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学者:评论美国大选的9个错误姿势

编写: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0日讯】这次的美国大选,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美国大选,它不是寻常的两党之争,而是正邪交战,神魔对决,不仅事关美国的命运,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的命运,也事关每个人命运。

遗憾的是在这样一个大是大非的当口,相当一部分人选错了边,以民主党为伍,投了拜登的票,而且对被曝光的大量事实视而不见,矢口否认大选舞弊的存在。这些人当中,既有美国人,也有中国人,甚至包括持反共立场的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

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他们为什么会在大选问题上判断失误?他们的误区究竟在哪里?

大陆独立学者萧三匝日前在《评论美国大选的9个错误姿势》一文中对这个问题做了比较深入的分析,值的人们深思。

1.“理中客”。所谓的理性、中立、客观,是做不到的,因为政治本身就不是纯理性的;中立并不意味着你立定在真理上,更多时候不过体现为“各打五十大板”以证明自己的超然;而客观,从不同角度看,你能看到的是不同的客观事实,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做到全息式、全方位的客观。任何人的任何评论本质上都是主观的,你可能受到你读的书、你的人生阅历、你所掌握的信息、你所喜好的某权威学者的影响,等等。当你下一个综合判断时,注定它必然是主观的。

2.历史主义。历史上美国战胜了宪政危机,并不意味着此次就一定能战胜或一定不能战胜危机。历史从来证明不了未来,历史学家从来不能预测未来。未来是人心决定的,所以与其翻古书,不如去实地了解美国选民的内心想法,以及他们产生这些想法的信仰因素。历史学家很容易泥古不化,他们自称能通古今之变,但却最容易滑向静态视角。

事实上,美国的制度框架虽然二百年来大体不变,但其具体制度构成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比如,如今美国总统的权力显然远远高于建国时期。美国宪法诞生于农业时代,在工业时代有所修正,现在是信息时代,农业时代的宪法能完美地适应信息时代的社会现实吗?难道不存在任何漏洞吗?

3.制度主义。一些人虽然口头上认为美国制度是最不坏的,其实骨子里认为美国制度是完美的,因此不可能发生制度性腐败。制度既然是建基于人心、人性的,如果人性表现出了加速堕落趋势,怎么能认为制度还完全靠得住呢?制度从何而来?制度不就是人心的外化吗?如果制度靠得住,民国初年为什么出现了那么多“猪崽议员”?为什么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说:“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很简单,徒法不足以行,只有人们内心里认可这个法(制度)才能主动遵行。

4.普适价值神圣论。普适价值好不好?当然好。为什么好?因为它体现了对普遍人性的尊重。普适价值是人追求的终点吗?并不是。因为人人都认同普适价值,但不同的人对普适价值的理解却不同,有的甚至差异极大。川普和拜登,哪个不支持普适价值呢?但他们理解的普适价值一样吗?彭斯理解的自由和哈里斯理解的自由是一回事吗?基督徒理解的自由与吸食大麻者理解的自由是一回事吗?

更要命的是,普适价值内部之间打架(比如自由和民主打架)怎么办?谁来以及用什么标准来定夺是非?任何严肃的政治哲学家都会承认,普适价值内部之间是存在张力的,既然如此,泛泛而论维护普适价值有什么意义呢?再进一步,就算人们理解的普适价值定义相同,道理上认可是否就意味着行动上努力争取呢?

好,明说了吧,如果普适价值缺乏一个神圣的源头,它必然是乏力的。如果我们承认存在普适价值,我们就应该承认“信仰”是第一普适价值,没有上帝来判断,普适价值之间的争论就不可能消解。而这,正是美国左右两党撕裂的本质。

5.功利主义。功利主义的第一个表现是认为任何人都是可以买通的。一些人认为政治只关于利益,如果是这样,作为曾经的商人,川普应该是最容易收买的了,为什么他还和华尔街等大资本对着干呢?作为一个国家,要想与美国搞好关系,随便送川普几十亿上百亿钞票不就搞定了吗?

功力主义的第二个表现是以成败论是非,认为大选的最终结果可以证明谁对谁错。有人说,你支持川普,看起来川普真的会败选,到时候你不是会被打脸吗?我是否支持川普,与川普最终是否会连任,有什么必然关系?他连任就证明我对,他败选就证明我错吗?即使他败选,我就不能继续支持他吗?如果结果可以证明立场的对错,不是市侩哲学是什么呢?那我们何必评论政治,我们“不粘锅”不就行了吗?可这有什么价值呢?

6.文人好恶论。有人说,川普满嘴跑火车、横冲直撞、大腹便便,还离了几次婚,就是那一头金毛,也让人看不惯,所以不能选这样的人当总统。与上个问题一样,大选是选总统还是选圣人、帅哥、美女?选总统难道不是选择候选人所代表的政纲吗?你到底是赞成川普的政纲还是拜登的政纲?为什么?如果你是自由派,同时又支持拜登,请论述拜登所主张的大政府与你所主张的自由主义是什么关系?

7.熔炉论。有人说,美国是个熔炉,是个天生的移民国家,因此多元主义具有天生的合法性。我想请问,这个熔炉的火焰是什么?如果这个火焰不够大,温度不够高,甚至在逐渐熄灭,它不就是废炉吗?还能熔什么?如果不存在一元,多元不就意味着崩溃吗?这样的社会还能有什么吸引力?

8.媒体清白论。媒体的利益集团化和政党化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当媒体进行广泛地选择性报道而回避某些事实的时候,它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说媒体集体被操纵,并不意味着任何媒体都被操纵,川普的任何声音都发不出来。而是说,所谓的主流媒体利益集团化、政党化了。这也不意味着它们就一定收了民主党的钱,而可能是因为民主党的政策有利于它们赚钱,因此是“政党化”而未必是“被政党化”。诚然,在民主社会,任何人都可以办媒体,但问题在于,主流媒体声音太大,大大盖过了非主流媒体,这就导致了一定程度上的信息失真,而人又是通过信息来认识世界的。

媒体作为第四权力如何代表人民的声音,这不是一个空穴来风的话题,因为就目前的支持率来看,川普所得到的选民支持和媒体支持显然是不成正比的。

媒体被操纵有深层原因,这种操纵是广义的而非狭义的,比如很多人就说美国的大学教育确实就被“多元主义”“政治正确”操纵了,所以被操纵的不仅是媒体,而且是社会。可以想像,这个问题解决起来相当困难。

9.知识分子撕裂有害论。有人说,美国大选导致了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撕裂,因此是有害的。撕裂是显然的,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是思想市场自由竞争的必然结果。一些人原来是自由派,现在认识到了自由派的局限,于是决定再进一步,这哪能说是坏事呢?认为撕裂是坏事的朋友说,因为广义的自由派本身力量就弱小,撕裂意味着大家的力量都更弱小了。但是,我们应该深入思考的是,原来弱小的原因是什么,撕裂后是否反而意味着生机,而不是勉强追求大家的“同”。更何况,从狭义的角度看,把希望、力量寄托于知识分子身上,本身就是知识分子的自大和自欺,知识分子何曾有过什么力量?不过,我要说的是,撕裂并非意味着双方不再共享任何前提,也不意味着否定任何意义上的团结的重要性,更不意味着彼此情绪化的对垒甚至谩骂。

那些支持拜登,认为大选不存在舞弊的朋友,看完了萧三匝先生的以上分析,你认为有启发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