违规行为的实质性(substantial)指控,同时“无需理会牵强的指控”。

这是巴尔对于欺诈的首次公开回应,从时间上来看已经慢了好几拍。再者,鉴于拜登一伙及大多数媒体,包括一些美国以外的知名新闻社,统统声称川普一方凭借大量证据做出的指控是“错误的”、“没有根据的”,那么巴尔所称“牵强的指控”指的是什么?他的定义是否与左派一致呢?

从巴尔发出指示到现在,多个州的上千名证人曝光了大量选举欺诈和违规案例,可是,司法部并没有介入调查和起诉任何人。12月3日,川普总统对记者表示,司法部长巴尔调查选举舞弊指控“看起来不大努力”,“令人失望”。

巴尔为何不行动?他是从骨子里反川普,还是担心日后遭左派打压?他的反常表现反映了本次选举舞弊暴露的一个深层问题——多少政治人物参与和放纵了这场史上最大的选举欺诈案?多少美国政要和官员敢于坚守原则、维护正义和国家利益?

11月12日,美国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网安局)发出声明,称本次选举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选举”,“没有证据表明任何投票系统会删除或丢失选票,更改选票或以任何方式受到损害”。这一说法与多地爆出的选举欺诈事实完全不符,令人瞠目。

11月17日晚,川普总统发推宣布,网安局局长克里斯托弗∙克雷布斯(Chris Krebs)被解除职务。克雷布斯此前已预料到这一结局,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大选过后,他设立了一个“谣言控制”(rumor control)网站,针对揭露选举安全问题的消息和报导进行“辟谣”,他还在个人推特上忙着“辟谣”。克雷布斯利用官职、混淆视听,目的何在?

再看选举舞弊十分严重的关键州,多个州长、州务卿、总检察长及选举官员无视大量证据,强行认证所谓选举结果。11月30日,亚利桑那州州长等人举行认证仪式时,该州参议院有关选举欺诈的听证会还在进行中,那些官员为何如此急不可待?

朱利安尼律师在听证会上向亚利桑那州的议员们呼吁:“如果你们能够拯救在美国投票的权利,失去政治生涯也是值得的。”他的话点出了问题的实质:维护宪法与保护私利,孰重孰轻?

12月3日,在乔治亚州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川普法律团队提交了一段视频证据,其中显示四名计票中心人员赶走共和党监票员,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拖出装满选票的几个行李箱,秘密地计票和制表。当晚,乔州州长坎普受访时表示,该视频证据令人不安。可是,坎普仍拒绝就选举欺诈问题召开特别会议。联想到鲍威尔律师和林伍德律师指控坎普及州务卿从该州购买Dominion投票系统的巨资合同中收取回扣,他的态度就不难理解了。

12月5日,在乔治亚州的助选集会上,川普总统呼吁乔州州长和州务卿出来说实话。他说:“希望我们的立法者还有美国的最高法院能够挺身而出,拯救我们的国家。”

2020美国大选遭到图谋政变团伙的欺诈攻击,中共等势力深涉其中,作案者犯下刑事重罪。假如偷窃选票者被推进白宫,堂堂正正的胜选者被丑化和诬蔑,举报和追查犯罪者被打压和威胁,那么自由的旗帜将坠落。所以,此事关乎真相、良知、法律秩序以及美国的安定和未来。

12月5日,上万民众在乔治亚州连续高呼“为川普而战”(Fight for Trump),声势震撼人心。那是正义的呐喊,希望唤醒更多的心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