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法轮功学员周国强遭强制验血抽骨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0日讯】湖北省赤壁市法轮功学员周国强于2018年12月26日下午5点被武汉国安绑架,非法关押至今近两年。近期获悉,周国强被抽血、抽骨髓做全身检查,疑为中共器官移植配血型。

明慧网报导,据多年来曝光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说明中共至今仍有庞大的活人供体器官库。

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径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法轮功学员周国强,男,五十多岁,原赤壁市工商银行职工。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他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遭受了很多酷刑折磨

在看守所遭抽血、抽骨髓检查

2018年12月26日下午5点,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刑侦警察联合武昌区余家头和水果湖派出所、国保、特警,闯入洪山区中北路姚家岭站东湖熙园物业,绑架了周国强等六人。

随后,周国强等被劫持到余家头派出所,铐在铁椅上非法审问,遭到毒打,刑讯逼供,又被强迫做身体检查,抽了几百毫升血,检查肝、肾、心、肺等功能,还做了眼科检查,说是检查眼角膜。

明慧网认为这些检查,很可能都是为配血型、活摘器官准备的。

周国强先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青菱看守所(位于武昌白沙洲农贸市场附近),后又转至蔡甸区红庙看守所,目前,被关押在青菱看守所。据说,在里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编了号,没有被判刑、但也不被释放。

武汉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目黄孝军具体负责迫害周国强。目前得知,因周国强表明被非法搜缴到的设备与其他人无关后,被与其他人分开,单独关押。

报导说,因周国强被强制抽血、抽骨髓,疑是黄孝军等准备配血型。

在拘留所被迫高强度奴工生产

1999年7月20日,周国强和赤壁市蒲纺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在蒲纺公园集体炼功,被总厂公安处劫持到赤壁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5天。

在这期间,他被逼迫到采石场劳动,超负荷从山上拉石头,给碎石机喂石头。有一次,他被派去清除碎石机漏的石灰粉,小屋里仅容一个人和装石灰粉的小推车,头顶上的碎石机疯狂地叫着,石灰粉不停地往下掉,飘得满屋都是,呛得他差点窒息。

憋不了一分钟后,他赶紧跑出去换气,粘在身上的石灰也不知有多厚了。他不停地装石灰,又不停地一车车往外拉,累得筋疲力尽,没有一刻休息的权利。

日落西山,他们排队下山,在一口小泥塘洗澡,泥塘的淤泥都快到了膝盖,臭气熏天。晚上吃干饭,只有二三两,外加几根萝卜丁。本来吸了一下午的石灰粉,喉咙呛得像火烧,这一下又吃干饭,加上带辣味的萝卜丁,喉咙疼得像刀割一样难受。

在赤壁市看守所遭多种酷刑折磨

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15天期满后,周国强不但没有被放回家,反而被劫持到赤壁市看守所继续关押。

刚进这个看守所的人都要“走过场”(尝到酷刑的滋味),如名曰“吃馍”、“竹笋炒肉”、“弹钢琴”、“开飞机”、“背宝剑”等,都是残酷折磨人的土刑法。

“号霸”(狱警指派的那些有钱有势的管号子的人)叫周国强靠墙站着,背后垫一个杯子之类的东西,叫“号子”(监舍)里每人给他当胸一拳,或叫人朝其胸口飞踢一脚,这叫“吃馍”。“吃馍”者往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射而出。

无论酷暑严寒,叫受刑者扒光衣服洗澡,先擦一遍肥皂,再叫靠墙蹲好,把后脑勺按到墙上贴紧,然后一人端水从其头顶往下淋,非常缓慢而又连续不断。水在流过鼻梁的时候,会形成一道“瀑布”,把两个鼻孔与嘴巴整个盖住,等于堵死了气孔,马上憋得要死。如果他要是挣扎的话,施恶者劈头盖脸给他来一通拳脚击打,他只好大口大口地吞气,到最后一缸水淋完了,他肚子也喝饱了水。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号子”的过道上跪成一长排,再用细长的竹条死命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特别是裸露的肉体,那种钻心的疼痛有如蛇咬,如毒蜂刺,有的疼得在地下翻滚,这就叫没有内伤的“竹笋炒肉”。

狱警把周国强的手用手铐铐住,一只手从背后往上,一只手在胸前往上,二只手铐在一起,这就叫“背宝剑”。

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和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酷刑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周国强被非法劳教三年,先关在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后被转至沙洋七里湖劳教所。

1999年12月31日,周国强被劫持到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向阳湖农场。期间,被逼参加“军事训练”,被逼做奴工(挑塘泥、搞基建、在砖厂和塑料袋加工厂劳动等),得不到分工钱,没日没夜地替私人老板加工,创造高额利润。

劳教所大队长金世勇(已被判刑),副队长胡开颜(已被判刑)看到他不“转化”(放弃修炼),把他从咸宁官埠桥劳教所转到沙洋劳教所。

2000年9月份,周国强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后,被迫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白天挖池塘、挑水渠,晚上被逼迫看些乌七八糟的电视录像,后来甚至看黄色录像,他坚决抵制。

后来,他拒绝出工,要求无罪释放,警察派犯人每天把他拖到田地。有时他被铐在田埂的树上,日晒雨淋一整天;晚上,背“宝剑”(背铐),警察再用高压电棍电他的耳根、脚后跟,甚至捅到嘴里电,威逼他干活。

周国强因拒绝“转化”,被关进“严管队”,实行所谓“准军事化管理”,每天由“特警队”指挥进行强化“训练”。每名法轮功学员由一名犯人管制,每天四五点统一起床,九个班轮流上厕所,每个班5分钟,每天上午只有一次的“方便”机会。由于坑少人多、时间短,往往刚蹲下来,还没解完,下个班就进来了,肚子就要胀一上午。

天没亮,法轮功学员就被迫围着操场跑步,跑的过程中,还要不停地唱中共的红歌。谁唱得声音小了或没唱,就要被罚唱一早上。这样跑步一直跑到吃早饭。

八点左右开始进行所谓的“训练”:先是站军姿,要求身子站得笔直,两大腿绷紧,两腋夹紧。警察在背后突然猛踹你的腿窝时,腿不能弯;中指紧贴裤缝,中间还要夹根草,草不能掉,还要面对着强烈的阳光,眼睛不能眯,否则就要受惩罚。

有一次周国强因没站好,被郭姓特警队长拉到值班室用电棒电了好一阵。

站完了军姿后接着蹲军姿,右腿脚尖蹲著,脚跟抬起,屁股坐在脚跟上,左脚朝前弓起,身体正直,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踮著的右腿上。身体不能晃动,否则背后的警察就要猛踹一脚,还要延长时间蹲著。

不到十分钟腿就疼得钻心,法轮功学员都要强迫蹲一小时以上,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腿都蹲肿了。每天都要跑步,有时一直跑到吃中饭。跑的过程中还要不停地喊口号、唱中共的歌曲。

此外,警察还用什么“蛙跳”、“鸭子步”、“俯卧撑”等等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中午饭时都在露天吃饭,再热的天也是这样。每天中午要背劳教所的监规,要大声背,否则就要受惩罚;下午被强迫去听诽谤法轮功的造假言论;晚上“坐板”,看中共谎言电视至十点多,睡觉前再次“严管”。

法轮功学员互相之间如有问候的,甚至是递了眼神的、抵制迫害的,都要被迫“严管”,就是重复白天的强体力活动,而且强度还要加大。

在被迫“严管”中,警察拿着电棍跟在后面,把电棍弄得“叭、叭”直响,谁动作慢了电谁。警察折腾够了,自己也累了,就限定法轮功学员们在十秒钟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上床,谁要是跑慢了,接着“严管”,而且不准擦洗身上的汗水。

刚合上了眼,朦朦胧胧的时候,又听到起床的哨子了,又接着开始了第二天的所谓“训练”。

周国强在这个严管队集中营待了两百来天;在沙洋劳教所,由于拒绝放弃法轮功,被无理加期半年劳教时间。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