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中共毒害美校园 中国学生受害最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0日讯】12月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亚特兰大市的乔治亚理工学院发表演讲,指出中共对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渗透,在美国校园偷窃科技信息、危害言论自由以及骚扰中国留学生或华裔学者。他表示,在校园内,中国留学生是中共长臂下的最大受害者。

12月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乔治亚理工学院,以“中共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学术自由的挑战”为题发表演讲。他总结了中共在美国大学的渗透,要美国社会提高警觉,并誓言改变当前美中在学术、科技、经济、军事等各方面不平衡的关系。

蓬佩奥说,有很多美国学者一边在做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研究,一边却加入了中共的人才招聘计划,获得中共资金。使得他们所做研究为中共所用,来打造中共的军事力量。

蓬佩奥举例说,他自己的家乡堪萨斯州的一位研究人员就陷入了这个陷阱,哈佛大学的化学系也是如此。

蓬佩奥还举了几个美国校园遭渗透的案例,比如今年美国司法部逮捕并起诉一名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实验室的中共科研人员,他隐藏了自己中共军人的身份。另一名在芝加哥伊利诺伊理工学院的中国公民,则涉嫌帮助中共情报单位招募美国工程师与科学家而被捕。今年初,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则因为隐瞒参与中国的千人计划项目及资金遭起诉。

蓬佩奥表示,中共想要美国所拥有的东西,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它。

蓬佩奥在讲话中提到了马里兰大学杨舒平(Shuping Yang)2017年5月代表2017届毕业生发表演讲的事情。蓬佩奥说,杨舒平只是在赞扬美国的新鲜空气和自由言论,但却被中共宣传机构妖魔化和骚扰。

蓬佩奥引述一名乔治亚大学的学生在2018年谈到中共秘密警察时说的话,“他们曾经有一个人问过我,让我给他们提供海外民运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的活动信息,他们对维权人士和藏人的活动特别关注。”

蓬佩奥说,“当然,在校园里,中共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那些无辜的中国人。这是一个悲剧,我们有责任去应对这种情况。”

蓬佩奥说,另一个例子就是一门中国政治学课的学生不得不使用代号名字(发表意见),以避免中共发现他们的身份,进而因为他们表达对香港和中共实施《港版国安法》的看法而遭到中共迫害。

蓬佩奥表示,美国大学里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也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担心一旦回国,会因为他们在美国课堂上说的话而被逮捕、遭到拷问和受酷刑,甚至更糟。”

蓬佩奥还表示,“在美国大学里的中国学生还需要担心,他们在美国课堂里所说的话,将导致他们的家人被逮捕、审问和遭受酷刑,甚至更糟。”

蓬佩奥表示,“中共不仅仅针对中国公民,它们(中共)也想要影响美国学生、教授和管理人员。”

蓬佩奥提到,中共利用美国校园自由主义者要求反种族主义或反仇外的呼声,合理化自己在美国校园中的恶意行为,让美国的学术菁英在这类议题上沉默或自我审查。“他们(中共)知道,左倾的大学校园充斥着反美主义,让他们(中共)的反美信息轻易地找到受众。”

蓬佩奥说,中共为什么要在美国大学安插孔子学院办公室?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美国国务院已经明确,这些孔子学院实际上是害人的。很多大学已经选择关闭孔子学院。

“美国人必须知道,中共是如何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毒害我们的高等教育,以及这些行为是如何损害到我们的自由和国家安全。如果我们不教育自己,如果我们不诚实对待发生的事情,我们就会被北京教育。”蓬佩奥说。

蓬佩奥还提到,中共通过“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对美国校园进行渗透。他说,该团体接受中共大使馆和地方领事馆的指示和资助,目的是监督中国留学生,并推动亲北京活动。

蓬佩奥还说,哥伦比亚大学等很多高等学校没有报告他们从中共获得的资金。“我们不能让中共粉碎我们的学术自由。”

蓬佩奥还批判了美国高校“自我审查”的问题。他表示,一些美国高校进行自我审查,为了“不伤害中国学生和教授的感情”,而这正中了中国共产党的下怀,“这是中共在回应世界各地的合理批评时经常说的话”。蓬佩奥说。

两天内,蓬佩奥一再对中国相关议题说重话。前一天,在《华尔街日报》行政总裁议会高峰会上,向商界领袖警告,香港已什么都不是,只是另一中共治下的城市。“这座城市成为又一个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城市,全世界和企业界应当以这种身份对待它,美国政府已经非常接近这么做。”

近期美国政府就北京对香港民主进程的打压,制裁14名中共高官。蓬佩奥说,美国对华政策是跨党派共识,已不可逆转。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祝馨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